正文 第30节群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魔力的真髓 书名:真髓
    <---凤舞文学网--->    站在城头一片辽阔的平原展现在真髓的面前。--凤-舞-文-学-网--

    微风挟着野草与泥土的香味把淮河两岸的芦苇和庄稼吹得涟波漾。沿着淮河奔流的方向向下游眺望那里是大片大片的芦苇和镜子般明亮的大大小小的无数湖泊和沼泽。再向北看只见重峦叠嶂群峰绕云碧岚如屏颇有气势。

    “主公那里便是八公山。”侍立一旁的雷吟儿见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那山上于是道“传说淮南王刘安跟他的门客八公就是在那个地方修道炼丹白升天的。”

    “这是那个胖道士跟你说的罢?”真髓回过头瞥了雷吟儿一眼“我还不了解你?以你的格怎会去关注什么白升天。”

    雷吟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有答话。

    真髓又道:“那个道士可是曹的人你把他放走了?”

    “是”雷吟儿咬住下嘴唇“末将末将险些被张吟和谢越杀死多亏得他相助。主公他于我有救命之恩……”

    “不错”真髓赞许地点了点头打断了他“雷吟儿你很讲义气。区区一个道士走了就走了罢。曹公若问起我只说他在乱军中失踪也就是了。”

    雷吟儿大喜道:“多谢主公成全!”

    鲍出一直手持方天戟没有吭声突然向远方一指道:“将军你看!”

    真髓顺着方向看去只见在下游数不清的鹳、鹤一类的长脚水鸟正从芦苇和湖泊里惊起在上空密密麻麻地盘旋也不知有几千几万只呈现出一幅众人前所未见的奇景。

    安罗珊不由轻呼道:“真美。”

    “那些都是从南方归来的鸟群初已到正是它们迁徙的季节。”

    真髓眺望了一会儿:“原来如此。那是刘徐州的军队正沿着淮水向这边开过来了。”

    说起来自己和这位盟友还从未谋面呢今正好看看能被赵云推崇倍至的豪雄到底是怎样一位人物。

    正在此时忽见一骑奔至城下只听一人高叫道:“右将军我主召您前往大帐议事!”

    这一声呼叫真髓已经很久没听过了——奉先公去世这半年里向来只有自己召别人来议事的份儿。他俯一看。下面那人正是自己原先几番交手地宿敌夏侯渊。联想起当年奉先公几次军议都命令自己对付此人可如今招呼自己去议事的却是他不由腾起怪异的感觉。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自己已经由一个弹丸小城的小城主。变成了手握过万精兵控制河南一府的武力强宗右将军、司州刺史了。

    ※※※在夏侯渊的带领下真髓赶到颍口。来到曹的中军大帐前。

    出人意料的是以往总是忠实地守卫在帐门口地典韦竟然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高个子白脸卫士真髓依稀记得。是那天夜里在牛皮帐周围的卫士领。

    “真将军好”那人远远看到真髓就地高声打招呼快步上前为他牵马“在下徐他曹公已经等您很久了。”

    真髓不由对此人友善的态度生出些许好感微微点头致意。他耳朵尖突然听到大帐内传出一阵大笑不由一怔。

    在雷吟儿和鲍出的簇拥下真髓迈步向帐内走去。一步踏入帐中他心猛地一跳不由自主眯起了眼睛。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练武之人尤其是久经沙场生死相搏地武士都会磨炼出极其灵敏的感官可以察觉到周围人的气场。

    在这一瞬间自己已踏入了一个强盛之极的气场。

    这气场和曹那种深不可测地沉静截然不同仿佛是欢畅流动的泉水又好像跳动的火苗散出灼地活力还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觉。

    真髓地目光瞬间集中在一名红袍人上。

    那人正背对门口傲然后各有两名红衣武士护卫左右。

    他头戴鎏金龙纹兜长长的红缨飘洒在宽阔的肩膀上金属顿项紧紧地贴住结实之极的脖颈。他肩膀虽宽腰却细裹住上半的鎏金鱼鳞甲呈现出一个标准的倒三角形。外罩一件鲜红大披风腰挎一柄乌金鞘长刀。

    这装束倒是其次真髓注意到此人脚下根基极稳仿佛扎根地下的参天大树千万人也推之不倒。此人站姿拔看似随意而放松然而在真髓的眼里他的每块肌都已做好了战斗准备。

    在真髓的目光落在那人背上的瞬间那人后颈汗毛微微一耸。

    气场陡然起了变化那人没有回头但瞬间人已化成了一柄出鞘的利剑散出冷冷的寒光。

    真髓不眯起了眼睛这种堂堂正正的斗气曾在赵云上感受过不过此人又有不同。

    和赵云那股无坚不摧的剑气相比此人的斗气更多了几分一往无前的决然。

    “真贤侄你也来了?来来来我为你们引见一番。”

    洪钟一般的笑声响起登时将大帐里剑拔弩张的气氛轻轻消去。

    曹穿葛袍背负双手从帐后转了出来。一直没有露面的典韦亦步亦趋地跟在主公的后只是这位短兵器宗师的目光一刻都未从那红袍人的双手和肩头离开。

    曹好像对武将们的对峙毫不在意。他来到那红袍人面前一把拉起那人的手臂笑道:“伯符来见一见我们这位巧夺寿的真右将军。”

    任谁也没想到曹竟然如此随意行动那被称为伯符之人一时也惟有愕然无可奈何地被曹捉着臂膀拉转过来。

    真髓这才看见此人的相貌不由心中一震。

    这人太漂亮了。

    他先后见过的奉先公、马无不是相貌出众世间少有的英武美男子。在这种况下真髓仍能对自己的相貌颇具自信然而一见此人。却顿时生出邹忌见徐公之感。

    这伯符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出头。眉毛、眼睛、鼻子、嘴还有健康而富有光泽的肤色柔和而又分明的轮廓无一不是完美无缺搭配起来更是恰到好处帅气得无可挑剔。与众不同的是()他的瞳仁是奇异地墨绿色。柔和里藏着锋利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令人目眩神摇。

    “世叔不必费神了。”伯符突然笑了起来这微笑仿佛令冰雪融化的阳光又带着一种孩子气的真诚使人不由生出亲近之意。

    “真右将军的大名。小侄早有耳闻”伯符不露痕迹地脱开曹的手来到真髓面前站定一双碧眼眨也不眨地看过来。“在下孙策孙伯符右将军好。”

    原来此人便是孙策难怪能得曹公如此嘉许。

    真髓暗暗吃惊。

    时间、步长……孙策走到自己面前的每一步竟然都一模一样。而且不多不少。正好踏出十步后在距离自己一刀之距停了下来。如此分毫不差的精确计算。不难看出这位江东少主地武学造诣。

    “彼此彼此”他盯着孙策的脚尖“孙将军的飒爽英姿我也时常听曹公提起。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孙某攻取庐江后从归顺的张勋口中得知右将军甘冒奇险用瞒天过海之计一举拿下了颍口和寿干得真是漂亮”孙策笑道“只是某以为右将军此举未免草率了些算不上万全之策。倘若某是袁术张勋守城时绝不会将全部士兵驻在城内。定会分出数千人驻于城门外与城池互为犄角。如此一来只怕右将军的这点儿伎俩就无从施展了罢?”

    这点儿伎俩?真髓微微一怔压下心头升起的小小不快:自己虽不喜被孙策如此贬低却不得不承认这意见地确一针见血。--凤-舞-文-学-网--

    “孙将军毕竟不是袁术和张勋。在我而言战术无所谓草率也无所谓万全之策。针对怎样的对手就施展怎样的手段只要有效便已足够了。”

    出人意料地孙策赞许地点了点头。

    “说得也是手段本无高低之分只有对症与否低估敌人与高估敌人同样都会犯下错误……想来右将军在行动之前对袁术的军已有相当地了解罢?”

    见真髓笑而不答他吐了一口气叹息道:“真髓果然不愧是真髓。孙某原料想曹世叔难以渡淮攻打寿所以曾打算自己一路击破庐江、寿亲缚袁逆到中兴府向曹世叔请功的。不料却被右将军横里将这头功抢了去。右将军用兵攻势如暴风一般。孙某既是佩服又是不忿。适才多有得罪还请右将军见谅。”

    说罢深深施了一礼。

    “得罪二字从何说起?”见他如此爽快真髓不由好感大增连忙还礼“孙将军以八百士兵夺取庐江俘虏刘勋上万部众本领胜我十倍。听说将军乃是兵法大家孙子之后真髓正想请教一二呢。”

    孙策摇头道:“右将军客气了庐江刘勋算什么东西一个不知兵的蠢物罢了。”

    他突然精神振作道:“实不相瞒孙策最喜好地便是统率军马征战沙场。若是能有右将军来做孙某的对手孙某也就别无所求了。”

    “贤侄你这个脾气却与文台兄当年真是一模一样”曹在一旁感叹道“天下有痴于书者有痴于画者你们父子却痴于兵法。将门虎子果然不同凡响。想那孙子以兵法十三篇流芳百世只怕也是有此一痴地。”

    孙策听曹提起乃父怔了半晌叹道:“我父英雄无敌小子哪敢比肩?”他顿了顿道:“曹世叔小侄本打算依仗夺取寿的功勋请求朝廷将此地划分给我管辖以此为根基为朝廷西讨刘表向东监视刘备做朝廷东南的屏障。可谁曾想右将军抢先一步却把我这一本万利的打算给破坏了。”

    “原来如此我说你二人怎地才见面就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曹在一旁抚掌大笑“孙贤侄不必多虑你响应朝廷号召率军讨逆朝廷定会重重封赏。不过这寿城却是不能给了。”又疑惑道:“刘景升坐镇荆州。稳定一方造福于民又远避中原纷争这是大大的好事。文台兄惨死于他部将黄祖的伏兵之手贤侄若要报此仇原也说得过去只是为什么说要为朝廷伐他呢?”

    孙策眉头微蹙面色沉了下来。“世叔有所不知。刘景升得知天下无主本也是要僭越称帝的后来得蒯良王粲等一干名士苦谏这才打消了反叛朝廷的**头。如今得袁绍的使节游说已经接受刘和伪朝地加封做什么楚王了。”

    他咬紧牙关。咯咯作响:“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此贼如今又受伪朝册封反叛朝廷。国仇家恨。非伐他不可。还请世叔许将寿托付给小侄罢。”

    曹还未说话突然就听外面鼓乐喧天。

    三人茫然相顾。外面一名小校入帐来报原来是刘备到了。

    ※※※军营外。一百多名徐州士兵呈一字排开人人敲锣打鼓好不闹。

    队列前一名中年男子正领头吹得起劲见众人出营相迎赶忙将手里唢呐交给旁边一名黑脸大汉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前来对诸人团团作了个大揖。

    “曹司空远征叛逆刘备未能及时赶来相助惭愧惭愧。”

    真髓闻言大吃一惊这人竟是刘备?赶紧从曹的肩膀后向那人仔细看去。只见这位徐州牧外衣虽然华丽里面的衬里却已经很破旧了。刘备大约三十多岁年纪额头上满是岁月蹉跎的痕迹。一张瘦长脸眼睛微微分开却长着一对大招风耳嘴唇上留着两撇小胡子。在这张相貌平庸之极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威严气势可言总是流露出一团和气的笑容。

    真髓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原以为赵云所推崇地人物当是怎样一位威武雄壮的盖世英雄可眼前这个形容猥琐的中年男子就是刘备?

    “玄德别来无恙你亲作鼓吹是何意呀?”

    曹拱手还礼他直呼刘备表字而非官衔看似尊敬亲显然是不承认刘备徐州牧的地位了。

    刘备坦然一笑:“刘备比不得诸位有上阵杀敌讨伐叛逆的本事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为辛苦多地将士们解解乏。”说着回头一挥手道:“都拿上来罢!”

    那黑脸汉子远远看到他的手势指挥众鼓吹手向两旁散开。只见后面人头涌涌都是刘备军的士兵大约足有五百多人全都没带武器牵牛担酒鱼贯上前——刘备竟是来劳军的。

    曹一直皱眉看着这一出闹剧突然指着担酒士兵中头前一人失声道:“那那莫非是云长?”

    刘备回头看了一眼笑道:“司空大人好眼里那正是舍弟。”当下高声招呼道:“二弟司空大人要见你快些过来罢!”

    看到那唤作云长地红脸大汉提着酒飞快地跑来众人齐声吸了一口冷气:这酒坛子当真不小一坛酒怕不有百十斤的分量。此人双手各提了一坛腋下还各夹了一坛举重若轻居然连腰都不弯健步如飞!

    走得近了真髓才现这云长高九尺体型雄伟竟不在典韦之下往众人面前一站竟仿佛一堵墙似的。他将头简单梳了个髻面色赤红仿佛一团火炭漆黑地长髯过腹丹凤眼似看非看半开半阖不怒自威独有一派睥睨天下的英雄气度。

    曹先行礼道:“关将军好久不见了。”

    云长臂膀微微动了动四坛酒已经稳稳地放在了地上竟连一点声音都没出来。

    他先恭敬向刘备行礼这才向曹略一拱手道:“关羽见过司空大人多谢大人关怀。”答礼动作自然之极倒好似是他来屈尊接见曹一般。

    真髓与孙策对视一眼不对这关羽地桀骜不驯啧啧称奇曹后却已恼了典韦。

    见关羽如此无礼这位短兵器的宗师怒哼一声。他杀机既起杀气立生真髓、孙策登时都有了感应。但关羽竟行若无事手捋长髯只向典韦瞥了一眼。就这一眼典韦只觉得此人眼神如刀。笔直刺来自己心口竟是一痛!他杀气顿消骇然之余才觉自己已向后退了半步。

    仅以威势便退了典韦可那关羽仿佛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不以为意。

    他眼神流转突然看到鲍出手中的方天戟竟不再理会曹一步踏出。也不知怎地就来到了鲍出面前。鲍出也是体型巨大的武士然而在关羽面前仍然矮了半个头。两人四目相对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关羽沉声道:“你便是吕布的门生真髓?”

    真髓忍不住道:“关将军在下才是真髓。”

    关羽闻言转头向他扫来一眼。霎时间真髓也觉得关羽眼神如刀般刺来。心口奇痛竟仿佛真中了一刀似的。他连忙运气抵挡寸步不让。

    关羽点头道:“年轻有为。飞将弟子名不虚传。”

    他居然看都不看其他人一眼。径自走回刘备的后低眉垂手肃立再不说话。

    见曹、孙策脸色都不大好看。刘备满面尴尬之色陪笑道:“我这个二弟一向如此。司空大人孙将军千万不要跟他计较。”

    “不打紧”曹强笑道“关将军憎分明正是我辈中人。”

    真髓背上都是冷汗。

    适才自己逞强没学典韦一般后退如今虽然消解了关羽地杀气可直到现在前心口那一块仍然冰冷麻木沉甸甸地极不舒服。

    越想刚才关羽扫来的那一眼越觉得骇异。自己武功早已大有进境再加上有方天戟这样的神兵利器即便是典韦、许褚、赵云这样的高手对自己也奈何不得。可是这关羽……假使他刚才非是用眼神而是拔刀刺来只怕自己纵有方天戟在手也万万抵挡不住三十招。

    倘若这世上还有人能与谓为“武神”的奉先公并驾齐驱此人必是其中之一。

    心中不由更为好奇:这貌似忠厚的刘备到底有什么能耐不仅是侠义勇武的赵云怎地就连关羽这等桀骜不驯的高人竟也对他俯贴耳呢?

    “原来您就是真将军!”

    等真髓从关羽给予地震撼中醒悟过来现自己的手已被刘备地拉住。

    刘备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将他看了个遍仿佛要将他刻在脑子里一般然后才眨了眨眼后退一步嘘道:“备慕名将军久已今终于如愿以偿实是又喜又悲。”

    “又喜又悲?”真髓既为他一片赤诚感动又颇为莫名其妙“玄德公言重了。”

    刘备摇头叹息:“能得偿夙愿见到将军这样的少年英雄刘备欣喜若狂只是想到将军年纪轻轻就已有如此出息而刘备虚长年纪一事无成岂不愧杀。”

    说着说着他红了眼圈竟向真髓深深叩:“刘备无能为袁逆兵马所困家小受辱小儿也不幸殒命。柱国大将军斩杀张吟、谢越为刘备报此大仇。刘备即便粉碎骨结草衔环也难以报答将军的大恩大德。只求将军能将张吟、谢越等一干贼的级拱手相让让在下提了回去祭奠祭奠夭折的子。”

    说到伤心处这忠厚之人潸然泪下泣不成声。

    见刘备竟给自己下跪叩真髓大惊连忙对着跪拜还礼手足无措地将他搀起。

    “您何必行此大礼折杀真髓了。区区人头我这便差人给您送去。好叫刘徐州得知在下已拜领了朝廷授予地右将军一职那‘柱国大将军’云云也就不要再提了罢。”

    他话一出口已知不妙明明曹尚未对刘备的地位表态自己怎能脱口说出“刘徐州”三字?回头偷瞥了一眼曹只见司空大人正盯着自己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暗道糟糕。

    “如此便多谢右将军了。”刘备长出了一口气起道“右将军与刘备早有军事盟约在先而今在下重申前盟今后将军若有用到我刘备处只管吩咐刘备万死不辞。”

    言辞慷慨义烈之极。

    真髓却脑袋嗡地一声:刘备怎能在这个节骨眼儿提此事?

    他对刘备的好意连声称谢却不敢回头瞧曹地脸色心中只是叫苦。被刘备这么“不小心”地当面点破了盟约。曹看在眼里心中对自己定已打下了一根钉子。真曹两家想要恢复原先水交融的密切关系只怕颇为不易。

    “此人莫非真是一条中山狼?”

    他想起原先卢爷爷对刘备的评价心里嘀咕。然而看着面前这张坦然憨厚地面孔却又犹豫起来。

    正在此时曹冰冰冷冷的声音在旁边响起:“玄德犒军之礼曹某领受了。此地不是说话之处一同入帐再叙如何?”

    众人回到帐内刘备没有立即落座先上前深深鞠了一躬。

    “此番扫除袁逆全凭司空大人英明伟略。有您这般地周公拥戴天子入继大统光复汉室于危难之间。实是朝廷之福天下之福百姓之福。”

    曹淡笑道:“玄德谬奖了。”

    “刘备虽然不才也愿意为朝廷尽绵薄之力。”刘备恭敬道。“在下已找了三十名石匠打算在八公山刻下本次讨逆的丰功伟绩。以颂我朝上承天命大汉正朔再兴。”

    “好个玄德公。倒真是说唱俱佳地有心人。”

    孙策与真髓并坐一席向刘备一努嘴。低声冷笑。

    “谢越等部从徐州撤军他率军一路尾随占了不少郡县空城着实捡了不少便宜。数百只劳军牛羊再加上一块石碑换取七八个县、数万户百姓这笔生意倒是大可做得。”

    真髓闻言笑了笑没有吭声。伯符英气杰济猛锐冠世因此对没打仗却捡了不少现成便宜的刘备一万个瞧不起。况且他有心占领九江对借机侵吞该郡领土的刘备自然是要坚决抵制的。

    听刘备续向曹道:“刘备这一点拳拳国之心还望司空大人能体察一二。”

    “据我所知袁绍拥立伪皇帝刘和时也曾向玄德公通报了消息玄德公似乎还赠了贺礼罢?”

    孙策突然冷冷地话此人言辞正如用兵一般一旦捉住机会奇兵突出犀利明快令人难以招架。

    “玄德公的拳拳国之心不知是向着刘和伪朝廷还是向着我大汉正朔呢?”

    刘备怔了怔一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孙策毫不放松冷笑道:“刘玄德刘徐州从一开始见到阁下时孙某就想问一问阁下。记得您这个徐州牧就任时袁绍是恭贺过了的。如今您到底是袁绍拥立的刘和伪朝之徐州牧呢还是我大汉正朔武定皇帝之徐州牧?”

    刘备就任徐州牧时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与公孙、陶谦等两位自己大东家长期为敌的袁绍竟然在他上任时专门派人前去贺喜此世人皆知。孙策旧事重提显然是要趁打铁彻底置刘备于死地。

    一时间所有人地目光都集中在刘备的上。

    “孙将军之言未免过份。”刘备转向孙策轻责道“刘备只想问孙将军一事您当初也曾效力于袁术帐下能说您此刻仍是袁逆一党么?”

    孙策冷哼道:“玄德公请你不要避重就轻我是不是袁逆一党在场诸公无不看得清清楚楚此事无须再说。我只问你玄德公袁绍支持阁下成为徐州牧在先阁下恭贺僭越称帝的刘和在后如今到这里自称讨伐袁逆可你究竟是以什么份来的?”

    他得理不让人竟不给刘备留下半点儿余地。

    见孙策咄咄人刘备后的关羽冷哼一声巨手放在了腰刀的柄上。大帐内骤然一冷所有人都为之一窒。

    刘备挥手拦住关羽摇头道:“我刘备俯仰天地之间自信从未做过对不起朝廷地事。孙将军既然垂询自当据实回答。”

    “将军问我为何袁绍曾支持在下担任徐州牧此事是有的。袁绍当时乃是北方群雄之四世五公谁不畏惧三分?陶徐州急病去世刘备被众人推举为徐州牧自然要通报袁绍一声。袁绍因此向刘备来贺礼表示支持。当时他反迹未露我又有什么道理予以拒绝呢?如今时隔一年我与袁绍早就毫无瓜葛。孙将军如此算旧账。毫无道理。您在一年前也曾效力于袁术帐下如此说来不也就成了袁逆一党?”

    曹一直冷眼旁观孙刘唇枪舌战此时慢吞吞开口道:“玄德所言颇有道理此事便放过不提。只是恭贺刘和僭越一事你又作何解释?”

    刘备深吸了一口气摘下帽子跪倒在地。

    “此事刘备百口莫辩。早先袁绍曾向在下通告过他的逆谋。希望在下能予以支持然而被刘备断然拒绝。在下还回了他一封书信劝告他正朔已定及时悬崖勒马不可自误误人。然而在下人微言轻袁绍不听。一意孤行。”

    孙策在一旁冷笑道:“休得抵赖你恭贺刘和之事徐州、冀州谁人不知?”

    刘备坦然道:“在下并无抵赖之意袁绍不听我言。拥立刘和为傀儡后刘备的确曾想暂时对袁绍、刘和虚与委蛇等待时机。观望天下归属。”

    他抬起头对曹道:“请明公仔细想一想其时天下无主。百姓们慌乱不知应当追随何人袁绍骤然起事以他地声势之大谁不望风景从?刘备不过是一介凡胎俗子又焉能识别谁人才是真命天子呢?”

    曹目光一闪笑道:“如此说来玄德此番前来是打算辨别哪个朝廷才是真命天子的罗?”

    “正是!”刘备以额触地大声道“此番前来见得曹公才明白何所谓克平天下之‘器’!刘备愿奉武定年号至死不2为朝廷略尽绵薄之力!”

    他抬起脸来众人都是一惊只见徐州牧满脸纵横都是泪迹悲愤道:“只是在下万万没有想到我朝方兴未艾天下叛逆四起我等正是应当同心协力为汉室效力之时。可孙将军你你怎能不急于讨贼反而先图谋同室戈呢?!”

    见他这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众人一时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尴尬异常谁也不好再做话难。

    遭此质问孙策脸色铁青捏紧了拳头冷笑不语——这位孙家少主毕竟还是年轻气盛了些虽然言辞锋利善于把握时机却不如刘备棉里藏针来得无懈可击。

    曹终于点了点头:“刘徐州远道而来相应朝廷号召挞伐逆贼虽然迟了些时不过即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么。九江郡地那几个郡县就暂且由徐州牧兼领了罢。”

    这句话一打司空大人录尚书事的口里吐出来徐州牧刘备拜伏于地感谢朝廷恩德如海司空大人明鉴万里。

    孙策见此事已再无挽回地余地也不再搭理刘备道:“曹世叔关于寿的归属……”

    曹闻言叹了口气:“曹某势必回到中原不可能分兵镇守此地此地么就算给了贤侄原也无妨可是……”

    司空大人将手一摊一脸苦笑。

    “可是曹某刚以司空录尚书事的份下了告示减免寿百姓四年的钱粮赋税此世人皆知。贤侄若以寿为基业必定要在此地募兵征税这么一来岂不是出尔反尔有损我朝廷的形象么?”

    孙策叹了口气道:“淮南之地连通南北正是用兵所在而寿又是淮南重镇中的重镇世叔想来是不肯轻易相让的。”

    “非是我信不过贤侄”曹仿佛根本没听到孙策的话微笑道“此事有干朝廷尊严曹某不得不谨慎从事。这样罢只要减免钱粮赋税地四年期限一过老夫定将寿交割给贤侄如何?”

    四年?孙策不由苦笑四年过去还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他刚要出言反驳只听刘备在一旁道:“司空大人一心为民以仁政治理天下难怪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只是孙将军攻破庐江居功甚伟对他的要求可否再仔细考虑一二?”

    任谁也没想到刘备竟会为适才抢白自己的孙策说好话不由都是一怔。

    曹暗自嗤之以鼻。

    刘备这厮倒还真能顺杆爬自己刚承认了他徐州牧之位立马还真把自己当块料了还说什么让自己考虑一二?这厮先叛公孙瓒后叛陶谦刚才那磕头誓照样没一句实话。若不是一直考虑暂时利用他牵制袁绍。漫说承认徐州牧之位今压根儿就不会容这大耳儿活着回去。

    想到这里他又看了真髓一眼:这小子也不知原先和刘备到底有什么勾结也需要找个机会仔细盘问才是。

    “孙贤侄老夫还是那句话非是我信不过贤侄而是事关朝廷体面。减免钱粮之事必须执行啊”曹好言劝慰“此番回师曹某立即表奏贤侄为讨逆将军封吴侯。如何?”

    寿是万万不能给的倘若自己打算从北向南对江东用兵。此地就是必经之路如果交给了孙策只怕后就再难以将他驯服。

    见孙策仍闷闷不乐他叹道:“贤侄是信不过我这个世叔了。这样罢。我弟之女配贤侄的小弟孙匡;我子曹彰迎娶贤侄从兄孙贲之女你我从此亲上加亲。我再下一道命令礼辟孙权和孙翊。令扬州刺史严象举你弟孙权为茂才。怎样?”又信誓旦旦道“等四年之后老夫一定将寿交给贤侄。决不食言。”

    孙策犹豫着点了点头叹道:“就依曹公罢。”

    正在此时外面欢呼雷动诸人不自站起

    帐帘掀开一人裹着满血腥气大踏步走进帐来此人骨架奇大和典韦、关羽形相差无几。漆黑亮的短髯和眼珠蕴藏着野兽一般地冰冷杀机。在他后跟着十八名随从无不是劲气内敛功力深厚的少年剑客……真髓一眼就认出了头前这人的份心里怦怦直跳:许褚许仲康这位威震天下的许家坞宗帅上千许门死士地剑客领终于正式在曹营中露面了。一年多不见许褚的武功显然大有精进又上了一层楼。在他的腰间还多了一柄短剑。

    许褚来到曹面前对后一挥手。后这十八名少年每人提着一只鼓鼓囊囊地皮袋见状一齐解开麻绳顿时叽里咕噜大帐内满地人头乱滚。

    “草民许褚闻曹公南来讨伐袁术特来投奔。”他恭恭敬敬道仿佛头一次见到曹似的“草民探入袁术宫中此乃袁术以下困守宫中七十八名叛逆地级权当觐见之礼献与我主。”

    曹仿佛头一回见到许褚一般放声大笑道:“久闻虎痴大名今终于得见此乃我之幸也!”

    他也不顾脏径自离席来到许褚边在地上翻拣片刻终于从那一堆人头中找到了袁术的级高高举起。

    雷吟儿在真髓后看得清楚那的确是袁术地头颅。此时他肥胖的两颊已深深地陷落了下去皮肤灰败两只浑浊的眼球向不一样的方向瞥着翻着血红的下眼皮。

    “诸位卿如今逆贼业已伏诛我军大功告成终于可以班师回朝以谢天下了。如今叛贼四起朝廷正值多事之秋北有袁绍南有刘表西有韩遂诸君需时时自勉万不可懈怠啊!”

    曹高举袁术的级扫视众人踌躇满志。此时此刻这位汉司空行骠骑将军录尚书事领兖州牧兼豫州牧地曹大人威风凛凛真如天神一般。

    离开了曹营真髓只觉得浑轻松。一路无话快马加鞭回到自己的本营在下达整备行装准备撤退的命令后他换上便装最后一次巡视这寿城。

    此时大火早已熄灭居民们已开始了有条不紊的新生活。曹已将新地法律条文和布告贴满了大街小巷。得知减免十年赋税变成了四年百姓们也没有表现出有多么的惊讶和愤慨:在这个世道小民没有任何要求上方承兑诺言的权力能有减免就已经很不错了。况且他们也没有过多地精力在这上面纠缠重建经历这一番劫难的家园才是当务之急。他们修理房屋清扫满地血泥地街道在士兵的督促下修理被焚毁的城门和残破的城墙……忙得不亦乐乎。

    对这些百姓来说安定而不受打扰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洛阳和荥阳现在应当也是这副模样罢?想到自己创建的真氏一族随即又想到在洛阳等候自己的马云璐他低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逃避不是办法该面对的迟早都要面对。

    “主公”马休和龙步策马赶来“将士们已经都准备完毕了咱们什么时候动回河南?”

    “这里已经没我们什么事了”真髓扫视眼前的一切感慨道“走罢咱们这就开拔。”

    雷吟儿像从前那样立马在主将的侧。

    他呆呆望着淮南市邑的方向突然有些迷茫。在这片土地上自己经历了前所未有的一连串奇遇如今都将变成宝贵的回忆。又想起天蛇道人那张胖脸又不由自内心地笑了起来以后肯定还会有见面的机会的。

    不去多想了他满足地长出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回家了。”

    仰头望天初的碧空如洗成群结队北归的候鸟排成各种各样的队列仿佛一队队得胜归来的士兵。它们认准方向向远方的家园展开双翼欢快地飞去。

    ※※※武定元年(公元一九六年)右将军真髓破寿伪成皇帝袁术覆灭曹在颍口大会各路诸侯。

    六月袁术级传至新都万民沸腾。

    是年袁绍拥戴已故幽州牧刘虞之子刘和为帝年号天安。刘表奉天安年号为正朔受封楚王一切仪仗与天子同。刘璋以巴蜀自固在成都自称天子年号建平。再加上自号大周天王的韩遂河平汉王宋建。大汉已四分五裂名存实亡进入三帝三王并立的大乱世。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真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