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节将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魔力的真髓 书名:真髓
    <---凤舞文学网--->    洛水自黄河南方流过在洛阳城南与伊水交汇尔后河道展宽成为一条水面约两里的大河。--凤-舞-文-学-网--由此再向东北方向流去在孟津口下游五十里处汇入黄河洛阳盆地就在这洛水与黄河之间的狭长地带。

    此番郭嘉出使真髓处正巧看到真髓军在洛阳以南伐木结筏又有伤愈的徐晃带领士兵练划桨泅水之术故此看破了真髓的用心。但洛阳距孟津口三十里而马军伏击粮队之处在偃师东面的寻谷水距离孟津口也不过就是三十里若是由6地搬运木筏无论如何也很难抢在马回师的前面夺取孟津口。因此郭嘉仍然有此一问。

    真髓歉意道:“兄长所有不知我前后共结筏两批第一批早在两月前就已经扎好乘马援兵未至斥候不能达到黄河以南时就将其运抵北邙山藏了起来。兄台见我训练士兵划水时又结扎的木筏是第二批。”当时军中缺乏识水的军士所以真髓尽管结了筏也无法立即进攻于是又结第二批筏做训练之用;同时这也是欺敌之法万一马侦知了真髓的活动洞察其意图也能令他对进攻的方向和时间上都判断失误。

    郭嘉笑道:“原来如此此事郭嘉却没有猜出来。”

    真髓笑道:“这些小伎俩算什么兄长做得乃是大学问怀天下。小弟聆听兄长高论茅塞顿开受益匪浅啊。”

    六天前郭嘉奉曹之命来到洛阳通报了几件要事。原来袁术已经在寿自立为帝还出兵滋扰陈国。正巧此时新天子即位的大典已经准备妥当曹此番遣使就是要真髓率部随曹军前往陈国救援迎接陈王宠为新天子。

    真髓喜好读书向来手不释卷。郭嘉来访时他正巧在读《六韬》。郭嘉随口应对了几句真知灼见字字玑珠又说起真髓布置竟猜了个**不离十。结果这位柱国大将军大惊失色向他讨教起兵法来。

    郭嘉原本便是生豁达之人又知道马援兵即将到来洛阳战事即将白化真髓一时半会绝对无法答复曹的出兵要求于是索将正事放在一旁整与真髓高谈阔论交流起兵法心得极是投缘。

    真髓虽然临阵经验丰富但若比起理论知识又怎及得上博览群书的郭嘉?因此一番印证以往读书中生涩不解之处竟然融会贯通了不少。

    以郭嘉年长真髓自认为弟要尊他为兄。郭嘉自忖已是曹客卿又怎能随意结交其他势力中人?因此坚决回绝。只是真髓执意要这般称呼他却也不便拒绝。

    前面忽然传来欢呼声一名高大的将军纵马飞驰而来人还未到洪钟似的声音已经震得耳膜轰响:“主公孟津口已全部落入我军手中守将马岱也已被徐某的儿郎擒住!”

    真髓大笑着跳上战马迎上前去走进才看清徐晃满是血竟然伤得不清忙道:“徐大哥受了伤?敌人抵抗激烈么将士们要不要紧?”早先在小*平津徐晃虽在激战时被马搠中小腹但由于防护得当其实并没有受很重的伤。真髓为了示弱引马进攻对外宣称徐晃回中牟养伤消息传开众人皆信以为真。但马受了钟繇指点后用兵变得极为谨慎故此真髓这一伏着始终没有派上用场。

    摇曳的火光下徐晃整个人都是红的豪爽笑道:“徐晃太不小心倒叫主公挂心了。不过是在筏子上中了一箭擦破了皮没什么大碍。您瞧这还给自己弄了匹好马。”其实哪里是擦破了点皮适才他亲临矢石奋勇冲锋中两箭只不过怕动摇士气所以一直瞒着伤坚持到攻陷敌塞现在略微包扎后就赶了过来。

    徐晃惭愧道:“禀报主公我部上阵时竟有四十一名逃兵徐某已将这些人斩了徐某……徐某治下无方甘愿领罪。”声转沉痛接道:“我军毕竟水上训练不足一千一百四十六名将士乘筏夺桥竟然折损了四百九十一名还有一百六十余人伤势过于沉重只怕也不成了。”

    真髓沉默了半晌点了点头扬声吐字决意要在场所有士兵都听到:“徐晃为典兵校尉治下不严当军棍十记以儆效尤;而献计夺取孟津口要塞擒拿守将马岱此乃大功升任奋威中郎将赏绢百五十匹授兵五千。此令待击败马立即生效。至于阵亡的将士们将他们统统记录在册名单火回中牟那四十一名逃兵也照此办理。倘若阵亡者已没了家眷击败马后我要亲自祭奠他们;若是家眷尚在一定要秦宜禄厚加抚恤这些勇士们的孤儿寡母;至于那些逃兵不但不得享受祭奠而且倘若尚有家眷男子收为农奴女子配与有功将士婚配!”这番话在阵列上空回一军皆肃。

    徐晃闻言立即跳下战马跪倒在地真髓不由奇道:“大哥怎地如此多礼?”

    徐晃先重重叩这才站起来道:“主公大恩大德徐某替阵亡的弟兄先谢过了!”说着翻跳上战马:“属下这就将此消息报于孟津口的将士们知晓!”说着微一拱手拨马而去。

    望着徐晃的背影真髓心中微有歉疚之意他叹了口气:徐大哥处处先公后私真乃洁自好的奇男子兼之军事经验丰富此番能夺取孟津口无论是木筏还是石砲的使用都得自徐晃的献计。能得到这样的臂助实在是自己的运气。

    听得后銮铃响动真髓回头一看原来是郭嘉跟了过来。虽然才骑了不到数十步但是这位怀天下的高才已在马背上颠得东倒西歪站不直子额头上密布着晶莹的汗水。

    总算挨过这几步来到真髓边郭嘉勉强直后背面如土色道:“郭、郭嘉与骑马无缘倒是可惜可惜将军赠送这千里良驹……”一句话没说完胃里的食物仿佛翻上喉头他觉得一阵恶心再也说不下去。

    真髓伸过手去替他稳住缰绳笑道:“奉孝兄我看你剑术相当高妙内功也有相当造诣我辈习武之人怎能不会骑马?待此间事了结之后小弟教兄长马术!”

    郭嘉缓过气来一面慢慢调理内息一面苦笑道:“实不相瞒在下体质极差刚降生时险些不会呼吸直到现在体也不好剧烈颠簸经常引哮喘。郭嘉习武练剑只是希望能收强健体之效多延些寿命罢了。”说着又自嘲道:“如今乱相才刚刚展现曹公明哲必定天下。郭嘉遇此明主正是努力报效国家之时。这有为之躯须当妥善保养才是。”

    真髓愣了愣大笑起来:“既然如此兄长可莫要再骑小弟赠送的战马了否则兄长的体万一颠出好歹来岂不是小弟的罪过?”自郭嘉来到真髓对他钦佩得五体投地只盼能将他留在边作自己的幕僚。此时知道勉强不得虽然笑得豪爽心下却不怅然。

    郭嘉显然看破了他的心思微笑道:“贤弟既认我这个兄长郭嘉便恬颜以兄长份说你一句。此番贤弟既与曹公为一朝为臣你我后同心协力为朝廷效力的时候还长着呢。”

    真髓知道自己已被郭嘉用话住勉强振作精神笑道:“这个自然小弟既将天子驾崩通报与曹公知晓便存的是这份心思。只是不能得兄长这样的良师益友一旁谆谆教诲实是一大憾事。实不相瞒将三五千勇锐冲锋陷阵摧敌斩将是我所长;但统辖数万大军……小弟本非天资聪慧之人因此难免捉襟见肘顾此失彼。自从连续折在孟津口后小弟苦思此事只觉得是自己智谋不足却无良方可解。若是有兄长助我便好了。”

    “荥阳的贾司马谋略出神入化可为大用。”郭嘉赞叹道“实不相瞒愚兄对贾司马中谋略钦佩万分试问还有谁能不费一兵一卒单骑入城拿下李乐、韩暹收服了数万西北兵?”

    真髓闻言点了点头他虽然不遗余力招揽郭嘉却也必须承认贾诩的过人之能。--凤-舞-文-学-网--

    接到自己的命令后贾诩带了三十多名随从轻装入了荥阳城。

    无论李乐、韩暹还是郭汜残部的领夏育都没将这个光杆儿司隶校尉放在眼里将他放进城来加以软。贾诩也不在乎他入城后第一件事就是宴请三将为他们说和。虽然他手里无兵但背后却是击败马的真髓三将怎也要卖这个面子与他于是都应约前来。

    由于李乐和夏育本是联手强势处于下风的韩暹在酒宴上对贾诩百倍巴结。而对贾诩最有顾虑的郭汜旧部夏育态度也很合作。夏育是凉州兵领资历威望还都比较低所以依附于李乐又曾直接参与过中牟攻城可以说和柱**仇深似海。然而见了贾诩却将疑心消除了大半。贾诩用凉州方言和他谈笑风生又提起长安的往事和原先在董卓军中的往事令夏育倍感亲切。剩下的李乐见二人都向贾诩靠拢生怕自己被孤立于是也频频向贾诩劝酒。宾主气氛融洽到了极点。

    过了数邓博将清点的战利品送来与三将贾诩倒也爽快召来三将后当面将清单移交任他们自主分配摆明不掺和在三人之中一副听之任之的派头。于是李乐本贪婪见贾诩不管安下心来和夏育依仗兵势霸占了绝大多数牛羊。

    韩暹怒火中烧却无法可想为了博取贾诩的支持他将自己亲弟和家小交给镇守虎牢关的邓博为质又赠送贾诩大笔金银。贾诩坦然接受后告诉他柱国将军最痛恨的便是郭汜的旧部只要你韩暹能擒住夏育柱国将军岂有不为你撑腰之理?韩暹被迫同意贾诩于是设计声称要宴请夏育、韩暹由韩暹半路伏击将夏育捉来献给了贾诩。

    韩暹前脚刚走贾诩随即就下令给夏育松绑以同乡之谊好言安抚并劝他修书给李乐让李乐即刻杀死韩暹然后又将此书信交给了韩暹。韩暹更加惶恐不安自己家小已落入真髓之手况且已经捉了夏育就再没了退路于是只得对贾诩俯听命。他出动士兵贾诩出谋划策又拿获了李乐李乐的部下全部投降。

    贾诩使李乐的余党居于城南韩暹居于城北如此太平无事过了数。他利用李乐报复韩暹的心理劝说他修书一封给同党告诉他们韩暹企图谋反半夜又要来偷袭城南要将他们全部杀光。李乐的部下见信后大为惶恐于是在贾诩和李乐的号召下先制人偷袭韩暹。韩暹万想不到此事还有风波手足无措逃出城去到虎牢关下向邓博求援不成被迫自杀。

    至此不足十的功夫韩暹之弟、夏育、李乐全部落入贾诩手里。邓博提兵入城轻而易举就收编了群龙无的白波兵和凉州兵残部将一干人犯全部枭从荥阳开始源源不断地向洛阳输送士兵和粮草。

    看真髓的模样郭嘉知他还不死心笑道:“贤弟所谓天下无纯白之狐却有纯白之皮裘就是因为能取众多狐皮中白色部分制就。同样道理人必有聪慧鲁钝之分。用人之道就在于尽人之贤愚皆能为我所用。求得其长处而又必定会挥其长处根据其短处而特意适应其短处。这样使人尽其才方能取长补短得心应手地使用他们。”

    他侃侃而谈:“单凭一己之力妄逞威于天下无异痴人说梦。强横如吕布又如何还不是丧命在你手么?一人之力总有穷竭之时。此番若不是有徐晃献计这孟津口你也是打不下来的。但即便有二三人出谋划策也总有穷竭的时候。贤弟此次若没有那几名精通水的士兵教习全军只怕就算徐晃献了此计也无法应用;潼关之战时若不是那两名士兵认得道路你也不能翻越枯纵山巧袭张济。所以统率万人之众必先能统率此万人之智。”

    这番道理人深省真髓张目结舌潜心思索了半晌才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兄长教训的极是金玉良言小弟自当铭刻在心!”

    郭嘉畅然笑道:“这算什么愚兄不过多读了些书有了些心得罢了。若论用人之道我不如曹公远矣。”他顿了顿道:“曹公乃非常之人世雄杰贤弟不可不见。待马平定你我一同面见曹公如何?”

    真髓吐出一口气道:“兄长如此大才对曹公如此推崇倍至这等英雄豪杰岂能不令人神往……”他知道郭嘉虽亲近自己但毕竟是曹的部下此番又做为外交使节前来所以每句话都旨在劝服自己归顺。但兄长一片好意若要就此拒绝又当真说不出口。

    正在此时安罗珊飞马赶来高声道:“主公邓博传来消息距此东南方向六里处正在与敌人鏖战马军尚不能越过邓博部半步;此外在黄河下游东面也出现敌踪。两路敌军都在快近!”

    真髓闻言不由微微一怔。孟津口对马来说战略地位绝不亚于偃师之于自己。此地一失不仅马自己包括他的匈奴、河内张杨等两路援兵的北归之路与补给线就都卡断。所以自己原以为得知孟津口告急敌人定会倾全力反扑。可面对如此十万火急的况竟然还要分兵两路不紧不慢而且还颇有章法。

    他点点头表示已经知道转头对郭嘉歉意道:“兄长此事只好待先击败了马再说罢。”

    郭嘉赶忙拉住他道:“贤弟你打算如何迎敌?”

    真髓略一沉思笑道:“驻守要塞的马岱是马之弟所谓兄弟连心所以自东南直扑急援而来的一定是他。”他转过来笑道:“邓博部是小弟派去阻击牵制马联军以免他及时回援的部队不过才三千人而已但马竟不能突破可见其已到强弩之末。所以小弟决议亲自率部先破马。马一破其余人等更不足为虑翻过手掌就可以擒获了。”

    “贤弟你虽然军事经验丰富但探测他人内心的功夫可就差远了”郭嘉摇头道“你想想看你先后擒获了马云璐、马休但这两个多月时间马可曾派人前来求和或是探问自己弟妹的下落?没有他惟一的反应就是急躁地起了几次反攻这么做难道就不怕贤弟你将马休和马云璐处死么?此人绝非你所想象他对亲极其淡漠怀野心重的是自己的事业和名望。此乃东南之敌不可能是他的第一个原因。”

    “马以骁勇闻名近来他的行动越来越稳重尤其自从在旋门关左近被贤弟你伏击之后的几次渡河交锋都没有露出半点破绽使得贤弟折损了不少士兵大将徐晃险些丧命。而且在援兵未到之前也没有出现盲目进攻的举动。不知是得到了高人之助抑或是从失败中吸取了教训?东南之敌行动急躁而没有能力就连仅仅三千人的邓博部他都无法应付。这是该敌绝非马的第二个原因。”

    他盯着真髓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愚兄料定沿河西来之敌必是马!为邓博所遏制之敌不过是掩人耳目的虚兵罢了。”

    真髓悚然道:“兄长言之有理。”

    经郭嘉一点他顿时将前后想得清清楚楚:虽然沿河西来比直扑孟津口多兜了十余里路但途中一马平川没有任何险阻正适合骑兵挥来去如风的攻优势。自从马得了两路援兵之后纵使自己收编了大量荥阳降卒但就此时的战场兵力计算只怕马尚在自己之上。一旦自己这支部队覆灭漫说区区一个孟津口就算是整个河南府也是马囊中之物。

    “罗珊你率一千五百名骑兵沿河出动遇到马军就迎上去交战——如果马进军度若是太快阵列必不严整你就纵骑猛突挫动他的锐气;如果敌军阵列严整井井有条就不要硬拼从侧面袭扰牵制迟滞他的行军步伐!”

    “传令给高将军所有士兵结束休息面向东方重新布阵阵头多置放行马和铁蒺藜。另选一千五百名士兵与砲车队一同移至孟津口要塞拨与徐校尉指挥。此两项任务一刻钟之内务必完成。”

    “传令给徐校尉火搜集砲石修补孟津口要塞的围栏同时组织木筏溯河巡视一旦北岸之敌向小*平津一带移动企图渡河就立即出信号。”

    “信号给邙山峰顶的哨兵命他向偃师的魏延出信号要他北上与邓博部夹击该地敌军之后火前来与我军会合。”

    向全军了命令真髓跳下马来将之牵向郭嘉道:“兄长小弟这匹马虽然算不上什么绝世好马但跑动起来颠簸极少——战场上刀剑无眼你体又不好……还是骑它先回洛阳等待小弟的消息罢。”

    郭嘉深吸了一口气笑道:“贤弟愚兄从未如此接近战场这等经验岂容错过?况且马此战必败!”

    他顿了顿道:“行事稳重必然缺乏锐气。马图偃师不下师老无功已经算错了一着。倘若得知孟津口吃紧后堂堂正正直扑而来击破邓博后一路猛冲这是怀着必死之心反扑那就不可与之冒然决战;但他择迂回前进或可收出其不意之效可毕竟使士兵战马得不到休息。况且自此向下游有五社津渡口虽小却也能渡河向北。他兜这么大圈子还有原因就是可以确保这条退路——既然给自己留了退路就没有了拼死之心。反观贤弟刚破孟津口部队损失不小但以逸待劳有地利优势;贤弟抚恤阵亡将士使众人奋战正是士气旺盛人人摩拳擦掌求战心切。两厢比较孰优孰劣一望便知。贤弟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真髓闻言大笑道:“既如此兄长只管留在此处看我如何活捉马!”

    在五社津留下五百士兵驻守后马、张杨、呼厨泉统率三万四千联军向西进沿途肃清两翼不断零星出现的真髓军游骑浪费了不少时间终于在清晨的薄雾里抵达了孟津口。

    此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遮天蔽的旌旗是柱国大将军的大纛下严阵以待士气正旺的两万八千名雄兵。

    看着对面杀气腾腾的军阵几人不面面相觑:原本以为真髓军定会被自东南向的去卑部所吸引自己可以收奇兵之效但去卑军七千铁弗骑兵此时竟然还未赶到。钟繇对邙山一带是否存在伏兵早有估计但没有想到去卑竟这么无能两路夹击的计划彻底破产。况且此时己方奔波了半宿前后行军一百余里尚未得到良好休息尽管数量上比真髓军略占优势可并没有必胜的把握实在不适于立即开战。

    “不论怎样也只有先迎战再说”马从牙缝里迸出结论他的眼神因为屡次失算的愤怒和绝望已经变得如狼般凶狠“待我先率骑兵冲敌军阵你等抓紧时间布阵便是。”

    钟繇手搭凉棚沉声道:“也只有如此了……咦那是什么?”只见远远一名骑士从敌阵中飞马跑了过来手中高举一旗似乎前来传递消息。

    呼厨泉狞笑道:“管他是什么就先用此人头颅祭旗也好振作一下我军锐气!”说着取出弓矢挽弓搭箭就要击。

    张杨赶忙阻拦道:“单于不可所谓‘两军交战不斩来使’。我等不如先听他来意尔后再杀也不迟啊。”张杨与马等亡命之徒不同后尚有河内郡大好根基实犯不着现在就与真髓拼命。况且张杨也是经百战经验丰富之人早看出此时形势于己大为不利心下已萌生退意。

    马如何不知他的心思?当即冷哼一声杀气腾腾道:“这必定是真髓动摇我军心的诡计单于与我意见相同将此人杀了!向全军表达我等与真髓势不两立决一死战之心!”

    出乎他意料之外呼厨泉听了此言反倒将弓矢收起翻个白眼冷冷道:“张府君之言甚得我意还是听听真髓这小子打算说什么罢。”去卑在长安投降马一事令他心中大是不快。等自己率领援军赶到河阳才现马屡次战败如今已经沦落到寄居河内南部仰张杨鼻息的份儿。可是接触几次他才现马这小子兵力最弱却自恃甚高瞧不起人还时刻端起一副联军主将的派头此事孰不可忍。

    马眼中几喷出火来手指伸了又伸强忍着松开了刀柄抽回来握住缰绳:匈奴蛮子安敢如此欺我。待此事了结老子若不杀了你这狗贼老子便不姓马跟你姓什么狗挛鞮!

    竟敢给本单于下达指示你小子好大的狗胆!呼厨泉也是心中暗骂:若不是看张杨的面子老子早一箭死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贼!

    来骑渐渐接近远远高呼起来:“敢问前面可是匈奴撑犁大单于的部队么?”

    呼厨泉不由听得一愣。撑犁乃是匈奴语“天”之意称呼自己是撑犁大单于那是极为崇敬的尊称了。他乜斜着眼瞥了一眼旁边的马得意地挥了挥手命护卫左右的万骑大将呼衍折里带和须卜破六浑上前迎接。

    “你是真髓将军的手下”看来骑靠近呼厨泉扬声问道“不知道真将军派你前来有何见教?”

    那骑士到了距离呼厨泉马前五丈的地方不肯再走翻下马恭恭敬敬向呼厨泉行礼道:“大单于料事如神小人名叫龙步确实是柱国将军的部下。我家将军久闻大单于之名他得知大单于驾到说与大单于这样的勇士为敌简直是命运的捉弄虽然即将兵戎相见也不能对您失了敬意。所以将军已下了命令在孟津口俘虏的一百多名匈奴勇士要将他们毫无伤地归还给您还望单于答复。”

    这一番话说得呼厨泉心花怒放觉得在马面前大有面子仰天大笑道:“那是将军看得起我!你回去与你家将军说俘虏我是不能要的勇士自然有勇士取战利品的法子。”他打了个忽哨将马刀拔出在半空中划了个圆圈道:“你家将军是凭本事俘虏了他们我自然要再凭本事将他们讨还!”

    “单于果然豪气冲天不愧是草原上的大勇士”龙步继续恭敬道“我家将军说了单于是他不愿为敌的人只是单于这样的英雄豪杰竟会帮助马这种无能的逆贼实在是为单于感到羞耻。倘若单单是马这种只会偷鸡摸狗的小贼就算十个八个也活捉了。”

    马只听得瞳孔都在收缩他怒如狂催马上前就要杀人。

    早有须卜破六浑抢先策马挡在龙步前面沉声道:“马将军这人是单于命我二人迎来就是单于的客人。你不得对他无礼!”

    龙步向马看了一眼道:“你就是那个手握七八万兵马结果屡战屡败被我家将军杀得滚尿流的马?将军让在下告诉您因为您的妹子现在已做了滕妾我等是万万不敢对马休马岱二位小舅子有丝毫无礼的——将军还叫在下问一声您这个便宜大舅子何时去喝喜酒啊?”

    自从亲眼见到马为真髓所败他对柱国大将军钦佩得五体投地原先那股对马的畏惧之心也消失了如此锋利的言辞竟也脱口而出。

    这番话一出口张杨、钟繇、呼厨泉……周围众人齐刷刷地看向马目光中夹杂着鄙夷、吃惊、同等种种神色:胜败乃兵家常事在真髓手下受过挫折倒也罢了;但兄弟被俘妹子又遭凌辱……大丈夫生在天地之间若连女流之辈也无法保全这是何等的无能又是何等的耻辱?

    马两眼蒙面皮火烫耳朵里嗡嗡作响恼羞成怒下再也忍耐不住手一动将近三丈长的重铁矟已如毒龙般游过须卜破六浑的侧向龙步的额头点去:就算是与呼厨泉破脸也要将这个杀才碎尸万段!

    龙步尚未眨眼几样兵器几乎同时递到他的面前:马的重铁矟、须卜破六浑的流星飞锤、呼衍折里带的长矛和挛鞮呼厨泉的弯刀!

    “当”一声巨响四样兵器相交气流在眼前爆裂刮得他双眼生疼几乎不能呼吸不由自主向后便倒。

    龙步躺在地上两眼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马在高声怒吼其他几个人却都不吭声只听周围兵刃相撞密集如暴风骤雨然后马蹄声和叫喊声乱哄哄混杂成了一片。

    过了良久一只手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龙步又眼花许久才恢复了视力此时他才看清不远处马等三骑已经被各自的亲兵间隔开来仍然在彼此恶狠狠地瞪视。只不过须卜破六浑和呼衍折里带嘴角略带血迹呼厨泉单于原本红润的面色变得惨白似乎三人各自受了点伤。

    “龙将军受惊了”拉他起之人开口道。这人也就而四十多岁的模样材不高却孔武有力;虽然做羌人装束但披汉军玄甲头上还带着武弁“在下是马征东麾下伍习你赶紧回去复命罢。”

    “将军”云云不过是尊称而已龙步却也没有否认白着脸点了点头就跳上战马飞快地跑了回去。

    实际上真髓只命他以商议交换俘虏之事设法离间匈奴人与汉军的关系。但自己表演过火添油加醋地胡扯了一堆。惹得马暴跳如雷险些就将他一矟搠死。所以尽管还有心再乱盖一通但刚才那刀风矟影实在令人胆寒:他虽然向来自恃武艺干练精湛但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看着真髓的使者远去伍习轻轻叹了口气:真髓这一手真够损的本来马与呼厨泉就势如水火被龙步这么一搅就更闹起来了。

    他原本是李傕的部下李傕死后他鼓动李利投降了马。铁羌盟骑兵野战可算百战百胜但攻城还是要靠汉军。此后攻陷弘农他作先锋爬上城墙击斩了真髓的守将段煨所以甚得马信任。在李利董承哗变后他不愿再跟随李利反叛率领本部人马击溃了李利使得马的军不至于彻底糜烂。所以马在事后虽然杀了不少汉军降兵将官立威;但为了稳定军心也挑选了几个汉将予以重任以示安抚伍习当仁不让除去本部人马的六千士兵之外还享受到授予七百羌骑兵的殊荣成为了一方渠帅。

    回头望向剑拔弩张的马等人他急切道:“诸位将军右贤王迟迟不来会合真髓不仅没有立即动进攻反而任由我等从容布阵还遣使卑躬屈膝地示弱。这分明就是分化我军的诡计!将士们连夜跋涉将近六十里已经是人困马乏军寨也无法立起一旦战败守都守不住;而敌人锐气正盛又多骑兵追击之下我等定会全军覆没!在这种形下假使我等此时还不能同心协力只怕死无葬之地!”

    见到诸人都是一脸不以为然的神色他擎出配刀向自己头顶一挥!众人目瞪口呆之下他已将自己的髻一刀切下将断拎在手中大声道:“今之计惟有死战一途。倘若伍习后退一步头如此髻!”

    几将对望了一眼马这才不愿地先收起兵器道:“就听伍习之言——我不愿与人争执适才那一点不快就先放置一旁罢。眼下如何能打败真髓谁有好意见?”话虽如此他心中**如电闪已经转过种种将呼厨泉置于死地的法子。

    看到马这边收起兵刃呼衍折里带和须卜破六浑先彼此对看了一眼随即望向呼厨泉。

    呼厨泉此时方知马果然武艺高强也不由自主心生寒气:若不是有二将从旁协助只怕自己早就丧命在这小贼手下了。

    他当即还刀入鞘干咳一声道:“好咱们既往不咎。具体这一仗怎么打究竟谁来指挥?”

    适才那么激烈的场面钟繇始终一言不此时在一旁插道:“此处地势平坦适合大军行动敌人又准备充分……我等只有先布成阵势然后与真髓正面一较高下。”

    马点了点头道:“我等全听钟先生的安排。”

    张杨等人齐声点头称是呼厨泉不耐烦地皱起眉毛心中老大不以为然:“汉人就是说话不算数打便打怎地还有这等莫名其妙的周折?”

    此时耳边只听钟繇续道:“我等兵力胜过敌人可仿照昔韩信在垓下的破项王阵将兵力分为十军——马将军率骑兵列于阵头中央是为前锋总领前六军……”

    呼厨泉打断他请战道:“马将军乃是主将还是坐镇中军好了——我正要讨回被真髓俘虏的将士统率前军的职务还是由我来承担罢!”

    他望着远方的真髓军暗自冷笑:那个什么狗柱国将军看他得知自己前来忙不迭地遣使连声告饶的熊样分明胆小如鼠。马连这种货色都打不过无能之极。还是待老子出马将那厮手到擒来看马面子往哪里放?

    马又不是傻子呼厨泉这点心思又如何不知?

    他不仰天大笑充满了愤怒讥屑之意。敛了笑容冷冷道:“单于真是有气魄佩服佩服也罢——我坐镇中军前六军就由单于指挥还祝阁下马到功成旗开得胜。”

    匈奴蛮子懂得什么阵法奥妙居然还敢主动请缨?马爷爷倒要看看你这单于有多大能耐。

    眼看气氛又要闹僵钟繇赶忙道:“既如此就请诸位听从布置罢。”

    “单于率本部骑兵与张府君列于阵头中央是为前锋军和前护军。单于的前锋军负责中路突破敌阵张府君的前护军负责支援前锋并总领前六军。”

    “伍习将军率领步兵列于前锋军左是为左前伏;须卜破六浑率骑兵列于阵头左翼是为左前锋。张府君部下眭固将军、呼衍折里带将军你二人比照伍习与须卜破六浑列于阵头右翼是为右前伏与右前锋二军。一旦单于的前锋军与敌接战左右前锋便自两翼出击对敌形成包抄之势左右前伏军则配合诸路前锋对敌两翼进攻时机成熟就纵深割裂、歼灭敌军阵。”

    “马将军与在下列于阵中是为中军与中护军指挥协调支援诸路兵马。后卫二军分别由马铁将军与张府君的部下杨丑将军指挥布置于中军偏后的两侧防止敌人自两翼以及侧后包抄我军。”

    他顿了顿道:“真髓若见我军旗帜移动必然起进攻要趁我等阵势未整之时加以歼灭。所以还请单于先行调遣两千游骑布置在前突出向敌军攘战将敌人拖住以便我等从容布阵。”

    呼厨泉未能获得前军指挥权颇有些怏怏不乐听钟繇有求于他傲然笑道:“这个易办!只怕真髓军被我这两千游骑一冲就已土崩瓦解也说不定。”说着对旁边的千夫长嘀咕了几句那千夫长纵马飞驰而去。

    不到半刻孟津口之战的序幕在匈奴骑兵的箭雨中展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真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