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节称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魔力的真髓 书名:真髓
    <---凤舞文学网--->    此时周围万籁俱寂连针落地都能听得见。--凤-舞-文-学-网--

    雷吟儿用眼角余光向四下里一瞥一旁伺候的伙计早到后堂端菜去了二楼上一个人都没有。

    他忽然冷笑起来重重一拳就打在这道士的软肋上:“贼道你尽胡言乱语些什么呢?可惜雷大爷不上这个当!今就算你说破了嘴皮子想要借此逃过这顿揍那是休想!”

    随着拳头雨点般落下道士胜券在握的肥脸上五官立时挤成了一堆大声哭爹叫娘起来:“好小子好小子你你竟然装傻!”

    雷吟儿哼了一声一记窝心脚狠踹在道士那呼呼的肚子上:“装傻装什么傻?今天你家雷大爷非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

    这时端着淮王鱼脍的小二走上楼来看到原先对座饮酒的二人忽然打做一堆不由大是诧异。他正呆呆站在楼梯口不知该进还是该退雷吟儿转过头大声呵斥道:“还上什么菜滚下去!”

    见到他这副凶神恶煞的模样那小二吓得手一抖将菜盘摔在地上打了个粉碎连滚带爬地跑下楼去再不敢露头。

    雷吟儿哈哈大笑将全簌簌抖的贼道揪了起来冷冷道:“你是哪里的细混入我淮南有何图谋?老实说出来免得受罪!”

    天蛇道士早被打得七晕八素适才胃部中了那一脚吃下去的许多美食早都吐了出来跟眼泪鼻涕混在一起弄得脸上花里胡哨的。

    他过了半晌才倒过一口气来有气无力道:“本仙长……”

    雷吟儿才听见这三个字眉头一挑抡圆了又是一记耳光。

    天蛇道士半边脸登时肿起老高高声尖叫起来:“哎呀你竟打本仙长的脸!”

    “”我雷吟儿刚进寿不久竟然就逮了个细功劳不小啊。“雷吟儿哈哈大笑就手在他又肥又软的肚皮上蹭了蹭将适才打耳光时沾到的污垢尽数抹在道袍上”贼道现在雷大爷说的话你给我认真听好一个字也别落下。“他一字一顿道:“雷某弄死你就跟碾死一只虫蚁没什么两样。只是雷大爷真正感兴趣的是你的幕后主使和图谋对你这条小命还真没放在眼里。所以若是老实交代我不杀你;若是硬充好汉……”说着他使劲往道士的囊上一捏恶道顿时眼泪横流杀猪也似地惨叫起来雷吟儿看在眼里大感快意冷冷道:“开始说罢。”

    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天蛇道士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雷校尉阁下这刑讯供的玩意儿还不入流。此地在市邑之中周围人多嘴杂道爷嗓门儿大若是再多叫几声只怕最后倒霉的不定是谁呢。况且……”

    说到这里他痛得几乎闭过气去:“想……想杀本道爷我灭口么?本道爷是……是那么莽撞行事的人么你能保证这四周就没有我的同伙?”

    雷吟儿心中一紧这自己倒没有想到。他凝神聆听四周动静脸上却一副嗤之以鼻的神:“又在胡说八道大爷会怕你这种无中生有的威胁?”话虽说得硬气但手上已经松了几分。

    天蛇道士总算喘过一口气一张嘴吐出四枚断牙含含糊糊地恨声低骂:“小贼你够狠你这是存心报复报复刚才被本仙长敲诈了一顿饭!”

    他伸手轻抚自己的脸才一碰就痛得缩手回去那里已经又红又肿雷吟儿下手还真是不轻:“小混蛋你若是下毒手整死了我跟道爷同行的许门死士决不会与你善罢甘休。”

    “许门死士?”雷吟儿猛然想起主公句阳大战许褚的经历失声道“你是曹兖州的人?”

    他松了手正要再详加盘问忽然从楼下传来喧嚣声一个破锣似的嗓音传了上来:“敢问雷吟儿将军在这里么主公有急事召你觐见!”

    “本道爷正是奉了曹公之命……”天蛇道士咳嗽着又吐出一枚牙齿含糊不清咬牙切齿道“臭小贼道爷今专程来找阁下商议大事你竟敢如此对待我?眼下是谈不成了傍晚前后你孤一人去找市场西口摆摊算命的瞎子他叫张蜅自然会将你领来找我。”急急说完后站起来也不顾满脸满的呕吐秽物一瘸一拐地下了楼。

    雷吟儿满腹疑窦却也只有匆匆下楼。刚下楼梯就看到门口一人正背负双手望着远去的天蛇道士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态。

    他暗叫不妙眼看这人总一副阳怪气的模样不是杜书杜向敏还能是谁?

    杜书也是客卿馆中的客卿之一此人是三前才到似乎他父亲是当年诛杀宦官时与袁术一同冒死攻打青琐门的袁氏家将。因父亲病逝在家守孝三年这回是重新回来投奔袁术的。这小子明明连如何握刀都不会手无缚鸡之力却自命武勇不凡还对自己颇为不服莫非将刚才的事都看在了眼里?

    他硬着头皮走过去道:“杜将军主公让你来找我?”

    杜书斜眼看他鄙夷道:“我还道雷将军果真神勇无双每天非要连御七女方才罢休敢是到这儿买了金枪龙虎丸的结果。”他住雷吟儿隔壁一向对这羌人讨要侍女陪之事颇为不忿于是借机冷嘲讽(插广告:本书支持一下您的支持、收藏才是我们写下去的动力您每天阅读才是我们把数字的质量提高的源泉!)。

    雷吟儿愕然道:“什么金枪龙虎丸?”却暗自舒了一口气心道好在杜书这厮脑壳空空实是一个大大的白痴想来是不会往其他方面考虑的。

    杜书自以为捉住了他的短处得意洋洋大声道:“你不要否认了!刚才跑掉的那厮不正是一直在市北口专卖金枪龙虎丸的天蛇道士么?我辈练武之人讲究得是藏精炼气哪有如你这般不堪久战的?既然不行又何必向主公讨要那许多女人?搞得现在还要来买药充场面真是丢人。--凤-舞-文-学-网--”

    他喋喋不休雷吟儿倒也不放在心上忽然道:“杜将军你怎么对那道士的名号和买卖和地点这么熟悉?”

    杜书顿时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憋了半晌才红着脸道:“市内人员龙蛇混杂我是为了寿的安全怕有细混入这里所以天天都来盘查而已。”说罢转就走。

    雷吟儿看他言不由衷心中暗自好笑却也不再提起此事当下跟着杜书离开淮南市邑。两人纵马狂奔回到袁术的大外下马等候接见。

    雷吟儿回想适才与肥道士的“偶遇”心底仍然忐忑不安。

    他一直怀疑那天蛇道士是袁术试探自己的细作但仔细一想又不可能:肥道士竟然知道蜚蠊就凭这一点便不应是袁术的部下。袁术此人虽然看上去行事小心细致但实际上子粗疏而又残忍倘若他怀疑自己是间谍根本不消反复试探十有**命人直接拖出去杀了再找个银盘也不知盛着脑袋还是双手端进来。

    天蛇道士自承曹兖州部下又知晓许门死士看来的确不假。只是曹派来的细作又为何特地找我“商议大事”?

    正在胡思乱想一名风姿绰约的美女从门里轻轻扭了出来:袁术准他二人入内觐见。

    “这里有六份快马战报”一脸得意洋洋的袁术也不起命左女官将一大卷帛书递到雷吟儿的手中“上个月孤命大将纪灵等四将征讨刘备今消息已到兵威所到刘备全军覆没大败亏输!”

    袁术摇头晃脑使得面部肥颤动:“孤落脚寿以来就一直顾虑袁绍那庶出的孽种和曹的联盟。这二贼彼此勾结遥相呼应颇有声势。所以孤本和陶谦老儿结盟再加上北方的公孙白马就足够和袁曹一争了。可谁曾想到去年陶老儿忽然病逝刘备那厮得了徐州后立即跟风倒向袁绍真是可恼之极。”

    “青徐膏腴之地又有盐煮为利孤取之久矣。”袁术道“陶谦老儿是扬州丹阳人他担任徐州刺史时虽以徐州土著豪强为太守国相;但职掌郡兵军权的大小将校无不采用丹阳的同乡。因此徐州丹阳两派人马内部间隙颇深。那刘备外联袁绍内联糜竺陈登等土著豪强纯以诈术赚了徐州大权故此丹阳旧将多有不服只是鸟无头不成行难以反抗罢了。孤家全盘筹谋料想那刘备乍领一州之地立足未稳此时夺取徐州七郡正是难逢的良机!”

    说到这里袁术意气风道:“孤果然算无遗策一封书信便教曹豹、许耽高举义旗将下邳献与了我军徐州已唾手可得!”

    雷吟儿一面听一面仔细看完了这五份战报。

    前面四份都是徐州方面的。

    纪灵等五路兵马齐动刘备于是命张飞与曹豹守卫下邳自己领兵拒之双方交兵有胜有败。结果受到袁术的鼓动下邳城中以曹豹、许耽为的丹阳军将领忽然难张飞猝不及防只得出城投奔刘备。刘备赶忙回师平叛但由于军中不少士兵同样都是陶谦的丹阳旧部因此不愿与城中作乱的乡亲同僚交战于是军中散乱一团大半士兵哗变逃亡。此时纪灵率部赶到大破刘备。

    在内忧外患的双重打击下刘备只得抛弃几近崩溃的军队奔彭城而走。纪灵于是亲率五千士兵紧追不舍。

    彭城附近纪灵带着未脱队的七百余骑追上了只剩十余骑的刘备率军将之团团围住。眼看这位还没当几个月的徐州牧就要束手就擒谁想双方才刚刚接触一骑乘风破浪般突入袁军只一合便将主将纪灵斩于马下。袁军于是士气动摇向后溃退。

    消息随着败军传回下邳滞留该地的其余四将彼此不相统辖对部队的下一步行动又各持己见争执不下分别呈递来的这四份战报也是大同小异:四人纷纷彰己之功异口同声痛斥纪灵贪功冒进以至殒命彭城。此外便是互相指责并请求袁术委任自己为大将以节制诸军。

    第五份战报却是南面的孙策所传。他上书说明自己得了周瑜之助率四千壮士直下江东渡江转战连克横江渡、当利口击败张英、樊能二将。此后又派遣别部司马董袭分兵略定丹阳郡南部诸县自己则率主力正与刘繇对峙在牛渚山大营。刘繇、6子云屡次出兵迎战都被他杀得大败。最近一次交锋孙策连破刘繇十二寨俘获辎重不计其数降卒近万。

    “二位将军徐州之事以你们之见该如何是好?”袁术满面带笑懒洋洋地问道。虽然折了纪灵但刘备已败江东又有好消息传来所以后将军心极佳。

    雷吟儿将战报递给杜书思索道:“主公我军虽说纪灵将军阵亡但于大局无损。而刘备此番为主公所败士兵逃散几乎已到了穷途末路正是消灭他的好时机。徐州北方诸郡还都在刘备手中若是任由他重整兵马就很难对付。这四人没能乘胜追击这是延误战机的大罪应当严惩不怠!然后派遣德高望重的将军……”

    杜书忽然插嘴打断他问道:“这个斩纪灵之人不知叫什么名字?想不到天下还有这等勇士正好做我的对手!”他膛大声道:“杜书不才愿去徐州会一会此人!”

    雷吟儿嗤之以鼻:“假使打仗都如杜将军想象的这般简单那还调集兵马做什么?三两个人拼斗过后天下就统一了嘛。”

    杜书轻蔑道:“在下跟你这等人大大不同血管里面流淌的乃是武人之血。敌人即便有千军万马而我单骑突入斩将夺旗杀得他们片甲不留那才是真正的豪雄所为!”

    听着如此令人血沸腾的豪言壮语再扫视话人白嫩无茧的双手雷吟儿完全无语不再理他道:“主公我等都说了自己的想法不知您接下来对徐州有何打算?”

    袁术哈哈大笑道:“如今徐州已是我囊中之物雷将军恐怕刘备重新坐大话虽并非全无道理只是未免杞人忧天了。”

    看到雷吟儿茫然不解的模样袁术猛地想起这位雷将军出蛮荒能识得几个字已经算是相当不错只怕尚不知杞人忧天为何物。

    他于是解释道:“孤兵强马壮雄霸淮南。刘备与孤相比不过豚犬而已。孤大军压境早将他吓破了肝胆又有何勇气再战?况且曹消灭了泰山群盗后已回师濮阳闻孤与刘备相攻于是率三万兵马进兵泰山郡费国威胁琅琊分明是有并吞徐州北方诸郡之心。眼下刘备新败他定会有所举动——大耳儿已不足虑矣!”

    杜书赞道:“主公说得对!”

    雷吟儿肚里大是不以为然口中却只能唯唯诺诺。他忽然现自己脚边多了一张便条似乎是原本夹杂在帛书中间自己翻阅时不小心掉了下来的样子。

    他弯腰拾起便条虽只是随意扫了一眼却不由心中格登一跳:“尉氏曹军移师许县。嗣。”

    曹军竟然自尉氏向南进入了许县。

    雷吟儿脑筋急转:这尉氏在陈留郡西南部城池虽小却位于豫州颍川郡、司隶河南府、兖州陈留郡三地交接之处乃是四通八达的战略要冲。他这一路南行自然知道自曹因臧霸在泰山作乱而从朱仙镇撤退后命于与李整两校尉率四千士兵驻守尉氏严密封锁由中牟通向豫州的南下之路。

    眼前便条上的军与记忆中那恶恶状的馋嘴道士逐渐重合起来:尉氏之曹军放弃扼守要冲转而向南面的豫州进;而就在此时此刻曹的间谍也出现在寿……

    这难道会是简单的巧合么?

    “雷将军雷将军!”听到袁术颇有些不耐烦的呼叫雷吟儿全一震从沉思中惊醒过来。

    看见后将军沉着脸他赶忙恭敬道:“启禀主公属下一时想出了神还请主公恕罪!”一面说一面将便条双手奉上:“主公这便条是从哪里来的?”

    “这是孤的汝南太守袁嗣来的急报。”袁术瞥了一眼那便条漫不经心道“孤已打探清楚曹贼主力尚在泰山犯许县之敌不足千人——曹派小股部队在豫州西面虚张声势分明是为了牵制孤的兵马调动以免徐州这块肥让孤一个人吞掉——袁嗣不知兵要此等雕虫小技竟然都看不出来小题大做真真笑煞孤也。”

    袁术顿了顿哼声道:“提起豫州孤倒想起一事——前几年孤为曹所迫南走寿之时路过陈国曾向陈王宠求粮。不想那陈王宠自恃勇壮不将孤放在眼里国相骆俊更是一口回绝。近我军新破刘备定要攻破陈国雪此大耻。那陈国被陈王宠和国相骆俊治理的井井有条国富粮足正好取之为我资用。”

    此时雷吟儿满脑子想的都是那卖金枪龙虎丸的曹军间谍胡乱应道:“将军想得当真周密。只是陈王是用弩高手又勇武善战将军打算如何对付?”

    “陈王那点微末的武功算得了什么?”袁术哈哈大笑“孤早收买了许门死士去对付他。许家坞宗帅许褚武功深不可测谁人不知?自吕布死之后当世只怕再无人是他的对手。几之内陈王与骆俊的项上人头定会送上门来!”

    听着杜书与雷吟儿齐声称颂袁术颇有些醺醺然:“等再过几徐州、江东和豫州北部都落入孤的手心孤的文德武功都已齐备就要再次汇集群下商讨应天顺民的大事。这一回就不会什么人再反对了。”

    尽管到了傍晚淮南市邑依旧闹非凡。由于没有落散市的规定所以每当夜幕降临之际自八公山向南望去市邑灯火通明也算是寿一景。

    告辞袁术回到客卿馆又享受了一下午那七名侍女的按摩功夫雷吟儿再度前往淮南市邑。

    他没有去找天蛇道士所说的那个算命瞎子张蜅而是按照杜书所说直奔市北而去。

    天蛇道士的体型世间罕见不一会儿功夫雷吟儿就看到了他——那个鼻青脸肿的胖道士正站在道旁向一个买主大肆兜售那什么鬼药丸他说得是吐沫四溅口水横飞又是手足齐动指天画地想来正在誓这药效如何如何的灵验云云。

    雷吟儿并不急忙过去相见他远远地隐蔽在拐角的影里警惕地注视着周边道路和来往的人群。

    忽然一声尖叫传来雷吟儿照声音的来路望去。原来是为了争夺一只别人啃过后丢弃的果子几个流浪儿厮打成一团个个鼻青脸肿鲜血长流。淮南市邑里有不少像这样的流浪儿这些孩子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四肢就像是干枯的竹棍一般。他们成天在川流的人群中钻来钻去为了获得一点残羹剩饭而拼命挣扎。

    雷吟儿对这些食不果腹的孩子生出怜悯之意他本想上前分开他们。但随即想到自己的任务硬着心肠强迫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

    很快后一对妇女的对话又引起了他的注意。

    “你听说没?大将军桥蕤前些子里四下搜捕走不动的人和外乡人抓了回去去煮食咱们千万要小心啊!”

    “什么还有这等事?”

    “这还能有假?我儿子就在大将军麾下当兵这都是他讲的。听说当官的管这个叫‘就谷’真是造孽啊!”

    “唉这些年兵荒马乱的再加上今年收成不好几乎一颗粮食都没有吃人也是迫不得已的……你是不知道啊去年大灾荒可怜我那三岁的女儿竟被孩子他爹送去跟邻家换了个胖娃娃回来互相煮着吃了……”

    那中年妇女听得惊呼一声:“天啊这么惨的事……”

    “当今这世道还有谁肯顾**咱们这些百姓这子真是没法叫人活了……”

    “……”

    谈话还在继续可雷吟儿已经听不下去了他自幼在行伍战场中成长并不觉得杀人有什么不对。但听着饥民们惨不忍睹的经历想到袁术和客卿们居住的那份奢侈和豪华不血填臆。

    此时天色更加晚了市里人也少了许多他确定附近没有监视之人于是不再等待走到不远处的一处布摊买下一大匹上好布料。然后夹着布料找到一僻静无人之处小心翼翼地从怀里取出连弩上好箭匣用布料裹得不松不紧向地上试了一箭看能正常这才又摸了摸腰间的弯刀和怀中的流星锤向着道人大踏步走了过去。

    走到天蛇道士的背后他一拍道士的肩膀大声道:“贼道你的药不灵坑蒙拐骗我拉你去见官!”

    道士吓得魂飞魄散大叫道:“爷爷爷爷小道这药绝对货真价实您若是不信可以去问你们杜大人他吃了小道的药后赞不绝口说勇战两个时辰都绝无问题啊……”

    他连声告饶显然将雷吟儿当作了市官等回头一看不由一愣:“是你?你怎么找来的?”

    雷吟儿冷笑道:“满口雌黄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说着抬腿踹他一脚道:“走带着老爷去找什么杜大人对证!”

    他着天蛇道士连绕过七八条街道确定后面没人跟踪这才拽着胖道士进了一家酒肆。

    将天蛇道士推搡进一个单间雅座雷吟儿随便点了几个菜打走小二低声道:“说罢找我什么事?”

    大约是头次见面时的耳光和拳头保持了良好效果肥道士再不敢造次嘿嘿干笑两声就入了正题:“实不相瞒本仙长……不不不小道确确实实是奉曹公谋主戏志才之命前来寿至于确切的工作是什么将军你一听便知。”说着一指酒肆外面。

    雷吟儿将信将疑侧耳倾听这才现满街的流浪儿都在哼唱着同一歌谣歌谣的咬字非常模糊具体是什么词听不清楚夹杂在商贩叫卖声和讨价换价声中时隐时现忽高忽低音调犹如鬼哭一般更显得古怪之极。

    “那是什么玩意儿?叫魂儿吗?”

    “不是不是街上的小儿唱的是‘辕涛涂裔代汉涂高。吃穿有厚土寿有龙兴’”天蛇道士赔笑解释道“实不相瞒小道奉令前来目的与将军一般无二都是要促成袁术自立为帝。只不过将军直接了当面见袁术去告诉他天子驾崩;而小道恰恰相反一直在暗处活动教教小儿传唱歌谣散布点谣言什么的以便能从下至上地蛊惑人心。”

    雷吟儿恍然大悟原来曹竟与主公和贾司马的心思想到一块儿去了!

    他长吸了一口气:“原来如此这歌谣大约是劝袁术谋反的意思罢?”

    “雷将军聪明”天蛇道士捻了捻下巴上少得可怜的鼠须贼笑道“歌谣的意思很简单前两句是秋谶语里化过来的意思就是辕涛涂的后裔要兴起代汉的当涂高即将出世。这谶语正应了袁术的大名和祖先。至于这后面两句前面‘吃穿有厚土’说得是拆开‘袁’字上面是土下面是口和衣正对应土德代汉之火德;最后的‘寿有龙兴’就是说寿此地即将有人作皇帝。四句连起来就是说汉朝当亡袁氏当兴火生土德袁术乃天命所归的真龙天子。”

    雷吟儿听得目瞪口呆:“果然是妙计!”自己来寿之前得悉贾诩的计划原以为贾司马胆大多智竟能想出如此惊人的主意。不想曹竟也有此打算这个叫做戏志才的谋主鬼点子可不少手段另辟蹊径真叫人大开眼界。

    瞬间曹军动向已在他脑海中连成一线:曹的目标根本就不是什么刘备他正时时刻刻监视着袁术的动向向许县伸出的触角不过是试探而已只怕主力此时也已经秘密转移到豫州边境。很可能袁术刚一称帝曹军立即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扑过来!

    他正暗自惊心天蛇道士在一旁道:“这风已经被小道利用那个叫做杜书的客卿吹进袁术的宫里去了。可到了现在袁术还没有动作真是让人着急所以小道找将军前来就是为了商议此事。”

    雷吟儿皱眉道:“这的确事关重大你有什么计划吗?”

    “小道找将军前来就是打算问一问将军袁术何时打算召集所有手下商议僭号称皇帝”天蛇道士将肥脸贴过来神秘兮兮道:“小道在来之前曾经听戏谋主说过这个袁术是个皇帝迷要是得了风还没有动静一定是他的手下都反对阻力特别大的缘故。所以小道想咱们一不做二不休联合起来给他下一记猛药。”

    他继续道:“小道今天跟您提起的那个张蜅您还记得罢?”

    雷吟儿点了点头:“那个瞎子?他也是跟你一路的?”

    “不是不是”天蛇道士笑道“那厮根本不是瞎子成天装瞎子骗钱呢。小道设法与他结交然后观察了好几天现此人想荣华富贵都快想疯了这一点跟袁术倒是没啥两样。所以小道就想将军不如把袁术汇集臣下的会议时间告诉小道小道再如此这般地帮那张蜅一番准备让他去宫门口那么一叫……”

    一番话说得雷吟儿心悦诚服连连点头。

    天蛇道士说完得意贼笑道:“如此一来咱们皆大欢喜用佛家的话叫做‘功德圆满’那厮也得了一场大富贵。将军你看如何?”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真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