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 食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魔力的真髓 书名:真髓
    <---凤舞文学网--->    贾诩皱眉道:“将军如今吕布既然决心今夜就进军南阳这下可把我等的计划全打乱了。--凤-舞-文-学-网--目前还没有能与魏延与邓博取得联络我们什么准备都没有。恐怕只能等到了南阳之后再动兵变了。”

    我摇了摇头沉吟道:“贾先生万事求稳原本是不会错的。可是我真髓之所以能够与奉先公一博关键在于有两个优势。第一便是中牟民心的向背此时起事有百姓的支持而若是到了南阳这个条件就不再具备了;第二就是众将对主公的不信任如今主公行为乖僻喜怒无常再加上四面危机因此全军上下离心离德等到了南阳我军摆脱了危机众将恐怕会平复对主公的不满之心。所以此时难陷入孤立的是奉先公若是到南阳再动手陷入孤立的就转变为我们了。那样纵使士兵与计划都稳妥完善也不易成功。”说着运足眼神在屋子里每个人脸上一扫斩钉截铁道:“我们午时便动手!”

    众将被我视无不肃然一齐低声道:“遵将军号令!”

    我满意地点点头。其实还有个原因奉先公计划今入夜就要裹带百姓南撤依他的格在行军之前很可能要处死安罗珊。纵然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先救了罗珊的命再说。只是这一重干系自己却没有对诸将说出来。

    贾诩先点了点头然后道:“将军言之有理。只是贾某却在担心另外一件事。铁羌盟进军度极快贾某盘算过了恐怕不出两天之内就能到达中牟。若我等此时难耽搁了时间只怕就是个玉石俱焚的局面。”

    我微微动容这老狐狸果然深谋远虑只是此时也无暇顾及得那么多了:“既然如此我们便加快行动步伐成功之后迅南撤罢。”说着除下了外袍露出穿在里面的那件邓博带来的血衣。我将它轻轻脱下伸手从胡车儿腰上取下匕将血衣的下摆割下了五条:“**、胡安还有胡车儿你们每人各在把这布条系在腰上。**你立即去找魏延先将腰上的布给他看他自会明白——你们三个秘密召集那三百名屯守旧部随时戒备等到午时便一齐动接管城中奉先公直辖的部队——这剩下的两条布你也替我交与他们。”

    **露出紧张兴奋的神色双手接过布带眼睛闪闪亮道:“是!”

    我转头对胡车儿与胡安问道:“当初高顺将军带走的部队还剩多少人都在哪里?”

    胡安急促道:“一共有两千六百三十八人跟我们弟兄一样全是当初归顺您的流民……吕布虽然分走两千四百人归郝萌指挥不过只要将军传令他们肯定会从命!”

    胡车儿拍了拍膛道:“将军一百八十骑兵都是我羌种人可靠。”

    我笑着用力拍在他们的肩膀上:“好!这次成功与否就看你们的了!胡安和胡车儿你们马上回到部队里也是午时动——带上四十个可靠的弟兄出其不意拿下郝萌接管城墙防务。然后分头行动胡安你控制住城门内外;胡车儿你率领本部羌胡骑再点起五百步兵我要你拿出风一样的度赶过去将奉先公居住的官邸团团围住。”

    “张辽和魏续都是我的好友与我同样都是丧失兵权、处于半软状态的将领——**你协助邓博和魏延接管了主公直辖军之后就去把他们解救出来。”

    旁边贾诩插话打断我道:“将军局势万分紧张张辽二人立场暧昧一个是吕布旧部一个还是他的亲戚贸然将他们放出只能徒然增加变数。依我之见还是等兵谏结束之后再释放他们为好。”

    犹豫了一下我道:“恩还是贾先生说得对。**你还是先监督他们讲明我决心兵谏的原因;同时……暂时不要让他们接触部队指挥权。他们二人若是提出这个要求……”我停下来皱着眉头想了想接道:“**你记住一方面要拒绝交给他们军队指挥权;另一方面张辽与魏续二位将军对我有救命之恩你一定要把握语气分寸对他二人不可丝毫得罪——你比较机灵又能说会道具体的话怎么说就随机应变罢。--凤-舞-文-学-网--若是二位将军问起我来你就说我亲自去同主公谈判希望兵谏的条件能被他接受所以暂时分不开等事都落了地我再去向两位老友请罪。”

    三人一齐答应却不动。胡安疑惑道:“主公您真要去与吕布谈判?”旁边的**和胡车儿也一同露出复杂的神

    胡车儿面色凝重道:“吕布太厉害您打他不过。”

    **也紧张道:“主公您的武功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可那吕布天下无敌的威名尽人皆知万一他忽然跟您拼命怎么办?”

    看他们担心的样子我不由一阵宽慰笑道:“你们放心奉先公虽然武功无敌但这次我又不是与他动手——等胡车儿包围了官邸之后我远远在门口向里面喊话。又能有什么危险呢?”

    贾诩一直没有表意见此时道:“胡车儿将军你精选五百弓弩手带好了火油和硫磺弩箭全部上膛多准备火把。包围了官邸时先把火油和硫磺撒进院子去若是里面稍有反抗之意立即投掷火把;如有胆敢向外冲刺之人一律以硬弩攒。谅那吕布纵然有通天彻地之能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皱眉道:“贾先生若是按照这样布置主公定会认为我等是打算弑主谋逆此事万万不可。”

    贾诩冷笑道:“将军难道吕布看了您的布置就不会认为是谋逆么?”

    我听得不由一呆说不出话来。

    贾诩大约察觉自己说得过于尖锐于是缓和口气接着问道:“将军可能认为贾某是小题大做但您可知道‘飞将吕布’这称号的由来么?”

    我怔了一怔迟疑道:“大概是由于主公的坐骑赤兔快如疾风厉电所以被称为‘飞将’罢?”

    贾诩叹气摇头道:“哪有这么简单?将军可知道否三百年前还有一人有‘飞将’之称便是武帝时期的李广。”他顿了顿道“‘飞将吕布’这绰号的由来不在戟法也不在赤兔而在他凡入圣的神妙箭术决不亚于当年箭穿石的李广。”

    我点了点头明白过来:潼关一役我便是用主公传授的箭之技杀伤了张绣虽然没能见过奉先公亲自弓杀敌但想来也是极为精准的——贾诩这么严密布置原来是担心我被主公放箭所伤。

    “几年前王联合吕布诛杀了董卓王得意忘形扬言要杀尽凉州人于是我说服李、郭二将反攻长安……”贾诩缓缓道“还记得长安城破那一夜我也在军中观敌料阵正巧碰到吕布带残兵从城中冲将出来却被我军团团围住……只见在高顺与其他将领的簇拥下那吕布一亮银锁子铠将董卓的头颅系在火焰也似的赤兔颈下茫茫夜色之中仿佛是地狱的杀神。他挂十余支箭壶手持绝强硬弓连珠四百步之内当者无不应弦而倒。他瞄准伍长以上的校官连放八十六箭例无虚就杀了我军八十六名军官!”

    说到这里一向泰然自若的贾诩不打了个冷战我注意到他面部肌竟然在微微颤抖仿佛当年那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厮杀又重现面前。顿了好一会儿他才心有余悸道:“于是我军大乱吕布如虎入羊群一般他冲到哪里我军士兵无不魂飞魄散自动就为他让出一条路来……”贾诩又顿了顿轻轻揭开衣襟我定睛一看只见他干瘦的前上心窝的部位赫然有一个大疤。

    贾诩苦笑道:“这便是吕布所的第八十七箭了那时见到吕布威势在下立即躲得远远地站在人墙之后但由于贾某素喜儒衫临阵时也做此打扮所以毕竟与普通士兵不同因此仍被他一眼看到。当时贾某现吕布望过来登时心知不妙立即以橹盾挡在前——但饶是如此那一箭仍然透橹而过又刺破贴软甲令贾某足足躺了一个月伤口痊愈后留下了这个伤疤……若非贾某反应机警又保护妥当早被一箭穿心哪里还有今?”

    我寒毛倒竖毛骨悚然虽然早知道奉先公箭法高没想到竟然精妙至斯。若是自己站在门口主公从屋子里放箭只怕就是再多十条命也不够死的:“既然如此按照贾先生布置好了。”

    贾诩又想了想道:“还是不要包围官邸了——胡车儿你带兵冲入府中占领前庭与回廊以强弩手将奉先公封锁在内宅之中。一定要先控制议事厅旁的马厩记住决不能容吕布骑上赤兔若是这一人一马联合在一处这世上根本没人能拦得住他们。一旦容吕布冲出重围与部队汇合我等便死无葬之地。”

    正在商量处忽然听到外面细碎脚步声进了院子。我一抬手示意众人噤声也不要出来然后转推开屋门一看不由一怔。原来来人竟是貂蝉此时这佳人上着天蓝色广袖纱衫下着素白色羊肠窄裙仪态婀娜风姿绰约宛如即将随风而去的出尘仙子。我注意到她右手拎着一只食盒似乎竟是给我送饭来的。貂蝉见到我出来笑着对我挥了挥手接着秀眉微微蹙起看着脚下。

    我顺着她目光一看原来由于刚下过雨院子里地面坑坑洼洼到处都是积水。貂蝉显然有些为难微微迟疑后用左手轻轻提起长裙露出踏着木履的一双赤足。虽然圣贤书没读过多少但自己也知道什么是非礼勿视我抬起头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移到食盒上。但在适才那惊鸿一瞥中那双纤细秀美晶莹如玉的洁白素足却令我心跳都漏了一拍。

    貂蝉好容易穿过泥泞难行的小院来到我面前。她放下裙子伸手拢拢鬓角施礼道:“明达那天奉先酒后撒疯小女子可要多谢你了。”

    听她忽然如此亲切地用表字称呼我不由手足无措赶忙回礼道:“主母说得哪里话来那天那天……唉那都是真髓应当做的。”心下里暗自叹息此番回到中牟两次见到这绝代佳人觉得此时的她与昔在濮阳时判若两人少了那时的天真烂漫却多了一份坚毅成熟。

    貂蝉一双美目深深地望着我轻柔道:“你就不用谦让啦当时若不是明达出手相助貂蝉肯定就没命了。”说着将手里的食盒递过来:“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粗茶淡饭聊表心意。”

    我接在手里只觉得这盒子沉甸甸地感激道:“多谢主母厚唉如今真髓是待罪之囚您还如此费心这真是真是……”

    貂蝉沉重地叹息一声显然被我的话勾起了心事。她怔了半晌才柔声道:“明达今之事我已经听说了你们大男人的事我一介女流没资格介入……自从退出兖州后奉先大变我知道今天你是受了委屈的……”她凄然一笑展现出一个绝美的笑容但显得说不出的落寞与无奈。似乎想告诉我什么却又觉得难以启齿内心挣扎了许久她最终还是低声说了出来:“如今大敌当前中牟城内却离心离德……容小女子说句不吉利的话只怕覆灭就要近在眼前了……明达你年轻有为没必要留在这里啊。”

    我登时脸上变了颜色:若换了一年前的自己今天听到貂蝉这么说定会对她推心置腹地大吐苦水;但是现在听到貂蝉这句话我第一个**头竟然是莫非主公听到什么消息令主母前来试探我么?

    “主母您不要再说了刚才这番话末将自当是没有听到。目前形势虽然乍看似危如累卵实际上只要能撤入南阳我军仍然大有可为。”我在脑中一字字斟酌缓缓说道“实不相瞒今天末将力谏主公不可裹带百姓南撤其实还有一个原因。西面铁羌盟来势汹汹不便可兵临城下。倘若我军因区区百姓的财物而耽搁了时间行程那就追悔莫及啊。”叹了口气又道:“本来这些是打算在会议上陈述但主公最近出奇的急躁结果竟不容我把话说完便将末将轰将出来了。”

    其实关于铁羌盟我还真没考虑过这还是与贾诩方才谈到举兵时机之时他对我的提醒。这番话是因为摸不出貂蝉来访的真正底细所以自己随机应变顺口胡驺她的口风。

    貂蝉露出感动的神色颤声道:“明达我知道你是有有义的大丈夫但现在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她好象终于下了决心急切地看着我哀声道:“你对我有救命之恩但奉先纵然有万般不是毕竟是貂蝉的丈夫小女子也不能再透露什么……总之你处境极为险恶此时还来得及你你还是赶紧走罢。”

    我心头大震知道自己误会了这位奇女子:貂蝉定是得到了奉先公不利与我的消息前来通风报信的!这消息何等重大主公最近又喜怒无常若是被他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主母定然难逃一死。我一直只把她当成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没想到却是恩怨分明的女中豪杰。想到这里一股敬佩之意油然而生。

    “主母您这份心意我领了但真髓决不能走。”我按耐住心中的激动坚决摇头又问道“您若是想成全真髓可否能将罗珊的消息告诉在下一二?”

    貂蝉微微错愕道:“明达昨晚事过后奉先已将那安息女子交与郝萌看管了。”

    我只觉得心里一块大石终于落了地:“原来如此多谢主母!”

    “将军既然执意要留下貂蝉就只有一句话”貂蝉那深邃的明眸一眨不眨地望着我轻轻道“万事小心。”

    送走了貂蝉我回到屋里。贾诩迎上来道:“将军听貂蝉之意吕布似乎要对您下手了。我想事先的安排还是重新布置为好此地也不能久留了。”

    我顺手将食盒放在案几上点头道:“不错现在我们就是在与奉先公抢时间大伙儿这就动了罢。如今这院子四下里想必被主公监视着……贾先生不如我等扮成小兵跟随**他们混出去。”

    “正合我意。”贾诩拊掌笑道“将军你我出去之后不如分兵两路:您武功高强就率领胡安、胡车儿去擒拿郝萌控制城防;我与**一同去找魏延、邓博安抚部众。”

    “先生智谋高远有您坐镇指挥魏延他们我也就放心了。”我微微一笑心忖这老狐狸知趣得很刚才自己与貂蝉关于罗珊的几句对答想必他都听在耳中所以此时主动提出把搭救罗珊的任务分配给我。

    看着我与贾诩都换上普通兵丁的服装**在一旁嬉皮笑脸道:“主公天下第一大美人专门来为您送饭实在是大大的光荣就连我们这些当下属的也觉得颜面增光不少啊。不如我等赶紧打开食盒看看是什么好吃的然后分而食之叫我们也好分享大美人的恩泽如何?”

    他向来伶牙俐齿喜好插科打诨这一句话逗得大伙儿哄然大笑胡车儿更是怪叫出声。我也被激起了好奇心笑道:“好既然如此咱们就来看一看食盒里有什么佳肴。”

    掀开盖子长方形的盒子里最左边是一甑气腾腾的豆粥上面铺着一层韭菜酱;旁边放着三只碟一只碟里摞着四块开花蒸饼另一只碟里却是浇着豉汁的羊炙散出人的香气还有一只里却是切得整整齐齐的腌菜。盒子的右角还放着一小壶淡酒。看着这些我一阵激动又不由心下黯然:东西虽然不多但无一不是精工细作的美食。就拿这开花蒸饼来说每块都蒸出了十字裂纹从和面到出笼起码就需要十几道工序。从每道饭菜里我都能感受到女主人这份细腻的柔……但此时此刻貂蝉这些精心准备的酒食竟然成了我等即将与她夫君举戈相向的壮行酒这又是何等的讽刺?她若是知道这些又会作何感想?

    想到这里实在一点食也无我轻轻合上食盒环视四周现众人除贾诩之外都流露出不解的神色当下也不解释苦笑道:“事不宜迟哪里还有吃饭的时间?这便动手罢!”众人一齐应声跟随在我后昂然直出。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真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