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恩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魔力的真髓 书名:真髓
    <---凤舞文学网--->    铁羌盟的部队已经攻占了弘农?

    董卓西凉军为天下诸侯所畏惧就是由于具有相当数量的羌胡骑所以精悍无比在场众将没有不亲眼目睹的。--凤-舞-文-学-网--如今数万羌胡骑蜂拥出关那还了得?所以这个消息传来大堂里顿时一片死寂连奉先公也变了颜色忘了对我下杀手。

    至于我虽然没体验过西凉军的强悍但一想到贾诩所跟我说的那些羌人事迹就觉得头皮麻。况且高顺率领全部主力军东援张邈城中所有能上阵的只剩下七千多老弱残兵如何能抵挡排山倒海一般的西羌铁骑?又看到众人的反应一颗心更是如铅之重在那一瞬间我竟全然忘记了自己这条命很有可能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严氏半晌没说话忽然在一旁幽幽叹了口气道:“奉先张将军说得没错恐怕是我们误会真将军了。真将军实不相瞒白天这胡女刺杀主公后我们对你起了猜疑心所以设下了这个圈想试探试探你这也是万不得已还请您见谅。”她微微一笑又道:“因为事生得突然又非常重大所以我们不得不谨慎行动甚至让高顺将军调走了您的部曲……假如郝萌请您来议事的时候您抵抗或逃走那就罪责难逃可是您孤一人跟随郝萌前来因此小女子就已经确认您是无辜的了。”说着向我深深道了个万福:“但小女子万万没有想到陈贼竟会擅自行动企图借刀杀人。都是小女子没能识破陈贼的佞之心令您陷险地。小女子给您陪礼了。”

    我还没来得及回话猛地觉得全一松原来奉先公已经转走开到大堂的案几后坐下。我体脱离了杀气笼罩范围这才长长透了一口气赶忙向主母答礼道:“真髓明白我确实不知道安罗珊竟会行刺主公还请主公主母明查!”心中却满不是滋味:原来这都为了试探我?调走张辽以便动用他部曲时我还在弘农尚未回师这又怎么说?刚才主公杀机充盈怎么不见你这婆娘上前长篇大论为我辩解?更不要说陈宫下杀人令时我早已将你在回廊上的呼吸声听得一清二楚。临时编出如此牵强的故事以安我心不过是由于大敌临近看我还有利用价值罢了。哼你未免也太小看我真髓了。

    奉先公忽然开口冷冰冰地道:“陈宫的事我先不追究但你们擅杀同僚非处分不可。魏续你的部曲暂时没收张辽你也一样!现在西面军紧急张辽你不要回开封就在这里练士兵三天后随我出战。郝萌你继续巩固本城防务。”他顿了顿恶狠狠地盯着我道:“真髓你究竟是不是行刺主谋我不追究但剥夺一切职务从现在开始回去闭门思过不许你踏出驿馆半步!此外后天上午我要拿这刺客祭旗——她是你的部下就由你来亲自监督斩。到时候你提个人头来见我不是她的就是你的!”说着又瞪了严氏一眼也不等我们回话直接起回后堂去了。

    我默默地站起来看着被士兵从地上架起来的罗珊目送着她的影消失在回廊口这才转走出大堂茫然走入雨幕之中任雨水将体浇透同时脑子里嗡嗡作响无数纷乱的思绪线头接踵而至在眼前一晃而过但我却偏偏什么也想不到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觉得脑子里竟是木的。

    围绕着炭盆映得屋里人人脸膛通红一时间大家无语唯有火蛇鲜活地跳跃着。贾诩夹起一块石炭投进去火舌吞噬炭块出噼啪噼啪的响声。他叹了口气捻着花白的胡须苦笑道:“没想到内居然如此复杂……贾某报不足判断有误丢人倒是小事若是将军因此而遭到不幸在下那就万死难辞其咎了。幸好铁羌盟大军来得正是时候否则……”

    我苦笑起来:“贾先生别这么说了。折腾了我一夜最后结局还是以没收兵权和遭到圈收场您猜测得分毫不差。但不论怎么说我这条命总算保全了。”自己回到下榻处后忧心重重根本合不上眼。正好贾诩深夜造访于是跟他详细讲述起傍晚这起流血事件的过程。

    贾诩不置可否道:“嗯听将军仔细讲述了事经过事的来龙去脉我已经都想明白了。将军我看吕布早在今天这事生前绝对早就有剥夺您兵权之心。这不是我胡乱猜测您听我慢慢道来。”他咳嗽一声缓缓道:“这要从兖州惨败之后说起在那一役中吕布自己的部队几乎全部损失因此到中牟后他一方面要抓丁弥补兵力另一方面就是要剥夺部下的部曲以充实自己的兵力。军中剩余的将领有六个按照部曲数量来排序就是您、高顺、魏续、张辽、郝萌还有曹。其中魏续是他的亲戚可以不论;郝萌和曹的部曲数量比较少暂且忽略不计。剩下的就是您、高顺和张辽了。”

    他轻轻揉搓双手看着自己细长的手指说道:“吕布刚到中牟您和高顺还都远在弘农。所以他第一个要夺取部曲的目标就是张辽。您认为张辽被孤调离中牟是主母对付您的第一步……”他抬起头看着我眼睛里仿佛有火光闪耀“但最根本的实质应该是张辽变相地被剥夺了对自部曲的控制权。”他声音低沉苍老仿佛来自悠远的山谷令我不打了个冷战。

    “接下来才轮到您。”贾诩笑嘻嘻地摸了摸胡须只是他那尖酸的笑容我再熟悉不过“对付您可要比张辽难多了至少吕布自己是这么认为。--凤-舞-文-学-网--因为您在这里既有兵力又有人望况且西征获得了很大的成功而他吕布自己却连战连败逃到中牟名义上还是主公实际上比附庸还不如。您想想以吕布的为人他能容忍这种状况么?之所以要紧急召您回师让您功败垂成其实也是他为了改变这种状况的行动。”

    贾诩所说的每个字仿佛一根根钢针刺在我的心口。其实自己早已经有了同样的想法只是这想法不仅不能宣之于口就算是想上一想都不免感到呼吸困难心头滴血。

    贾诩继续道:“之所以吕布要以违背军法的名义处斩魏延并吞了您的屯守兵不过是为了更好的控制中牟城而已;紧接着您又孤进了城为他下手夺取兵权创造了最良好的机会。”

    他笑了笑慢慢道:“您忠心耿耿一心为主想必吕布只要张嘴要兵您绝对不会不给。可吕布是个极度自私自利之人以己度人他会怎么看待您?”不顾我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继续道:“真将军只怕您现在还是把严氏和吕布的行为区别对待罢?您不要认为吕布消沉饮酒所以对您下布局的就只是严氏个人的主意。可实际上严氏这么做难道是为她自己吗?她是个女人这么积极参与勾心斗角除了为自己的男人还能为什么?她的圈诡计其实不过是吕布的延伸才对严氏和吕布根本就是一体的两面两者完全不能分割。不论是否会出现行刺事件他们都肯定要对您下手这一点勿庸置疑。”

    我颓然点头现这老狐狸看人看事的深远程度的确和我不在一个层次。

    贾诩又夹起一块石炭侃侃而谈:“嘿以高顺和郝萌分别接替您和魏续的职务这一手很不简单不可能是严氏的手段这个主意八成出自那个死鬼陈宫因为以一个从未接触过全军大局的妇道人家是绝对不可能了解您和魏续两位大将之间的友谊。陈宫此人智谋高远本是极难对付的人物。可惜得是由于他在兖州的过失吕布和严氏并不完全信任他。这一点从行刺这么大的事而陈宫却根本不知道就能体现出来否则在对簿公堂的况下陈宫若直接咬定您主谋行刺魏续张辽根本就无能为力。他和严氏各怀鬼胎未能真正连成一气可以说是您最大的幸运之处。”说着随手将石炭丢进炭盆。

    我不解道:“贾先生既然如此严氏胜券在握为什么还要牺牲陈宫?”

    贾诩笑道:“将军当您步入那大堂的一刻严氏已经不再需要借助陈宫的智谋了。即便有魏续张辽保护您但只要她亮出‘行刺主谋’这张王牌随时都可以处置您。陈宫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小卒又为众将所厌恶。杀一个陈宫平息众人之愤她何乐而不为呢?况且魏续手里也握着不少部曲虽然他是吕布的亲戚而被忽略但毕竟多剥夺一人的兵权吕布手里就多了千把个士兵。死一个陈宫换取魏续的士兵不是很划算么?”我只听得背后凉津津地贾诩在旁油然道:“因此等待到吕布出现严氏立即反了口供其实这不过是给吕布的杀人暗号打算将您就地处死呢。”

    原来如此经过贾诩抽丝剥茧地一分析我已经全盘醒悟过来。通过魏续杀死陈宫再以这个罪名剥夺了魏续手里的部曲不过是在对付我时严氏随机应变多捞取的一点彩头。只是差阳错之下由于铁羌盟的进犯反而暂时保全了我的命。

    随着想到铁羌盟我不头皮麻后背凉气直冒:自己回师这才几天?这些羌人先破长安再陷弘农这是多么惊人的推进度这是多么强悍的战斗力?以行军度来看敌人不就要兵临中牟城下可如今城中缺兵少将还有什么资格和他们斗?

    旁边贾诩捋了捋胡须笑道:“说到底贾某由于先前报不足漏算了一个严氏结果可谓是‘失之毫厘差以千里’了好在您吉人天象逃过此劫。”他话锋一转笑嘻嘻道:“真将军您这位主母可真了不起有急智又善于作伪口才更是一流是难得的高才。贾文和佩服哈哈。”

    我唯有苦笑:“贾先生您不要拿我开玩笑了真髓实在没这个心。”思路转到严氏上想到她的刁钻狠毒真是令我不寒而栗。

    贾诩贼贼一笑:“将军莫要担心严氏那点底子已经被贾某摸的清清楚楚。她虽然有其过人之处但毕竟经验不足思维太过简单所以根本不成气候。这次若不是有陈宫替她出谋划策单凭她一人之力万万不会构架出如此缜密庞大的谋。以后将军面对她时处处提防些也就是了。”

    我痛苦地抓了抓头呻吟道:“唉哪里还有什么‘以后’?铁羌盟的事先放置一旁就说主公让我后天亲自监斩安罗珊单单是这一关我就过不去啊。先生你可有妙计助我?”

    “这两件事都非同小可当真不易办啊……”贾诩皱起眉毛手指在大腿上轻轻敲击“这次的敌将马听说是马腾长子生得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因此有‘锦马’的美名。此人武艺不在其父之下擅使七十斤的巨铁矛无坚不摧纵横关西所向无敌。派马为将可见铁羌盟这次东进势在必得。最糟糕的是天子可能已经落入他们手中若是韩遂打正了复兴汉室的旗号我们连政治优势都没有。”

    他抬头望着屋顶怔怔地沉吟道:“至于安罗珊一案疑点极多……她怎么会无缘无故去行刺吕布?”

    我黯然长叹附和道:“我也想不通这一点……罗珊处处能为大局着想对我更是忠心耿耿根本不可能做这种事啊。”

    贾诩沉思道:“这行刺有真有假说不定是针对您设下的圈……但不管怎么说原因都已不重要关键在如何处置‘凶手’而且处理不当后果会不堪设想。若是杀死安罗珊您为一郡之主却连自己的部下都无法保全还有什么威信可言?若是不杀安罗珊那吕布很可能一口咬定您就是主谋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对您下手……”

    他话题一转道:“将军如今局面虽乱但千头万绪症结的关键还是在于吕布……您也该早作决断了罢?”又向前探出子盯着我的眼睛低声道:“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如今只有和吕布拼个鱼死网破才有机会远离这是非之地拯救安姑娘的命!”声音虽低却充满杀机。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如今只有和吕布拼个鱼死网破才有机会远离这是非之地拯救安姑娘的命……

    我和奉先公竟然要以这种结局收场么?

    我闭上了眼睛只觉得嘴里又涩又苦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

    黄色的天空……血色的土地……呼啸的烈风……

    奉先公骑着巨大的赤兔……矗立在血沼中央……地面上血雾蒸腾人影若隐若现眼前如梦似幻主公好像天宫的战神从云端降到凡尘……

    面对典韦时奉先公那与四周空间水交融、和天地合为一体的无敌气势……

    东郡郡府四合院里演武堂前那白衣如雪一手擎方天画戟背负后对我谆谆教导的严师……

    ……

    奉先公那独特的金属颤抖嗓音仿佛依然在耳边回……

    你是壮士是天生的军人应当在千军万马征战的沙场上获得自我的价值寻找自我的荣耀……

    明达今这一番较量证明你不愧是我亲自挑中的战士……千万莫要妄自菲薄明达你已经踏上了通向武道颠峰的必经之路……

    武道之路不仅仅是一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武道按照自己选择的方向走下去就可以看到属于自己的那一片蓝天……

    我已经帮助你走上了武道之路传授了你锻炼之法。至于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的努力了……

    ……

    “回想今夜经历的一切仿佛我处一个不真实的噩梦”我微微苦笑起来“回到驿馆之后我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如果这只是梦魇究竟什么时候我才能醒过来回到真正的现实中去呢?”此时自己心中的混乱苦涩又有谁能了解。

    我缓缓睁开眼睛隔着炭盆腾起的气看到对面贾诩的面容显得有些模糊看不清楚他的表。旋即又低下了头:“贾先生您觉得我是号人物可你知道我真髓原本是什么角色么?我只是个流民只是一个吃了上顿还不知道下顿在哪里随时有可能横尸街头的无名小卒!”长长吸了一口气抬头望向窗外但我却什么都看不见也什么都不想看见:“自从遇到了主公他提拔我教导我……如果不是主公我又怎么能有今天的成就?”

    说到此处心中不又是一痛:主公您改变了我的命运而现在提防我、怀疑我、猜忌我甚至要谋杀我的人还是您。

    轻轻摇头稳定了绪我叹了口气淡淡道:“贾先生您劝我和主公一博可能这确实是目前的最佳选择。可您不了解我您太不了解我了……我真髓是顶天立地问心无愧的大丈夫。您让我背叛自己的恩主我就是死也做不出来。”说着又不苦笑起来——只是连自己都能感觉到这笑恐怕比哭还难看。

    “今天展到这个地步已经是不可避免了。真髓虽然不愿做叛贼也绝不是束手待毙之人——我决心已定设法救了罗珊之后就远走高飞。只是主公对我的恩惠先生您对我的厚望恐怕真髓尽终生之力都永远都无法回报了。”

    贾诩不动声色地听完我一席肺腑之言缓缓道:“将军忠心耿耿气节高尚佩服佩服。”他声音忽然高亢尖锐起来:“只是贾某要问将军一声那中牟数万备受荼毒的百姓对您的厚望您也可以弃之不顾么?那些誓死追随您的将士对您的厚望您也可以弃之不顾么?如今中牟内有吕布胡作非为外有铁羌盟大敌当前城池一破那就是玉石俱焚的结果。百姓将士无不寄希望于将军能力挽狂澜……您就能够视若无睹一走了之独善其?”

    我不由全一震再也说不出话来。

    贾诩眯起眼睛出冷冷寒光那双洞彻世事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将军您最好再三思量。”

    忽然听到密集的雨声中夹杂着几声异响分明是有人从后门翻墙进了院子。紧接着房门猛然打开**的魏延从雷电交加的黑暗中显钻了进来在他后还跟着一个人。

    魏延反手管上门伸手抹去脸上的雨水压低声音道:“嘿我来晚了……贾老头你猜得真准正门果然有人监视!”见我瞪大眼睛看着他赶忙解释道:“主公您刚才被郝萌叫走贾老头马上让咱去联络被吕布收编的弟兄约好了半夜到您这儿见面……”说着猛地一拍后脑勺回拉过后那人笑道:“糟糕糟糕我还没引见呢这位是邓博。主公邓哥当初也是侯成将军的人您西征的时候我们哥俩一个是屯守一个是屯副屯守兵被吕布收编后吕布让邓哥当了个百人督。”

    我仔细打量这邓博年纪将近三十岁高七尺干瘦的体仿佛骨架一样面色黄里透黑骷髅似的瘦脸上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他虽显瘦弱但我分明感受到此人的上别有一种强悍杀气绝对不是普通角色。

    看到我一眨不眨地盯着他邓博丝毫不为我的眼神所动坦然与我对视拱手行礼道:“小人邓博参见偏将军。”我赶忙起还礼心里却有些嘀咕既然原本是侯成将军的部曲看来此人应该投靠我很久才对。自己对记忆力很有自信若是有这么一个手下为什么对他偏偏一点印象都没有?

    魏延看出了我的疑问笑道:“主公邓哥跟我是同乡都是义阳棘阳人灾荒害得他妻离子散这才当了兵。邓哥武艺很好每次打仗都死战不退。上次侯成将军被夏侯渊伏击要不是邓哥奋力冲开血路我们大伙儿就全回不来了结果邓哥却养了几个月的伤。再加上他个孤僻每次仗一打完就不知躲到那里去了也不分战利品所以您一直都不知道有他这么个人……”

    听魏延说到“妻离子散”我看到邓博眼里闪过一丝沉痛之色。他挥手打断了魏延淡淡道:“过去的事还提它作甚。”然后向我恭恭敬敬地单膝跪倒沉声缓缓道:“将军您和安护卫比武时小人也在场那时您说为一个军人不能置百姓们于不管……我邓博被乱世害得家破人亡说白了参军就是为了寻死而已但自从听了您那一席话小人下定决心誓死追随将军。”说着除下湿透的外袍。

    我定睛一看呼吸不为之一顿:“这、这是什么?”只见他外袍下面是一件粗糙的灰袍上面密密麻麻地全是蘸血的指印!

    邓博垂下头声音低沉道:“如今军中大半都是抓丁抓来的新兵吕布进城后抓他们当兵不说还杀了他们的家人毁了他们的田地。每到夜深人静很多人都偷偷地哭想**亲人想**将军。文长今天来到屯里这么一讲大伙儿听说您遭到人陷害无不义愤填膺。弟兄们知道我跟随魏延来见您就纷纷割破了手指挨个儿把血印摁在小人内袍上——大伙儿没**过书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这是他们那些笨人唯一懂得的表达心意的法子了……”他猛地抬起头盯着我一字字道:“弟兄们让小人为您带句话‘将军若是看得起我们只要派人招呼一声哪怕是要我们自己的人头我们也照样割给您!’”

    听了这句话脑子一只感到血上涌冲天豪气陡然而起。我伸出右手用力抓住邓博的肩头感受着血袍的粗糙心中百感交集说不出话。从回师之后无数影织成的罗网始终笼罩在自己的头上:主公的猜忌、外敌的强大、罗珊的生死……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透不过气几乎要窒息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雨夜里。在这个时刻还有什么能比信任和支持更加鼓舞我的呢?

    “邓博把血袍脱下来换上这个罢。”左手揪住自己的领口一把将上的锦袍拽下来罩在邓博上。回应着邓博惊异的目光我聚焦视线看向他眼睛的深处微微笑道:“既然是弟兄们的心意我不赶紧接受穿在上还等什么?”

    邓博看着我眼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动他没有说话只是深深低下头去用力地磕在了地面的青石板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真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