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 疯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魔力的真髓 书名:真髓
    <---凤舞文学网--->    初的南风暴躁粗鲁地在街道上穿行刮起地面上的黄土扬到天空再撒下来。--凤-舞-文-学-网--

    天是黄的。

    大概百姓们畏惧士兵四处抓丁所以中牟街面上一个人都没有家家紧闭了房门整个小城死气沉沉。但我却能感受到无数只担惊受怕、惊惶失措的眼睛从门缝里偷偷向外观瞧。

    我的心里不升起奇异的悲凉感:刚迁民分地之后那生机勃勃的景象到哪里去了这难道就是在自己精心治理下曾经焕然一新的小城么?回头看看边的几个人安罗珊正吃惊地环视四周淡紫色瞳仁里仿佛点起了一把火激烈地燃烧着;高顺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他紧蹙着眉头什么也没说但显然也深深为这种状况感到痛心;胡车儿满不在乎地跟在我边对四周连看都不看——我暗自叹息他是羌人曾经作为张济的部将跟随董卓屡屡征战洛阳、长安、三辅那种种惨状早司空见惯已经麻木了;魏续在我前面策马而行我看不到他的脸。

    心万分沉重地来到中牟官邸门前我已经暗暗打定了主意:就算是要把自己手头全部的兵力都交给主公也无所谓只要他能终止抓丁恢复中牟往的气象。

    几个人下了马走进府邸。刚步入院子就听见里面乒乓乱响地摔东西仿佛是主公正在大雷霆地骂人中间还夹杂着女人嘤嘤的哭泣。我们四个一同止步把疑问的目光投在魏续的上。

    魏续好不尴尬地回应我的视线搓着手苦笑道:“唉这次被曹打败以后主公受了刺激喜怒无常。每天从大早上就开始喝酒一直喝到下午然后就开始骂人逮住一个骂一个……所以刚才我才不放你们进城。要是你们明天早上见他主公还能清醒些……现在既然你们来了就自求多福罢。”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几曾何时那么英武强干的主公变得精神如此脆弱了?

    魏续沉郁道:“唉明达自从你小子离开了濮阳西进陈宫大肆推荐提拔兖州的亲朋好友在主公边任参军几个家伙七拼八凑地号称什么狗‘兖州士’。这帮龟蛋实际上对行军打仗也不懂把军务什么的搞得乱七八糟;只知道天天高坐清谈拍马直把主公捧上了天鼓吹成了不可一世、继往开来的无敌豪雄。主公原本就自恃甚高被他们这一堆**汤灌下去渐渐疏远了我们这些老弟兄。我和张辽曾经劝他远离那些人但主公根本听不进去。结果我们话说重了点主公怒了——看在亲戚的份上没把我怎么样;张辽可就惨大了股被打开了花。”

    他恶狠狠笑了几声:“陈宫这王八蛋也一样倒了霉。他是打算利用这些人进一步抓权可没想到那几个同乡更狠反过来摆了他一道——其中有个姓田的龟蛋也不知道往主公耳朵里吹了什么风没两天就把陈宫这小子就和我们来了个一勺烩全部外放当了太守还说什么‘没有紧急况不得擅自离开岗位’。他***表面上是提拔我们实际是把我们哥儿几个调开。从此以后全州军政大权的处理就全被那几个王八蛋给把住了。”听着老魏一口一个“王八”、“乌龟”地骂着显然是厌恶他们到了极点。

    “在臧洪军开入东郡的时候陈宫就立即从济郡上书给主公提醒他提防曹。但那姓田的八成是怕陈宫因此重新得势于是压住了那份文书不报。‘兖州士’里还有一个陈留人叫做他什么邯郸通的恶贼陈宫看在他叔父邯郸商在朝廷做官所以提拔了他。结果这狗东西原本是曹安插过来的细他和那姓田的王八蛋对主公说什么‘曹穷途末路不足为虑应该先破臧洪’之类的鬼话结果曹趁主公跟臧洪打仗的时候倾巢来打我的东平……唉~~当时要是你小子和陈宫能有一个人在主公边给出出主意也不会造成现在这个鬼样子啦!”魏续仰天长叹说不出的无可奈何。

    我茫然地听着不苦笑起来陈宫原先帮助曹夺取了兖州可在他帐下又得不到重用于是投奔主公后拼命排斥他人企图独揽大权。结果现在倒好:不但自己失败还连累了主公。

    “魏续那几个兖州狗贼现在何处?”高顺须皆张。我心中微微一动众多大将之中他是对主公最为忠心耿耿的了如今听说了失败详细原委愤怒失望到了极点此刻竟是杀机大炽。--凤-舞-文-学-网--

    魏续狞笑道:“这两个狗东西还能有什么好下场?陈宫失败后回了濮阳田王八蛋扣书信的事就暴露了。主公心软说现在正用人呢所以没宰他在退出濮阳时还让那厮跟着咱一同撤退结果半道上曹军设下埋伏那小子被成了刺猬……至于邯郸通那狗贼他在撤退的半路上想逃去投奔曹被老子截住一刀劈做了两半儿。后来我让士兵翻狗东西的家当才现这小子真他妈该死原来主公撤退路线就是他事先泄露给曹的曹仁攻克兖州东三郡的谣言也是他散布的……只是不知道现在宋宪他们究竟怎么样了……唉……”说到这里他不胜唏嘘甚是感伤。

    高顺面露杀气摇头森然道:“有一个还未死呢。”我听得一怔随即明白过来。陈宫搬弄是非把我和高顺赶到了司隶导致奉先公兵力分散;又提携所谓‘兖州士’……对于今之败这厮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魏续也明白过来摸了摸下巴上的连鬓胡恶狠狠道:“哼陈宫这厮彻底失势了。事后主公虽然没杀他不过大骂了他一顿命令他闭反省剥夺了他的实权。”说着他眼睛亮起来“他***这帮兖州龟蛋没一个好人……老高明达咱们就算是去把陈宫‘办’了主公也没心怪罪咱们。”

    我赶忙岔开话题道:“可是主公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如今正是需要团结一致、共度难关所以主公才不杀田氏。倘若我们擅杀陈宫内部立即变成一团散沙还怎么对付四周的强敌?话一出口忽地心中一动:既然陈宫已然失势被关了闭那这次要斩魏延、吞并我屯守兵又是谁的歹毒主意呢?

    脑子里**头纷乱而至我的脸上却依旧不动声色只是心一下子抽紧了许多:如今这中牟城中恐怕藏着莫大的凶险。自己若还是一个人倒也好说可如今有了安罗珊和魏延这些个部下应当多为他们考虑考虑要处处小心呢。

    听我提到这个魏续的脸色黯淡下来。他叹了口气刚要回答只听从屋里传出一声尖叫一个女人衣衫不整掩面哭泣着跑出来。

    我赶忙定睛一看心大为激:纵使她化做了灰我也不会忘记那倾国倾城的美貌。

    她正是貂蝉。

    貂蝉哭着跑出来一抬头现院子里居然有人登时显出一副又羞又惊的模样。此时她上衣破碎大半个肩膀都露在外面看到我们丝毫没有转目避视的意思赶忙低头避开我们的视线同时伸手一面去遮露的雪白香肩一面拭去眼角的珠泪。此时屋子外面狂风飞舞面前的佳人衣袂飘飘貂蝉那艳绝人寰的美态和风姿几乎令我呼吸停顿忘却了一切。

    正在意乱神迷忽然感到部剧痛难当。我回头一看安罗珊刚刚缩回手去淡紫色的大眼睛正凶巴巴地瞪着我。我尴尬地对她笑了笑转回头才现高顺、魏续、和胡车儿都已被貂蝉的绝代风华震慑呆立当场。尤其是出羌胡的胡车儿最是夸张:瞪圆了眼睛大张着嘴巴口水流下来濡湿了他黄色的胡须一副魂飞魄散的白痴相。想到自己刚才那副尊容只怕和他也差不太多我不暗叫惭愧。

    我赶紧上前向主母行礼还未说话门口随即又出现了一个酒气冲天的人。此人上白袍满是呕吐的污秽之物一股酒臭头乱蓬蓬地遮住了脸满脸胡子茬落魄之极。他一手扶着墙踉踉跄跄地走出来脚下虚浮体摇摇坠。巡视了一圈他那茫然空洞的眼神终于聚焦到貂蝉上接着破口大骂起来:“小人我待你不薄……如今你看我战败了竟然连酒都、都不让我喝?你你也看不起我……你也要弃我而去了吗?”最后一句声音高亢锐利震得我耳膜嗡嗡做响显示出非凡的功力。

    听到这熟悉的语音我心头剧震目瞪口呆地望着面前这酒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前这失魂落魄的男子居然就是昔英姿飒爽素有天下无敌威名的奉先公。此时这天下无敌的高手一脸疯狂的杀气眼睛里那酒精造成的朦胧中透出刀锋似的凶光显得格外骇人。

    貂蝉委屈地几乎要流出泪来她愤然转面对奉先公:“奉、奉先义父过世之后我就一直跟随着你四处漂泊……我这颗心你还不知道么?你怎么能你怎么能……”话未说完放声痛哭起来泣不成声“你……你……我原本以为你是个盖世的英雄……可如今……奉先……你看看你的样子……受到这么点挫折就如此颓废……成天以酒度乱脾气……你自命天下无敌难道天下无敌的人就只会借酒浇愁么……这几天来你不惜自己体地喝酒喝酒喝酒……你知道自己瘦了多少吗?你知道我有多痛心么?每当看到你这副样子我心里就好象有针在刺一样……”

    “你知道个!我没有颓废!我正在征兵我还要和曹袁绍决一死战!”在我们的目瞪口呆下奉先公怒吼起来那声音忽高忽低漂浮不定显然功力非比寻常。但我却明显听出来主公的嗓子由于过多的酒精侵蚀中气竟然大为削弱颇显得有些声嘶力竭“我之所以喝酒而不出战是因为士兵不足!”

    貂蝉毫不示弱向奉先公走了一步:“征集士兵……你说得好听。从前的奉先从不会白天在官邸里喝酒无所事事。他会整天忙碌在校场上训练士卒、磨练武艺随时准备出征去打击敌人……现在的你你根本就是在胆怯!由于这次的失败你丧失了取胜的自信所以你把失败的火气都撒在部下和我还有严姐姐的头上!你是在逃避!”

    “别说了!”奉先公向后退了几步虽然声调依然高亢而愤怒但气势已经明显弱了下来——貂蝉主母的话刺中了他内心的要害。

    “奉先……”貂蝉泪如雨下软语相求“我的夫君……你重新振作起来拿出当初横行天下的气概罢……”

    “我叫你别说了!”奉先公嘶声大吼声音有如狼嚎握住方天画戟的左手竟然同时从后挥起接着便是寒光一闪!

    “当~~”

    危急时刻我伸手拔出环刀抢上一步挡在貂蝉的前横刀一格免去了她开膛破腹之危。但这一戟之威仍然狂猛无匹两件兵器相碰出巨响手中的环刀登时弯成一只铁勾形状。我额头冷汗涔涔而下只觉得自己整条握刀的臂膀酸麻不堪竟然失去了知觉。暗暗叹服主公的绝世武功不愧“天下无敌”四字自己这半年以来每练武不辍觉得已经大有进境可在奉先公面前竟然不堪一击。

    我惊急道:“主公主公!我是真髓啊你真的要杀主母……”话说了一半就生生噎了回去仔细看看奉先公那张愤怒而扭曲的脸和直愣愣的凶狠眼神我忽然想起从早上到现在他也不知道一共喝了多少酒。此时虽然还保留一点理智但头脑和神经已被酒精浸泡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了。

    此时的奉先公醉醺醺地不辨来人我挡在貂蝉前只觉得暗自心寒:主公的眼神里充满了可怕的杀意更有一种奇异的流动那是对毁灭的渴望对杀戮的憧憬。纵然他脑子里曾经对自己一时冲动险些误杀貂蝉的举止感到后悔但立即就被对我出手阻拦的胆大妄为而感到的愤怒所取代了粘稠浑浊的杀气随即潮水般汹涌而至。

    我一回手护住貂蝉将她背起来骇然后退:主公神志不清如此惊天动地的杀气迫下主母就算没有受到直接攻击只怕五脏六腑也会受到强烈伤害。

    奉先公怒哼一声戟交右手再度攻出闪亮的大戟随即化做缤纷的银花漫天落下将我和貂蝉一同裹进戟风杀气之中!我心中大急此刻手中没了武器如何能抵挡主公的大戟?可是后的人儿手无寸铁、弱不风而此时酒醉的奉先公行为失控根本无法象平里那般做到收于心自己闪逃开并不难但恐怕主母却难逃被戟风撕成碎片的下场。

    说时迟那时快。

    一声尖喝响起侧突然杀出一条长矛灵蛇般向奉先公持戟的手臂点去。我大叫不好在场众人之中长矛造诣如此高妙者舍安罗珊其谁?可尽管她武艺也算不凡但比起我还尚有一段差距何况对手是无敌于天下的吕布。

    我心**电转的同时漫天戟风和杀气仿佛找到了一个宣泄口迅回收挤压接着再度膨胀一条锐利的银线延伸开去一挑便破开了长矛的攻势紧接着笔直向安罗珊的眉心电而去!

    可此时自己却无力救援正在紧要关头我猛然心生急智断喝道:“看招!”这一嗓子学自典韦的大喝功夫乃是气聚丹田而使声音在对手耳边炸开直如一个霹雳以震动敌人的心神。

    我与典韦的功力相差甚远这一喝的威力也小得可怜。倘若主公此刻不是喝醉了酒定然会综观全局、料敌先机充耳不闻地先取了安罗珊的小命那样我就算比典韦喊叫的声音再高十倍安罗珊也必死无疑。可是此时的奉先公酩酊大醉武者灵敏的第六感觉大打折扣所以受此一喝之后他大戟不攻反守回手在侧化下一个圆圈又连退了两步扎稳了阵脚。

    赶紧回头再看安罗珊她刚才出手攻出一招却反而险些丧了自己的命得了这个机会当即一个跟头倒翻出去脱离了奉先公的攻击范围。她双脚一着地立即拉出一个严谨的防守门户轻咬贝齿高耸的部不断起伏全神贯注盯着面前摇摇晃晃的醉鬼却是再也不肯轻易出击。

    从主公出手到现在为止实际上还不到两下呼吸的时间。我们三人却各过了一招彼此都是快如闪电、迅若奔雷而安罗珊和我已经在死亡线转过了一遭。貂蝉尽管被我护在后也经受不了那滔天的杀气竟然伏在我背上晕了过去。

    就在这一会儿的工夫高顺和魏续已经各自擎出武器一左一右把我夹在中间。

    高顺紧紧贴在我边向我使了眼色怒喝道:“真髓你好大胆居然敢和主公动手!还不赶紧跪下!”我心领神会暗暗感激:此时奉先公虽然意志消沉神志不清可他那一通天彻地的盖世武功犹在;而我一手护卫着主母另一手又没有武器纵然有安罗珊的帮助只怕也挨不过主公三招——高顺明是为主公帮忙实则是上前护卫主母和我的安全。

    魏续也怒道:“好小子你还不快把主母放下来!”一面说着一面有意无意地挡住了主公向安罗珊出手的路线——他竟是和高顺一般的心思。

    我赶忙双膝跪倒将昏厥的貂蝉放在地上:“小子无状请主公恕罪!”同时暗自提防运气活动自己被震麻的臂膀这是武者自保的本能反应:此时的主公根本无法理喻分不清是非清白假如他猛然痛下杀手而我又没有防备那就万事休矣。

    就在这时心灵之中忽然闪现一种奇特的感觉背后另外一股强大的“气”冲到。和奉先公那催魂夺命的杀气不同这股气醇正浑厚之极它好象一道奇异的暖流自背后缓缓送过来瞬间将我轻轻包裹一时间全经络暖洋洋的神经不知不觉地舒松下来。我还没弄明白究竟是怎么一会事但就在这时奉先公子晃了晃然后在我们几个目瞪口呆的人面前他倚在门柱上慢慢坐倒在地随即出了均匀的鼾声——竟然是睡着了。

    此时忽听“当啷”一声安罗珊手里长矛落地。我闻声回头一看不变了脸色:她也已经支持不住而一交坐倒。最令我触目惊心的是原本她那白皙如的皮肤上赫然有一条细细的血线自眉心流下来!我赶忙连滚带爬地跑过去把她搂入怀中仔细查看额头的伤口原来适才奉先公那一戟虽然没有刺中但带起的那股锐利无匹的戟风却已经伤了她的表皮。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却忽然惊讶地现自己那已经麻木的胳膊竟然恢复了!这是刚才那道“气”的作用么?

    但此刻无暇顾及这一点我猛然又省起胡车儿还站在一旁怎么半天竟然没一点声息莫非也遭了不测?赶忙侧头一看不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家伙一直目不转睛地瞪着貂蝉对刚才那紧张的打斗居然视而不见竟是已经看得呆了。

    看到同伴们都无大碍心头一松我抱起安罗珊站直体环四顾想寻找那股“气”的来源。在浅黄色的天空下院子里只有几株刚刚抽枝的树木在狂风中摇摇摆摆枝头的鸟儿都被适才那可怕的杀气吓得缩在小巢中连叫都不敢叫此时庭院中一片寂静什么都没有。

    我心中大为疑惑仔细回味自己刚才的感受心头震动更不在话下:那股强气没有丝毫杀意竟是一道堂堂正正的“剑气”能以剑气隔空疏通我的经络这需要多么纯正熟练的功力?在我所接触过的高手之中只有典韦可以做到。依此推断这暗中相助的神秘高手武功竟是绝不亚于当世短戟一代宗师……此人究竟是谁?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真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