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 西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魔力的真髓 书名:真髓
    <---凤舞文学网--->    在高顺整理清点的俘虏名册中大量都是老幼妇孺和伤病号真正能够编队上战场的大约只有四千人。--凤-舞-文-学-网--我把按名册分农具种子、领取土地颁布屯田法令等等烦琐事一股脑推给了魏延和秦宜禄之后亲自带领着挑选出的士兵去练。

    新王朝末年伪帝王莽几次清剿绿林山都没有成功这是由于和官军的僵化战术相比流民的头脑没有受到过排兵布阵等死条框的限制。他们的战术都是由地形地理衍生的随机应变配合着这些人在当地奇异的生存本领就能够挥难以想象的战斗力。可是流民也有缺陷他们毕竟没有受过军事训练所以组织结构松散缺乏纪律武器又相对落后官军在这些方面占尽了优势。所以一旦在平原上两军对战流民往往不是官军的对手。如今平原地带的黄巾军主力已被全部剿灭而依托山地生存的张燕等黄巾余部却依然顽强十足就是这个缘故。

    所以如果把流民组织起来进行训练使之能够在挥原有灵活的基础上进一步具备了严密的组织纪律和视死如归的气势那就能变成一支极为可怕的战斗力量。

    傍晚回到府邸秦宜禄已经等待多时了。看见我进来秦宜禄赶忙起立他一脸倦容看来下午劳累不浅:“禀报府尹大人属下有一点目前本地区经济运作的构想还请大人批示。”看着秦宜禄毕恭毕敬的样子我不由一阵感慨自己从一介流民到现在成为一郡地方长官这中间经过了多少风风雨雨?等回过神现秦宜禄没得到我的许所以不敢说话还站在一边等候指示呢赶忙挥挥手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秦宜禄恭恭敬敬道:“目前河南尹土地荒芜、百费待兴。属下思来想去先应当从治水造田备耕植桑这么几项着手……”他滔滔不绝地说起何处应当兴修河渠、何处可以种植桑树、如何调理盐碱地造田、何时征徭役才能不影响耕、如何筹备材料可以节约资金……掐着手指头一口气连说了一个多时辰处处设想周到事无巨细如数家珍。我听得呆了:原先自己对秦宜禄不大了解只知道而他格柔弱却娶了个美人。今天听了这一席话才现此人原来竟是管帐理财一等一的好手心中敬意油然而生。

    “大人对属下的构思还有什么指教么?”秦宜禄躬问道。

    “没有了”我赶忙站起来对着他一拱手“秦先生您说得太好了就按照您的意见办罢!”其实自己这外行早被他的报告缠杂得头昏脑涨倒是有一大半没听进去“您、高顺将军和在下同样都是奉先公的直系部属所以真髓不好自做主张封您官职……明儿个大早我就飞马奏请奉先公暂且委屈您担任河南府长史。后本地屯田修渠等这些工作就全靠您费心了。”

    秦宜禄慌忙站起来躬道谢竟是语带咽声:“宜禄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无用之人……今蒙大人不弃将一郡政事相托宜禄定要不辜负大人的栽培之心!”

    赶忙搀扶他起我哈哈笑道:“秦先生太见外了我等同为奉先公效力各尽其用嘛。今天夜已经深了您早点回去休息明天就请开始主事罢。”

    将感激涕零的秦宜禄送出门口刚打算回府。眼睛余光一扫忽然现大门口右边廊柱的影里隐隐约约站着一个人。再定睛一看我有点意外:“安姑娘?是你?”

    健美的高个子独眼姑娘迟迟疑疑从廊柱后面一小步一小步地蹭到我的面前。看来她已经在这里等了好一会儿了。“我想当你的部下!”还不等我开口询问她急躁地说了一句然后轻咬着嘴唇侧转过头去大概是不想让我看到那几乎毁容的丑陋伤痕。在朦胧的月色下她的头闪闪亮轮廓柔和的脸庞显得那么温柔俏丽真令我有一瞬间失神。

    夜色更浓了抬头看了看深蓝色的天空我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一阵风吹过忽然看见她打了个寒战赶忙脱下大氅围在安罗珊那衣衫褴褛的子上。她轻呼一声体不自然地微微挣了挣却没有拒绝我的好意只是努力裹紧了自己。

    “我说我想当你的部下!”她又重复了一遍语气愈加急躁但神态反而愈加扭捏不安“但我不想成为别人的士兵。我找过魏延他说如果想当你的部曲亲兵就必须经过你同意才行。”我摸透了这姑娘的格特征:格倔强刚直但不善于表达感。大约是战乱的关系她的自我防护意识很强所以习惯用愤怒和急躁来掩盖内心的不安和期望。

    我回过神:“啊当然好!你的武功很高愿意做我的护卫么?我……我也很想听你讲的那些故事你们国度、大秦还有那个马其顿大帝。--凤-舞-文-学-网--”

    在听到回答的那一瞬安罗珊的大眼睛在暗夜中闪闪光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对我深深鞠了个躬。

    三月初的清晨微风虽然冰冷依旧但城墙脚、河岸边已有了点点绿意。我正在岸边树林中和新护卫练武忽然就听有人自外面大叫大嚷着骑马跑过来。安罗珊转头一看笑道:“将军大人文长来了!”

    前些子魏延白天练兵夜晚“丘”短短一个月掘古墓八个前后取出墓葬的珠宝金银合黄金一百九十余斤。随着这一笔笔金钱的支出陈留郡的粮食、南阳郡的兵器还有河内郡的牛马流水价从四周邻近势力汇过来全郡经济复苏和养兵备战的工作之所以开展得有声有色文长当居功。

    魏延素来喳喳呼呼但这次显然给人不同的急躁感。我还没来得及问话他已经一马冲进了树林笔直地赶到我面前马还没站稳人先滚下了鞍子:“主公主公!大消息!长安、长安城内杀将起来了!贾诩老贼头还来了一封信!”

    “什么?”我惊喜交加几步抢到他前伸手拉魏延起“慢慢讲到底是怎么回事?信在哪里?快给我看!”

    原来李傕由于忌惮樊稠的善战和他的强大兵力于是命令他东出函谷关讨伐司隶的关东诸郡。樊稠要求增加自己的部队遂被李傕召回长安述职。兴平二年(公元195年)二月二十一李傕埋伏的刀斧手在军事会议上忽然冲出击杀了樊稠。这一事件闹得西凉众将离心离德人人自危。

    郭汜原本跟李傕交好但此时畏惧他会忽然难对自己猛下黑手。二月二十七子夜郭汜抢先调兵突击李家军营企图一举杀死李傕但是失败了。死里逃生的李傕调集部队和郭汜在长安城中拼杀得昏天黑地。

    继王吕布诛董卓、西凉兵宣平门、韩遂马腾犯长安之后新的喋血剧在这座大汉旧都的舞台上再次拉开了帷幕。

    “消息是咱渗入的细从弘农西凉驻军中传来的张济已经连夜赶回了弘农准备调动部队上京。”魏延报告他疑惑道“奇怪的是咱仔细盘查出关中的通路可没一个人打那边逃难出来。这会不会是假消息?”

    “消息不会有假而死人是没法逃难的。”我叹了口气。董卓死后三辅地区百姓还有数十万户几百万口。但西凉军四下劫掠又加上连年饥荒和瘟疫造成青壮年早就逃进了益州逃不走的老弱病残彼此为食人吃人的惨剧天天上演。仅仅两年往富饶膏腴的关中就变成了荒野尽白骨百里无炊烟的焦土所以新动乱再大却连个能逃难的活人都没有。

    拆开贾诩的信笺信中所说除了大要讲述了长安变乱以外还透露了一些详细内令我颇为震惊。原来这次李郭内讧很大程度是司空张喜、尚书王隆、大司农朱俊等朝廷公卿们促成的。他们利用樊稠事件在郭汜面前大做李傕的文章司空张喜还大搞妻子外交:樊稠死后张妻和郭妻忽然亲密起来促膝长谈闲三道四地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反正最后郭妻怀疑丈夫与李傕的妻妾有染遂对丈夫造谣说李傕打算鸠杀他企图阻止他们继续往来。这最终使李郭反目成仇。

    公卿们的如意算盘是希望郭汜杀死李傕可是计划落空了而扩大的动乱也已经出了他们的控制范围:三月二郭汜谋挟持汉帝的计划被李傕得知李傕抢先动手派侄子李利劫持天子和宫中财宝到自己的军营。然后火烧长安宫和民居尽数化为火海。天子于是下旨为李郭说和可作为使节拜访郭汜的公卿们反被扣为人质朱俊因此忿恨郁闷而死。在信的结尾处贾诩敦促我尽快提兵西进拱卫汉室。

    没有兴奋没有激动我揣揣不安地收起了这封信。

    想当初董贼上洛时西凉军何等强大?关东诸侯会盟伐董声势浩大一个个却畏董如畏虎:盟主袁绍法螺吹得呜呜响但就是不敢西进去捋国贼的虎须;曹那么厉害的人物照样被西凉军打得大败险些连命都丧了。可到最后呢?手握重兵的西凉军阀们硬是被朝廷公卿拉下了马。这些公卿没有实权也没有军队面对军事强权领袖他们阿谀奉承、丑态百出可背地里策划着无数分化瓦解的谋圈。董卓、李傕、郭汜这些强绝一时的人物就这么一个个地掉了进去再也爬不起来。

    “罗珊集合部队准备出!”仰望碧蓝的天空阳光遍地却感不到丝毫暖意。如今我也即将上京又会是怎样的结果呢?无论是血横飞的死亡战场还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权力游戏我所面临的对手都是乎想象的强大。

    向魏延和秦宜禄交代了留守事务我和高顺还有安罗珊自中牟出带领一万二千人马四天行军三百里向西穿过荥阳、成皋、巩县、郾师傍晚来到洛阳城郊的白马寺安扎营盘。如果再向前走八十里就是河南府与弘农郡的交接处——函谷关了。

    宁静的晚风吹拂着大地马上就要落山的太阳把所有景物都染成了一片红。我站在军营的辕门前尽呼吸着故乡的空气。抬头向洛阳望去在夕照下巨大残破的城郭就象一个浑鲜血、痛苦地缩成一团的人。我不由看得痴了那些美好又或者痛苦的回忆在脑海中此起彼伏一时间也说不出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

    叹了口气我打算回帐思索下一步的行动路线。一转现安罗珊就在我后她一戎装黑色皮眼罩遮挡了那可怕的伤痕反衬着白里透红的面容更增添了一种混合着狂野和神秘的气质说不出的妩媚动人。此时此刻她正举起右手轻轻地抚摩着皮眼罩怔怔地看着洛阳城废墟呆。

    我忽然觉得一阵酸楚:看着安罗珊那复杂而迷茫的眼神只怕她心中的感触和自己刚才一模一样。

    正要安慰几句传令的小校跑来道:“府尹大人高将军请你到军帐议事!”

    高顺已经在大帐的地上铺好了一张巨大的地图看见我二人大步入帐笑道:“明达你快来看看!”高顺极有分寸凡是公共场合一律都以官衔称呼我以示尊重;此刻军帐之中只有我们三人这才亲地用表字称呼。

    我来到地图前一看心中大奇:“高顺将军您这地图如此详尽是怎么弄到的?”只见这张司隶地区图山川河岳、郡县城池无不清清楚楚甚至各城驻军多少、存粮几何竟都是尽在其中。

    高顺捻须笑道:“不知地理何以为将?昔我跟随主公眼看着守不住长安就先取了大将军府中的六十张驻军防务图。只是几番变乱这图上的兵粮数据已然无效了——明达今天早上有新报传来况有变啊。”

    他将佩刀连鞘摘下当做棍棒指点地图侃侃而谈:“这弘农郡位于长安与洛阳两大都城之间北面与河东郡隔黄河相望。在这一地段黄河河道狭窄、水流湍急因此渡河非常困难。而弘农多山东部的崤山方圆百里山势险要;从西到南是秦岭向东延伸的、枯纵山、熊耳山和伏牛山西部是华山都是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弘农诸城就这么一条线似的分布在众山包夹之中的狭长平原上。你看这东南紧贴河南府的宜阳、新安、6浑、东虢四县地势平坦是弘农郡的粮仓;西北由函谷关向西走黾池就坐落崤山中部洼地上;穿越崤山之后地势重新趋于平缓黄河在此和北上的烛水相交陕县、曹阳和郡府弘农城都集中在这块小三角平原上再向西被华山所阻道路蜿蜒向南在弘农南二十里处再次转折向西穿过著名的秦函谷关之后就是弘农郡西接长安的潼津和华。”

    高顺在地图上比画道:“张济原本命令张绣屯兵扼守黾池自己将主力布置在弘农城和陕县进行机动防御。所以我原打算以一军向西北前进穿过函谷关直攻新安和黾池吸引张济的兵力另一军向西南进绕过熊耳山后在枯纵山脚下顺着烛水向北偷袭弘农城和陕县。但如今形势生变化长安内讧之后张济主力西移放弃黾池退守函谷这就变得异常棘手了。”

    安罗珊在一旁听了忍不住道:“这有什么好棘手的?张济在主力西移的同时还要放弃黾池守函谷根本就是个十足的蠢蛋。函谷在黾池东面和他主力之间的战线拉得这么长。我们就按原计划行事穿插偷袭先切断了他两军之间的联系再各个击破就好了嘛!还有什么好商议的?”

    我听到最后一句实在忍不住放声大笑道:“罗珊你是外国人所以不懂。张济并没有向东移这函谷关原本可是有两个的。”

    高顺笑了笑随手在地图上指道:“安姑娘这函谷关原本是秦代建立。当时的函谷关就是现在的弘农城函谷道是弘农城以西的一条山谷。它东起烛水西岸向西穿过果子沟、黄河峪、狼皮沟至桑田全长三十余里是中原进入关中的唯一东西通道。谷深二十丈两侧都是不可逾越的绝壁谷壁坡度最陡处几乎直上直下决无攀缘的可能。山谷崎岖狭窄谷道宽三丈最窄处还不到一丈。有‘人行其中如入函中’之说函就是口腔之意故此得名‘函谷’地势险恶之极。昔战国东方五国联兵攻秦就是为函谷关之险所阻大败而还故此有‘天下第一险关’之称。”

    我微笑着接道:“元鼎三年时(公元前114年)武帝增设弘农郡。他先将函谷关向东迁移了三百里把秦代函谷关改名叫做弘农城又重建关城于崤山之东把新函谷关做为分割河南府与弘农郡的关隘。因此出现了两个函谷关黾池之东的函谷关是新关弘农城就是秦关。中平元年(公元184年)朝廷为扑灭黄巾军而重置八关其中将函谷关列为八关之这说得是新关。但如果以险要来讲新关根本无法和秦关相提并论。张济放弃了黾池而退守函谷守的乃是秦关。”

    安罗珊恍然大悟笑道:“明白了!我还以为张济是个笨蛋原来是关隘生生被皇帝搬了家。高顺将军还请您继续往下说罢。”

    高顺点了点头道:“根据报来看张济部署得极为严密。先他在弘农城驻扎了两万守军;其次在函谷道中几处险要都分派精兵扼守还设立烽火台一遭袭击立即举火以通消息;最后张济自己统率将近五万的主力军驻扎在京兆府和弘农交界处的潼津和华。这样布置非常机动灵活向西可以威胁长安向东可以扼守函谷可以说已经立于不败之地。西凉军将领个个骁勇善战、经验丰富张济可并非浪得虚名之辈。”

    我明白过来:“原来如此想要进兵长安就必需一举拿下张济但原先的计划已经无法用了。”又仔细看了看地图“高顺将军你有什么好计划?”

    “张济兵力调动的报今天中午才到我琢磨了半天只有个模糊的想法”高顺道“明达函谷道长达三十余里我们是否能以一军佯攻弘农派别动队翻越函谷南部的大山穿插到函谷道中段突袭解决那里的烽火台之后反向沿谷道突破两面夹击拿下弘农。之后合兵西进同张济决战。如今张济的部队驻扎在华潼津补给基地肯定是弘农城。所以一旦夺取了弘农即便张济兵力再多也没什么可怕的。”

    我摇头道:“难度比较大翻山越岭对流民组成的别动队来说倒没什么问题可是突袭的隐蔽不容易做到。我也赞同张济补给基地在弘农的看法所以一旦敌人觉了我们的行动而点燃烽火接到信号的他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出兵救援弘农。函谷这么狭窄的道路部队根本没法掉头组织防御。如果张济顺着谷道由西向东突击我军尾部那别动队不等打下弘农就已经全军覆没了。”

    “既然如此别动队不如直接占领函谷中间的一处险要卡断张济的补给线?”安罗珊琢磨道。

    “不切实际”高顺沉吟“别动队实行机动迂回要求是战决自的补给本来就不足。而张济虽然以弘农为后援基地但营盘中肯定会保存相当的补给物资。别动队和张济的主力拼消耗十有**会输。”

    安罗珊忽然用力击掌脆声道:“我倒有个主意。既然弘农和函谷强攻行不通迂回夺取也行不通半截卡断也不行……那索就不要打了!咱们直接翻山迂回到张济的老窝不就得了?他烽火台再多又能管什么用?函谷狭窄所以部队调动不易那么驻守弘农的西凉军肯定也没法及时援救张济!”

    高顺苦笑道:“这主意我早想过了但是究竟从何处迂回又从如何端掉他的老窝呢?潼津北面对着黄河张济扼守渡口从北面迂回是做不到的;而西、南两面背靠华山山脉那华山五峰险峻无比传说连鸟都飞过不去更不要说是人了。此外张济主力军有五万之众又分别把守华和潼津两处以遥相呼应想端掉他老窝谈何容易?”

    安罗珊调皮地吐了吐舌头不说话了。

    “张济指挥部倒是有蛛丝马迹可寻”我看着地图陷入沉思“每个将领都有自己的惯用战术看他这两次驻守分兵都是主力兵团置后做机动使用……想必这就是张济的习惯所以他面对西面的李傕、郭汜肯定也是这种布置。华在潼津西面属于和李傕郭汜势力接壤的地带那么张济肯定是大本营驻扎潼津小部队防守华……”思来想去就是找不出个可行的法子我丧气道:“看来只有先通过崤山硬攻弘农城了。如果能有找到一条绕过华山的路……”

    高顺忽然用力一拍大腿大声道:“明达传言当年韩信走子午道入川投奔刘邦后来暗渡陈仓复走此路这捷径就是一个山野老农指点……我们不如赶紧挑出所有户籍在弘农郡的士兵一个个盘问路程!”

    “对!”我恍然大悟“新募的流民士兵全是司隶人氏我就不信连一个知道路的人都没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真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