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 阴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魔力的真髓 书名:真髓
    <---凤舞文学网--->    入夜我点起灯火慢慢开始研读曹的藏书。--凤-舞-文-学-网--

    今天的较量除了令我已经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与了解之外最大的收益就是心的转变。在听了奉先公那番话之后我的锻炼有了明确的方向所以心不再烦躁不安。我不再苛求自己能够一步登天自然而然抛弃了一切执**心态平和地开始有步骤充实自己:白天锻炼体夜晚开始研读书籍。

    为将者必要研读兵法所以我从书架上取出的第一卷书就是《孙子》。看着眼前这薄薄的小纸卷我叹了口气古人总喜欢把文章写的玄奥无比《孙子》也是一样:晦涩难懂不说而且都是干枯的大道理。我的文化素养又不高所以原先跟张辽学兵法的时候这几千字读得我头晕脑涨、不知所云长进却是一点都没有因此现在见了它就倒胃口。

    硬着头皮展开纸卷只见标题四周的空白处赫然写着无数密密麻麻的小字我认出这是曹的手迹大为好奇于是在灯火下仔细分辨原来这竟是他为《孙子》写的序文。序文中开篇名义是这么几句:“闻上古有弧矢之利《论语》曰足食足兵……黄帝汤武咸用干戚以济世也……”

    “用干戚以济世……”我仔细揣摩这句话只觉得好象一颗石子投入了湖水心中掀起阵阵波澜。“干戚”就是武器就是兵。孔子说过兵者不祥大凶。但在如今这个黑暗的乱世百姓痛苦不堪我这种家破人亡的例子数不胜数……如今的时代除了依靠“干戚”之外又什么办法可以改变这一切?唯一的办法就是要用武力恢复秩序就是要“用干戚济世”!我这样的小人物也没能力去“济世”只要能够“以干戚济自己之命”也就心满意足了。

    按照曹记录的书目方位我拿起了书架角落上一个纸卷里面写的全是他自己研读兵法的心得几千字的《孙子》被他写了上万字的笔记。我把笔录对照着原文细读每看一篇就愈加对曹此人感到钦佩。这笔记生动详细之极最吸引我的就是他批注里所强调的“兵形如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具体况要具体分析以制定应对方法决不能走单一的死路。在笔记中他还摘选了大量秦汉时期战史资料对原文做补充说明整个笔记朴实易懂形象生动。

    我如获至宝地轻轻掩起了这卷笔记只见书卷的封皮上写着四个刚直有力的大字:《孟德新书》。

    眨眼的工夫十天转瞬即过。带着满载的收获我辞别了奉先公搬出了内宅。回到家里我依然白天习武夜晚读书感受着自己的不断成长心中的喜悦和充实真是难以用言语形容。

    如此平静度过了四天第五天的中午时分成廉来通知我参加高级军事会议。

    成廉是奉先公部下跟随最久的悍将之一长的人高马大但一副面孔总是铁青色好象有人欠着他三百吊钱似的。他没有留胡子下巴上刮的光溜溜地此刻铁青的脸上倒露出一丝喜色说话相当简洁明了:“朝廷来人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也是一阵激动。早在奉先公轻取兖州的时候就派了使节上表朝廷表奏自己担任兖州牧但一直就没有回音。后来大家也对此事不再奢求了:眼下把持朝政的是董贼的余党李榷、郭汜二将当年就是他们杀死了司徒王迫使奉先公逃出长安和我们是势不两立的死敌。他们怎么会同意这种任命奏章呢?没有想到此次击败了曹的进犯之后朝廷封赏的喜讯会忽然传来。

    披挂整齐停当之后我在甲胄上又罩了一件锦袍这才赶到郡府。看到郡府外面张灯结彩我看了不由会心一笑:此番奉先公加官进爵我们这些随之征战的部将们也是面上增光不少啊。

    进入大堂一看奉先公不在。成廉、魏续、侯成这些经百战的武将们早已分立两边无一不是披锦袍一脸喜色准备欢迎钦差的到来。平素里沉沉的参谋陈宫今天也笑容可掬着黑色的文官朝服双手环抱于一脸期待地望着大堂门口。

    我紧挨着魏续侧站下来低声问道:“老魏钦差什么时候到?”

    魏续道:“早就到了。还与主公谈了好一阵子主公刚刚把钦差送走一会儿就回来。”

    我奇怪道:“既然钦差已经走了为何还要张灯结彩地忙个不停?”

    魏续瞪了我一眼:“我说你小子就是不开窍!主公这次高升州牧能少了咱这些跑腿的吗?自然也要给咱们加俸禄官位之类的这就叫……”说到这里他似乎接不下词儿想了想又抓抓耳朵迷惑道“***好象叫做什么‘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我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陈宫闻声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回头眺望。

    耳边魏续轻声细气却恶狠狠地道:“看姓陈的王八蛋那一脸官儿迷的德行这回取兖州这老小子功劳不小少说也能混个郡太守当当!”言罢“咕”地一声吞了一口口水眼里倒是充满了羡慕和嫉妒。

    此时门口传来鸾铃脆响我赶忙随着众将一齐肃然而立奉先公从外面大踏步走进官厅。

    奉先公今天也着意打扮了一番一绛红色的武官朝服头带左右双翎的高冠。他龙行虎步地走进来衣袂随风飘舞愈加显得相貌堂堂、威武不凡。只是此刻的奉先公面色沉眉脚不断跳跃显然愤怒之极。

    看到这种状况一时间没人敢上前道贺。奉先公也不说话快步穿过大厅一言未就直接步入了后宅。

    大家不面面相觑完全不明白生了什么。

    脚步声重新从后宅方向响起其中居然夹杂着甲叶晃动的金属脆响。奉先公重新出现但此刻装束大变看得我等诸将心中都是一凛:素白的战袍外紧紧包裹着沉重的铁甲披散着头竟然连头盔都未来得及戴。他右手倒持方天画戟左手抄着豹纹铁盔冰寒的杀气不断从他上放出来一时间大厅里的温度仿佛都下降了不少。

    奉先公来到案几后坐下左手把头盔放置案几之上右手将方天画戟一顿地面青石登时碎裂!

    陈宫赶紧上前几步小心翼翼道:“将军到底出了何事?钦差……”

    “砰”

    奉先公一掌拍在案几上嗔目大喝道:“别再提什么钦差!”他忽然仰天狂笑声音中却充满愤怒之意“李傕、郭汜这二个贼子!此番他们遣使是专门来通知我朝廷已经任命了陈留太守张邈兼任兖州刺史!”话音入耳好象滚雷响过一样。我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按照大汉律法规定州刺史负责每年全州政务的巡视督察可在这种乱世刺史又负责调配指挥全州的军队权力大得很已经和州牧没什么区别了。

    环顾旁边的众将人人都是呆若木鸡只怕都和我一样此刻大厅中先是一片肃静就连根针落在地上只怕也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大家站着愣了一阵子忽然乱哄哄地爆起来。右侧队列中成廉、侯成、宋宪先抢出来三人一齐来到奉先公案几前拜倒。只听成廉瓮声翁气道:“张邈这跳梁小丑有何德何能居然成了兖州之主?我等愿为先锋为主公诛灭了他!”成廉话音未落魏续从我边冲出连同郝萌、李封、薛兰一并向奉先公拜倒。魏续扯着嗓子道:“主公只管拨给魏续三千兵马我去将这厮拿了来献与主公!”

    一时间屋子里群激愤嘈杂不堪。--凤-舞-文-学-网--

    陈宫赶忙出列急道:“万万不可!主公入兖州深得张邈之助如今贸然兴师讨伐必然失去民心啊!眼下曹虽然暂时受挫必定会卷土重来。要大敌尚未消灭却向盟友大动干戈……此事万万不可!”

    奉先公不置可否冷哼一声缓缓道:“陈宫我且问你。曹兵力现在部署何处?”

    陈宫恭敬道:“根据报告曹军主力受挫之后已经退守甄城曹仁、夏侯惇率部正与高顺将军抢割东平、山阳、任城三郡的小麦以补充军需。”

    奉先公点点头道:“现在东郡、济两郡的麦收都结束了吗?”

    陈宫面色凝重欠道:“都已收割完毕但由于今年大灾所以收成只足半年开支。”

    奉先公冷笑道:“好!实在是好!你且来看!”说道此处他探手入怀取出一封书信。手腕一抖书信向陈宫前四平八稳缓缓飞去露出一手精湛的功力。

    陈宫双手接过摊开信纸一看不瞠目结舌。

    奉先公厉声喝道:“张辽的军报告已至!既然麦已收割夏侯渊又有什么理由再三出没于冤句?”

    听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大概兖州诸郡之中陈留在西南角陈留东面就是济郡。济郡方圆近三百里地广而肥沃郡府设于定陶下辖离狐、冤句、句阳、成阳、乘氏、成武、已氏、单父等八县。其中冤句县位于**北岸是济郡、陈留国东西毗邻的要冲。曹军忽然出没于此地又不是为了抢割麦子自然是为了从南面包抄东郡很有可能已经和张邈连成一气。

    陈宫赶紧拜伏于地颤声道:“主公!此事定是曹的毒计!今年四月至七月全国大旱;六月初二、初三长安大地震;刚刚进入八月左冯翎郡内迁羌人又作乱……如今正值多事之秋朝廷面对这接二连三的变故尚且自顾不暇哪来的余力计算主公?定是曹先表奏张邈为刺史然后又命夏侯渊游在济一带这是离间张邈与主公的毒计!望主公三思啊!”

    奉先公冷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所言不差表奏张邈为兖州刺史的正是曹!这分明是拉拢张邈孤立我吕布。”顿了一顿奉先公语气转为严厉:“陈宫你可愿以人头保证张邈面对曹的拉拢决不背叛我吕布么?”

    陈宫连连磕头哀声道:“主公!张邈是个君子为人仁义宽厚决不会为区区小利背叛主公!”

    奉先公眼神变得深邃难测我却看到他眼中杀机一闪即逝只听他缓缓道:“哼‘是个君子为人仁义宽厚’……我看他不过是浪得虚名的伪君子!这厮昔得罪了袁绍曹三番五次说袒护他不惜和袁绍翻脸甚至东征徐州的时候曹孟德把自己后事都托付给了这个‘君子’……哼结果又如何?”

    “由于曹袁绍素来交好张邈这厮始终猜疑曹会有一天为讨好袁绍加害于他。最后在你的劝说之下他不就背弃了曹而投靠我吕布了么?”奉先公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区区小利’的确不会令这厮背叛我但以他的多疑和猜忌又有什么事做不出来?我刚才问过钦差朝廷的委任状到张邈手里已经半个多月了这厮始终不来向我说明原委这是为什么?分明是怕我因此嫉恨他怕我对他不利!随即曹军就在冤句附近出没这明明是由于对我的畏惧所以这贼子暗地里又重新和曹勾结起来了……这种别有用心的小人非诛灭不可!”

    奉先公长叹一声:“曹这一着‘驱虎吞狼’实在厉害这不仅仅是挑拨我吕布更针对张邈这伪君子。他能因为猜忌心而叛曹迎我这次有什么理由不会猜忌背叛我吕布再迎接其他什么人主持兖州?”

    陈宫伏在地上全颤抖哀声道:“主公三思主公三思!”

    “不必再说我意已决!”奉先公暴躁地大喝道:“众将听令!”

    我随着满厅的文臣武将一齐拱手低头:“听候主公调遣!”

    奉先公一字一字道:“眼下大汉政局糜烂、朝廷自顾不暇。所以我吕布不承认对朝廷对张邈的这一任命!从今起我就是兖州牧!我要立即讨伐张邈!”

    我吐出一口气却仍然挥不掉心中的影:毫无疑问这是曹的诡计。为了夺回兖州曹军事进攻、奇谋诡计双管齐下花招层出不穷令人防不胜防。自从读过了他的著作我就认定了此人是最可怕的敌人。主公与张邈反目成仇应该正中他下怀但现在还有办法补救吗?

    心中的影不断扩大似乎变成笼罩在兖州上空的重重云令我忽然产生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奉先公那微带金属颤动的嗓音在大堂上回不已:“陈宫我任你为兖州牧别驾司马领济郡太守;侯成为俾将军驻军离狐;你们二人立即上任筹措进取陈留!”

    二人拱手受命。在他们转走出大堂时我看到陈宫面色灰败与一脸兴奋激昂的侯成真是天壤之别。

    “成廉我任你为裨将军领任城郡太守你立即前往任城顺路通知驻扎于山阳郡的高顺和张辽:高顺任偏将军、领东平国太守;张辽任偏将军、领山阳郡太守;你们三人同心协力从南面包围曹在东平国以范县、寿张为中心的势力范围务必要切断范县与东郡甄城和济北国东阿县之间的联系将曹的地盘截做三段!”

    成廉也不答话单膝跪倒、深深一拜之后昂然而出。

    “宋宪我任命你为济北国太守。你马上率军前往济北国在鱼山、谷城一带驻守。顺便联系泰山黄巾贼的领臧霸告诉他我吕布任命他为泰山郡太守让他率领十万泰山群贼接应你。与臧霸部会合后你把曹在济北的最后据点东阿县给我拿下来!”

    宋宪两眼放光大声道:“宋宪定为主公效死力平定济北!”行礼之后大踏步出了府门。

    “真髓、李封、薛兰听令!”

    忽然听见我的名字我不由全一震走出行列单膝拜倒。

    “真髓我任你为裨将军。李封、薛兰为付2拨与你等步骑一万八千人立即向南进。先扫了济的曹军偏师夏侯渊后就去离狐和侯成合兵一处攻略陈留!”

    我深深拜倒之后并不离去而是重新站立回一旁李封与薛兰面露喜色地去准备了。

    “郝萌、魏续听令!你二人立即着手整备兵马与粮草跟我随时准备出征。等到我几路兵马同时出击曹尾不能相顾的时候就是我吕布与他决一死战之!”

    二将应了一声转出府。霎时间大厅中空空只剩下奉先公与我两个人。

    奉先公好象忽然疲倦了不少闭上眼睛喃喃道:“好你个曹居然耍弄这种谋诡计这次我吕布要彻底将你收拾……”忽然睁眼不悦道“明达为何还不动?”看到我嗫嚅不知如何回答他又笑了笑语气转为温和“明达紧张了?这次是你头一回以主将份统率着过万的大军紧张在所难免啊。想当年我初出阵的时候也是一样……”说着说着奉先公仿佛陷入回忆忽然又醒转过来神采飞扬长笑道:“好我再给你打打气!这回攻下陈留之后你就是我的陈留国太守!”

    我一怔之下不觉心神摇曳。打下陈留我就是郡太守了?郡太守……这个职务对我来说是多么的高不可攀啊从前做梦都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够飞黄腾达。但此时心中之言却如哽刺在喉不吐不快。我吸了口气然后单膝拜倒:“主公真髓不是紧张而是有话要说。主公如若兵陈留只会让曹卞庄刺虎!陈宫将军所言着实有理啊!”

    “砰!”

    奉先公一拳擂下面前的案几四分五裂上面所摆放的豹纹铁盔直滚到我的脚前打了两个转才停下。

    我拾起头盔双手恭恭敬敬献上。奉先公并不接过眼露杀气盯着我森然道:“明达你不是素与陈宫不合么怎么今反而替他帮腔?”

    看着奉先公愤怒的神色我不心底直冒寒气但此刻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遂硬着头皮道:“我的确不喜陈宫的处世为人今次不过是意见相同而已。主公试想以曹的满腹韬略此事不会如此简单……”

    “够了!”奉先公面色铁青站起来。我从未见过他这么大脾气不自主地退了一步。

    他勃然作色道:“真髓!你近来所看都是曹著作笔记因此对他心生敬仰畏惧以为我不知道么?什么‘曹满腹韬略’你这话分明是长他人志气灭我军威!”他来回在大堂中踱步步伐越走越急:“我吕布武功无敌纵横天下又怕过谁来?曹当年被徐荣打败几乎连命都丢了。他有几斤几两重我还不比你清楚?这次出征你不必去了就留在濮阳好了我改命李封为主将哼!”说到后来声色俱厉竟然是大雷霆。

    我还待再劝但奉先公竟不给这机会说罢他大踏步转进了内宅。心中的无奈与委屈涌出我一时百感交集望着捧在手里的铁盔呆立在空旷的大堂上。

    入夜我却无法安枕回想起白天的经历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曹满腹韬略……”没想到奉先公对这六个字竟然那么介意。不不对我苦笑起来是因为奉先公对曹的毒计无可奈何所以才迁怒于我的。长叹了一声睡意全无的我坐起来点燃灯火信手抄起一个小纸卷想凭借看书转换一下绪但无论如何也定不下心读漫无目的胡乱扫了几眼忽然有几行字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揣者必以其甚喜之时往而极其也;其有也不能隐其。必以其甚惧之时往而极其恶也;其有恶者不能隐其。**必出其变。感动而不知其变者乃且错其人勿与语而更问其所亲知其所安。夫变于内者形见于外故常必以其者而知其隐者此所以谓测深探。”

    “摩者揣之术也。内符者揣之主也。用之有道其道必隐。微摩之以其索测而探之内符必应;其索应也必有为之。故微而去之是谓塞□匿端隐貌逃而人不知故能成其事而无患。”

    看到这里我心头狂震不已这几句话说得太对了!要想使他人赞同自己就必须先要“揣摩其”了解他人的心理这才好对症下药地提出建议。仔细品位这几句话又联想起白天的经过我大为懊悔:要是自己早明白这个道理就好了倘若能先洞察了奉先公的心理再择法进谏自然可以做到“古之善摩者如钩而临深渊饵而投之必得鱼焉”。又怎么会白白吃个大钉子不说还使得奉先公大怒呢?

    忽然省起这书卷也是我离开内宅时带出来的藏书我赶紧向卷头一看“鬼谷子”心里一阵激动原来是他——这鬼谷子姓王名诩常入云梦山采药修道。因隐居清溪之鬼谷故自称鬼谷先生。他的两大弟子苏秦与张仪极为有名:一个凭其三寸不烂之舌合纵东方挂六国相印统领诸国共同抗秦显赫一时;而另一个又凭其谋略与游说技巧将六国合纵土蹦瓦解为秦国立下不朽功劳。

    想到苏秦、张仪二人我捧书的手指都微微颤抖起来:我也不期望达到他们那种水平但是今晚如能将此书好好读上一读明天若是临阵磨枪的现炒现卖能说动奉先公打消出兵陈留的**头就足够了。

    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读完了这个小小的纸卷已经是三更天。《鬼谷子》全书分为十二篇依次是:捭阖、反应、内楗、抵戏、飞箝、忤合、揣篇、摩篇、权篇、谋篇、决篇、符言。而“潜谋于无形”与“常胜于不争不费”这便是全书的精髓所在。它崇尚权谋策略讲究言谈辩论的技巧这种思想和儒家学说大相径庭。

    我心中忽然一动:这纵横家的宝典中所记录的“故计国事者则当审权量;说人主则当审揣……常胜于不争不费……潜谋于无形……”与《孙子》中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战而屈人之兵……上兵伐谋……”又是何其相似啊。思维飞驰中又省起奉先公所教导的“似看非看综观全局”来于是又忽奇想倘若能将《鬼谷子》和《孙子》的精义融于武学之中那又当如何呢?三者之间仿佛有条看不见的细线互相牵连着似的。

    想到此处思路逐渐拓展开来无穷无尽的兵书秘策、学术武功接踵而至在脑海中不断盘旋回。我不迷失在这个任由思维飞驰遐想的世界中。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四周一片寂静我逐渐从深沉的个人世界中苏醒过来。闭着眼睛将所有的思维整理一下我惊喜地现原先七拼八凑的知识好象小溪汇成了河川逐渐变得圆满而系统。经过这一番静思我仿佛眼前豁然开朗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角度和逻辑。

    猛地想起研读《鬼谷子》的目的我赶忙弹而起穿好了袍服后闪电般冲出大门直奔东郡郡府。

    来到郡府的时候天色尚黑大概刚刚才过五更大堂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我站立在内宅门口深深吸气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后大步走了进去。

    花园右侧的厢房亮着灯火看来奉先公已经起看书了。我再次调整呼吸大踏步来到书房前躬道:“主公真髓有要事求见。”

    “咯呀”

    房门打开出乎我意料之外开门的不是奉先公而是一位材高挑的女子。这女子一黑衣年纪大约二十八、九举手投足有一种成熟女的魅力。借着灯光我看清她那清秀姣好的面貌虽然无法与倾国倾城的二主母相比也算是出色的美人了。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眉宇之间有种奇特的落寞仿佛世间万物再也不能令她动心。

    黑衣女子一手捧着书卷一手扶门看见我也丝毫不吃惊只是淡淡地道:“此刻天还未亮阁下怕是来错了时辰。”

    我深施一礼恭敬道:“在下实有要事求见主公还望见谅。不知夫人如何称呼?”

    黑衣女子淡淡道:“小女子姓严奉先便是拙夫。此刻他在对面的厢房中好梦正酣阁下还是等天光亮了再来罢。”

    原来竟是大主母我赶紧施礼:“在下实在不知是主母言语冒犯了。不知主母能否替在下通禀主公一声?”

    严氏柳眉微蹙道:“免礼了此刻不便打搅奉先他二人的休息。我女儿此刻正在书房内安枕请阁下离去莫要吵醒她。”说到“他二人”三字她眼中落寞之色更重然后“砰”地一声门关上了。无奈之下我只好退出去刚刚举步向外走书房对面厢房的大门忽然洞开。我转一看披白袍的奉先公向我笔直地走过来。

    看见我跟着奉先公进了书房严氏遂抱起女儿向外走。奉先公伸手一拦她道:“将女儿抱进里间关上门就是了。莫要抱过去扰了貂蝉歇息。”严氏也不说话抱着女儿走进里间闭了房门继续看书。

    奉先公大喇喇落座冷冷道:“明达前天会议结束之后你到哪里去了?昨里整天不见你的影子今天却一大早跑来扰人所为何事啊?”撇了我一眼他冷笑道“倘若还是想来说什么出兵陈留不妥就赶紧闭上嘴回去睡觉我不听!”听他如此一说我大吃一惊难道自己竟已静思了一一夜?

    此刻不及多想这个问题我正了正神恭敬道:“主公在下不是来说此事。前天在下语无伦次还望主公原谅。区区曹算得了什么真髓之所以对出征有顾虑是另有原因。主公要属下出征立功是对真髓的推属下定不负主公的期望才好。但属下心中的顾虑只能由主公解开所以特地赶来期望主公指点迷津。”

    几句话入耳奉先公已大为受用面色缓和了不少。他微微点头满意笑道:“原来如此。明达那你就说罢。到底有什么顾虑?”

    看到他的反应我心中暗喜:适才这正是印证自己所学的考验:进谏之前我先运用了鬼谷子的“揣篇”来衡量奉先公的心意做到孙子兵法中的“知己知彼”然后使用“摩篇”迎合他并进行鬼谷子心理策略的第五篇“飞箝”——“飞”是称赞之意“箝”是钳制之意。“飞箝”就是称赞的同时向对象灌输自己的观点加以控制。这一番深合“上兵伐谋”的心理战术终于奏效让奉先公失却了对这一话题的反感和抵触。

    但此刻绝对不能疏忽大意能否令奉先公接受才是成功进谏的关键!

    我收敛心神郑重其事地沉声道:“主公属下所顾虑的不是别人而是北方盟主袁绍。此人虎踞冀州兵强马壮窥视兖州实是我们的劲敌。”心忖奉先公纵横天下自视甚高。现下曹处于劣势所以上次自己进谏的那番话奉先公自然听不入耳。可是这个昔诸侯会盟的袁盟主和处境凄凄惨惨的曹截然不同。此人用诈术取冀州如今兵力传闻有数十万之众奉先公在离开长安之后曾经寄于他的篱下。当时袁绍企图加害于奉先公幸亏主公事先看破了他的用心设巧计逃走免祸。所以倘若在奉先公心里若还有忌惮之人袁绍极有可能算是一个。

    果然奉先公面色凝重起来稍有不悦道:“明达勿要危言耸听袁绍目前与幽州的公孙白马拼生打死哪有精力来打兖州的算盘?”

    我心中大叫“有门儿”表面上摆出有成竹的款儿道:“袁绍虽然对兖州没有表现出任何图谋但曹的生死存亡可是干系着袁绍的命运。当年主公屈居他的地盘上这厮竟然妄图加害您。曹一旦全盘溃败让您取得了兖州全境您会放过袁绍么?如此一来他就陷入了您与公孙瓒的南北夹击之中。以主公的神勇再加上白马公孙的幽州铁骑袁绍焉有不败之理?所以他决不会容忍未来演变成对他如此不利的形势不会对曹的失败坐视不理的。”

    经过仔细思考的衡量我已经全盘明了奉先公的行事思维路线。奉先公能够悟通武学至理又怎么会是蠢人?他就是自战意过强、霸气过盛所以事事都要以武力解决为第一要素。倘若奉先公能仔细思量我的谏言想必会慎重考虑而不会贸然行动的。

    看到奉先公低头陷入沉思我放缓语气慢慢道:“主公的设想是将曹的残余势力分割击破但袁绍不会坐视不理一定会出兵救援曹。这样他二人领地互相联结呼应您的设想恐怕不会奏效。”

    奉先公沉吟不语显然被我这一番话触动了心事。

    此时不趁打铁更待何时?我继续鼓动三寸不烂之舌道:“曹、袁二人彼此接壤关系又好但之所以没有公开联手对抗主公我想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袁绍和公孙瓒在冀州青州展开了拉锯战;另一方面就是因为您有陈留张邈做后方没有后顾之忧。所以袁绍害怕再陷入一个拉锯战之中因此不打算轻易将兵力投入兖州战场只是希望能利用曹来牵制您的展。而现在主公要与张邈反目相当于完全孤立局势就非常危险了。因为这三人十有**会联手对抗您——袁曹二人都视您为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钉、中刺是绝对不会放过这等好机会的。”

    奉先公面色晴不定沉吟道:“既然如此张邈这伪君子又应当如何对付?倘若他对我心怀疑忌而忽然反叛在背后捅我一刀岂不是形势更加险恶?”

    我对此早已想好了答案于是微微一笑道:“奉先公您与张邈也有过来往。您认为张邈此人胆识如何?”

    奉先公不屑道:“这还用说?这厮名望倒是不小但好猜忌至于什么果断胆识根本就没有乃一典型鼠辈耳!”

    我点头道:“是啊张邈正是这种人。所以只要我们没有过激举动给他个天做胆也不敢轻易背叛您。”

    奉先公狐疑道:“明达你为什么如此肯定?”

    我侃侃而谈道:“这里面是有原因的。张邈背叛曹是由于畏惧袁绍。他的猜忌心这么强不难看破曹奏他为兖州刺史这事不过是权宜之计。曹是什么人一旦夺回了兖州不和张邈秋后算帐才怪又怎么会真心奉张邈为兖州之主?所以张邈举棋不下摇摆不定——一面依旧奉您为主公一面又做出与您产生隔阂的事还暗地支持曹的部队出没济不过是这厮鼠两端的一贯行为。假如主公迫太甚搞不好他真投效过去了。假如主公反而派他的故旧比如陈宫去安抚他并且强调曹与袁绍暗地联手谋求兖州的事实。您想想以张邈对袁绍的恐惧难道不会重新向主公靠拢乖乖将兖州刺史的官位奉献上来么?”此番见解是我仔细思量充分活用了所学后得出的结论。自己想想也觉得欣慰。

    奉先公听罢长出了一口气开怀笑道:“好!真是好计!”说着站起来面色沉肃穆“明达听你这一说我才醒悟过来目前形势危机四伏眼下应该先灭了曹才是正理!陈宫已经上任去了我这就命人修书与他叫他依计行事。”

    我长舒了一口气暗忖自己这一天一夜的时间总算没有白白浪费奉先公的赞扬更让我感到轻飘飘的。正在暗自得意呢忽然奉先公好象想到了什么他面色大变道:“不好!明达这些话你为什么不昨天告诉我?李封、薛兰在昨午时就急行军出此刻只怕已经开始作战了!”

    我张目结舌连说话的力气也没了想想真是啼笑皆非:自己忘我地彻夜冥思苦想终于说服了奉先公但没有想到会落到这个结果。

    奉先公眉头紧锁烦躁地在书房里来来回回地兜圈子忽然停步道:“明达你可还有什么妙计?”言语之间竟然颇对我有期望之意。

    倘若换了个时间我肯定为此欣喜自豪不已但现在只有颓然道:“主公都是真髓不好耽误了大事。眼下属下也无计可施只能按原计划行事了——唯一办法就是战决在袁绍、曹、张邈三人尚未连成一气的时候先迅消灭张邈夺取陈留。”

    奉先公不怒反喜神欢跃摩拳擦掌道:“好!还是这么办痛快!就先行收拾了张邈这匹夫!”我心中暗叹:奉先公虽然在劝说下能比较理智地看待形势但由于本过强的战斗意识与无比的高傲使他还是倾向于挥舞着手中的方天画戟将眼前的敌人一个个亲手粉碎。

    奉先公重新归座神采飞扬道:“明达你率领两千人马接应李封、薛兰。既然涉及兖州全局此次进攻绝对不容有失!你们先行击破冤句的曹军然后火夺取陈留!”

    我拜伏于地接受了任务心头却沉甸甸地没有任何胜算与把握:事展到这个地步再也没有了挽回的余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真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