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突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魔力的真髓 书名:真髓
    <---凤舞文学网--->    马蹄声响一个巨汉驱马来到曹孟德侧。--凤-舞-文-学-网--

    出于习武者的本能我把眼光投向这个巨汉。他跨下的战马也算是威武雄壮的良驹但与骑手那壮硕躯一比顿时显得无比单薄瘦弱和不负重荷。他没有披沉重的铁铠**的上被轻皮两裆紧紧包裹着肌盘虬的手臂仿佛蕴涵着无穷的力量。他也没有带头盔乱蓬蓬的头随便在脑后扎了个大结粗糙的脸上全是漆黑刚硬的短须毛茸茸地露出一双虎目。火光忽明忽暗的闪烁仿佛就在他的眼中燃烧。

    现在这双燃烧的眸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我。

    目光扫过此人的肩头一对巨大的黑色手戟从宽阔的肩膀后露出两个把手。他轻轻松松地坐在马上虽然双手都拉住缰绳但好象无论何时何地手戟都能从掌中挥出。巨体散的淡淡杀气仿佛与周围的黑暗与火光溶为一体显得他愈加巨大雄伟。

    看到他肩甲上的虎豹双形标记我猛然想起一个人与奉先公相媲美的当世短兵器第一高手曹营精锐“虎豹骑”的教席“恶来”典韦!

    我长长吐出一口气手指渐渐放松放弃了突刺曹的想法。

    这样蛮干是不会成功的典韦一定看破了我的决心故而赶到曹侧保护。虽然还没有正式过招但从气势的对峙上就已经能够感觉出自己与这绝顶高手之间的巨大差距。

    我猛地想到一事典韦既然在此出现那么“虎豹骑”也就一定还隐蔽在曹军的阵中。到目前为止曹仍然保留着大部分实力可想而知是针对奉先公援兵的布置。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多看了这瘦小的统帅一眼心中升起既是敬佩又是恐惧的奇怪感觉。

    一滴水忽然打在曹的铁盔上。

    他仍然在微笑着等待我的回答感觉到水珠落在头上不由怔了怔。

    我没有在意脑汁猛绞。

    突袭曹军主力赢得时间这我已经做到了曹军主力为此仍然没有动。如今最重要的就是赶回去与高顺和张辽集合部队抵抗。奉先公现在想必已经接到我与张辽的求救通讯倘若我们能再支撑一个时辰等待奉先公大军赶到形势必定会逆转过来。

    问题是怎样才能顺利地从曹面前逃之夭夭呢?

    又一滴水落下来打在典韦的肩甲上。

    我的注意力一下被拉回到典韦上这巨人虽然依旧安稳地骑着马但就在我故作沉吟的时候他将体微微地动了一动。

    此刻的典韦已经向前调整了重心部虚坐在马鞍上而双手虽然没有握戟但已经挪到最适合出击的位置分明是出手在即。

    不对我心里冷他是有意让我看见的好让我集中精力提防他不让我有空闲去思考其他的事。

    第三滴水落在我的手上。

    曹无疑已经失却了等待我回答的耐心。他持槊的右手即将举起这肯定是动总攻击的信号!我心中这份焦急就甭提了可就是偏偏没有一点办法。

    暴雨忽然倾盆而下!

    酝酿已久的大雷暴彻底爆天空积蓄了数月的雨水此刻都尽宣泄出来!刹那间天地恢复了无穷的黑暗:南营的大火、曹军的火把瞬间全部熄灭。

    顿时一片混乱。

    我用尽力气回头大喊:“大伙儿听了赶紧撤退!回去找张将军汇合!”但雨声茫茫也不知士兵们听到没有?

    冰冷的雨水、冰冷的铁甲我全上下已经被彻底浇透。

    雨水从铁盔的前沿流下就象一道小瀑布。

    天际忽然出现一道闪电景物一瞬即逝。

    在天地亮起的一瞬间我透过水帘惊喜地现曹依然站立原地!他纵然智计无双也没能料到这一场迟来的大雨竟然赶得如此之巧。

    此时的他正用左手将大氅举起努力地挡住劈头盖脸的大雨。

    机会难得!

    无声地一笑我双腿一夹马腹向着曹刚出现的位置策马急冲而至。体微微前倾将战马冲刺的度利用得淋漓尽致长戟划出一条奇妙的弧线卷起漫天风雨将曹的停留位置方圆五尺之地一起裹进去!

    无论是技法、精神还是气力这一击都已攀升至我前所未有的颠峰。

    长戟闪电般击出。戟锋撕裂大气所形成的真空将周围的雨水急剧吸拢。形成一道雨柱随着锐利如哨的破空声入无穷无尽的黑暗。

    但一种空空的感觉从手上传来好象用错了力道一样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这凝聚着我全精神气力、十拿九稳的一击竟然就此落空!

    冰冷的大雨从我头顶淋下中那股漏*点仿佛和体一样被浇了个透心凉一时不免心神大乱。就在这心绪不宁时近于死亡的窒息感从四面八方的黑暗里排山倒海似的压过来。

    强敌在侧!

    我赶忙屏弃杂**当机立断双手握住长戟用力舞成一个圆圈方圆五尺倾泻下来的雨水几乎被自己这一戟开。

    “叮”

    黑暗中兵刃相交霎时间一股无穷无尽的巨大吸力猛然自敌人兵器上传过来手中长戟几脱手而出!

    我大吃一惊连忙深吸一口气双手运起全力量握住长戟拼命回夺。但刚刚使上劲那股奇异的吸力顺势转变成无坚不摧的冲击风暴伴随着我回夺之势狂扑而来!双臂一麻接着雷击般的感觉从双臂直贯入体内鞭子似的抽击在五脏六腑上。--凤-舞-文-学-网--

    我只觉得头晕目眩腹间剧痛难当。一张嘴一蓬血箭从口中激喷而出!

    此时半点也犹豫不得我赶紧学足夏侯渊的招数强忍内伤将子伏低往马腹右侧缩去几乎同一时间头顶上刺耳的锐响飞过。我重新翻上马冷汗泌出皮肤与雨水混合在了一起——倘若自己动作稍微慢个一星半点现在脑袋已经和脖子分了家。

    半空中电光一闪天地一片煞白。

    一双炽烈燃烧的眸子瞬间闪现典韦巨大的影已耸立在我面前高山大岳似的阻断在我与曹之间。这短兵器第一高手背后的两支黑色手戟不知何时已握在巨掌之中:右手一戟高高举起左手一戟端了个前挡的架势。说不出的凝重威武果然不愧是一代宗师风范!

    光亮转瞬即逝刹那间一切又归于永恒的黑暗。

    忽地一声惊天动地的暴喝在半空中炸开就连天际的滚滚轰雷声也被它压了下去。

    同时一道锐风有如破开十层云天的闪电向我头顶直劈而下——这一戟来得好快!

    躲无可躲我惟有咬紧牙关举起长戟奋力格挡。

    “当——”

    金铁交鸣之声响彻原野巨响的余音在我耳鼓中震着久久不散。中气血翻滚我口中鲜血狂喷:原本受创的内脏似乎全都纠缠挤压成了一团。典韦功力深不可测这一记硬拼顿时让我受了严重内伤。

    脑子仍然头晕眼花但仿佛感到另一道锐风向我前急袭而来。我刚想抬戟格挡只觉得双手剧痛难当再也握不住兵器。这才现满手都是鲜血原来典韦那雷轰电闪似的刚猛打击已令我双手虎口一齐爆裂。

    此时生死系于一线我赶紧将体用力向右侧一扭刚刚转就觉得腋下一凉已被划出一道血痕。

    被典韦手戟的寒气这么一刺激我的脑子猛地一激灵渐渐清醒。

    自己双手已经无法握戟倘若让典韦招式完全展开这条小命就算交代了。

    如今只有冒险一拼才有机会保住自己的命。我一咬牙索丢下已成废物的长戟双腿用力一夹马腹奋力催马前冲。瞬间自己与典韦进入贴的距离顺势我以左腋死命夹住了他那持戟刺出尚未收回的左手上臂。这一下封住了典韦的左手我赶紧将体强行伏在马鞍上右手拼着吃的力气用力搂住战马的脖颈催马加冲锋!

    前面那三招两式一过我心知肚明二人差距实在太大:“恶来”典韦双手短兵器攻防一体体完全没有死角或破绽可言。再加上惊人神力与千锤百炼的武功纵然与奉先公相比也未遑多让。如不尽快趁乱逃走一旦被他缠住就只有死路一条。相反典韦虽然占尽了优势但双手短兵器有个最大的弊病:那就是双手舞动兵器进攻的同时无法纵缰绳必然造成武将重心过高与人马结合不够紧密。想要击败这绝顶高手无异痴人说梦但要能充分利用这点来逃生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赌命一试终于得到了理想的战果——典韦庞大的躯硬生生被我利用战马的冲力拖离了他的马鞍随着一声巨响摔落在泥水中!正感到欣喜的时候后背感到一阵刺痛:原来典韦在被我拖离战马、全悬空之际竟然凭借被我固定的左臂为中心旋转体角度以右手戟直刺我的后心要害好在我迅放开左腋而体又向前紧贴马背才捡回了一条小命。饶是如此兜甲被他一戟刺破我的后背也被月牙刃划开一条半尺长的口子。

    我拨转马头拼命逃走再没有向典韦挑战的勇气:严格说起来我连他一招半式也接不下。“恶来”的威名我算是有了深刻的体会。

    闷雷从远处的天空滚过暴雨越下越大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电光闪烁之下我看到了泥泞中自己失落的长戟策马经过时伏下子一勾手抄了起来。就在那坐直体的瞬间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再也支持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后伏在马背上任它将我带离战场。

    典韦如狮如虎的愤怒咆哮被我抛在了背后渐渐消失。一阵头昏眼花我慢慢失去了知觉。

    半梦半醒之间不知道自己在何方。周围还是那要命的黑暗:没有雷声、没有闪电只有冰冷的滂沱大雨无地浇下来。喊杀声稀稀落落一切听来都是那么悠远模糊只有单调的嘈杂雨声在耳边不停地回响。

    慢慢轻轻晃了晃头那股子眩晕和内脏的抽痛让我打了个寒战:嘴里血液的铁锈味道越来越重额头却好象着了火一般烫。后背与虎口剧痛不已温的血液流出伤口和冰冷的雨水混在了一起。

    我闭上眼睛仰面朝天大张着嘴贪婪地吞了几口雨水终于完全清醒过来。

    黑暗中仿佛回到独自在大山中与猛兽搏斗的时刻我闭目养神感受着大雨中淡薄的血腥味聆听着遥远的喊杀声。感觉仿佛延伸开来能够向整个空间无限地拓展一样。我运气调息用心去感觉自己的内伤典韦重创了我的内脏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息已经基本稳定下来。

    只是从自己的伤势复原状况判断恐怕已经过了将近两个时辰不知道张辽他们怎么样了?

    试着舞动几下长戟我的臂膀和虎口虽然依旧麻木疼痛但基本上恢复了行动的能力。

    辨清了南大营的方向我一声呼哨催动战马匀慢跑过去。

    战斗好象接近了尾声兵刃交错的声音稀稀落落。我心急如焚但偏偏不敢纵马狂奔:一旦内伤重新震动可不是玩儿的。

    终于摸索着赶到了南大营此刻用感激涕零来形容我对老天的心一点也不为过。到此为止曹万无一失的作战方案已被突如其来的暴雨破坏无遗:南大营的火焰全部被大雨熄灭而黑暗就是最好的防御工事敌人占尽优势的夜袭顿时变成了条件完全对等的混战。

    大喝一声“真明达在此将士们闪开”之后我策马着长戟冲入搏杀的漩涡中。

    天依然漆黑一团但雨势已经明显小的许多。嘈杂的雨声逐渐减弱周围的声音慢慢清晰起来。

    我在黑暗中高呼着自己与张辽的名字却始终没有人回应。一颗心不断地往下沉莫非张辽已遭了不测么?将一名闻声过来拦截的敌骑砍落马下我勒住缰绳大声高叫道:“张辽将军文远大哥!真明达在此!”忽然远处好象有人应了一声我心中的喜悦难以用言语形容赶忙策马飞也似的跑去。

    忽然四周喊杀声一起响起我运起耳力仔细一听虽然是五六名骑兵从四方一齐杀至但马蹄声整齐划一显然是久经训练的精兵。黑暗中况危急我挂**张辽的安危也不敢恋战于是左手用力一勒缰绳子尽量伏低右手长戟探出向左翼扑来的敌骑的下三路一划。长声惨嘶中该骑的战马被我一戟割断了右前腿摔倒在地。

    望着长戟锋刃微微反的寒光我心中一凛原来天快亮了。

    随后扑至的三骑立时绊到倒地的同伴人喊马嘶摔做一团。我二话不说纵马从他们上践踏过去向刚才声音传出的地方急奔。又连连冲破几道敌人的狙击我终于来到了刚才声音传出的地方。但此处一片死寂、遍地横尸我感觉不到一点活人的声息。

    张辽你究竟在哪里?

    急之下我已经放声大喊:“文远大哥文远大哥!我是真髓!你在哪里?”但四面除了持续不断的流水声已经没有任何的回应。

    “哼!”

    一声无比沉重的鼻音在我背后响起声音浑厚而有力震的我耳鼓生疼。听到这个声音我不头皮麻慢慢掉转马头再次面对着这双烈火般灼的眸子这双黑色的手戟。

    借着黎明的微光我已经看清“恶来”典韦正骑马矗立在我后大约四丈的地方双手怀抱着名震天下的双戟。炽烈的目光几乎要将我烤焦、融化。他的眼里充满痛恨与仇视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此刻我已经死了数百次。

    “被人击落马下在我典韦还是头一次。”我终于听见典韦开口说话他的鼻音很重含糊的嗓音好象在喉咙里打转令我联想起猛虎的低吼。“真髓能让某家在主公面前如此出丑的你还是第一人。”

    我环顾四周——这里赫然是昨夜看到曹军主力的地方。自己费了那么大气力总算脱离虎口之后居然搞错了方向兜了一个大圈子又回来让人宰。

    事是如此的滑稽真不知我该大笑还是大哭。

    “能被典大宗师如此看重在下万分荣幸啊。”我苦笑道。事已至此惟有重新与面前这绝顶高手全力周旋才有可能逃出生天。环顾四周除了典韦后的数十名虎豹骑部下曹与他的大军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你的主子曹呢?”

    “昨夜大雨刚下曹公当时就道‘事不可为’已班师回甄城了”典韦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眼神愈加炽烈凶猛“留在这里断后的只有我而已。”看着我四面观望的样子他又冷冷地补充道“张文远安然无恙而你的部下在下雨不久就迅回高顺营去了你大可不必为他们担心。”

    我不对面前的强敌另眼相看:前番立功不成反受辱但急于雪耻的他依然冷静之极并且一眼就看透了我的心思可见在这粗豪外表下隐蔽着无比缜密的心思。“恶来”典韦决非四肢达、头脑简单之辈。

    天色越来越亮大雨完全停了。

    我仔细观察典韦后的虎豹骑士他们各个精神饱满气势沉凝无不是千里挑一的武技高手。心里不由暗自叫苦不迭:这次就是神仙菩萨一起驾临只怕也救不了我了。

    没有多想的时间典韦再度出手!

    头一次交手是在黑暗中摸索所以我根本没有看清典韦的招法。而现在我终于亲眼目睹如此惊人的武功。典韦依然坐在马上没有动。巨掌中的黑色手戟却忽然毫无征兆地飞旋转起来出无比凄厉的奇异声响令我耳膜有如针刺。他几近完美的动作流畅如水我一时竟然看得呆了。

    马蹄声夹杂在凄厉异声中细不可闻地响起典韦策马冲杀过来。充满了窒息感的怪异杀气好象滔天巨浪似的翻卷拍击两柄手戟在我的眼里已化做两道黑气不断扩大膨胀直至充斥整个天地。

    千钧一之机我收敛心神向前纵马冲刺的同时划出一戟带起一股狂风与典韦黑潮般的杀气对冲在一处出尖锐的摩擦声:我要撕破这黑暗!

    “叮”

    异声嘎然而止取而代之是死寂般的平静。漫天黑气重新收拢于典韦掌中架住了我的戟锋。两人兵刃再次纠缠在一起刚感到那股奇异的吸力传来早有准备的我狂喝一声不仅不向后夺反而学足奉先公的螺旋刺法长戟借着这股吸力高旋转着直搠典韦的膛!

    戟风忽地消散长戟受阻再也刺不动半分:典韦虽然一时措不及防但瞬间稳住阵脚将向后夺撤之势转变为向前推挡之力。

    我心中大喜赶忙就他的推挡之力顺势将长戟一抽而回二马交错而过。

    向前冲出数步我勒停战马一回头赫然现典韦那有如喷火的双眼与高高举起的双戟就在眼前!他显然是动了真怒没有停下战马而是催马就势兜了一个圈以两倍的度冲杀而来。

    此刻掉转马头已然迟了!我双腿猛夹马腹。

    随着战马吃痛向前一窜沉闷的巨响与锐利的暴风在后炸开地上的泥浆与沙石溅起老高打在后背的护甲上当当作响让我心惊跳:倘若被典韦一击打实纵是铁铸之人也只有粉碎骨的下场!

    后的马蹄声裹带着潮水般的杀气越来越接近:典韦又渐渐追了过来。

    凄厉的异声再度在耳边响起这是典韦出手在即的征兆!

    我急中生智猛然一勒缰绳同时向左拨转马头右手长戟全力向后伸出。典韦大吼一声仿佛是怒狮狂哮巨大的力量如狞牙般撕咬向我手中长戟。由于我使用的是长兵器一旦平伸典韦便无法冲锋到我侧攻击所以他将攻击目标改成我手中长戟务必要一击让我兵器脱手。电光火石间我将长戟猛地向后一收典韦这重重一击再度落空。劲风激四散拍击在脸上竟然有实质般的感觉!虽然这已经构不成威胁但如此雄浑的力量我闻所未闻不由大为骇异。

    他这一戟打空的挡儿我已经将战马兜了回来两人再度面对面。

    想起适才劲风扑面的实质感我心都寒了再不能容他抢得先机!想到这里我拼尽全之能向典韦的面门一口气连环闪刺十一戟。又是“哼”地一声典韦左手戟伸出黏住我的戟尖划了一个圆圈顿时轻轻巧巧地将我的攻势尽数化解开。余意未尽还将长戟带开到体一侧刹那间我空门大露!此时二骑距离已近典韦故技重施右手戟宛如攻城的重锤从上到下泰山压顶似的一戟劈下!

    此时我竟已无法躲闪无法抵抗心中大为悔恨。原来短兵器针对长兵器的妙用就在格挡之后拉近距离的致命一击只是自己领悟得未免太迟了。

    “当~~~~~”

    兵刃交错的巨响震得我全一颤劲风自顶门四散而落。

    我抬头瞟了一眼一支寒光闪烁的大戟正从自己头顶上探过来接下了典韦势在必得的一击。捉住这一瞬间的空隙我赶紧策马从典韦侧冲过。典韦也不阻拦似乎正全贯注地注视着新来的敌手。

    我心中大奇拨转马头一看不大喜过望!

    只见披挂整齐的奉先公威武有如战神端然稳坐在烈火般的巨马赤兔上。他右手轻轻松松端着方天画戟向前遥指典韦左手控制着赤兔的缰绳全放松而自然竟然予我一种极为奇异的感觉:仿佛奉先公的人已与四周空间水交融形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这种奇异的融洽向天地之间无限广阔的延伸颇有天人合一之态令我从心底感到震撼。我不由得全战栗起来轻轻呼出一口气:面前这气势就是所谓的“天下无敌”么?与这武道巨人相比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啊。

    典韦全神贯注地盯着奉先公双戟收在面前交叉形成一个十字门户封的极为严谨:仅仅在气势的对峙上他就已全军覆没。“恶来”突地爆喝一声好象平地上起了一个炸雷!借此一喝之威他一踢马腹巨掌中手戟舞动好象化做了两条黑龙变化无方跳跃流动着向奉先公裹去。

    没有惊涛骇浪的杀气没有激交错的风声奉先公手中大戟自然而然地运动起来有如月星辰的变幻流转。令我为之目眩神迷。

    典韦咆哮如虎兵刃交错中洒出一片红光人影一合即分。

    两骑互换了位置之后重新掉头对峙。

    典韦的左肩甲已经不翼而飞鲜血从肩头不断流下。他面色凝重、一言不双手黑戟依然摆出十字交叉的架势。虽然已经受伤但“恶来”一杀气有增无减。奉先公面色仍然那么平静依然是那金属颤动的口音:“典韦你的武技虽然不俗但仍然不是我吕某人的对手。告诉本人曹在哪里留你一条全尸。”

    典韦纵声狂笑起来:“三姓家奴!先收拾下典某再胡说八道也不迟!”

    听到这句话奉先公英俊的面容一绷逐渐呈现出疯狂的杀气让我触目惊心。他微微一笑点头道:“好我要将你的人头漆成溺器!”也不见有什么动作赤兔就骤然窜跃好象一团炽烈燃烧的火球拖着长长残像如同红亮彗星般扫过大地。寒光闪烁的方天画戟突然变幻成一条银线无声无息地直刺典韦的喉咙。

    “叮”

    兵刃交错两骑再次互相错过。又是一蓬鲜血溅出奉先公仿佛羚羊挂角般的一戟在典韦粗壮的胳膊上划出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血如泉涌。感叹奉先公戟法神妙之余我对典韦的悍勇也深深折服:虽然伤重至此但他的气势却没有丝毫削弱的迹象。此刻这位与古之“恶来”相媲美的勇士重新与奉先公放对。

    典韦先抬起胳膊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忽然放声大笑颤动空气的大笑声中蕴涵着无比的豪气与愤怒!他长长吸气原本巨大壮硕的躯此刻显得更加高大。

    典韦仿佛将全力量都运到双臂上左手戟凭空划了一个半圆出割裂空气的锐响右手戟遥遥前指奉先公厉声道:“再来!”

    我吸了一口凉气:这人莫非是不死之竟然还要挑战!

    忽然旁边马蹄声整齐而急促地响起数十虎豹骑士护主心切呐喊着一齐矛自奉先公背后冲刺!

    我大惊之下正策马急奔解救但已经来不及了。

    旁边典韦也已大声嘶喊道:“都住手!”我还从未听到他的声音如此惶急过。

    数十条长矛不断加毒龙般刺向奉先公的后背。我的一颗心几乎要跳了出来但奉先公却恍如完全没有看到依然立马稳如山岳。

    一尺半尺长矛及体。

    寒光一闪。

    下一刻无数的残肢与碎四散飞扬鲜血再次染红了大地:适才生龙活虎的骑士与战马化成无数没有生命的块散落在地上。奉先公依然没有动但几条血线顺着方天画戟的锋刃流淌下来。

    我头脑里有种瞬间血液被抽空的感觉勒停战马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幕脑海一片空白。

    如果为奉先公的武技下一个定义那就是“毁灭”。这戟法已是毁灭的极致。无论任何人、任何事物都绝对不许当其锋锐!

    典韦的喉咙里咯咯作响已经说不出一个字。看到刚才的一幕这豪勇无双的勇士竟然也为之深深震慑。

    奉先公依然面对着典韦不过和刚才相比银甲上增添了两三点猩红。

    他咧嘴一笑:“怎么还不放马过来?提出挑战的不是你么?”一笑之间露出两排洁白而整齐的牙齿说不出的风流倜傥又好象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

    典韦的眸子依然炽烈点头厉声道:“好!吕布今之辱铭记在心现在某还不是你的对手但迟早有一天要把你的人头挑在某的双戟上!”

    红亮的彗星再次出现眨眼间飞过两人相距的空间!

    奉先公人马合一地向典韦冲去但尖刻的笑声却仿佛还留在原地未动:“典韦你以为自己还有报仇的机会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真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