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一零章 凄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筱恋喜 书名:幽池
    <---凤舞文学网--->

    吹过,那种渐渐迷惑了人心的暗香更加的醉人,格子上,挂着一排檐铃,伴着风轻柔摇曳,叮叮当当的悦耳异常,不过在这空冷的夜中,却似乎染上了异样的忧伤,印在人心坎子上的,如女子低低的控诉,勾魂摄魄。--凤-舞-文-学-网--

    我以为杜子美已经定格,好像化成为一具真的木雕,只是静静的守候在夏回的门外,可他还是动了,动作是那般的小心翼翼,生怕哪个不稳,房间里抚琴的女子就便会从空气中蒸腾了一般。

    木屐的声音更加的清脆,却突然让我生出了不忍,踏上青石板,又怎么会有如此的脆响,那是踏在幽池的鎏金地面上的回音,在这空旷的地方,绵远飘长。

    或许那个时候我该告诉夏回,这个一直不知道自己真正目标的男子,在那个最初相见的夏,在那个福玉娘拎着刀架上了旁人脖子的时候,已然心动,只为了那个看似粗糙的女子,萌生了他此生第一次异常的心跳。

    我能清晰的看见,杜子美握着狼毫的手掌青筋暴突,我还能看见那晶莹的泪从听见了门内女子的声音后就不曾停止。

    “公子走得好慢,不成当了小女子为夜半时分山野中突显的妖狐鬼怪,怕小女子吃了公子不成?”

    许是门内的夏回也受不这样的煎熬,终究还是开了口,声调带着我认识的夏回所不曾出现的魅惑。

    再回头看向子美,那只狼毫有些微的破损,这点我是懂的,一个细节,便是一种心,只因为当初白老爷的一句戏言,便招来了几个人一生追求的改变。

    玉因为听了她爹的戏言,见了司徒若宇的手书易定下了终,那个时候的孤女,早已经心系与送她匕首之人,只是她忘记了他的样貌没有忘记了自己曾经的心动,不然不会把一把匕首从不离几年之久。

    敖因为这个缘故,背着人苦练了经年只因为拥有了冠绝天下的字迹,便能得了白如玉的青睐,那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的表现,若是了,哪怕不会写字又能怎样,就像当初的杜子美,只是用福玉娘不识得字的借口来掩盖自己愈加不可收拾的恋,若没有心动何让他看不清楚事实,三年的相识,半年的朝夕,若还是没有发现了卿本奇才女,当真就有些问题了。--凤-舞-文-学-网--

    待到发觉。却原来这场混乱地关系中。只有他是最没用地那个。他甚至连字体都比不得所有地人以他承了下一个为福玉娘痴狂地男子。笔不离。不管路上颠簸。停下之后只要有水。就要写写画画至今。再这样凄楚地夜是要把手中地笔紧紧地攥住。似乎害怕一个闪神笔就没了影子般。

    “公子。您还在”

    方才没有得到杜子美地回答内地夏回不再次出口询问了。其实这个夜。杜子美才应该是最紧张地那人。却没想到反倒夏回急切地追问了。

    杜子美地脸上却带着几不可见地笑。终还是回答了夏回地问题。“即便你是那出没于夜晚荒郊。要吃了人地女鬼。我也不会怕你!”

    门内地夏回听见了杜子美地话。却是冷哼了一声。清淡地说了句。“果真男人都是要不得地坏东西。听着公子这声。原本也该是个老实人地。却不想说出地话却是这般地轻佻。哎。小女子就是毁在了公子这样地男子手中地。”

    我不知道夏回说这话到底是撒。还是隐隐带着埋怨。可我依旧能清清楚楚地看见。杜子美在听见了夏回地话之后。脸上地忧伤更浓。嘴唇聂诺了一阵。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地。只是子已经到了门外。抬手探上门板。似是再犹豫进还是不进一般。

    我站在他的后,知道他若是进去了,我也就不能再跟着了。

    幽池内的规矩,许初入幽池,怨魂下不得手,可以有心肠好的旧魂帮着提点,可最后的九十九次历劫,别说不得帮扶,就连入内观摩也是不可以的。

    那是对其此世最后的总结,又怎可随随便便的让旁人瞧了去,我想,即便我是夏回的主子,她大概也会希望我看见了她最后的狠觉才是。

    至于归,她是不同的,因为心底总有隐隐的感觉,她那么着那个男子,即便最后,她也不忍伤他的。

    门内琴声戛然而止,我有些惊慌,因为杜子美后的场景因为夏回的骤然停止而完全变了样子。

    写着花字的灯笼变成了高高的回字,那是夏

    要圆的那盏灯,中正的青石板也变回了幽池中的鎏长的巷道更是变回了宽阔异常的广场,广场中间有一方池水,终不停的喷涌着墨黑的泉。

    我曾翻过幽池的典藏,最初的时候,据说那泉是天下间最纯净的水,阎君本是天帝与一凡尘绝艳女子的私生子,因其特殊的份,绝对不能与外人相道,阎君便是生在这池水之侧的,那凡尘女子在生下阎君之后,镇忧伤,她的泪水滴入这泉水之中,终究在阎君诞生下九十九那天香消玉殒。

    那样的女子,天帝只要开开天恩,她便不会去了,不过她的份是不能被外人知道的,所以天帝便在这泉水周建起了这座游离与三届之外的幽池,阎君,也只在幽池索魂楼中有其世的记载,外人多半不知的,包括了名为尊下,实则为幽池真正的主人的孟婆尊神,我最初的时候猜不透缘何我会看到那典藏,可看过了阎君迷离的眼之后,我却有了别样的愁,再去找那典藏,终不得见,有些莫名,幻想那份震撼不过是我的一个梦而已——但我知道,那不是梦,因为我看见了阎君傲然独立的背影,带着深深的孤寂,就好像被人抛弃的孤孩,那一瞬间竟有拥他入怀的悸动,久久不曾平静。

    千年的成长,阎君是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这种暗淡的幽池中,他一直都是方外之人,看尽炎凉百态,看尽万千怨魂总也抹不去的悲伤把那清澈的泉水染成墨黑。

    他从来不去思考,也不想去懂,至少遇上我之前,他有着千年的阅历,却只有着比孩童般还稚嫩的感,什么时候,他的眼中带上了忧伤,我竟是不知的。

    杜子美还在犹,看似无心,却最专注,因他的专注,所以看不见后的改变,可是我是不同的,所以我看见了在幽池的墨泉边站着的那个男子。

    他的衣飘飞,他那长及地面的发丝随风轻舞,带着魅惑人心的笑,与我遥遥相对。

    在这清冷的中,有一抹惊艳,叫做怦然心动。

    的,在文廷带给了我痛彻心脾的背叛之后,我再次堕入红尘,只为了他那忧伤不懂的眼,和那一抹怎么也掩不去的波动!

    他夜上是通体的红,长摆及第,素要广袖,带着飘渺的华艳,若是不知他是阎君,我会当他也是绕在墨泉边悲泣痛伤的绝色!

    杜子美终究还是进了门去,可却不是自己走进去的,夏回还是放不掉自己的紧张,她竟然丢了琴,亲自迎出了门,这个也就是杜子美,若再有些别样心思的,眼睛带着不规矩,见了周边的环境赫然的改变,只一声惊嚎,那么要圆灯的怨魂也便失去了这次机会,只因那一阵惊叫,会打破了幽池的结界,带他回返了最初来此的入口处。

    夏回是明白个道理的,可她还是没有稳住心神。

    我看着缓慢合上的门板,心中全然的迷惑,她的紧张,因为杜子美,还是因为灯熄之后,那忘川的水润喉头,便会忘却,曾经,有那样一个心思深沉的男子,为了她误了终

    “公子,见到小女子,可有惊恐?”

    是夏回低低的语调,与福玉娘完全不同的声音。

    我微微侧过了脸,似是再看向门内,可是对面男子却微微的扯了扯嘴角,他虽不懂,可他懂得人,他知道,我不是再看门内不可窥视的汹涌杀机,只是再避,避开了他那令我乱了心思的双眼。

    “玉娘……”

    竟是杜子美的低喃,我瞪大了眼,“他真的认出了夏回,这意味着什么?

    “等了这么久,我相信着自己的感觉,终究还有再见的那一,皇天不负有心人!”

    久久的沉默,随后是夏回依旧柔媚的笑,“公子,难不成我长得像你的故人?”

    “虽然你不认我,但是我明白,是你!”

    “公子,子急切的,小女子也多有常见,不过却没想到公子这样看似正人君子般的男子,见了面,却也是要动手动脚的,不过这也怨不得你,倒是常常有男子错认了小女子,却原来小女子生就一副大众的面容,常常被人错认了去!”

    说完耳边传来了夏回如黄莺般的笑,她在笑,我懂她,她终究还是泄露了她的脆弱,那笑,不过是种掩饰,就像我不敢看向阎君面容的掩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幽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