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五八章 少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筱恋喜 书名:幽池
    <---凤舞文学网--->

    玉娘被杜子美搀着上了车,敖鄂并没有阻止她的动作帘子合上的那一瞬间,杜子美不自觉的回看了眼站在他后的敖鄂,只那一眼,杜子美就觉得自己喘不上气来了。--凤-舞-文-学-网--

    敖鄂没有任何表,可杜子美却感觉在敖鄂那双冷淡的眼中,他已经支离破碎,缩缩脖子,急忙转过了去。

    敖鄂勾了勾嘴角,转过去,对车夫轻轻的摆了摆手,随后踏上了自己的马车。

    等着两辆马车先后离去之后,杜子美还站在原地,呆呆的盯着敖鄂原来越小的华丽马车,有一种感觉,敖鄂似乎要开始算计自己了,虽然敖鄂没有说任何话,可是杜子美却觉得敖鄂方才跟他说,现在开始他与福玉娘之间的赌注——杜子美就是这样觉得。

    车子出了京城,下午才到了司徒家祖坟,马车上有备着祭奠用的贡品,车停在了司徒家祖坟外,车夫掀开了车帘子,福玉娘从车里走了出来,把手中的祭品篮子递给车夫,自己轻轻跃下马车,随后回去拿车夫手中的篮子。

    车夫憨厚的说道:“掌柜的,这篮子也不轻快,小的给您送回去吧?”

    福玉娘想挤出个笑脸,却怎么也没挤出来,随后垂下了嘴角,喃喃的说道:“不了,我又不是弱的闺秀,这点重量难不住我的,你也不必跟来了,我想单独和若宇说说话。”

    车夫点了点头,敖鄂的车一直跟在福玉娘的车后的,原本车夫还有些担心,却没想到敖鄂的车跟着出了京城就没了影子。

    昨夜又下了一场雪,司徒家的坟地平没什么人来,雪地上也很干净,所以那唯一的一串脚印也就格外的显眼了。

    福玉娘心头一动,拎着祭品快速的循着脚印的方向走了去,果真在司徒若宇地坟前矗立着一个高大拔的影,穿着浅蓝色的棉布长衫,头完全束了上去,饰以精致的玳瑁,单看背影,竟与当年的司徒若宇是一般无二的。

    福玉娘伸手捂住了自己地嘴。瞪着眼睛看着那人缓缓地回过来。对着福玉娘微微地一笑。轻声地说道:“玉娘。我回来了。好久不见。”

    老半天。福玉娘才喃喃地问道:“你是罐儿。还是若宇?”

    那人还是笑。他地脸是少年地模样。可却委实迷惑了福玉娘地眼。许久。--凤-舞-文-学-网--他才轻声地回问了句。“你说呢?”

    福玉娘手中地祭品篮子慢慢地滑落。篮子中地祭品尽数洒落在地上。

    从福玉娘后传来了一个不甚开怀地声音。“你果真回来了!”

    少年还是笑。笑得温文儒雅。他地脸其实并不比敖鄂地好看。可那一笑竟会让人生出了一笑倾城地错觉来。

    “敖鄂,好久不见了。”

    敖鄂的声音还是那么平淡,这一刻已经听不出他的喜怒来了,“是很久不见了,看来我今当真来着了,不然我不会最早就知道你回来了。”

    “其实我一直都没走,十年了,直到前些子我才想了起来,原来我一直都在。”

    “你什么意思?”

    这次敖鄂的声音传来过来的时候,竟带着微微地惶恐了。

    少年还是微微的笑着,“我喜欢玉娘很多年了,或许比你我所知道的都还要早就喜欢上她了,我会回来,只是为了告诉你,我她,真的了。”

    “你……”

    十多年来,福玉娘第一次听见了敖鄂的气息不稳和微微颤抖了声音,不过这些都不是她所在意的,她所做的就是在听见了少年那话之后,慢慢地向前走去,直到她到了少年前,缓缓的伸出了手,抚上少年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喃喃的说道:“你到底是谁?”

    少年伸出手,抓住福玉娘抚着他脸的手,并没有拿开,促使福玉娘地手更加的贴上了他地,温声说道:“何必计较了那么多,只要我回来就好了,你想我是谁,那么我便是谁。”

    一瞬间,泪就滑落,少年轻轻抬手抹去福玉娘眼角的泪痕,随后轻轻地拥抱了她入怀,两年不见,他似乎又高了许多,福玉娘竟只达到他唇角的位置了。

    敖鄂还是站在原地,微微眯起自己地眼睛,盯着司徒罐拥抱着福玉娘。

    司徒罐双手放在福玉娘的后,目光却是与敖鄂遥遥相对的,那是带着明显挑衅的眼神。

    就这样僵持了许久,直到福玉娘慢慢的推开了这具温暖的怀抱,缓步来到司徒若宇的坟墓前,伸手抚摸着上面的冰冷的字体,司徒罐才与敖鄂错开了视线,回头看着坟墓前的福玉娘,轻声的说道:“你当真忘不掉过去的种种?”

    福玉娘脸与墓碑上的名字只咫尺之遥,轻巧的笑着,“这上面的字同十年前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变,可弹指间,才猛然现,一切又都不同了,我从

    过要忘记,既然没要刻意去遗忘,又哪里来说的忘不

    “玉娘,我……”

    司徒罐想说些什么,却被福玉娘用淡淡的声音挡了回去,“你们都先下去,我想一个人在这里静静。”

    司徒罐与敖鄂相视一眼,随后快速的别开了各自的头,还是司徒罐出了声,“玉娘,那你在这留一会,我一会再来接你。”

    福玉娘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双双迈开步子走了出去,他们从彼此的眼神中瞧出来了,对方是有话要说的。

    听着敖鄂与杜子美离去的脚步声,福玉娘慢慢的站起来了子,呆呆的看着自己方才掉在雪地上的祭品,又看了看司徒老爷和司徒夫人合葬的坟墓,近前微微一行礼,随后起,竟头也不回的从墓地的另一侧走了出去。

    敖鄂沉默着和司徒罐走出了墓地,半路上敖鄂突然回过头来,盯着司徒罐,冷着声音问出了口,“你到底是谁?”

    司徒罐微微的笑,“我是玉娘的罐儿。”

    “你的眼神告诉我并非如此,十几年前的司徒罐一直体羸弱,却在司徒家衰败后,与玉儿颠沛流离,那样差的条件下不药而愈了,当初我委实忽略了这点,只当是上天眷顾了司徒家最后一根血脉,还有给了玉儿一个拉住她的理由,现在我却感觉到了蹊跷来了。”

    “不管你怎样的猜测,十年间,我都只是司徒罐,不过是脑子不怎么清楚的司徒罐。”

    说罢也不再理会他,转就又往墓地走去,却被敖鄂的声音叫住了,“没有人能阻挡我,不管你是谁?”

    听见了敖鄂的话,司徒罐站住了脚,微微的侧了侧脸,却没有回头,轻声的说道:“敖鄂,吃一堑,会长一智的,你这话,吓唬我不好使了。”

    敖鄂这回又恢复了方才的自信,轻巧着笑道:“十年前斗不过我,十年后也不会敌我,不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是一件很恐怖的事,不过既然知晓了,便都无所谓了,你藏了那么久,竟还是耐不住寂寞的跑了回来,高兴么,她十年来并未有任何的改变,无论外貌到内心,穿上了那白衣,她就还是白如玉,那个如白莲般纯洁的白如玉,受制于你的,只是那个流于市井的福玉娘而已。”

    “不管她是谁,我只要知道,她是我的人就可以了。”

    说罢司徒罐不再迟,快速的往回走去,他的心中竟生出了一丝惶恐,来到了坟墓前,果真已经没有了那一抹与雪地一般颜色的人儿。

    循着脚印追了出去,敖鄂也回到了这里,瞧见了司徒罐追出去的方向,却往相反的方向跑了回去,那里有他的马车。

    司徒罐循着脚印追过去才现福玉娘不过是饶了个圈子,又回到了前方坐着马车离开了,那么久没见了,再见面却成了她躲他,这个认知让司徒罐心口抽了抽。

    而敖鄂的马车也走了,司徒罐攥紧了拳头,飞快的来到一边牵出自己的马匹,单人骑马比马车要快,自己与敖鄂根本没说几句话,现在要追福玉娘,应该能追上的。

    天黑之前,司徒罐已经来到了福缘客栈门外,可路上并没有看见福玉娘与敖鄂,在福缘客栈门外,司徒罐瞧见了敖鄂的马车,翻下马,把缰绳递给马童,飞快的冲进大堂内。

    他进去的时候,大堂里有很多用餐的,可却是鸦雀无声的,众人都是屏息盯着敖鄂抓着杜子美的衣襟声音冷寒的问着他:“你说玉儿没回来,胆敢骗我,知道是什么下场么?”

    杜子美脸色煞白,喃喃的说道:“没,真没骗敖大官人,福掌柜今早走的时候说过了会走几天的,她说了多半都会去做的,又怎么可能回来呢。”

    栓柱从后堂急急走了出来,他本是要给敖鄂与杜子美圆场的,却在见到了才进门的司徒罐愣在了原地,随后跳跑到司徒罐前,还像小孩子一般的拉着他的胳膊兴奋的说道:“福姐姐当真没有骗我,罐儿哥当真今天就回来了,可是福姐姐呢,你怎么没同她在一起。”

    栓柱的问题成功的解了杜子美尴尬的局面——大堂里有许多千金小姐看着这一幕呢!

    敖鄂听见栓柱这么说了,知道杜子美真的没有诚心隐瞒,暗暗的皱了皱眉,想着大概是自己算错了福玉娘的心思了。

    汗跟亲们解释一下,前些天看见了大家说的过渡期太长的问题,这个,谢谢大家的指点,我已经尽量在缩减了,亲们若是不提醒,怕我要走很多弯路呢,十分感激大家的票票和评论,_嘻嘻……从这章后,要加速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幽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