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零六章 雪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筱恋喜 书名:幽池
    <---凤舞文学网--->

    人心乱的人都走了,先是王凝兰和杜子美,随后是:心中有些失落,罐儿匆匆的赶了回来,却也连夜送了回去,本来络的院子一下子就静了,平静倒也好,可是这次却没有了罐儿陪着自己边度过那比数九寒天还冷的空寂了,等到人都走了,才愈加想念起罐儿来了。--凤-舞-文-学-网--/

    慢慢走出了自己的院子,她是今早赶回来的,以前都要三天才回来,这次却只一个晚上便赶回来了,或许心中当真有一个愿望,还想再见见他,那个和若宇十分相似的书生,自己明白,他走出了福缘客栈,便与自己再也没有任何的牵连了,或许他再见,他会是列队前行的官员,而她却还是那个一铜臭的商贾,那么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也便更加遥远了。

    那个小心翼翼的扶着王凝兰的人,让自己平静了好多年的心底生出了异样的波澜,这点就连罐儿也看出来了,所以罐儿对他充满的敌意,所以罐儿愈加小心翼翼的讨她的欢心,其实罐儿没必要如此的,就算她福玉娘再怎么变,罐儿在她的心中永远都会是最重要的那人,是自己要用生命保护着的人,这么多年,虽无血缘,却更胜亲人的依赖——其实,她本没有人前表现的那么强大,只不过若她弱了,便不可能为罐儿撑起一片温暖的天空。

    打开房门,竟慢慢的走到了杜子美他们的院子里,迟疑了一阵,福玉娘微微笑了,轻声告诉了自己:“福玉娘你怕什么,这里全都是属于你的地方,要去哪里是很寻常的事,想去就去吧,你不是个会压抑自己的人。”

    这样说了,心中就有了底气,几步就来到了杜子美地门前,他才走,这房门也没有落锁,伸手推开,人去房空,少了活着的气息,也就失了暖意,福玉娘只觉得扑地寒意,哆嗦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杜子美是个整的人,房间里一切都井井有条的,地上光洁如鉴,桌上纤尘不染,连他睡过的铺也是完美如初。

    不过福玉娘看见那的候,还是愣了一下,那上竟然还铺着一件男子地长袍,沿着入睡的方位,平整的铺装那里,就好像是这房间地主人睡在那里一般。

    福玉娘慢慢走到了边,看着这长袍,是最适合杜子美的那件白袍子,心中一动,喃喃自语,“他为何要留下这衫,莫不是当真不喜欢了?”

    伸手捧起,一方纸张从棉袍内里落出来,翩飞落地,福玉娘一愣,随即放下手中的棉袍,弯捡起上地纸,上面却是一排排俊逸飞扬的字迹:

    初见淡若水,再见心已,奈何非己,总是不解。--凤-舞-文-学-网--

    为徨。为谁难。谁能懂我。念我?

    此去分隔两处。若他街头偶遇。你还会认出我。可还会用那样地眸光凝视?

    福玉娘手中地纸张落。这些不过是毫无章节地散乱随笔。不过却懂。杜子美指得是自己。何谓非己。不过都是借口。再次捡起那张纸。福玉娘收起了杜子美地衣衫。转走出了这间房。

    把手中地纸张一点点撕成碎片。抬高了自己地手。有风吹过。那纸片随风纷飞。最后手中一片也没剩下。抬步。背着纸片地方向走出了这益空冷地院子。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从前。不过只是总绕在她边地人变成了更小一些地栓柱。他愈加地聪明伶俐。穿着小厮地衣服。倒也是个娴熟地好帮手了。再看他穿着锦袍之时。又会是个有鼻子有眼儿地富家少爷。

    雪后闲着地时候会跑到她院子里堆雪人。总会堆出四个来。两个大地、加上两个小地。他会在那两个小雪人地后用他还有些丑地字迹写上张栓柱和司徒罐儿。然后在其中那个略微纤细一些地大雪人上挂上福姐姐三个字。可最高大地那个雪人却从来什么也不写。

    一又见栓柱挂字条,前来扫雪的杂役好奇的问出了一直以来大家心中的疑问,“栓柱,那三个都写上了字,为何从不见你给最大这个写名字呢?”

    栓柱笑得憨厚,“因为栓柱喜欢他,可福姐姐不喜欢,我想让他陪在这里,守着福姐姐,不写名字,福姐姐就不会赶他出去了。”

    杂役对栓柱的傻言呆语一笑置之,不过福玉娘却湿了眼圈,这孩子心思细腻,在是最懂自己的人。

    等着再下雪的时候,福玉娘看着院中忙碌的栓柱,心中会有暖暖的感动,看着他堆出的那个最大的雪人,会呆呆的看很久,然后杂役来扫雪的时候,福玉娘只是轻声交代,“那雪人不要动了。”

    敖鄂还是和以前一样,三天两头带上几个了台面的泼皮来客栈内捣乱,然后在她的后院乱逛,好像当这里如自己家一般的随意

    又来了,见了栓柱堆得雪人上挂的名字,先是一然笑了,看见栓柱怯生生的躲在一边看着他,竟出奇的和善,叫来了栓柱,命其取来纸笔,栓柱不是罐儿,他对敖鄂有丝莫名的惧意,敖鄂让他怎样,他便听了他的意思,快速的带来了纸笔交给了敖鄂。

    敖鄂拉过栓柱的子,让他背对着自己,一手执笔,另一手把那纸垫在栓柱的后背上,笔起墨落,嘴上是高兴的声音,“好了,你转过吧。”

    栓柱应声转,却瞪大眼睛看着敖鄂在那最大的雪人上挂上了刚刚他写的名字,敖鄂的字体苍劲有力,只这‘敖鄂’两字已经显出了他的霸气,也不过两个字而已,却让栓柱失了心魂,喃喃的说道:“这字真好,除了福姐姐客栈外的匾额上的字,也就属你的字最漂亮了,连杜哥哥的字都不如你的。”

    敖鄂听见了栓柱的话觉得心中十分舒服,他知道自己手书的妙处,在这孩子的心中,只有自己的字体配的上那匾额上的字对么,十年前,他偏武,司徒若宇善文,他说他们兄弟二人一文一武齐名天下。

    可是她满腹才,只对同样善文的他动了心,记得第一次惊艳于她的手书那回,她素手执笔,落墨雕花,眼圈中含着湿,语调还没有自痛失双亲的落寞中走出来,轻启朱唇,吴侬软语,“爹爹说我这字是他一世的骄傲,他说将来若替我择婿,便要同样寻个字美的,等到我能出嫁,让我与夫君在新婚之各书一卷,寻人装裱上,悬于厅堂之上,夫妻眷侣,羡煞旁人……”

    敖鄂呆呆的听,来自己输给司徒若宇却不是因为人差了他多少,而是因为这字,没有人知道他从此广罗书法名家,千金寻字,王献之十八缸水天下传名,他人后又何止十八缸,只是这些年的苦心,终能与她齐名,可是她却对所有人说,当初的睿智奇女子白如玉早已经死去了,她现在是大字不识一个的福玉娘。

    是时不我与,还是怨念残,看着挂着他名字的雪人正对着福玉娘的门口,就好像这些年的自己,一直站在她的对面,用尽各种手段,令她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福玉娘的门轻开启,敖鄂屏住了呼吸,就那么呆呆的看着一素衣的她快速走了过来,却始终没把视线对上他的眼,来到了雪人前,先是一愣,随即皱紧了眉头,对站在他后的栓柱轻声说道:“栓柱,这雪人挡了我的路,稍后叫人来清了吧。”

    随即从敖鄂淡的走了过,她不会现敖鄂攥紧的拳头和眯上的眼,这么多年,她还是如此恨着自己,就连个写上了他名字的雪人都容不下。

    栓柱满是不舍,想了许,却是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敖鄂眨了眨眼睛,轻声说道:“不妨事,你的名字稍后我收了,等下一场雪我堆五个,偷偷算上你的。”

    敖鄂微笑,他是希望那雪人可以替代自己站在福玉娘的门外。

    冬去来,天渐渐变暖,敖鄂带来的皮越来越无能,有一次福玉娘的刀刚架上一个看起来十分勇猛的大汉的脖子,还未说出任何威胁之词,他却先尿了裤子,令福玉娘对敖鄂越来越无语。

    整整一个冬天也没再见杜子美,不知道他上可曾加衣,可有吃饱,他的功课有没有好好温习,王凝兰是低调回了王家,坊间并没有多少关于王凝兰的话题流传出来,自然就更没有杜子美的一丁点消息。

    那暖阳,福玉娘走进了空寂了一冬天的房间,坐在杜子美曾经睡过的上,轻轻闭上了眼,本以为不过是擦肩而过的路人,可一个冬天的沉寂,却还是没有彻底的忘却,马上就是闱,王家会保他高中么?

    说出心中淡淡的怅然到底是因为什么,或许杜子美的上背负着她对司徒若宇残存着的梦想,那年初见,她是哀戚茫然的孤女,他是傲视群英的惊世奇才,他的一个微笑,牵了她的心弦,爹爹寻寻覓覓,却不会再见,这世上还有比她白如玉手书漂亮的,那个人就是司徒若宇,是爹爹梦想中与自己相配的男子。

    敖鄂,出乎了她的意料,竟会比若宇的字还漂亮了,不过若宇的字是不争与世的洒脱,而敖鄂的却要处处压人三分,心若静,便是无人能敌之,可惜了,若想他心静如水,怕难于上青天!

    还是底气不足滴上来征求意见,亲们,大家对这几章感觉如何捏?对手指,为什么我喜欢了,却不知道亲们的感觉了捏,只有乃面的支持才是我滴动力,叩谢……爬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幽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