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七一章 泪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筱恋喜 书名:幽池
    <---凤舞文学网--->

    池里的魂是见不到光的,因此幽池之内没有旭东升就算有,也会被掩藏在层层结界之外,所以,在有曚昽的光线照入了我的长桌之上,我才赫然惊醒,这样的美妙,我有多久不曾见,缘何今竟分外妖娆了我的眼。--凤-舞-文-学-网--

    那抹拔的影站立在我的房门外,堵住了我前行的脚步,心头不争的一颤,似乎那光是随着他的到来才映入了我的世界,可是这光是如此的柔和,我竟不会觉得难以承受。

    抬起头,注视着他的眼,归说,在这幽池之内,也只有我敢盯着阎君那双举世无双的眼,我曾问她这是何故,她回我:幽池中人,若长长久久的盯上那双眼,将会覆灭。

    我不明就里,可是阎君与我,并不相干,何必问得那么明白,此刻,我只有一门心思,归与诸葛裕缘分未尽,我想知道,归现在有没有做下令自己万劫不复的傻事,看着阎君勾起的嘴角,我竟迟疑了。

    何谓万劫不复,手刃了诸葛裕,秀蓉转世,注定孤老一生,那样炽烈的过,别样男子还能再入她的眼么;若是放过了,恐现在她已经灰飞烟灭。

    此刻,阎君无声的立在门边,其实若是从前,我只要侧过子便会出去,他从不拦我,可是,想了许久,我回转了,缓缓的合上了后的门板,原来,我能凌厉的对自己下手,历经了生死,却还是未能看淡红尘,归陪着我那般久,就好像我曾经最喜欢的火狐,怎会舍得让她伤,不同的是,归有她的意志,那是火狐所远远不及的,因为心中牵念,所以害怕见到锥心的结果。

    锥心么,原来那心口上艳红的色与破开的口并未让我不再有,我还是会惦念着归的。

    归,是我给她取的名字,进入这幽池之内的怨魂,都拥有一个编名,生前的印记在这里会渐渐被抹去,只因带着这印记,便不可能做到无无求,若还是过不了关,早晚还会败在当初伤了她们的男人手中。

    那时我初入幽池,虽然生前饱尝过孤独,可我还是无法适应了幽池之内令人窒息的孤寂,不久阎君便带来一个消瘦的女魂,她目光空洞,和每一个新入幽池的女魂几乎没有任何的区别,她的声音低柔,我甚至还能看见她眼角晶莹的泪痕。

    后来我才知道,她新死不过半,这在幽池是很奇怪的,因为大多数怨魂都是死后七天才进入幽池,或许有些做了孤魂野鬼经年才被幽池收纳,而这么快便来此的,还是少见的。

    我问她叫什么,她咬唇不语,后来我知道她曾伤过双耳,来到这里的魂,死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便会停留了,她的不语只是因为她听不见我的问题。

    转。幽幽叹了口气。阎君啊阎君。难不成你当真害怕我这弱质女流。不——该说是弱质女魂能成了什么大地气候不成。竟要如此防我?

    却不想本该我去圆灯地子。阎君竟出奇地放过了我。入夜。我安排了这个不知该拿她如何地新魂怎么办地时候。阎君迈着优雅地步子出现在我地房门之外。

    他地笑脸一径温和。我却看不到他眼中地度。这样地男子。终究不明白什么才是感。他地心中只知道征服。他不能遨游于天下。至少在这死寂地幽池内。他拥有着无上地王权。哪怕是厉鬼仙子地魂被收入了这幽池之内。也躲不过他地掌控。

    “她生于。历劫于。死于。也会在之际离开这幽池。”

    我倾听不语。这便是我与他地相处。他不需问。却明白我最想知道地是什么。而我也不需回答。他便知道我懂了他地意思。其实我本就不想回答。

    “她是我赐给你地。不久你将是这幽池之内地掌魂者。若没有个侍婢。反倒显得本君小气。还有便是你地这头青丝。本君喜欢。就让这新来地怨魂专门给你梳理好了。”

    我的发?是的,我的发是这时间少有的,我与月素有着一般无二的面容,可这发却是我们之间唯一的不同之处,我的发长及地,从无杂乱,月素曾托着我的发,说这是上天对我的偏宠,是不是偏宠我没什么感觉,可是月素说这话的时候,我能看得出她眼中的恨意,竟然那般的浓烈,好像我当真亏欠了她许多。

    阎君的来与他的去都一样干净利落,我甚至怀疑,这‘索魂楼’会不会是他曾经的寝宫,他的进出是比我还要洒脱的随意。

    远处宅子上的灯火渐渐熄灭,代表着又有人可以离开幽池,或转世,或幻灭。--凤-舞-文-学-网--

    归幽幽转醒,她是新入的魂灵,还有些不能适应,她那双好像总浸泡在水中的眼睛(这也只是我的错觉,因为怨魂是没有泪的。)瞧见了我不解的注视,忙起跪了下去。

    我皱皱眉头,她太过谦卑,这样的女子反倒让我无法适从,伸手扶起了她,忘记了她失聪的事,轻轻的开口,“今后也无需在这样多礼,看年岁,你我相差不多,或许你还要虚长我几岁的,今后便以姐妹相称的就好。”

    “秀蓉不敢。”

    她低眉顺目,好像已经适应了这样的语调,可是她的话突然惊醒了我,她能听见声音了,猛然想起,阎君出门之前,曾伸手拂过了归的头顶,那个时候还以为他是想看清楚睡在我上的女子的样貌呢,原来是别样的意思。

    “这幽池之内是不要生前的名字的,你既然跟了我,阎君也未给你分下名字,那么我便给你取个好了。”

    “但凭魂师做主。”

    秀蓉的声音低低沉沉,听着她毫不胆怯的称呼我为魂师,看来她知道已然死,有些人进入这里是不敢听见自己已经死亡的消息的,更不敢相信自己会如此的苦难,竟被隔绝在轮回之外。

    秀蓉的声音平淡,看来她已经接受了所有的现实,不过她不明白的是我并非什么‘魂师’,我不过同她一般,是个为所伤的平凡怨魂,只是我又不同与她的便是我要经历更多的劫难。

    天真好,都说

    了新生,阎君的话还在耳边着,他说过,秀蓉和t关系的,还说过,秀蓉会在天到来的时候离开这里。

    不管是什么结果,我希望边的人都会是美满的,所以我给秀蓉命名为‘归’,但愿她能在天平安的归返人间。

    回忆初见的时光,仿佛归淡而忧伤的眸子还在我眼前飘动,可是她的现在却是我不能把握的,幽池内没有四季,这里终年是最适合翻云覆雨的温度,可是隐约之间,我还是明白了,现在应该已经是天来临的时刻了。

    阎君被我关在了房门之外,落,灯亮灯熄,他由原来的愤然渐至习惯了我的无理,倒也不再为难。

    许久之后,我听见了门板之外,那已经渐渐熟悉了的男子,他转刻意来的衣衫飘飞声(他是阎君,若想隐瞒,连孟婆尊神都不能察觉到他的响动的。),他在向我示意,他要离开了,可是我没有拦阻的必要,也不可能有拦下他的念头。

    然后,我听见了门板外的慨叹,“你当真不是个玲珑的女子,诸葛裕家中娶妻,昨夜新婚,未到!”

    我心中一动,他的脚步声已经远去,可是我的心中却不能遏制的痛了开来,诸葛裕又娶亲了,他终究还是要找个女人过子的,就算为了秀蓉一夜白头,就算为了秀蓉三月卧,可是时间能冲淡一切,短暂的痛苦之后,人已经习惯了心碎,或许什么便也淡了,就像我以为诸葛裕会一直着秀蓉,然后一生不娶,可那毕竟只是我以为的,为所之人,终不娶者,这广阔的世间,又有几人才办到。

    可是我却忽略了一点,幽池里的命运齿轮是早就安排妥帖的,诸葛裕的不到反而有些突兀了,这要是追究起来,该是掌运者的失误,亦或许,有人刻意为之的。

    提起裙摆,披散着我顺柔的长发,赤脚奔出了房门,我要见见归,马上就见,她此刻定然没有休息。

    就这样随意的奔跑在长廊之上,我不担心有人会看到我这样的模样,因为这里是幽池,天已破晓之后,所有的怨魂将没有力气步出房门,可我不同,我不明白我为什么没有这点忌讳,只是一次听见归轻柔的说过:“那是阎君大人对姑娘的怜。”

    是么,想起归的话便觉得好笑,那个高高在上的君主,他的笑容只存在他的面皮之上,他的眼中从来没有温度,那样的男子,会懂得怜,那就当真好笑了。

    ‘索魂楼’的高度对我来说已经习惯,可是才步出了‘索魂楼’的正门,我却愣在了原地,两个白衣鬼使押着一个珠光宝气的女子与我迎面走了过来。

    那女子是高傲的,她的眼中包含着对这里的蔑视,她的脸是精致的,甚至找不出一丝的瑕疵,突然想起了月素,这女子和月素要是相遇,那又会是怎样的一种景呢,都是那般的目空一切,又都是那般的盛气凌人,这个女子,让我心头不停的颤抖了开来。

    那女子似乎也瞧见了我,眼中显出片刻的迷茫,随即眯紧了眼,对着我露出一个古怪的笑,然后从我边走了过去,他们行去的方向,是阎君的寝宫。

    甩去心头的怪异,我继续向下宅奔去,归昨夜没有回到索魂楼,此刻应该还在下宅里。

    我在熟悉的地方寻到了归,下宅里更多是器物房,里面有几间可以供无聊的怨魂排遣孤寂的房间,其中还有一间是专门提供刺绣的专室。

    归每一次圆灯之后便要来此,她会亲手绣一朵黄菊,虽然她懂得那些男子的死是罪有应得,可是秀蓉还是会伤感。

    垂下手中扯着的裙摆,我呆呆的凝视着此刻的归,心竟抽缩在一处,许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归……”

    归猛然提起了头,眼圈中竟转着泪,轻轻柔柔的回答了我一句,“姑娘……”

    我几步来到了归面前,伸手捧起了她的脸,略微激动的说道:“你竟然有了泪?”

    归一愣,显然没有明白我话中的意思,我的声音中饱含了一丝兴奋,“太好了,你竟有了泪!”

    “姑娘,你怎么了?”

    归不解的问着我,看着她眼中的迷茫,我猛然惊醒,自己当真有些反常了,可也替归高兴着。

    “你能哭了,虽然这泪水还在眼圈中未曾落下,但是你可以哭了,就代表了你有人气了,或许将来……”

    归猛然跪地,声音轻柔,“姑娘,归不想离开这里,天下之大,无我能容之处,求姑娘通融一下,留我在此。”

    轻叹口气,伸手搀起了归,声音里有我都不曾察觉的一丝空洞,“离开这暗无天的幽池不好么。”

    “离开这里,便又要堕入轮回,入了轮回,难免要尝那锥心的苦,既然如此,我宁肯在此无心的活着。”

    心中了然,归是一朝被蛇咬,如今不敢再去尝试,可她眼圈中的晶莹,明明白白的告诉了我,她还是在意,魂是无无求的才是,因为这滴晶莹,归若是遇上了诸葛裕,注定失败。

    “你的劫难……”

    我拉过归冰凉的手,她的面前摊开了一匹巨大的绣画,上面的黄菊栩栩如生,有大有小,有圆润饱满的,也是瘦小细弱的,这各不相同,它们背后所代表的人也是不同的。

    归绣到第四十九朵的时候,曾取来这绣画给我瞧过,她的声音中带着落寞,可却也是咬着牙齿说出来的,“姑娘瞧瞧这些菊花,原来就算各不相同,却也有着相同的荒,男人,果真不可靠!”

    她口中的男人,更确切点说应该算是诸葛裕,不过我首先想到的确是文廷质疑的眼神,转过,这样的问题,总是太过尖锐,所以我选择逃避。

    现在上面应该已经是九十八朵菊,那绣布的当中还空着一处比较大的地方,那地方应该是为诸葛裕准备的吧。

    归低头看着绣布中的空白,轻声说道:“他没来,他又成亲了,所以不能过来

    。

    我心一惊,想不出归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可我没有张嘴,我知道归既然开了头,便会跟我继续说下去的,难过的事,跟人说一说,或许能轻松些。

    以前我不曾过问过归的过去,归谨守着自己的本分,也不会找我来问长问短,昨天会掀开了归的魂卷,那也只是我的任务,以前了解属于幽池内的悲伤,也只是一闪而过,毕竟那些怨魂是我不曾见过的,可归在我边生活了那么久,再去接触了她的过去,感觉也分外的明显了起来。

    “这些是我在忐忑不安的等着他的到来之时,孟婆尊神差人来通知我的,尊神说诸葛裕今大婚,本是礼成之后便会来此,可是诸葛裕提前见到了那名女子,所以他改了主意,不会过来了。”

    归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听上去很平静,可是我看到了她藏在袖子里那不停打颤的手。

    常听世人说什么我若离去,你定然要找个和我一样你的人替我守护了你,这样的感多伟大,可是前提是自己不再知晓人的一切,若是还着,知道自己的最娶了别家女子,还是会难过的,这跟自私没有关系。

    伸手搭上了秀蓉的肩膀,此时竟然无语,曾经可以安慰别人,“难过就哭出来,哭出来舒服点。

    ”

    但这样的话在我们这里却是忌讳的,因为我们不是人,是没有眼泪的。

    归抬高了自己的头,对着我微微一笑,然后伸手覆盖在我搭在她肩膀的手背上,轻柔的说道:“姑娘放心,我没事。”

    看着她平静的脸,我的心中更加的不平静,我宁肯她惊涛骇浪,那样还在我所能控制的范围,就是平静,才让我想起了那魂卷之上的记载:秀蓉故去之前,曾很随意的央请宫叔为其添置绣线等物品,仿佛就是那么的淡然的要如常一样的过子。

    可是她没有,她死了,在宫叔离开不到片刻之间,便用早就备好的布绫吊死了自己,那般的淡然,一如现在。

    抓紧归的手,一把掀开她比这幽池怨魂中所有女子都宽大的袖子,露出她昨夜为我展示的那些纵横交错的疤痕,归微微侧了侧头,然后淡然的收回了被我抓着的手,放下袖子,盖上了那些纵横交错的疤痕,垂下了头,轻声说道:“归谢过姑娘挂念,天明了,姑娘回去歇着吧。”

    虽然明白诸葛裕曾经真的归,可是他已能淡然的娶妻不是么,与不又能怎样,我对他本就不了解,若此刻让我选择,我自然会选让诸葛裕为其所犯的罪孽付出代价,所以,我不会让归再次做出令人扼腕的傻事来。

    “你随我回去,我还有些事要和你细细的说来。”

    归听见我的话,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顺着声音,轻柔的答曰:“好。”

    我知道只要我硬气一些,归便不会拒绝了我,她不是个懂得拒绝的女子,虽然用些小手段不是光明的行为,但是与保住归最后的希望相比,这些实在不算什么了,我可以做得更恶毒。

    毕竟归手刃了诸葛裕,他也不过是再入轮回,重新转世,并且以他生前所存的功德,他只会比现在还好。

    可秀蓉不同,她若一时心软,那便消失于世,这样的结局是我不能接受的。

    也正为如此,我不能成为真正的掌魂者,因为我存在了私心,有了私心的掌魂者,会是幽池中的麻烦。

    像往一般,归低头顺从的跟在我后,临出下宅前,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回望向归,然后扯过一边的黑布罩上了归的头顶。

    幽池里已经有了曚昽的光线,太阳神的威力巨大,就算幽池的结界是如此的严密,可他还是办法把自己的触角伸进这六届之外,,以彰显他的不容轻视。

    归若是沾上了那光,怕十天半个月将如法起了。

    她见我的动作,先是一愣,随即温和的笑了,“姑娘一直这么有心,归欠了姑娘许多,当真不知该怎样还了姑娘了。”

    我抓住了归毫无度的手,“你明白的,我只要你还在便好。”

    归又垂下了眉眼,声音低沉,“姑娘待归,比那人还要好。”

    我不再多言,转过,踏出了下宅,现在的我竟也会挟恩邀宠了。

    快步走回索魂楼,却又在门边见到了刚刚押解那高傲女子的鬼使,具是沉着脸,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在距离我不远的地方,竟谈起了方才的女子,我本无偷听之意,却也躲不开他二人的大声,似乎他们没有发现我的存在一般。

    “这玉德妃是有着空灵的美貌和超脱的灵智,难怪这幽池之内的阎君亲自跟阎王大人要了这个魂魄去,玉德妃虽死于景帝授意,但她死得并不冤枉,本不该进入这幽池之内的,现在倒也生出了别样的苗头来了。”

    “主子们的事,不是我们能说得的。”

    “也是,我也只是好奇而已,不过那女子眼中的凌人之势倒是让我觉得把她送来这里,或许我们也少些麻烦,若她哪成了阎王的鬼妻,地府中怕也要乱上了几分了。”

    “你到心坏,那个女子怎能有那么大的本事,若她当真那么能耐,又怎会如此甘心的受死。”

    “她不甘心又能怎样,王家倒台了,以景帝的本事,欣然赴死或许还能在景帝心中有个模糊的影子,不过她若是无能,又怎会被阎君要了来,她虽貌美,但还不及媚索幽才是。”

    听见了两个鬼差提到我的名字,心中一颤,原来‘媚索幽’这个代号,已经流传出去了。

    后的归声音明显的异常了,我再也不敢迟疑,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呼呼,今天的第二更送到,亲们,给个支持吧!有了乃面的支持,伦家才更有动力,稍后还有一更,敬请留意!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幽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