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五零章 故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筱恋喜 书名:幽池
    <---凤舞文学网--->

    疆公主看着诸葛裕诧异的眼神,微微的勾起了嘴角,t夜中扯乱的发丝,语调还是那般的轻松,“怎的,侯爷不喜欢妾的样貌?”

    诸葛裕毕竟官场上混迹了许多年,只是微微的惊诧过后,人便冷静了过来,他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即便是藏有谋,但也不能随意张扬,所以并未回答了新夫人的问话,转拉过昨夜脱下的衣衫,随意往,还未跃下,腰便被新夫人自背后抱紧,声音含着三分羞,七分媚态,轻轻柔柔的呢喃,“时间尚早,侯爷不多留些时间,毕竟你我新婚,出房晚点也是可以原谅,再者许他们也希望看见你晚点出去的呢?”

    诸葛裕冷淡的扫开了腰间雪白的双臂,想也知道背后的女子此刻定是全,但他没那个致,昨夜的激缠并未让他觉得满足,更多却是心中难以弥补的裂痕,好像什么东西即将把握不住一般。--凤-舞-文-学-网--

    走到门边,诸葛裕伸手去拉房门,想了想却又住了脚,没回头,淡淡的说道:“娘今起早去庙里进香,公主不必去请安,昨夜累着了公主,今早府中也没什么事,公主就再休息一会儿好了,不必出门,我还有些事要忙,午膳便不陪公主了。”

    诸葛裕说完便走出了房门,才出了门,便见外面整齐的站了一排丫鬟,诸葛裕皱了皱眉头,这些丫鬟的面孔生得狠,大概并非府中之人,那些丫鬟们见诸葛裕走出门来,纷纷行礼,诸葛裕挥了挥手,然后径自离去。

    丫鬟们这才走进门去,却见自家女主人平躺在上,嘴角含笑,一个看上去像是带头的丫鬟说道:“恭喜公主,贺喜公主,侯爷这般晚才出门,都舍不得公主呢。”

    南疆公主嘴笑的笑意更浓,声音轻柔的说道:“就你这丫头最甜,稍后去账房支些银子,便说是本宫赏你们的喜钱。”

    “谢公主恩典。”

    南疆公主起更衣梳洗,诸葛裕不让自己出门,她却偏要出门去瞧瞧。

    788;

    昨夜隔壁女子的叫声停下之后,秀蓉才回到上,没有了匕首,感觉自己的心口堵得厉害,辗转了许久才迷迷糊糊的睡去,今早起来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老高,秀蓉却不介意,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诸葛裕豢养着的小宠物,每天无所事事,只要不死就好。

    起。一旁地桌子边已经放好了梳洗用地水。桌上还是食盒。却没有取出来。--凤-舞-文-学-网--这食盒是特制地。食物放在里面许久也不会凉。秀蓉笑笑。宫叔还真是面面俱到。想来这样地自己若是和宫叔打了照面。也会多有尴尬吧。那就不如不见。

    简单地净了净脸。脸颊边地泪痕把原本干涩地皮肤绷得更紧。洗洗感觉还好些。吃过东西。把食盒小心地放回原处。秀蓉知道稍后宫叔自会来收拾走了。

    外面地阳光很好。秀蓉半年没见到阳光了。却并不想出去晒太阳。这房子地一切还是那么熟悉。却又好像是上辈子地事了。

    转视了一圈。秀蓉心头突地一跳。眼睛便被安放在一边地花绷子吸引了去。这花绷子还是当初从大漠带回来地那个。上面只简单地勾勒出来雏形。因为种种原因却未再继续。或许这便是她最后地念想。一幅心目中地精品。

    才伸手。绣布上边留下了一个鲜红地印子。刚好在那落地中心。秀蓉缩回了手指。呆呆地看着那迅速润开地红印子。却想不出。自己怎么会把绣针落在了这绣布之上。或许那段时间浑浑噩噩地。有些记不清才会出了纰漏。

    伸手取下别在下面地绣针。看着落中地艳红。秀蓉心中又是一突。这感觉来得怪异。仿佛冥冥中有什么在召唤了自己。心猛烈地跳了几下。嘴角竟浮现了一股连秀蓉自己都不知道地诡笑。

    “你是?”

    秀蓉后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女孩声音,秀蓉子一紧,没有回头,端坐在花绷子前,声音还是那般的嘶哑,“我是在这里刺绣的匠师。”

    秀蓉没有回头,却听见了后女孩轻快的脚步声,步伐中带着一丝丝的雀跃,秀蓉垂下了眼睑,原来自己离开后,这里所有的人都会过的很好,那么当初自己为什么要留下,或许诸葛裕三年的大漠流放也是因为了自己,若是没有了自己,诸葛裕便不会有这么多的牵绊,王家人不会来找他的麻烦,他会一直是高高在上的侯爷,是朝堂上帝王欣赏着的宠臣。

    “我叫诸葛绯绯,难道你不知道这院子是爹爹的忌,他怎么会放了你进来的呢?”

    “小姐自己不是也在这里么?”

    诸葛绯绯绕到了秀蓉面前,低头看了一眼花绷子,眼前闪过一丝异样的绪,声音也低落了,“这落图是娘一直想完成的,可惜娘不见了,绯绯的手艺又不好,不敢轻易尝试,难不成你是爹爹请回来绣着落图的。”

    秀蓉听着诸葛绯绯的迷茫,嘴角微微的扯了扯

    说道:“这图我瞧着喜欢,是想完成了它,不过这里的话说是忌,你又怎么进来的?”

    诸葛绯绯俏的吐了吐水舌,这才轻声说道:“早些年娘和我亲娘的院子里便有一处暗洞,小时候不明白,后来渐渐想到了,当初那暗洞那苏兰挖出来的,目的就是想让我潜进了娘的屋子里吓唬娘,说是要为我的亲娘报仇,可是后来才知道她是瞧上了我爹爹,一直心怀不轨的,不过她倒是教我了一个方法,既然大门让爹爹锁上了,那绯绯便走暗道好了,这洞可是我和香儿姐姐废了好些力气偷偷挖出来的,平用东西遮着,等我想娘的时候,便挪开东西,偷偷钻过来。”

    秀蓉听见了诸葛绯绯的话,竟觉得眼圈湿润了,原来在这府里,还有人这般惦记着自己,后来想起了香儿,虽然知道不该问,可是委实的担心着她,“香儿……”

    好在诸葛绯绯最近太闷了,有人愿意听,她便像竹筒倒豆子,自然这些话并不是每个人都说的,诸葛绯绯就是觉得秀蓉亲切,知无不言的说了开来,“香儿姐姐被爹爹许给储杰叔叔的,她和储杰叔叔似乎有什么怨结,爹爹成婚之后,储杰叔叔便带着香儿姐姐走了,说是要带着姐姐回祖上见见过世的父母,然后再去香儿姐姐家里知会声,不久回府,爹爹会给他们办婚事。”

    秀蓉听了诸葛绯绯的话,微微扯了扯嘴角,储杰是个良人,香儿跟了她,吃不到亏的,何况香儿一直的心结便是在自家的父母那里,现在得了如此份显赫的夫婿,又肯陪她回家,想来香儿也会在父母面亲耀武扬威一回,平衡了这么多年的心结,储杰还当真会抓了她的软处。

    秀蓉陷进自己的绪中良久,突然感觉眼前有异常,猛然抬头,才发现是诸葛绯绯在自己眼前放大的脸。

    诸葛绯绯见秀蓉把视线对上了自己的眼睛,这才咧着嘴笑,声音脆响脆响的,“婶子想得还真入迷,不过我还是觉得婶子好生面熟,就是不知道再哪里见过了婶子了。

    ”

    秀蓉慌忙的退后了一步,然后笑着掩饰了自己的尴尬,诸葛绯绯权当瞧不见秀蓉的尴尬,径直说道:“娘喜欢刺绣,我也喜欢刺绣,香儿姐姐和李爷爷都走了,这府里又没多少人陪着我了,更没有人给我请教刺竹的匠师,你来得刚好,我自己也有月钱,我把钱给你,你教我好不好?”

    秀蓉一愣,偏过头去看着诸葛绯绯泛红的笑脸,不解的问道:“为何想学这绣活?”

    诸葛绯绯扬起头来对着秀蓉笑,“娘当初答应了我,若是我绣出了一副能令她满意的绣品,她便答应我一个要求。”

    “一个要求,你是诸葛侯府里的大小姐,什么要求自管跟你爹提去便好。”

    诸葛绯绯的小脸又搭了下来,喃喃的说道:“爹有了新夫人,连弟弟都不喜欢了,又怎么会喜欢了我。”

    秀蓉听见了诸葛裕绯绯的话,只觉得心口一揪,她忘不了当初塔娜期待的目光,可是诸葛裕为了新夫人却对天赐都不好了,那么若老夫人不在了,天赐该怎么办,当初看诸葛裕的反应,他明明是很喜欢天赐的,难道是新夫人有了骨,这回是诸葛裕亲生的孩子,所以他不再喜欢诸葛天赐了,这个想法令秀蓉频紧了眉头,心口生痛。

    “我只是想让她一辈子当我的亲娘,就是这样。”

    诸葛绯绯垂下了头,轻轻的呢喃着,秀蓉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的搭上了诸葛绯绯的肩膀,语调很沉默,轻轻的说道:“若她当真回不来了,你学这刺绣……”

    不料诸葛绯绯听了秀蓉的话,脸色突然变了,伸手扫开秀蓉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大声说道:“你这婆子说什么呢,我当你是可亲近的人,你却咒我娘亲,我讨厌了你,很讨厌!”

    说罢转狂奔而去,独留下秀蓉呆呆的坐在花绷子前,直到宫叔再送来了饭菜。

    本段不计vip收费字数!追滴书,大家可以去看看,转换一下绪,哇咔咔,本人是很喜欢这本书滴捏,狼女本,勿怪!

    书名:俊男坊

    书号

    作者:末果

    雷文+yy,慎入,18和男士请绕道!)

    上天的眷顾?塞给她一堆八字不合的冤家。

    发誓老死不相往来,但是事事却总牵扯在一起。

    对天发誓,总有一天要把你们统统踢飞。

    腹黑女vs暴烈男,武斗不成,文斗气死人!

    想我在父母前面扮演夫妻恩?可以,演出费!亲亲要加收费用!

    嫌贵?我还懒得表演!

    想恋?可以,那你就让我上你!

    想圆房?可以,等吧……

    等到何时?天知道!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幽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