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四零章 背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筱恋喜 书名:幽池
    <---凤舞文学网--->

    秀蓉被那两个不怎么熟悉的人带走,许久竟没有回转忙着侍候着老夫人,可一边的诸葛裕生生的念着秀蓉,众人见秀蓉一去不回,心中都没有了分寸,急忙去找香儿,香儿已经喂了老夫人吃下安神的药,听见了下人来报,才觉得事可能出了什么纰漏,急忙回到秀蓉的房间里。--凤-舞-文-学-网--

    香儿来到李恒边,轻声询问着李恒,“恒伯,夫人她……”

    李恒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夫人去了快一个时辰了,到现在还没回转,侯爷心焦了,此时挣扎的十分激烈,目也清了、心也明了,怕是状况不好啊!”

    香儿心中一颤,看着守在一边的众人,却独独不见秀蓉的影,叫住了李恒,回走出长廊之外,压低了声音问道:“恒伯可曾注意了刚才带走夫人的两人。”

    李恒频紧眉头回忆了一下,然后茫然的摇着头,不怎么确定的回到了香儿的话:“方才老夫只顾着瞧侯爷,当真不曾注意了带走夫人的二人,怎的,他们有什么异常。”

    “那二人我以前未曾见过。”

    “你的意思是,夫人有可能被人绑了,哪路毛贼竟有此胆量,敢在侯府里绑人,况圣上也在,莫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香儿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也许只是我多心了,既然侯爷盼着夫人,那有没差人去瞧瞧。”

    “侯爷便在夫人的房里,要去哪里瞧?”

    李恒的话令香儿心中又是一颤,觉得事真的要不好,忙叫来了几个伶俐的小厮,低声吩咐着:“差人去各个院子里找,天亮之前定要找回夫人,侯爷等不得的。”

    小厮点头都下去了,李恒才喃喃的说道:“老夫有不祥的感觉,恐夫人又将生出变故来。”

    香儿皱眉听着。没再回话。片刻便听见屋内有人高呼。“不好了。侯爷再次吐血了。

    ”

    李恒和香儿相视一眼。快速跑回内室。众人七手八脚地要去抬诸葛裕。香儿拦下了一个老仆役。紧张地询问着诸葛裕怎么样了。那仆役摇着头说:“刚刚侯爷吵着要见夫人最后一面。不想哪里飞来一个带信地匕。竟插在了侯爷内侧地板上。侯爷眼睛也好使了。拔下匕打开了信。谁晓得侯爷看信之后。口中说了句‘人’。便开始吐血。--凤-舞-文-学-网--之后闭目不再睁开。”

    香儿一听。知道定然是那信出了问题。焦急地问道:“那信现在何处?”

    “被侯爷收了。咱们见不得。”

    香儿挤开人群。却见景帝矗立在诸葛裕地头。边那个老御医正为诸葛裕切脉。景帝嘴角含笑。这笑脸使香儿一愣。景帝生得实在俊美。不笑之时便赛过自家地侯爷。这一笑。竟让香儿有一瞬间地恍惚。若圣上是个女子。该有倾倒众生地本事了。不过即便他是男子也无妨。还是吸引了在场所有人地目光。

    乞颜立于景帝侧,本也是个俊美异常的人,却被景帝这一笑遮去了光彩,不过男子多不注重这些,只见乞颜笑着跟景帝耳语了两句,景帝没有抬眼,却把嘴角的笑痕又加深了一层,然后点了点头。

    老御医切完脉,回头直视着景帝,朗声说道:“圣上是真龙降世,恩泽四方,诸葛侯爷受圣上庇佑,能逢凶化吉。”

    “重点。”

    景帝没心思听老御医的奉承,冷冷的丢出了这两个字,老御医忙点头哈腰,谨慎的说道:臣明白,诸葛侯爷刚刚把积存在肺间的毒血尽数吐出,脉搏竟通畅了许多,有好转的迹象,真乃奇迹,稍后再让大家轮着诊断一下,若老夫没有摸错,侯爷上的毒已随污血尽除了。”

    景帝挑着眉梢,一边的诸葛家奴听了老御医的话莫不开怀,李恒也露出了欣慰的笑脸,只香儿一人看着平躺在上,现在已经安分的男人出神,那面容虽已变得红润,再不似方才的青紫,可他脸上的神却让人瞧着心痛,好像心死了一般孤寂。

    储杰挨在香儿侧,轻声的说道:“侯爷既无生命大碍,你也劳了一夜,回去歇着吧。”

    香儿回瞧了一眼柔声细语跟自己说话的储杰,有些莫名其妙,但是鉴于昨晚对他不好的观感,也不管他比自己可要尊贵上许多,冷冷的说道:“储大人感觉劳体乏,自去休息便是,我等下人又怎敢忘了自己的职责,眼下还要去找夫人呢。”

    “都不准去找她。”

    大家听见此话,皆是一愣,那说话之人此刻还是紧闭着双眼,气若游丝,但透着威严却震慑了所有的人,香儿愈加觉得是那信出了问题,心中更是担心起了秀蓉的去处,眼圈竟渐渐红了。

    储杰瞧着这样的香儿,只觉得心疼,想上前拥抱住香儿

    敢动手。

    程斯听见了诸葛裕的话,本来诸葛裕边有景帝和乞颜大王,他们这群人自然不能靠近,可他心里念着秀蓉,也顾不得分寸,在景帝和乞颜有些惊异的目光中快速的靠近了诸葛裕的铺,小心的问道:“香儿姑娘说要去找夫人,想来夫人定是出了什么意外,莫不如让属下带人去寻,侯爷意下如何。”

    “程斯,你听不懂我的话么?”

    诸葛裕突然睁开了一直紧闭着的眼,恶狠狠的盯着程斯,程斯竟被诸葛裕的眼神吓得一阵趔趄,待到稳定了心神,才低低的说道:“属下遵命。”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红丝遍布,瞳孔微缩,似是含怨,又似载恨,分明是瞧着程斯说话,却让程斯觉得那双眼穿透了自己,定格在了别处,多看一眼,会觉得那分明是死人才该有的目光,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景帝凝视了诸葛裕片刻,轻声说道:“卿一夜未曾好眠,现下需要好生歇息,朕稍后再来看你,不要忘了自己的份,你的封户需要你,天下子民需要你,朕也需要你。”

    诸葛裕听见了景帝的话,僵硬的转过头来,对上景帝的已经完全睁开的眼,想笑着回答,却只挤出了一个难看的模样,最后虚弱的说道:“微臣明白自己的份。”

    景帝伸手轻轻的拍了拍诸葛裕的肩膀,然后率先走出了诸葛裕的房门,他知道诸葛裕听得明白他的意思。

    乞颜看着离开的景帝,微微叹了口气,回过头来,却是拿一种羡慕的眼神扫过了诸葛裕苍白的脸,心中叹息,“本王竟比不得你。”然后也摇着头离去。

    程斯攥紧了拳头,景帝即以下令,他也不敢强留,看着诸葛裕又闭上的双眼,老半天转过去,跟着陆续走出去的人一道离开了这里。

    待到大家都走了出去,诸葛裕突然睁开了双眼,盯着幔上秀蓉绣的并蒂花开,眼神中瞬间爆出了恨意,随即两横清泪沿着他的眼角垂下,诸葛裕闭上了双目,心中默念:既给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他寻到了你,莫要怪我冷

    香儿直腰杆走出了秀蓉的院子,走到没人之处,竟蹲下子嘤嘤的哭泣了起来,嘴中喃喃的说道:“姐姐你倒是去了哪里了,竟让大家跟着焦急。”

    “香儿。”

    听见了有人叫自己,香儿猛然惊醒,抬头看着站在自己边的储杰,天已经亮了,晨曦在他的后画出了一道天神下凡般的光芒,香儿忆起了那年的初见,还有那砰然的心动,脸上竟微微泛起了红,急忙站起了,刚想走,奈何刚刚蹲得时间久了些,双腿竟麻木了,一时不听使唤,险些跌倒,好在储杰眼疾手快,把香儿抱了个满怀,香儿脸上更红,声音却用出了平时对下人的严厉,“男女授受不亲,请储大人自重。”

    储杰看着怀中满是羞红的女人,也不恼她话中的盛气凌人,微微翘起了嘴角,确定香儿站好后,小心的松开了手。

    香儿一得到自由,转便走,速度不亚于小跑。

    诸葛裕看着香儿落荒而逃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更深,朗声说道:“三年前夫人与小小姐同时没了影,侯爷曾亲口许诺,谁若是寻得了夫人的去处,便会赏他一个要求,不巧最先想到夫人去处的便是在下。”

    香儿顿了下脚步,储杰笑着看香儿不再逃跑,轻声说道:“储某人人品良好,且兼具能力,奈何年岁大了却乏人问津,不知香儿姑娘可嫌弃了储某人的居无定所。”

    香儿听见了储杰的话,脸上红霞更艳,心口扑通扑通的一阵狂跳,早些年便知道府里很多小丫头偷偷慕着储杰,虽然储杰不及侯爷吸引人,但是储杰却给人可亲的感觉,谁家少女不怀,香儿也到了男婚女嫁的年岁,又怎能超脱,听见了储杰如此说法,怎会不心动,转念想起了昨夜自己对他的冷漠态度,突然心念一转,暗自寻思着以储杰的家,就算娶个知府的千金也不为过,又怎能瞧上自己一个没没份的小丫头,脸上不泛起了白,声音也冷上了三分,“储大人莫要拿我这一介小丫头说笑,昨夜香儿言语不当冒犯了大人,还望储大人念在香儿也是担心了侯爷,急之下口没遮拦,就原谅了香儿这次。”

    说完也不待诸葛裕反应,快步跑了出去,储杰看着刚刚还是快步走的香儿此时竟撒腿跑了起来,叹了口气,心中竟有些沮丧。

    下半月了,谢谢亲们滴支持,书评好冷清,大家对本书有什么看法,告诉恋喜好么,谢谢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幽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