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二三章 难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筱恋喜 书名:幽池
    <---凤舞文学网--->

    塔娜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不再多言,紧咬牙关的模样令秀蓉明了她此刻的痛苦,外面储杰请来的稳婆已经到了,稳婆也顾不得储杰是个什么人,进门就吩咐了他去烧开水。--凤-舞-文-学-网--秀书网专业提供手机电子书电子书下载.

    塔娜虽然不说话,可是手却一直抓着秀蓉的没有松开,秀蓉心中一紧一紧的痛着,此刻塔娜体上痛着,可是心应该是快乐的,因为能给自己着的人生下一个孩子,她说要先保护了她和樊瑞的孩子,在这样痛苦的时候,还会把樊瑞挂在嘴上,她曾听说有女人生孩子的时候,有些会大骂了孩子的父亲,可是塔娜没有,她在提到樊瑞的时候,眼睛里会微微散着圣洁的光芒,她一心想保护了属于他们的孩子,虽然被伤得很深,却还要去,秀蓉一瞬间有些恨樊瑞,他怎么可以那样对待一个如此善良且他至极的女人。塔娜最后的那句话令秀蓉感觉惶恐,好像会生什么不幸的事

    稳婆走了过来,查看了一下塔娜的下,然后皱紧了眉头,嘴中轻轻的责难着,“怀了孩子还这么的不小心,由于跌倒,已经见红了,且有早产的迹象,这样痛了多久

    塔娜没力气说话,秀蓉在心中微微一算,小心翼翼的告诉了稳婆,“大概有半个时辰表,秀蓉的心一点点的下沉,可是她不会当着塔娜的面去询问稳婆她现在的状况,问了徒增塔娜的担心。

    稳婆对着塔娜地时候却是和对着秀蓉完全不同地表,只见她对塔娜轻松的笑,声音也轻巧着,“姑娘。你放心。婆子我做这行已经三十多年了,经了我手诞下的孩子那是数也数不清的,你只管照着我的吩咐去做,一定会顺利的生产的。”

    塔娜听见了稳婆的话,伸出另外一只手,抓住了稳婆,却是这样的说道:“婶子,塔娜求你,若是万不得已,要保全了我的孩子。塔娜先行谢过婶子救命之恩,此生若是不能偿还,待到来世……”

    稳婆反手覆住了塔娜地手,轻柔的说道:“姑娘你只管放心的照我吩咐去做,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塔娜笑,那被汗湿的湿漉漉的黏在了她清秀的面容上,虽然憔悴,却也迷人,只是一瞬,又咬紧了自己的牙关。稳婆大声的喊道:“孩子要露面了,姑娘用力啊?”

    秀蓉睁着自己的眼看着塔娜下。却打了个寒战,露出来地却不是孩子的头,而是一只小手和一只小脚,秀蓉捂紧了自己地唇,她知道这是胎位不正。平素都该是先露头的,稳婆的脸色也不好。看了看秀蓉,又瞧了瞧已经半昏现她的状况十分不好,且她羊水多半掺和着血水。这血水也多得吓人了。

    塔娜是很用力,初时秀蓉还感觉到自己地手被她攥得生生的痛,到了后来竟觉得揪心了,似乎手骨要被她攥碎了般,骤然之间,手上却没有了力道,塔娜已经慢慢地松开了自己的手,秀蓉心又是一揪,反手抓紧了塔娜,大声地喊道:“塔娜,你坚持着,很快就好了,要坚持。--凤-舞-文-学-网--”

    塔娜睁开了眼,对秀蓉露出迷茫的一笑,然后轻轻柔柔地说道:“夫人,我想见见他,能让我见见他么,只要一面就好。”

    秀蓉一愣。她自然知道塔娜口中地他是谁。可是这个时候。那个男人会来么。若他还是个男人。他一定会来。秀蓉做了个决定。若他不来。秀蓉会杀掉他。然后让他永世离不开塔娜。从孩子漏手到现在又过了将近半个时辰。可是孩子还是没有往下走。秀蓉从稳婆那愈加惨白着地脸上早瞧出了端倪。也顾不得什么。跌跌撞撞地冲出门去。储杰被指着去烧水。门外是焦急地诸葛裕和程斯。秀蓉一头撞进了诸葛裕地怀抱。口高高矮矮地剧烈起伏着。深深地喘了口气。然后斩钉截铁地对着诸葛裕说道:“溪下游戴罪之囚中那个叫樊瑞地。我要你去把他弄来。若他不肯。就强掳了他来。”了秀蓉不容置疑地吩咐。眉毛竟挑了挑。这般盛气凌人地秀蓉竟让他觉得新奇。不过他是没时间探究。因为他明白秀蓉地脸上还带着深沉地悲伤。想来帐内地塔娜不容乐观。

    程斯眼角抽了抽。坚定地说道:“还是属下去办。侯爷和樊瑞并不相识。属下到与他有过几面之缘。属下去能快些。”

    程斯说完也不待他们二人同意。飞快地奔了出去。对于秀蓉地伤感。他也瞧得清楚。不是因为完成命令。只是想着做什么。会令秀蓉抚平了眉宇之间地褶痕。

    秀蓉见程斯去了。还没钻进帐子。那稳婆却走了出来。秀蓉一愣。心突突地跳了两下。咬着唇。半天开了口。“婶子。你怎得也出来了?”

    婆子脸上有着尴尬。刻意压低了声音。小心地问道:“这个孩子是横生地。这状况及其危险。若再不出来。恐孩子和大人都将不保。婆子我想来问问老爷和夫人。是保大人还是孩子?”

    秀蓉伸手捂住了自己地嘴。强行压制了悲伤才没哭出声来。刚刚塔娜地话还飘在自己地耳边。好像塔娜明白会有这样地选择。所以一遍又一遍地交代了要保护了孩子。可是自己有权这样地选择么。秀蓉把视线对准了诸葛裕。诸葛裕也盯着秀蓉。他知道秀蓉地为难。没有迟疑。在秀蓉看向裕沉稳地说道:“那就保孩

    稳婆得了命令,飞快的奔回帐内,秀蓉却觉得诸葛裕冷血了,喃喃的说道:“你怎可做这样的选择,难道当初你是骗我的,只是因为想要一个孩子。塔娜对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你只是想要个孩子是么?”

    诸葛裕瞧着秀蓉许久,才轻轻的说道:“蓉儿,你地镇定呢,再迟疑下去就是一尸两命,你和塔娜在一起也很久了,你该明白她地选择的,你觉得,若我们当真保了大人,她就能健康的活下去么?”

    秀蓉猛然抬起头来,深深凝视着诸葛裕。他竟然如此的懂得塔娜,良久,秀蓉别过眉眼,神有些落寞,轻轻的说道:“我进去瞧瞧她!”

    还未说完,就听见一声细弱的哭啼,秀蓉心中一颤,这低低的哭声好像一瞬间把她推进了温暖的水池,心都舒畅了,可是随即有一盆冷水兜头淋下。令自己无法呼吸,“夫人。是个小公子,可是小公子的娘她……”

    秀蓉匆匆瞥了眼那个弱小的生命,几步冲进了帐子里,眼前触目都是惊心地红,红得让自己眩晕。只一眼,秀蓉的心就揪紧了。她瞧见了塔娜下有两道伤口,大概真的生不出。稳婆给割开的。

    塔娜竟睁着自己的大眼,过去,抓着塔娜的手,轻柔的说道:“塔娜你真厉害,当妈妈了,是个男孩。”

    塔娜微微的笑,声音虚弱轻柔:“是个男孩,定然像他那般刚毅凛冽。”

    秀蓉再也止不住,落下了泪,稳婆把孩子包好,递到了秀蓉怀中,轻声的说道:“让他娘瞧瞧这小家伙,长得可真俊,将来定是不凡之人啊!”

    塔娜睁开了眼,在瞧见小家伙之后,眼神中顿时放出了一片光,轻声的说道:“真好,长得真像他,像我喜欢地他!”

    秀蓉想跑,想跑出去恸哭,可是她不能,因为塔娜的眼神开始了迷离,嘴中却喃喃地说道:“真的要见不到了,心有些不舒服,他真的厌烦与我,我只是他,没想带给他困扰,夫人,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带给他困扰的。”

    塔娜声音断断续续,可还是坚持着说着那些话,没一会外面有了响动,有人掀开了帐子,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声音悲悲切切的喊道:“塔娜,我来了,我来了!”

    塔娜已经微微闭紧地眼睛听见了这话,顿时又睁大了,好像努力要对准焦距,却找不到声音的来源,有些落寞地说道:“夫人,大概是真的很想他,我竟出现了幻听,我居然听见了他喊我地名字,在我们最亲密的时候,他也不曾喊过我的名字,现在竟然听见了他念着名字,真幸福!”

    “塔娜,你没幻听,我来了,我真的来了。”

    樊瑞已经靠近,抓住了塔娜的手,他的丝飞散着,他的目光中都是焦急,为什么塔娜会觉得樊瑞不她,若是当真不在意,那个骄傲的男人眼中,怎会是这么的惶恐,还有他的眼,有泪水洗涤过的痕迹。

    塔娜的手被樊瑞小心的抓着,轻柔的说道:“幻觉竟这般的真实,早知道这样便能见到,我该早些放空了自己的血。”

    “够了,塔娜,我是樊瑞,我就在你边,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我,我不许你抛下我,你怎么敢这样对我,怎么敢?”

    樊瑞的声音透着让秀蓉悲绝的伤,塔娜听见了樊瑞的喊叫,竟真的把迷离的眼神对上了樊瑞,颤巍巍的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抚上樊瑞的脸,说是触碰,不如说是描绘,似乎要把这张让她死都舍不得怪罪的脸印在心口上,就算将来饮下忘川的水,也不会忘记了他。

    “你真的来了,你可以不用同我的,是我带给了你那么多的烦恼,都是我,我害了你,现在得了这种结束是最好的,那个女子比我,或许那才真的是你喜欢的女子,我祝你幸福,孩子就给老爷和夫人吧,他跟着他们会幸福的,比跟着你和我谁都幸福。”塔娜,我你,真的你,那个女人是我花钱买来的女,你知道那里的官差被人打点过,他们会听我的吩咐,却别处给我买来了那名女,我不该用她来刺激你,可是我不能给你幸福,我是罪臣之后,而我知道你是异族的郡主,我们没有没有未来,我后悔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占了你的子,可是我不敢放任自己让我跟你继续沉沦,跟着我,注定一辈子忧伤,看不到光明。”

    塔娜听见了樊瑞的话,脸上竟绽开了十分迷人的笑,“谢谢你肯肯这样安慰我,这样就算死去了,我也是笑着走的,真的谢谢你樊瑞!”

    樊瑞的子听见了塔娜的话,竟一颤,然后猛然起,令秀蓉一惊,以为他要做什么,可是樊瑞沉默了片刻,竟吻上了塔娜泛白的唇,“塔娜,原谅我对你做过的事,但是你感觉不到么,我真的着你,很,若你当真不怕跟着我受苦,那你就好过来,我带着你去江南,那里风景如画,那里温暖宜人,最主要,在哪里,没有人会在意了我和你之间的份。”

    塔娜眼睛又亮了,好像自己已经到了江南,气若游丝的呢喃,“真好,真好,樊瑞,谢谢你我樊瑞,我也你,很你,到心都痛了,会痛就是心还没死,樊瑞,我对你不曾死心,此生说着说着缓慢的闭上了眼睛,手也无力的自樊瑞的大手中脱出,眼角还挂着泪花,可是嘴角却是微微的翘起来的,樊瑞感觉到塔娜的变化,大声喊道:“塔娜,你给我睁开眼睛,不然我一辈子恨你,不再理你……”

    然后樊瑞也没了声音,秀蓉抬起了泪眼,瞧见站在樊瑞后的诸葛裕,他的手微微的抬起,瞧见秀蓉盯着自己,才慢慢的垂下,语气轻柔的说道:“不打晕他,他会接受不了的。”

    秀蓉还是捂着唇,“塔娜她……”

    诸葛裕只是盯着秀蓉,声音中很冷静,轻柔的说道:“蓉儿,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塔娜的父亲派人来接她,我们必须让她离开。”

    秀蓉猛然睁大自己的眼,不解的看着诸葛裕,“怎么会这么快,塔娜她已经……”

    诸葛裕轻摇着头,“塔娜虽然不是公主,但她是部落领的女儿,也有着蛮夷郡主的份,若把她留下,恐当真引起了混乱,现在我们与他国的关系如履薄冰,出不得半点差池,所以刚刚塔娜晕倒之际,我已经差人去报备了她父亲,只有把塔娜完整的送回去才是对大家最好的抉择。”

    “难道连死了也不能伴在心之人侧?”,预定下粉票票,叩谢了!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节更多,支持作,支持九鼎记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幽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