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 我要她死

    <---凤舞文学网--->

    第2章

    菲尔娜来了之后就不走了,在知道张兰兰留在这里帮助管理梦工厂时,菲尔娜一时也来了兴趣,信誓旦旦的保证,她也会做的更好,而且她要做演员。--凤-舞-文-学-网--纯文字小说站徐明知道后,顿时被雷了一下,堂堂的哈布斯堡家族公主,未来的哈布斯堡大公居然要做演员。

    在徐明百般劝阻之下,菲尔娜终于打消了这个主意,但是还是留在了徐明边,每天更着徐明,徐明做什么,她看着,或者她给添些乱子。

    只是远在旧金山,正在帮着戴尔做事的珍妮弗,却被徐明一个电话从旧金山调到了洛杉矶。珍妮弗来的有些不明不白,本来做的好好的,没想到突然有一天,上司戴尔突然跑过来,和她说,让她负责好莱坞的业务拓展。

    珍妮弗来了,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徐明的主意。

    看着有几个月没有见面的徐明,珍妮弗略有激动,而这个时候,她还不知道菲尔娜和张兰兰也在好莱坞,根本没有注意。紧紧的拥着徐明,口中喃喃着:“是不是想我了,所以借着老板的名义,将我调来这里。

    当她发现不对的时候,才看到站在她后面的正是菲尔娜和张兰兰。珍妮弗顿时有些尴尬,但还是乖巧的站在一旁。看了看两个神古怪的女孩子,又看了看一脸幸灾乐祸的徐明。顿时气急,喝道:“你们几个联合起来欺负我。”

    众人听后,哈哈大笑。徐明这时走到珍妮弗面前,说道:“珍妮弗。来好莱坞帮我不行吗?你不知道我在好莱坞快要忙死了。我听戴尔说,你在太行的工作很轻松,为了我们的将来,为了我们光明的前途。你不得过来帮我。”

    张兰兰和菲尔那听到徐明地话,顿时急翻白眼,徐明忙,除了刚开始忙。这些子哪里还忙,张兰兰或许不清楚,但是菲尔那这两天跟着徐明,可是知道整天在做什么。好像一个透明人一样,每天在公司工厂里走来走去,但是却一点事都不做,用徐明的话说“就是像老干部视察来了。”

    珍妮弗不知道这里的况,只以为徐明真的希望她来帮他,有些兴奋。但又有些犹豫,吞吞吐吐了半天,说道:“徐明,你知道我不擅长这个,我恐怕我做不好。”

    这时。徐明还没有说话,刚才一直站在那里看着两个人的张兰兰突然间小跑了过去,拉着珍妮弗的胳膊,调皮的说道:“珍妮弗姐姐,你放心吧,连我都会,你肯定行地。”

    徐明笑了笑,这个张兰兰,永远都是那么让人疼

    “呵呵。谢谢你,兰兰。”珍妮弗也怜的摸了摸张兰兰的头。对于这个小自己好几岁的女孩子,珍妮弗也是格外的喜欢。

    “以后我们两个好好工作,就像楚楠姐姐一样。”张兰兰兴奋的说道,然后又看了看菲尔那和徐明,说道:“就让他们两个做老干部吧。”

    “哼,你以为我想!”菲尔那现在不服气了,为什么自己就是一个老干部。

    “好了,不说了。兰兰。我和你说,我可不希望你像你楚楠姐姐那样,整天拼命的工作,把自己活活当成了一台永远不会停止的机器一样。她,我都是说也说不听了,你们两个可不能那样。否则的话,小心我打你们地小。”

    顿时包括菲尔那在内的三个人,一脸羞。

    而张兰兰更是嗔道:“臭流氓。”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除了庄园里的工作人员外。整个别墅里。就剩下徐明和三女。

    吃过晚饭之后,四人坐在自己的私人花园里。吹着晚风,看着太阳下山,彼此间述说的一些兼语。

    “珍妮弗,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你地家人?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有什么就说说吧,我会帮你的。--凤-舞-文-学-网--你可是我的宝贝珍妮弗姐姐。”

    突然间被徐明这么问道,珍妮弗突然间怔了一下,看着徐明那和善关心的眼神,珍妮弗心中一暖,款款的将自己的过去给徐明说出。

    珍妮弗在那里述说着,两个女孩子也在旁边听着,由于徐明早在之前,从菲尔那那里的资料已经得知了,但是在珍妮弗在亲口说出,徐明还是恨不得活活的拨了他们一家。不过徐明也注意到了一点,那就是有些事,似乎珍妮弗也不知道,比如自己的母亲,她了解的也不多。

    说起珍妮弗地母亲,也是一个普通人,她的家就在旧金山,在她母亲年轻的时候,因为一头火红的头发,加上漂亮的脸蛋,精致的五官,也是当时轰动一时的美女。

    可是,后来在一次酒会上,认识了珍妮弗的父亲,那时候她地父亲英俊风流,而且年少多金,算的上一个典型的白马王子。

    加上对方的甜言蜜语,很快,珍妮弗的母亲就沦陷在这个男人营造了攻势下。

    原本,两人以为就这样过去,他们是一对幸福的恋人,以后必将会白头到老。

    可是,没想到,两人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那个男人将珍妮弗的母亲带回去,由于她母亲普通的世,没有得到珍妮弗爷爷的喜。珍妮弗地母亲被轰出了家门。而且很快,这个男人就和一个千金大小姐结了婚。

    原本以为两个人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在几个月后,珍妮弗地母亲突然间发现自己已经怀上了那个男人的孩子。她又去了德克萨斯州,去找了那个男人。

    出奇地,这次男人,包括他的爷爷都没有对她而言相加,虽然这个时候。她已经订婚了,马上就要和那个千金小姐结婚,珍妮弗的母亲以为或许会因为这个孩子,自己重新赢得他们地认同。

    在这期间,她得到了难以想象的保护,光伺候她的人就不下十个。

    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这个男人和千金小姐依旧在准备着婚礼,好像自己的到来根本无济于事,即使自己体里怀着的是这个家族的孩子。

    距离出生地子越来越近,珍妮弗的母亲此时心里更是焦虑不安,她有种不好的感觉。终于,她的预感在珍妮弗降世的时候,也到来了。

    孩子刚一出生,珍妮弗的母亲还没有来得及看自己的女儿一眼的时候。对方不顾珍妮弗母亲刚刚生产完,虚弱的体,将她轰出了门。

    并且之后,还不停地打压珍妮弗的母亲,让其在未来的生活里。困苦不堪。终于,在珍妮弗三岁的时候,她悄悄的死在了旧金山。那个生她,养她地地方。

    而珍妮弗本人,在那个家族的生活也一直不好,开始的时候,别人告诉她,她也一直以为自己的母亲就是现在的族母,也就是当年的那个千金大小姐。

    可是,同样是子女。自己的受到的待遇,就和所谓“母亲”的子女完全不同。她心好的时候,或许会给自己好脸色看,如果心不好地话,更是对自己百般侮辱。而且更多的时候,她会毫无遮拦的骂小小年纪的珍妮弗“杂种”。

    小时候,珍妮弗没有觉得什么,以为自己的母亲不喜欢自己。而是比较喜欢弟弟妹妹。可是,随着年龄的增大,珍妮弗渐渐的猜到了什么。尤其是在有一次,她刚刚受过所谓“母亲”的侮辱,珍妮弗一个人心不好,夜晚一人独自散着步。。)却听到了一个让她无法想象地事

    珍妮弗还记得,那是一个晚上,那一天,没有星星,偶尔有一些不知名的鸟叫声。珍妮弗心不好。走在自己家屋外的小道上。突然间。听到在佣人的房间里,断断续续的传来了声音。

    “听说珍妮弗又被骂了。真可怜,小小年纪就没有了母亲。”

    “谁说不是,要说这个姑娘,平时人真不错,又不欺负我们这些佣人,只是可惜。”

    “怪就怪她的母亲不该认识我们的老板,否则,这孩子肯定会活的好好的。”

    屋里的话依旧在继续,珍妮弗却不敢想象。

    她知道了,现在这个每天骂他,打她地那个“母亲”并不是自己地亲生母亲,而自己的亲生母亲已经死了。珍妮弗想离开这个家,但她知道,现在地自己,离开了肯定活不成。自己还小。

    小小年纪的珍妮弗,于是在家族里学会了夹着尾巴做人,从此之后,她不再当自己是这个家族的一个小主人,而是当做佣人一样,而且她要做的更好。她只想好好活下去,等自己有能力,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她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死了,而现在的父亲,却是他真正的父亲。但这个父亲,不要也罢。

    时间的推移,珍妮弗以一个旁观人的眼光,逐渐弄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就是一个顶着家族名字的物品。尤其是有一次,她无意中听到,自己的所谓“母亲”说要等珍妮弗长大了,然后将珍妮弗嫁给北美银行第二大股东的儿子。这样,对自己的家族也有好处。

    当时,珍妮弗对什么大股东的儿子没有任何的印象,听着大股东,想来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但是珍妮弗知道,自己的所谓“母亲”肯定没有那么好心的,她一定有谋。

    而在后来,也果然印证了自己的猜想,那个所谓的第二大股东的儿子,是一个傻子,或者说是一个智障儿。比自己大了整整十岁,却只有三岁的智力。

    终于,在珍妮弗觉得自己可以离开的时候,她偷偷的跑了,离开了德克萨斯州,辗转几天之后,来到了她母亲的出生地,旧金山。

    珍妮弗将自己的故事说完之后。绪有些不高。过了一会,珍妮弗想到徐明突然将自己叫来好莱坞,以及钢材问自己的世。忽然间,珍妮弗觉得似乎徐明知道了些什么,而且一定有事发生。

    “明,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珍妮弗紧张地看着徐明,希望徐明能告诉他真相。

    听到珍妮弗的话。徐明眉头紧锁,而旁边的张兰兰早已抱住了珍妮弗,有些哽咽的说道:“珍妮弗姐姐,真的不知道,你的童年时那么的苦,我还以为外国地人都比较明主,没想到也不完全是。放心吧,姐姐,以后我们都是你的好姐妹。而且我相信明明也会好好对你的。”

    “是啊,珍妮弗,你就放心吧。以前的就过去了,不论发生什么事,你要相信。明会帮你的。任何时候,都不要小看我们的明。”菲尔那也在旁边大气着。

    听到两人的话,珍妮弗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是不是他们来找我了?”

    “没有,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德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银行出现的信誉问题,很可能因此倒闭。”徐明抬头乜了珍妮弗一眼,想知道,她究竟知不知道这件事。

    “什么?”珍妮弗果然不知道这件事,她听到这个消息后。第一反应就是高兴,兴奋,他们终于出现问题了,最好统统破产倒闭,然后一家人沦为乞丐。

    但是马上,她又想到一个事,那就是他们既然这么说,那肯定和自己有关。那么,难道是。

    “明,是不是他们想拿我换取北美银行地支持?”珍妮弗态度很冷涩,眼睛里泛着寒光,让认识了她这么久的徐明都不由得惊讶万分。看来,珍妮弗对他们家的仇恨还不止那么一点半点的,想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地死也是因为他们家族,如果知道了,不知道珍妮弗会怎么做。

    “我们家族得到报,他们正在酝酿这件事。”菲尔那插口道。

    珍妮弗想了想。似乎她很突然的冷静。没有任何的慌张。过了,好久。珍妮弗说道:“明,你能不能帮我。”“呵呵,我自然会帮你的。不要说你曾经答应做我的人,就是作为朋友,我自然也会帮你。但是不论怎么说,那里面有个人终究是你父亲,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是帮他们度过难关,还是只要解觉你的事。”

    “我要他们倾家产。”珍妮弗恶狠狠地说道。

    听到珍妮弗的话,众人一阵愕然,但想过之后,又觉得这似乎又在理中。徐明想到她母亲的死,觉得,还是告诉她为好。于是说道:“珍妮弗,你可能还不知道你母亲是怎么去世的吧。”

    “怎么,你知道?快告诉我,我来了旧金山这么久了,寻找了很多人,希望打听到母亲当年的事,虽然找到一些认识母亲地人,但是打听的消息却少的可怜。”珍妮弗一激动,紧紧的抓住徐明的手臂。这个问题,已经缠绕了她很久,她真的不知道以母亲健康的体,怎么会去世的。她问过好多人,母亲在去世之前,那一段时间虽然绪不好,但体很健康。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你母亲地车祸,并不是普通的车祸。”徐明说道。

    “你也知道了菲尔娜家族了吧,根据他们家族的报,当年你母亲被轰出门之后,你父亲对你母亲开始不闻不问,而她结婚之后,关于你母亲的事,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她的妻子,也就是你的养母知道了,她就百般的迫害你母亲。开始的时候,她动用一切力量,让你的母亲失业,甚至没有任何公司肯要你母亲。她这么做的目地,就是希望你母亲离开美国。可是没想到你母亲根本不离开美国,在旧金山虽然过地清苦,但也也活的健健康康地,尤其是后来,你母亲找到一个真心他的人,你的母亲生活才进一步改善。”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个男人后来也失去了工作,在一次出行中,在加利福尼亚州出了车祸,而知道消息后,你母亲伤心不已。等你母亲从伤心中恢复过来的时候,没想到,你母亲也在旧金山附近的小镇,出了车祸。”

    “我母亲的车祸时意外,还是有预谋的。”珍妮弗在知道了母亲这么多辛秘之后,对于那个所谓的家族更是恨之入骨。

    这是,菲尔那说道:“珍妮弗,我们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根据家族的报分析员指出,你的母亲出的车祸,很可能和你的养母有关系。因为在你母亲出车祸的前一天,我们的报人员曾经在你母亲住的地方外面,看到过几个你养母那边的人。而在出车祸的现场,也发现几个可疑的人,这两个人和曾经出现在你母亲家外面的人,很相似。”

    “这么说,我母亲是那个女人杀的?”珍妮弗咬牙切齿的说道。

    “根据报,很有可能。”菲尔那无奈的说道,她知道,是她养母做的这件事的可能,更何况,这个女人连一个上珍妮弗母亲的男人都要杀。

    “明,我改变主意了!”珍妮弗此时的话语很冷,让不习惯这种场面的张兰兰,不由得体一哆嗦。

    “呃?”徐明知道,珍妮弗的仇恨是不可能化解的,但是自己也不介意帮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我要她死,我要她倾家产。”

    本站强烈推荐:最好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金融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