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等消息,痴情的老处男

    <---凤舞文学网--->

    老爷子翻开《关于建设上海国际赛车场》的文件,认真的研究者,虽然老爷子并不太管理这方面的东西,但是在看到了这个文件后,尤其是文件中很详细的介绍了如果上海或者中国其他某个地方建成一座世界先进的国际化赛场。--凤-舞-文-学-网--。

    本意上,老爷子是很同意这个计划的,而且要建设这个国际赛车场,也不用国家拿一分钱,但是,老爷子毕竟是中国的领导,在中国这么久了,自然之道这件事放在中国的大局上看,中国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中国不同于西方国家,不是说有钱,政府批地就行,如果没有政府参与其中,这件事可能办成吗?而且,以自己孙子的格,愿意让国家插手在他的事业中吗?显然不会的,老爷子一时间,有些头大,他自然知道自己孙子不希望政府参与其中的原因,站在自己孙子的角度上看,老爷子也不愿意有政府的人参与其中,毕竟这很可能拖自己孙子的后腿。

    将这份文件放下后,老爷子眉头紧锁,他没有说什么,关于国际赛场的事,他决定要找老首长,让老首长帮帮忙,应该可以的,毕竟说到底,他还是相信自己的孙子的,而且也就是一个以后的经营管理面上。

    随手拿起另一份文件,老爷子刚看了一个开头,就眉头深深的皱在了一起。老爷子自然看的出来,这份文件,并没有像建设上海国际赛车场那份文件那样,是徐明自己想建设地,这个文件顶多就是一个给政府描绘了一个美好的蓝图,如果按照文件中所说的那样建设的话,在浦东彻底建成之后,上海的国际地位,以及整个中国将以上海为中心,形成一个巨大的辐周边省市的经济网状。并且在一定时期。按照后期工程,整个上海有可能成为世界的经济中

    这两年,关于开发浦东的文件,中央这边收到了不下半份,无疑都是描绘着浦东建成之后。给上海,以致给中国带来的巨大好处,但是从来没有一份文件像这样地。

    老爷子有理由相信,如果这份文件再详细些,他有理由,国家在是否开发浦东这的问题上,尽快达成共识。当然。这份文件描绘的前景是很好,但是所花费的金钱和物力也是巨大的,他知道,就算同意了,国家很可能一时也拿不出这么多钱。

    想到这里,抬头瞅了瞅自己地孙子,见他仿佛没事人一样。喝着小茶,吃着点心。

    老爷子脑子里忽然有一个很大的想法,如果国家将浦东的开发业交给自己的这个孙子。那不是一切都解决了,但是他很快就将这个想法扼杀掉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浦东有多大,他是知道的,这无异于和社会主义的本质作对。

    又想了想,老爷子没什么好地想法,将两份文件收了起来,对徐明说道:“好了,这两份文件先放我这里。明天我会拿给首长的。我估计上海国际赛车场问题不大,不过关于建设浦面太多了,也许一时半会拿不出主意。”

    “哦,这样也好,那爷爷,就这么说定了,关于上海国际赛车场的问题上,我就不多说了,你和首长说一声,就说我出钱建,国家出地,20年内,上海国际赛车场的盈利,我占6层,国家拿4层,20年后,这个赛车场完全归国家。这是我的意思,爷爷可以喝首长说说,当然,如果首长不同意,还可以商量,我相信爷爷会帮我多说说好话地。”徐明嘿嘿笑着,20年说多不多,但足够徐明赚上一笔了,何况他也不单单是为了赚钱,20年后,虽然场地旧了些,但依据能用,他相信,国家应该会同意的。

    “好的,我会和首长说地。我想应该没有问题。”老爷子笑着说道,他知道自己孙子的意思,这样的做法国家可谓是赚足了。

    “对了,爷爷,关于苏联那帮人的事,你们讨论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想法?”徐明忽然想到,那两个兄弟来中国应该也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国家究竟是怎么安排他们两个,总不能将人家不满意吧。--凤-舞-文-学-网--而且他知道,对着这些科研狂人来说,其实对于生活的要求也不高,唯一能打动他们的就是充足的研究经费。想来,国家虽然穷写,对于这些事应该知道的,拿出一些钱,给这些人,不论数目多少,肯定比他们在苏联强上不少。

    “哎,说到哪两个人,也不知道那两个老毛子是怎么想地?来了中国之后,不提任何要求,也没有说要国家提供他什么样地研究室之类的,每天似乎没什么事一样,看看电视,读读报纸。如果不是报上显示,这两个家伙确实是从那个地方出来地,而且是两个很著名的科学家,我还真以为这两个人是苏联那边的骗子呢。”说道那两个苏联人,中央这帮大佬,上到首长,下到普通科研人员,对这两个人的行为真是无语,如果不是很肯定两人的份,还以为专门费了那么大的力气从苏联找来两个只会吃饭的饭桶呢。

    “哦?有这种事,你们也没有和他们进一步沟通,说不定他们有什么想法,但是你也知道,他们那些搞科研的,格都有些怪异,说不定,他们有一些想法的。”徐明听到这两个人居然这样,心中暗想,果然是高人,行为就是不一样,原来他就知道,把这两个人弄来,再配上先进的研究室。无疑就是把苏联的战略导弹系统研发中心给搬到了中国,这对中国无论是导弹方面还是航天方面,都有着莫大的好处,没想到这两个人居然让国家碰了两个软钉子。

    “谁说不是。哎,再看看吧,实在不行,就按照大部分的意见,将这两个人安排在普通的研究所算了。”老爷子无奈地说道。

    “哦,这样啊。”徐明脑袋一转,他还真想见见这两个牛人呢。说道:“老爷子,这样吧,我去见见这两个家伙,说不定我知道他们的想法呢?”

    “你?”老爷子疑惑的看着徐明,想到这两个人也是徐明从苏联弄来的。觉得或许他还真有办法。点点头,说道:“我安排一下吧。”

    这两天没有见到菲尔娜,也不知道这个公主究竟跑什么地方了,想到这两天自己忙的死去活来,没时间陪这家伙,暗想,这家伙不是去找小白脸了吧。不过这也是想想。问了问边人,打听了一下,顿时,徐明愣住了,菲尔娜怎么会和张兰兰混在一起,他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不过也没有多想,想到既然菲尔娜这两天不无聊。有的地方去,他也不用多心了,等过段时间。再陪陪她吧。

    傍晚的时候,菲尔娜兴高采烈的回来了,徐明没有去看她,只听着她用唱着一首蹩脚的歌曲,有些不伦不类。

    “徐明!”一个声音从那边传来,徐明有些诧异,他自然听出来了,这个声音时张兰兰的,抬起头。果然看见张兰兰和菲尔娜一起回来地。想到这两天。两人一直混在一起,也没有多想。

    “兰兰。什么时候和这个疯丫头玩在一起了?”徐明故意这么说道。

    “明,你怎么这么说人家?我哪有疯了?”菲尔娜听到徐明这么说,一脸委屈的说道。

    “呵呵,我还有事,你们两玩。”徐明想到撤了,现在看两人的那亲密的模样,分明已经组成了共同战线,而且混在两人之间,对于两边关系徐明都比较暧昧,虽然和张兰兰已经说清楚仅仅是好朋友,但徐明在他面前和别的女地保持亲密,总有一种负罪感。

    灰溜溜的离开了菲尔娜住的院子,徐明开着自己的车,撒溜烟的跑了。

    看着徐明狼狈的样子,两女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随着两女地深入了解,彼此谈论的话题差不多都是围绕徐明为主的,有时候更是围绕着徐明的一些小毛病,穷追不舍,两人这样的子过的很开心,但是两人同时又认清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两人的心中都喜欢着徐明。

    菲尔娜倒是无所谓,他早知道徐明那家伙在外面还有几个女人,毕竟是大家族出来地公主,对于这种事早就见怪不怪了,否则也不会有着徐明那帮人女朋友那么详细资料的菲尔娜,还是要和徐明交往。但是,张兰兰就不一样,这些天,和菲尔娜的相处中,他自然发现,菲尔娜地优秀,她心中总有一种想法,菲尔娜就是童话里的公主一样,让她自惭形秽。

    张兰兰在知道菲尔娜过几天要去香港见徐明的父母时,更是心中委屈的不能,但是她又不能过分的表现,她自然感觉的出来这个女孩子是真心想和自己做朋友的。

    而且,在相处久了,两人几乎成了亲密无间的姐妹,菲尔娜甚至一再鼓动,张兰兰和自己一起去见徐明的父母。在菲尔娜看来,已经无所谓了,反正徐明已经有几个女孩子了,而且他和那些女孩子根本不熟悉,现在有了一个这么好地姐妹,难得她也是那么喜欢徐明,领着她一起见徐明父母,以后两姐妹就更有话可说。

    这边,两人围绕徐明,进行着一些针对,有批判质地讨论。而在另一边,徐明灰溜溜的离开了,回到老爷子那里地时候,被告知,已经安排好了,明天可以去见那两个苏联人了。

    秋高气爽,北京的天气非常的舒服。

    徐明一大早就已经起来。吃过了佣人准备的早餐之后,老爷子已经离开了,走地时候,徐明发现自己的那两份文件已经不再了,知道老爷子已经带走了。

    坐上警卫的车,准备去见见这两个苏联来的科学家。

    徐明去的时候,两个老科学家正在院子里看着报纸,徐明看的出来,其中一个科学家看的一份报纸是一份报纸。

    徐明就有些奇怪了,难不成老毛子真的这么博学。连都学过,还是这两个家伙早知道有来中国工作的一天,所以提前学习过。

    来的时候,徐明带着翻译地,走到两个科学家边。徐明很客气的问道:“两位先生,早上好。”“你是?”早在徐明进来的时候,两人就已经看到徐明了,只是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一个人来找自己。他们知道,他们自从来了中国,就已经变相的被软起来。当然,对于这样地待遇,他们也没有什么不满,毕竟原来在苏联的时候,虽然他们也有一点的自由,但几乎也是被软的,不过对于他们这些搞研究的来说。软布软都无所谓,只要能让他们搞研究,就是把他们仍在一个监狱里也行的。

    “我是赖斯维尔介绍来的。我叫徐明,你们可以叫我徐。”徐明知道,这两个人苏联那边直接接触人就是赖斯维尔,为了弄明白这两人究竟在想什么,徐明也只有表明份,当然他可不能说是赖斯维尔地老板。

    “哦,原来是赖斯维尔的朋友,那也是我们的朋友。很感谢赖斯维尔先生对我们的帮助。我叫基尔诺夫。这是我兄弟,卡维尼亚。”其中一个科学家说道。

    徐明这才知道。刚才看报纸的科学家的名字叫卡维尼亚。

    ”哦。欢迎两位来中国,两位来中国这么久了。我这个主人一直没时间见见两位,真是怠慢了。”徐明客气的说道,这时候,两人已经请徐明进屋了。知道是苏联那边地朋友,两人也很客气。

    看了看这两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徐明感觉到,这两人也不不像传言中的那么难搞定地。

    “卡维尼亚先生,刚才我看您在看。”徐明将自己的心中的疑惑抛了出去,旁边的翻译还没有来得及翻译。没想到卡维尼亚已经用不太标准的说道:“呵呵,徐,你或许不知道吧,我年轻的时候,在就是在那个时候学会的。”

    “哦,原来如此。”徐明心里震惊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卡维尼亚年轻的时候居然来过中国,那一定是那个时候,中苏蜜月期的时候。这么重要地报,怎么国家就没有掌握到呢。

    徐明不知道,卡维尼亚和基尔诺夫地资料都属于高度保密的,在加入到那个实验室地时候,两人以往的资料苏联官方已经秘密销毁了,可能在苏联国家机密库里,有两人资料的备份,但各个国家,也只有后来从实验室里,弄出来的后期份。

    “原来卡维尼亚是中国的老朋友的,欢迎你再次来到中国。希望你会喜欢上中国。”徐明呵呵的笑道。

    “呵呵,我想我会的。”卡维尼亚也是很朴实的笑着,但是徐明从他的神上,看出一些无奈和落寞。

    知道,这个老人似乎有什么话要说,或者有什么心愿未了。于是问道:“卡维尼亚先生,同样作为赖斯维尔的朋友,我觉得您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现在您两位既然来了中国了,有什么事,不妨和我说说,我或许能帮上一些忙的。”

    外国人果然痛快,听到徐明的话后,基尔诺夫向卡维尼亚示意了一下,示意他说出来吧,眼前的中国男人说不定能帮他完成心愿的。

    “对不起,亲的徐,我知道您来这里,很大程度上,是代表政府来的,但是,我一直都有个心愿,现在来了中国了,或许是睹物思人的原因吧,我心里总有些想法、”外国人说的不伦不类,但徐明也似乎听出些什么。

    “卡维尼亚,是不是您在中国有什么朋友,您放心,只要她还健在,一定能帮您找到的。”徐明保证道。

    “其实,我刚来中国的时候,认识了一个中国女孩儿,当时我是她的老师,负责教授她一些科学知识,在我看来,这个女孩很可,很纯洁,像一个活泼的小公主一样,我被这个女孩子吸引了。。。。。后来,冲破重重阻隔,我们两个确定的关系,我当时真的很开心。。。。。后来,由于中苏关系的破裂,我接到国家命令,必须回国了,本来想要带她一起回去的,但是她说她的家在这里,只能留在这里,这里需要她。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老科学家给徐明讲了一个老掉牙又有些纯洁的故事。徐明已经猜到了,这个老人一定还没有忘记他,这次来了中国,想要再打听打听那个女孩的下落。当然,现在如果活着的话,也应该60多岁了吧。

    “我这个兄弟,从苏联回国之后,一直都没有结婚,一些投在了科学事业上,我希望如果你可以帮他找到王可君,我们会感激你的。”这时候,基尔诺夫插嘴道。

    现在徐明已经知道了那个女孩叫王可君,看着前面这个老人,徐明海震有些诧异,真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还真痴,当了一辈子老处男。想想那个叫王可君的女人,就算还活着,现在也早应该嫁人或者说儿孙遍地了吧。这可怎么是好?

    徐明又像两人多打听了一些关于这个女人的资料,差不多将两人知道的都弄明白后,像两人保证尽快找到这个人的,到时候再联系两人。

    徐明离开后,很快,就让爷爷边的警卫通过一些相关部门,找这个叫王可君的女人。

    消息也很快就到徐明手里了,这也让徐明有些诧异,也许上天真是照顾这个老处男,根据传上来的资料显示,这个叫王可君的女人在当时老头走了三年后就嫁人了,是个大学教师,后来教师被批斗死了,只留下一儿一女,现在儿女都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儿子也结婚了,快要抱孙子了,而女儿还没有嫁人。至于王可君本人,现在正在北京理工大学的一名经典物理学教授。

    “看来自己这次得当一回月老了。给这个王可君,来段黄昏恋了。”徐明嘿嘿笑道,老头你就感激我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金融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