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是我的男朋友

    <---凤舞文学网--->

    张铁豪在北京这一亩三分地上打拼了七八年了,从当初的一个小店,做成了现在年收益有几百万的公司,虽然这点收益,在北京其他大公司眼里,还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但张铁豪有信心,用不了多久,他将这个收益翻上一番的,而且现在国家政策好,开始鼓励私营企业,而且正果国家的经济都呈现直线增长趋势。--凤-舞-文-学-网--想想现在全中国都在大力搞建设,他相信,自己的公司很快会成长起来的,成为整个华北甚至整个中国鼎鼎有名的建材公司。

    在张铁豪为自己的理想奋斗的时候,他将自己一腔的血都贡献了出来,想想自己的妻子还有女儿,张铁豪感觉很兴奋。这一辈子的奋斗,除了视线自己的梦想以外,剩下的就是她们了。

    但事实往往不尽人意,在张铁豪满以为自己的用不了多久就会实现自己的理想的时候,整个生意呈现蒸蒸上的时候,张铁豪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可能是他的成绩让人眼红了,张铁豪在接了一笔不小的胆子,而且给自己担保的人是以往常有来往的合作伙伴,本来也以为没什么。

    但是,张铁豪将整个公司的所有经历都投入到这单买卖,历经两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尽一亿人民币的产品。本来张铁豪很高兴,这笔买卖做成了,就是今年什么都不做,也能赚四千万,这可比以往任何一年都好。但是,在交货的时候,他才发现。不论他怎么联系对方,都没有一点音讯。

    意识到不对的张铁豪又给对方的担保人,一个天津人打去电话,本来张铁豪以为,他们公司和这个天津人有过几天不错的交易,而且双方都比较愉快,而且对方地公司规模也不小,本来以为没什么事,但是当张铁豪打到对方公司时,才知道。自己的这次彻底被骗了。对方早在一个星期前,由于非法盗用公司财务,已经捐钱跑了,而现在拿家公司也面临破产。

    张铁豪一下子懵了,他知道如果自己在短期之内找不到卖家,自己的公司也会撑不住的,何况这次全力做这种材料。要知道现在做的这批材料和平时别的建筑公司使用的根本不太一样,这样的材料都是按照建筑国际一流建筑的材料标准作的。如果是一般地材料,张铁豪虽然没有信心一下子将他们卖光了,但是一点点卖光,还是可能的,然后用这点钱,一点点扭转公司的危机。但是,这批材料不好卖。除非找到那种很高规格的建筑。才用的到,但短期之内,哪能找到,就是找到了,对方也不一定要自己的材料,要知道,一般这样高规格的建筑,都是有实力地公司才建设的。而他们选择材料的门路太多了,自己和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可比

    在张铁豪急的满世界寻找买主的时候,这时候,政府方面又开始百般刁难,现实税务局,时不时的来公司查查帐什么的,由来连一些基本没什么来往的部门也偶尔来公司走走,给张铁豪造成了严重地麻烦。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就是张铁豪再傻。也知道,肯定是有人故意这么做地。究竟是谁,为什么会这么做。

    张铁豪自认为自己没有什么值得别人看上的东西,自己的公司虽然能赚钱,但和自己差不多的公司,在北京就有好几家,其他的自己根本没有什么能拿的出手的。

    托朋友,找关系,张铁豪想知道究竟是得罪了何方神圣,对方这么整自己。但以前把酒言欢,一副铁哥们的兄弟们,一个个见了张铁豪都是躲得远远地,仿佛见了瘟神一般。

    张铁豪这时候,才看清了这帮所谓的朋友的真面目,悔恨不已,但自己又能怎么样的,眼看着要带着全家去和西北风了。

    每次回家,张铁豪都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女儿和妻子,感觉没有脸面去见他们。之间,张铁豪仿佛老了十多岁。这样的变化,自然每个人都能看的出来,当时,又能怎么样呢。时间一天天过去,依旧没有一点音讯,这时候,一个人出现了,这个人出现,让张铁豪看到了希望,确切的说这个人是一个年轻地公子,听说也是一个做生意地。而他出现的目地,或者说引起张铁豪注意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叫;刘长义的人,看上了自己的女儿。

    本来,对于女儿的事,张铁豪也不怎么管的,毕竟这是年轻人的事,张铁豪一般也认为,只要女儿喜欢就行,他没有什么意见的。但是,这个年轻人引起了张铁豪的注意,因为在某一段时间,张铁豪发现,自己的公司没有再遭到一些执法部门的扰,这让张铁豪很困惑。

    好不容易拉住一个人问清楚原因后,才知道,原来有人为为张铁豪的公司担保,自然也就没有了这些所谓的检查。--凤-舞-文-学-网--

    本来,张铁豪还不会将这个上面的人和这个刘长义联系在一起。但有一天,有人突然间找上了门,表示需要一批高规格的材料。

    听到这个消息,张铁豪自然认为是雪中送炭一般。

    这一次的他小心了很多,要和对方认真的谈谈,看对方需要多少,和自己现在积压的货物是否冲突。

    见到对方的人时,张铁豪才发现自己老了,对方却是一个2多岁的年轻小伙子。双方合作的也非常愉快,在最后,张铁豪居然发现这个人的名字叫刘长义。顿时,张铁豪明白了什么,而且这时候,这个人也很大方的说出,他和自己的女儿张兰兰是好朋友,在得知了自己的困难后,想着他自己也需要这么一批材料,就干脆帮张铁豪一把。而且也说明了,政府方面也是打的招呼。

    对于刘长义地帮助,张铁豪万分感激,而且看这个人人长的高高大大,为人又有礼貌,一副很正派的样子,最最关键的是,这个人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自己。

    张铁豪一改当初通过张兰兰口中得知的这个刘长义的印象。并且保证到,知道自己女儿喜欢他,自己没有任何意见的。

    张铁豪其实想的也很简单。他觉得,自己对于这个刘长义的第一印象,完全是从张兰兰地口中得知的。可能张兰兰对于刘长义还没有任何感觉,所以说的有些偏激。张铁豪最为一个父亲,从没有想过用自己女儿的幸福换取自己事业的成功,不过这次,看在刘长义帮了他的份上。张铁豪决定给对方一个机会,如果最后刘长义真的能得到自己女儿地欢喜,张铁豪这里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张铁豪是没有问题了,但是却苦了张兰兰,每天面对的就是这个公子哥百般的纠缠。不过好在这个公子哥脸皮虽然厚些,但是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而且知道,他这次帮了自己父亲一个不小的忙。张兰兰于于理都不应该太过冷淡。

    但是她真的不喜欢这个花花公子,虽然自己周围的好朋友都规劝自己。说这个刘长义又有钱。又帅气,自己跟了他一辈子都不用愁,而且虽然自己家有钱,但是如果有刘长义地帮助,相信对自己父亲地事业会有很大的帮助。就像这次一样,虽然他没有听自己的父亲说过家里公司出了什么事,但也从侧面知道了公司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如果没有刘长义的帮助。或许现在他们一家什么都没有了。

    想到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个男孩子,张兰兰有一种冲动,或许他原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灵,有月老之类的神仙,不相信什么一见钟,但是张兰兰内心深处有一种很荒唐的想法,她有种很强烈地感觉,自己似乎和那个男孩子认识。而且很熟悉。仿佛他就是自己的一切。

    这个想法很荒唐,荒唐到。她连自己最好的朋友都不敢告诉,而且张兰兰也觉得很荒唐,心里强自认为,或许只是对这个男孩子比较好奇而已。毕竟这个男孩子当初是和一个外国人在一起,这样的搭配,才让自己产生好奇。清晨的太阳已经升起,住在学校里的张兰兰揉了揉朦胧的眼睛,想起昨晚的那个梦,张兰兰地脸又红了,她不知道这是她第几次脸红了,或者说是他第几次做这样地梦了。梦里,她和那个男孩子一起玩,一起笑,他们两人手牵手,走过青山,走过绿水,他们两个像两个无忧无虑的小鸟一样,尽地享受着生活。

    太阳光顺着窗户直了进来,光线之中,还漂浮着几粒尘埃,张兰兰很准时的起了,她看看的宿舍里其他的几个姐妹,除了有着睡美人称好于乐,其他的人都起了。

    对于于乐的能睡,众人都是有着一定的了解的,也不做多想。他们三人,该做什么做什么,他们知道这个于乐不再睡两个小时,是不会起的。好在这个家伙睡着了像只猪一样,就算把她扔在院子里,也不会知道。

    这时,宿舍楼下响起一阵阵嘈嘈声,靠窗户近的王丽娜透过窗户,望了一下,马上惊叫了一声。

    喊道:“兰兰,你的白马王子又来了,手里还碰着一大束红玫瑰的。好羡慕你呀!”

    众人听到这个声音,除了张兰兰意外,剩下两个女生也都趴在了窗子边,想看看这个白马王子是不是真的对他们家兰兰一片痴

    张兰兰也是一阵郁闷,对于王丽娜的话,他是相信的,他知道这个家伙能干出这种事的。他是不知道,这个刘长义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虽然现在大学期间男女恋是很正常的事,但也从来没有像他这么大胆的。

    说也正常,现在不过刚刚9年代初期,整个中国也是刚刚接受一些比较先进的思想,就是大学生。也很少见到像刘长义这么大胆的。

    张兰兰也不知道是脸红还是脸青。她知道,让刘长义这么搞下去,自己就算和刘长义没有一点关系,但是自己以后在大学地生活上,肯定也会烙上刘长义的印记。

    张兰兰很气愤,三八两下的穿上衣服,连头发也没来的及打理一下,就急匆匆的跑了下来。

    刘长义自从知道了张兰兰不喜欢自己在她宿舍楼下喊他,他这次学乖了,他也不喊了。所以一大早,他就买了一束红玫瑰,然后就站在张兰兰的楼下,他知道,如果这样,张兰兰也很快会知道自己的用心的。

    要说刘长义对张兰兰的慕,那是源自于几个月前。当初刘长义并不知道张兰兰这号人,他只是偶尔辗转于花丛,自认为也是一个花丛老手,要说张兰兰的容貌,虽然很漂亮,但是张兰兰所在地大学里,比张兰兰漂亮的还是有几个的。

    张兰兰之所以这么让刘长义痴迷,完全是因为有一次。在一种很巧妙的场合下。刘长义和他的几个朋友刚刚喝了一些酒,本来就有些晕乎乎的,恰恰在那个时候,张兰兰穿着一雪白色的连衣裙,一副清纯地打扮,再配合上当初的环境,张兰兰仿佛是一个美丽的公主一样。

    当初的场景,当刘长义的几个哥们看的眼都直了。刘长义当时借着酒醉。就扬言,他要追到这个公主。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事

    张兰兰跑到楼下,看着那自认为很帅气的刘长义,加上他手里捧着地红玫瑰,完全符合一个白马王子地形象。

    在其他的女生的注视下,他们还以为会上演一场童话般的故事,公主会接受这个白马王子,没想到张兰兰冲下楼去。一点都不给这个白马王子的面子。指着他的鼻子就怒斥道:“刘长义,不要以为你帮了我们家。就可以借着这个事要挟我,我告诉你,你这样的人,我跟本就不喜欢。”

    听了张兰兰的话,其他人都是一脸地诧异,他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副场景,预想到的场面没有见到,反而公主把王子臭骂了一顿。

    但是也不知道这个刘长义是脸皮厚还是城府深,在张兰兰毫不给面子的况下,依旧笑面相应,用一种可以说温柔道极点的声音说道:“兰兰,我说过,我喜欢你,和帮你们家根本没有任何关系,我是真的喜欢你。我希望你可以给我个机会。”

    其他的女生,包括张兰兰一个宿舍的女孩子,他们都不理解张兰兰,她为什么就不答应刘长义地要求,要知道刘长义不论丛哪个方面来说都是极优秀地。先不说他本在大学期间,就已经成了一个很大的公司,而且听说他家里还是当大官地。这样的人,如果换成其他的女孩子,或许早就投怀送抱了,但偏偏刘长义遇到了张兰兰这么奇怪的女孩子。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本来还想和你做普通朋友的,但你这个人才难缠了,我已经对你失望了。”张兰兰一点面子都不给刘长义,

    果然,张兰兰这句话说完,刘长义的脸皮动了动,想说什么,似乎犹豫了一下,又没有说出口,过了一会,他略微沉思了一下,开口道:“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是不是我哪点让你不满意?”

    “刘长义,说实话,你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我想如果不是遇到我,可能任何一个女孩子都可能拒绝你的。其实,我可以很坦白的告诉你,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而且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张兰兰在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脑子里忽然呈现出了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个男孩子的样子,脸上泛起了甜蜜的微笑。

    刘长义看着张兰兰说出自己有喜欢的人时,他还不敢相信,因为他早就调查过张兰兰知道张兰兰到现在还没有男朋友,而且基本上也很少和男生接触的。这样的女孩子,怎么会突然多了一个喜欢的人,而且看刚才她的表,刘长义自然看得出,那不是假的。

    他有些生气,怎么会是这样。本来以为这个张兰兰没有男朋友,虽然现在拒绝自己,但是只要自己再加把劲,只要把她追到了,一切就搞定了,没想到,现在却演变成了这样。

    刘长义深深的呼吸了一下,让自己平静了一下,他现在非常想要知道,究竟是谁。来管自己地事。

    ”兰兰,是谁?我可以知道究竟是谁可以获得你的芳心?”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只要知道你没戏了就行了,以后不要来烦我就行了。”张兰兰说出这话,语气有些重了,就是周围的女孩子听到了,都不免有些暗怪张兰兰有些不识时务。

    “你!?”刘长义气结,你了半天。最后没说什么,又过了一会,他平静很多了,说道:“兰兰,我是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打败他的。”

    张兰兰没有想到这个刘长义还真是那么难缠。正想办法该怎么解决这件事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人群中有一个异样的眼光,顺着眼光望去,顿时张兰兰有些脸红,她不知道。他怎么会在这里。

    不过看到他。张兰兰心里定了定,然后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中,张兰兰说道:“你不是怀疑我有喜欢的人吗?现在他来了,所以,你可以死心了。”

    张兰兰边说着,边像人群中走去。众人看到张兰兰的举动,加上刚才他说地话,猜到。难道这个人在人群中。

    徐明再见过外公外婆一家之后,然后将张兰兰的父亲告诉了自己的舅舅,以舅舅这个北京市负责经济的副市长,照顾一下张铁豪还是没有问题的。而且他已经知道了张铁豪公司事的原原本本,对于发生那样的危机,究竟是什么人搞地鬼,他也已经清楚了。

    杰里和首长要进行为期几天的促谈,具体谈什么。徐明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但想来杰里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不至于太过无礼。而且杰里也和徐明说了,这次和首长谈过之后,可能马上就要飞回美国,不能再陪徐明了,让徐明有空去纽约,他再陪徐明在纽约好好玩玩。

    徐明知道杰里有事,也不强求,他想到,或许自己应该去见见张兰兰了,虽然以前没有听张兰兰说过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究竟是真实发生过的,还是由于自己到来的原因,历史发生了改变,让原本没有出现的事,反而出现了,不过想到后来张铁豪的生意并不是建材而是建筑和房地产,徐明觉得这其中似乎有点什么。

    但不管什么,徐明都觉得要帮帮他们。这一次,徐明来到了前世他和张兰兰认识地学校,如果不是自己地意外的到了美国,想来,徐明现在应该也在这所大学里上学。

    走在熟悉的校园里,徐明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早在之前,他已经知道了张兰兰住在哪里,他本来想到了那里,找一个女生上去把张兰兰叫下去,却没有想到,刚刚到了那里,就发生了一场想不到的事

    在听到张兰兰说他喜欢的人就在人群中,徐明有些意动了,他此时正是站在人群中,难道他说的那个人就是自己,但想到,自己这一世和张兰兰总共见面也不过在火车上的几个小时,而且现在自己躲在人群中,张兰兰也不一定能看到自己。

    难道是别人?想到这里,徐明不由地有一种酸酸的感觉,难道这就是一种失恋的味道,一场未恋就失恋的结果。

    但徐明又能说什么,他知道这个刘长义的份,如果不是遇到自己,刘长义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人,这个人有计谋有能力,最主要的是他还有点背景。放在任何地方,刘长义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张兰兰可以对刘长义完全忽略,更不因为刘长义对他们地帮助,而以报恩地形式答应刘长义。当然,张兰兰还不知道,自己家里出的那些事,完全是刘长义一个人搞出来地。

    “既然她已经有了一个深的人,自己也应该祝福他们,让她幸福。”徐明心里默默的想到,因为刚才他也看出了,张兰兰在说出自己的喜欢的人时,脸上的表并不是假的。

    在众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张兰兰的时候,张兰兰已经向着人群走来,他们都向知道,究竟是个怎么样优秀的人,让张张甘愿放弃刘长义这么一个万里挑一的白马王子。

    张兰兰走的很慢,说实在的她有些紧张,他不知道火车上那个男孩子为什么会来这里,而且张兰兰更加担心的是,这个男孩子会不会惧怕刘长义的威,不配合自己。刘长义现在也有些紧张,他很想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比自己还厉害,他自认为,在北京这个地头上,论起北京,他虽然不是很厉害,但是在一般商人眼里,他家里的背景也是大的吓人,论起经商天赋来说,在众人公子哥中,可以说没几个人能比的过自己的。究竟是谁,会让张兰兰这么高看。

    徐明看着一点点靠近的张兰兰,他的呼吸有些紧张,他很想知道那个人是不是自己,,虽然一步步的靠近,他发现,张兰兰走来的目标真的是自己,尤其是她的眼神在看向自己的时候,有些担忧,又有些惊喜,有有些害怕。

    终于在走到徐明面前的时候,张兰兰停了下来,搂着徐明的胳膊,拉着徐明走了出来,说道:“他就是我喜欢的人,也是我的男朋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金融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