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救人!

    <---凤舞文学网--->

    摩根家族和克里夫兰家族行动倒也迅速,为了促成和徐明和好这件事,他们此时对这个克里夫兰家族曾经的人才可谓是大打出手。--凤-舞-文-学-网--

    在帕萨迪收到徐明给他的电话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卡瓦小镇上突然间来了很多人。而且,同一时间,在原本蛰伏在卡瓦小镇的一些权力机关或者曾经瞎眼的一些媒体也开始活动了。

    大街上,陆陆续续能看到有各种媒体的记者出行,搜集证据。

    帕萨迪看到这一幕,自然明白是什么回事。只是冷笑着,他现在真是为为一个美国人可悲,在原来,他相信,美国是这个世界上最自由最明主的国家,他支持国家在必要时候动用武力,去帮助世界上其他愚昧未开化的国家建立美好的社会,但现在,他觉得太假了。美国也不是想象中的完美。若不是得到了自己老板的提醒,帕萨迪或许还真会相信,美国的眼睛又亮了起来,它还是那个自由的国度。

    但毕竟这只是自己一厢愿而已,帕萨迪知道,不论社会怎么样,他一个普通的美国民众,是没有力量去做那种事的。建立自己脑子里的理想国度,那是扯淡。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救出依旧落在科菲罗迪手里的桑多的父母。

    科菲罗迪此时也是严阵以待,他知道现在是检验他的时候了,在这个小地方,他经营了几十年,究竟能给克利夫兰家族带来多大的伤痛,这就是他要看的。

    若说用他现在手中的力量对对付克利夫兰,灭掉克里夫兰家族,科菲罗迪还没有自大到那里,他知道他们之间的差距不是一点一滴。而且自己之所以在这几十年来将卡瓦镇经营的还算不错。其实也可以说是在利用克利夫兰家族的余威,负责,自己这些年在这里做地一些事,不可能没有人不闻不问。

    在收到克利夫兰家族的再次警告,并宣布关系完全破裂之后。科菲罗迪已经将手里所有能调用的力量集中了起来,而且将自己所有的资金也集中起来。

    但是,他还是慢了一步,存在花旗银行的资金已经被冻结了。银行方面以一些奇怪的理由。要求他去亲自说明,才给解冻。科菲罗迪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克里夫兰家族打击自己,应该说洛克菲勒的花旗银行应该不会帮着克里夫兰家族地才对,毕竟克利夫兰家族一直以来都是和摩根一路的。洛克菲勒什么时候和克利夫兰走在一起了。没有办法,虽然少了一笔资金,但其他的他迅速的集中了起来,影响虽然有些,但是也不太大。

    又过了没多久。通过手下回报,他听到,他手中的几家公司此时极度不稳定,有人恶意打压自己的公司。科菲罗迪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现在他必须保住公司,动用自己手中的资金,全力保住公司。

    古拉已经知道,科菲罗迪这次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否则也不可能在一瞬间,出现这么多的问题。做为科菲罗迪的管家,他知道该怎么做,这些年,作为科菲罗迪最最近亲地人,古拉也学会了自我保护,他知道,科菲罗迪是盯不住的。虽然不知道科菲罗迪究竟得罪了什么人,但想来不是那么简单的。

    古拉已经随时准备好了离开这里。想到被科菲罗迪的妻子芬迪,古拉不由自主的舌头。芬迪的好他是知道的。在科菲罗迪外出不在的时候。他趁机品尝过几次,芬迪是个可人地尤物,古拉知道,自己这次或许可以借机将她也弄出去,以后两人永远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他明里暗里藏起来的钱,足够自己下半辈子挥霍了。

    古拉正一个人计划着自己的未来。而科菲罗迪此时却是暴跳如雷。他想不到,自己在经济上这么不堪一击。眼看就要顶不住克里夫兰家族的攻击了。而他又听到手下人说,有大批外来奇怪的人士进入了卡瓦镇。随后,自己在卡瓦镇的一些秘密据点被端了。当知道这些时,科菲罗迪怒了,他想不到克里夫兰家族真的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真的要把自己往思路上。--凤-舞-文-学-网--

    “古拉,你带些人去看看,守住卡瓦镇,盯住那些外来人。”

    古拉的计划被打断了,他只能恭恭敬敬的去执行科菲罗迪地命令。

    当然,之所以恭恭敬敬,完全是他现在还不知道科菲罗迪究竟还能顶多久,如果不行了,他要第一时间离开。

    古拉带着人离开了。

    而此时,在城堡里,芬迪也在众人地脸色中,察觉到了什么,耳边听到一些仆人说着一些似有似无的事,芬迪也知道,肯定是科菲罗迪的仇家找上门了,而且似乎科菲罗迪不一定能抵挡得住。

    芬迪想到,这或许就是自己逃离这个地方的最佳时机。

    搜出几件平时很少穿的衣服后,又找了件佣人穿的衣服自己穿在了上,芬迪准备偷偷的离开,他刚刚已经查过了,现在地城堡很混乱,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去哪了,当然还是有守卫地,但芬迪知道这是机会。

    芬迪小心翼翼的走过一些地方,她按照之前已经构思好地逃离路线准备逃跑,在这之前,芬迪曾不止一次的准备逃离,但都摄于科菲罗迪城堡严密的防守。好在除了科菲罗迪要和自己的“玩”的时候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外,其他时候,自己还是可以在城堡里走走的,当然,仅限于城堡里,像城堡外面的绿地,他是没有那个机会上去踏青的。

    顺着一条有些湿的小道走去。这条路芬迪以前无疑中来过,他知道这里面有个房间,里面有着科菲罗迪的珠宝收藏,曾经科菲罗迪带她来过,并且表示,那里面的珠宝都是她的。她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但奈何平时没有机会,而且根本关在这里出不去,要那些珠宝也没有用,而且如果平时自己藏几件珠宝,还不定还会被科菲罗迪以种种理由折磨。他可是听过城堡里的一个仆人说过,曾经有个主母,听了科菲罗迪地话。用科菲罗迪给的钥匙将里面的珠宝几件,然后给自己装扮上,结果后来被科菲罗迪知道了,科菲罗迪硬生生的将戴在耳朵的上珠宝耳环给撕了下来,当场耳朵血流不止,耳垂被撕烂了。

    知道这事之后,芬迪再没生出那种心思,最起码在他还在城堡之前,没有完全把握逃跑的时候,她是不会动那些珠宝的心思的。

    这一次不同了。他带着科菲罗迪交给她保管地钥匙,一路蹑开房门,然后在科菲罗迪的收藏里开始拿一些看起来比较贵重的。她很想将这些东西都带走,但是他知道她不行,先不说有些东西太大,就是带的便他逃跑。

    装了一小袋子钻石珠宝之类的东西后,芬迪准备离开这个折磨了他将近一个月的城堡。他发誓,以后她再也不来卡瓦镇了,或许,他再也不会回美国的,这里真是天堂里的地域。

    在她将要离开城堡的时候,忽然间,想起了昨天地一幕。昨天,科菲罗迪和自己玩完,他出去的时候,看见科菲罗迪抓了两个老人进来。芬迪不知道科菲罗迪抓这两个老人做什么。但是他知道他们两个肯定是无辜的。

    芬迪虽然是个慕虚荣的人,而且特别喜欢钱,比较自恋。但她还是比较善良的,他不知道科菲罗迪究竟抓了两个老人做什么,芬迪觉得,是不是回去,将这两个老人也带上。

    芬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她想着那个变态的科菲罗迪。她不敢相信,如果这两个老人真的让缓过气地科菲罗迪折磨了。他们还能不能撑得过,说不定没有几分钟就会去见上帝。

    随手扔了几件她觉得多余的衣服,芬迪将刚刚包好的珠宝藏好后,然后就去往关着两个老人的房间里。

    桑多的父母自从被关在这里之后,就没有人来过,他们两人现在很是憔悴,有些昏昏睡,心都不太好。好在桑多父母还不算太老,50出头一些,虽然不如桑迪等人精神,还也不至于差到哪去。

    两人不知道,这个魔鬼科菲罗迪究竟抓自己夫妻两人有什么用,抓了这么久了,也没有问过他们,好在饭食还有水是按时送上的,两人倒也没有多大痛苦,只是心有些不太好。

    “亲的,你没有问题吧?”

    “没事,不知道科菲罗迪先生抓我们来这里做什么,有一天了吧?”

    “多余一天了。”

    正在两个老人有一句,每一句的闲聊着,耗着时间,等待着别人来救他们的时候。这时候,那扇厚重的木门忽然间有了开动地声音。

    两个老人地听觉还算不错,听到这开门声音,齐刷刷的将目光向门口方向望去,同时祈祷着上帝,是来解救他们的。

    或许是上帝现在正好下班,进来一个昨天押着他们进来的人,这个人长的凶神恶煞,穿着一土灰色的夹克衫,头发有些凌乱,不知道是故意弄成这样的,还是长时间没有收拾了。总之,两个老人看到这个场景,体不由自主地相互靠了靠。

    桑多地父亲毕竟是个男人,壮了壮胆子,问道:“科菲罗迪先生什么时候放我们出去?”

    “呵呵,老板现在就要放你们出去,特意叫我来带你们离开。”这个人正是科菲罗迪叫来的,他让这个人带这两个老人过去,说是关键时刻可以将这两个老东西顶一会。

    其实,科菲罗迪知道这次克利夫兰会对自己下手,完全是因为自己绑了这两个老家伙,而且刚刚地电话里,也是要求自己放了这两个老东西。科菲罗迪心里却有着另外的盘算,他不知道这两个老东西和克利夫兰究竟有着什么关系,但既然克利夫兰家族这么在意这两个老东西,在实在撑不住的时候。他不介意给这两个老东西一个痛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或许这就是科菲罗迪现在的写照吧。

    桑多的父亲信以为真,有些高兴的说道:“那谢谢这位先生了,你快帮我们解开吧。”

    “呵呵,不急。”那人不急不慢的说道,然后走了上前。

    这时候,他突然听见有脚步声走来。他警觉地回过头去,发现是科菲罗迪的妻子,也就是自己名义上的老板娘,男人色迷迷的盯着芬迪那精致的五官以及玲珑剔透的材,很夸张的咽了咽口水。

    这个人正是芬迪,她唠叨这里后,发现了这个人,她知道不好救,但刚才过来的时候,他又听周围地说了一些。知道现在的科菲罗迪的处境不容乐观,而且他知道科菲罗迪不会真的那么好心放过这两个人。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流露出来的那种,芬迪觉得很是恶心,在和科菲罗迪在一起的子里,让他感觉男人就是一种非常恶心的动物,芬迪甚至想以后是不是再也不要找男人了。

    看着现在仍然一脸无知的两个老人,芬迪咬了咬牙,一瞬间在脑中考虑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发现自己既然已经来了这里了,就救一下这两个人吧。

    偷偷的摸了一下后藏着地匕首,芬迪心里平静了一些。

    芬迪走进来,故意在这个男人面前摆着一些极具惑力的动作,在没有遇到科菲罗迪之前,芬迪很会把握一个男人的心里,他知道怎么才能最大限度的引男人上钩。几个动作,轻盈的姿,将她那极具惑力的材完全暴露给了这个男人。

    看着男人在那停的大咽着唾沫,芬迪知道。再加一把劲。就成功了。

    桑多父母看着这个感的女孩,不知道她来做什么,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时,在桑多父母遇到之中,也或者是预料之外,男子根本不顾后就是依旧被靠在那里地桑多父母,一把冲了上去。将芬迪抱在了怀里。并且当着桑多父母的面,对芬迪狼啃了起来。

    “小美人。我可终于等到了!”一边狼啃着,一边还口里还糊不清的说着。

    芬迪半推半就,她知道这样的才是杀伤力最大的,她也不看桑多父母,在思索着对策,并且有些妖媚的影进一步迷惑着这个男子。

    在男子彻底陷入芬迪的全之中的时候,芬迪煞有其事的看着正吃惊的看着他们两个地桑多父母。诡异地一笑。

    在桑多父母还没有理解她这笑是什么含义的时候。

    只见,在她刚刚一直隐在袖口的手中,滑出一把匕首来。

    桑多父母已经惊讶的长大了嘴,他们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的发不出声音来。

    男子依旧不知道,死神正一步步的朝着他走来。在他正品尝着这个尤物,觉得今天是上帝对他最好地一天。

    忽然间,背部一痛,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地时候。接着,又一痛。

    一刀,两刀,芬迪仿佛疯了一样,似乎是将这一个月以来,科菲罗迪给他造成的委屈都发泄出来。她疯了,芬迪觉得自己现在自己真地疯了。

    “啊!!!”芬迪拼命的叫着,泪水弥漫了她的眼睛,她知道他的上沾满了鲜血,她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有一天,他会杀人,而且还利用她惯用的美色去杀人。

    “科菲罗迪,这都是你我的,是你我的,你这个疯子,你这个老变态。”芬迪咬牙切齿的吼着,她觉得,如果科菲罗迪在他面前,她恨不得吃他的,喝她的血。

    终于,在她发泄了一会之后,她的心平静。

    看着死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芬迪怕了,他不知道自己居然感杀人,但同时,她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她还是不敢相信,又踢了踢男子那一动不动的体,见没有一点反映,他知道男人真的死了,死在自己手里。

    想到自己来这里的事,芬迪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忽然感觉手里还握着一个东西,一看,是拿把沾满鲜血的匕首,一惊之下,扔了出去。

    看着已经惊呆了的桑多父母,芬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绪,说道:“先生夫人不用怕,我马上放了你们。”

    在桑多父母眼里,这个芬迪就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一个人,他们不敢相信,那么强壮的一个人居然就被眼前这个弱小的女人说杀就杀了。活了这么多年了,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死人,而且还是死在自己的面前的人。

    “不,不要过来。”桑多的父亲这时才反应过来,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上依旧沾满鲜血的女子,慌张的说道。

    芬迪看到老人的反映,顿时意识到什么,看着自己满的鲜血,她知道,这样不容易逃出去。

    想到刚刚仍在一边的衣服,直接进到里面的浴室,脱了衣服,将上的血洗干净,然后又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整个过程没用了一分钟。

    再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时候,芬迪已经冷静了很多了,说道:“我带你们出去吧。我也是非科菲罗迪折磨的人,刚刚来的时候我已经听说了,现在科菲罗迪这里出了问题,似乎仇家上门了,而且刚刚科菲罗迪似乎想要杀了你们。快跟我离开吧。”

    桑多母亲还不是不敢相信,惊恐的看着这个危险的女孩,而桑多父亲似乎已经明白了,从刚刚杀人的场景中回醒了过来。看着这个漂亮的女孩,听着她刚才的话,桑多父亲忽然想起,这个女孩肯定就是科菲罗迪最新娶个那个妻子,看着这个很漂亮的年轻女人,桑多的父亲选择了相信她。

    帕萨迪此时已经汇合了前来这里的克里夫兰家族和摩根家族的来这里执行任务的人手,他们怎么做帕萨迪从徐明那里知道不用管,他们要做的就是救出被桑多的父母。

    在科菲罗迪的城堡里,此时已经混乱了,科菲罗迪现在是抓了人,他们自然要完好的将人救出来。

    一时间,三股势力纷纷朝着科菲罗迪的城堡汇去。而科菲罗迪本,也在不知不觉中显得有些慌乱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金融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