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变态的人,变态的事

    <---凤舞文学网--->

    在一间有些昏黄的暗房里,灯光的颜色微微带些暖色,放眼整个房间,空空的一张大外,其他没有任何东西。--凤-舞-文-学-网--。

    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此时,一个约莫25岁左右的漂亮女子,金黄色的头发有些凌乱的散乱着,有几缕头发甚至很不自然的顺着面部垂落下去,挡住了女子一半秀色的脸蛋。

    女子没上几乎不着寸缕,偶尔可以看见压在下的一些碎布条,让人可以想像原先她肯定是穿着衣服的,但是女子的衣服此时明显依旧被撕碎了。

    细细看女子的表,却发现女子的表有些麻木,是的,她的眼神有些呆滞。仿佛傻子一般,但明显这个女子不傻。

    “喂。死了没,死了就说一声。”这时,一个穿着大裤衩的老头子走了过来,而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根差不多有小拇指粗细的橡皮绳。

    女子在看到老头子走过来后,眼睛一瞬间闪过一丝恐慌的神色,但很快又恢复到刚才那副表,只是此时,她的眼睛虽然呆滞,但目光却是盯着老人手里那根黑色的橡皮绳。

    女子那一刹那的恐慌,自然被这个老头子扑捉到了,他哈哈一笑,说道:“芬迪,这次我们玩个好玩的。”

    似乎是听到老人的声音。女子又抬头看了一眼老头子。她没说什么,她知道现在没有她说话的权利,或者说,自从她来了这里之后,就失去了说话地权利。

    这个女子叫芬迪,而老头子正是卡瓦镇的恶魔科菲罗迪。

    话说一个星期前。女子因为种种原因,成了老头子新的妻子,虽然之前早有恶名传出,但是芬迪却不认为她会怎么样。在她看来,科菲罗迪有钱,而且此时年事以高,用不了多长时间。科菲罗迪一走,而科菲罗迪又没有儿子。就算科菲罗迪真的有那么恐怖,只要她坚持住,她相信,科菲罗迪一走。他所有的钱都是自己的。

    芬迪不停别人劝,她自认为原来地那些女孩子都是自己心里有问题,就算这个老头子变态些,喜欢虐待人。芬迪也觉得没有什么,在这之前,芬迪也经常出去玩,而且也玩一些之类的,甚至有些比较恐怖的。她也接受的了,她甚至觉得这让她感到很兴奋。

    通过一些渠道打听到的消息,让芬迪觉得。科菲罗迪就是行为比较变态一些,芬迪自然为自己能承受的住,甚至她认为科菲罗迪就是为她而生的。他地钱以后都是自己的。

    就是这样的心里作祟,芬迪通过种种计谋,终于成了科菲罗迪的新妻子。

    但是,当她真的成为科菲罗迪地妻子时,她才知道,原来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是那么的大。

    想想曾经的想法。芬迪甚至觉得那时候很天真。芬迪还记得。第一天晚上,在准备和科菲罗迪上的时候。

    在芬迪脱得的光溜溜的时候。甚至主用用她那人的材撩拨科菲罗迪,甚至在帮老头吹了半个多小时箫之后。换来地不是想象中的疯狂。而是科菲罗迪神秘的一句话:“我们玩个有意思地游戏吧。”

    听到科菲罗迪这么说,芬迪自然想到,肯定老头子想和自己的玩,不过她想到,无所谓了,她反而觉得自己的体有些隐隐的兴奋。

    当老头子离开,去准备的时候。芬迪一个人趴在上,想着一会科菲罗迪会怎么和她玩。是夹,还是滴蜡之类的。

    几分钟后,老头子回来了,和想象中的不一样,老头子没有拿她常见的一些道具。而是拿了一个她以前没有用过地。但芬迪也是见过那个东西地,是一个扩张器。

    芬迪以为老头子要准备玩他的后面,芬迪忽然间对老头子有些失望,她觉得她对老头子地期望有些高了。她又不是没有玩过后面,而且她根本不用那种东西。在心里她对老头子有些轻视,认为老头子果然已经老了,一个很普通的行为,居然还用这么复杂的工具。

    在芬迪失望的时候,老头子已经走到了芬迪面前,他神秘的一笑,说道:“今天我们就用这么玩,我保证,你从来不会觉得有今天这么爽。”

    听着老头的话,芬迪心里还在鄙视老头子没有见过市面,是个乡巴佬。

    但芬迪还表现的很积极,冲着科菲罗迪抛去一个媚眼,说道:“想不到你还真是会玩。”

    科菲罗迪没有什么而是走在芬迪面前,用他那有些干瘦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芬尼的皮肤,从芬迪那漂亮的脸蛋,一直顺着感的材摸到她的脚丫子。

    芬迪可以感受到老头子很兴奋,她知道老头子在摸她的每一处肌肤的时候,他的体都在颤动,而且他那小心的程度,仿佛在欣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一样。

    接着,在芬迪还隐隐得意的时候,只感觉自己的脚趾头,被一个温软东西包住了,一种湿湿的,暖暖的感觉传了过来。芬迪知道定然是科菲罗迪将她的脚趾头含住了。在她正处于兴奋关头的时候。一种很享受的感觉。突然间,她感觉到自己的脚指头一凉。在她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接着她感觉到科菲罗迪正疯狂的亲吻着她的肌肤。

    芬迪有些小小的兴奋,她觉得她可以抓住这个老头子的心,而且她有一百种方法让老头子一直这么迷恋自己。

    芬迪在享受中途,偷偷的睁开眼睛。瞄一眼科菲罗迪时,依然看到地是科菲罗迪那色中恶胎的样子。

    待科菲罗迪将他那有些干瘪的嘴唇凑在她的温唇的时候,芬迪也是很配合的和科菲罗迪拥吻着,投入之程度,仿佛两人是一对正处于恋中地侣一样。

    似乎一切都按芬迪预想的一样,在她还以为科菲罗迪会很自然的开始和他的时候。却见。科菲罗迪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用他那有些粗糙的手在芬迪部感觉了一下。这样的动作在芬迪看来,没有什么,此时,她确实兴奋了,她想要和这个老头子狠狠的,宣泄自己心中地。

    但事实上。并没有让芬迪想到的是,科菲罗迪拿起刚才他随手放在一边的扩张器。只见他在芬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插在了芬迪的部。

    他这一动作,让芬迪还没有感觉,就发现自己地部已经插进去一个异物。凉凉的。在她反应过来,一脸惊慌失措的看着科菲罗迪,然后有些惊悚的问道:“你要做什么,怎么会扩张前面?”

    事实上科菲罗迪的行为让芬迪很恐慌,因为按照常理来说,男人比较喜欢下面紧缩的女子,哪有像科菲罗迪这样扩张前面,如果将前面扩张的很大。那做起来根本没有感觉。而且一般人用扩张器也是在扩张后面,这完全出乎了芬迪的预想。她心里顿时升起了一个不好地感觉。她觉得,她来这里。似乎是极其错误的。

    “快,快,拔出来,我不要。”芬迪哭诉着,求着科菲罗迪,希望他放过自己。芬迪甚至对科菲罗迪大打出手,但让芬迪有些惊讶的是,这个在她看来快要见上帝地人。居然有着壮年一样的力气。她根本拿科菲罗迪没有办法。

    看着毫不理会自己的科菲罗迪。一点一点的扩大着自己的部,芬迪下面开始觉得很充实。但似乎科菲罗迪根本就没有截止,一点一点,又似乎很小心一样,慢慢的继续扩大着。让芬迪稍稍感觉有些疼了之后,他会停下来,在芬迪适应这样的程度之后,他会继续扩大。

    芬迪也不知道究竟用了多久,只知道,她下面感觉凉飕飕的,好像不停地有风在灌进去。

    芬迪可以想象,她下面已经很大了。--凤-舞-文-学-网--她不知科菲罗迪究竟想要做什么,难道他要用这个将自己下面撑破。芬迪不敢想象,那究竟是一种什么现象。她甚至有些怀疑,科菲罗迪究竟是不是要找老婆。她觉得,即使科菲罗迪地体在怎么好,下面的本钱在怎么雄厚,也不至于要扩大一个女子地部。况且,她知道,科菲罗迪下面的资本也不是很雄厚,只能说大小适中,而且可能是年纪大了的原因,甚至有些阳痿,自己刚刚给他吹了半天萧,也仅仅是长大了一些。

    终于,又一段时间过去之后,她发现,科菲罗迪居然不扩大了,芬迪此时也不知道自己下面究竟是什么样了,但她可以想象,下面很大。大的让自己难以想象,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里面不时的又凉风吹进去,这让自己很不舒服。

    “宝贝,你下面真是个宝贝,我相信,你下面还能继续大,但是我觉得这样已经不错了。你比我前面几任妻子都强。”科菲罗迪极其温柔的将芬迪眼角的余泪舐干净。

    芬迪这时可以感觉到科菲罗迪对自己极其温柔,他以为刚才只不过是科菲罗迪的一个恶作剧一样,感觉着下面绷得生疼的感觉,她觉得是不是可以劝说科菲罗迪,将那个扩张器拿出来。

    “老公,我下面很疼,是不是把那个东西拿出来,我快要受不了了。”芬迪觉得此时她的声音,是她长着么大来,最温柔的声音,温柔到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为自己去死。

    “是吗,很疼吗?”科菲罗迪也同样温柔,在芬迪还以为有希望说服科菲罗迪的时候,只见科菲罗迪来到她下面,在芬迪期待的时候,突然间,狠狠的又将那个扩张器扩大了很多。这一下,只听见芬迪一声惨叫。她有种感觉,她下面爆了。

    “老婆,不疼了吧。”科菲罗迪又来到芬迪面前,用很温柔的声音说着。

    “不,不了。”芬迪此时真地怕了,她不会怀疑科菲罗迪是没有搞清楚方向。而适得其反将那个东西放大了。她知道科菲罗迪是故意的,自己不能在要求科菲罗迪做什么,她觉得,如果再说什么,科菲罗迪会将那个东西扩展的更大。

    一时间,芬迪沉默,她后悔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科菲罗迪这么变态。

    似乎是也感觉到场面有些冷清,科菲罗迪趴在芬迪面前,很慈祥的看着面前眉头紧锁的芬迪,科菲罗迪用他的那只左手轻轻地将芬迪额头抚展,动作之温柔。估计让任何一个人可以感到这个老头对上这个赤的女子的惜。

    “芬迪,我们聊会吧。”科菲罗迪轻笑着说道,好像在安慰一个受气的小女孩。

    芬迪听到科菲罗迪的声音,睁眼那碧蓝的眼睛,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个慈祥地老头,她很难相信,这个老头会是干出刚才那种事的恶魔。

    “好吧,你想说什么?”芬迪用自己感觉尽量温柔的声音说着。她尽管不满,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当然刚刚甚至有一千个念头,就是干掉这个老头。然后自己跑出去。但是,她知道她不行,她根本跑不出去。她知道整个房子守了很多人,而且自己嫁给科菲罗迪,这些人对自己一点主母的态度都没有,依旧那么冷淡,她知道,她没有任何的希望让这些人放过自己。况且。就在门口。他知道,也守着两个科菲罗迪地贴保镖。她甚至在之前很怀疑。科菲罗迪和自己时,也要这些人时刻跟着自己。现在,她明白是什么原因了。

    “芬迪,我知道你很受男孩子欢迎,可以说说你的过去吗?”科菲罗迪温柔的说着,仿佛真的是一个很关心妻子的丈夫,但如果看到依然插在下面的扩张器,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不知道老公想听哪方面的?”芬迪此时只是觉得尽量满足这个老头的要求,这样或许会让自己好受些。当做完这件事,她会不惜一切代价地离开这里。她死也不要陪这个老头了。

    “那说说,你和其他男人上的感觉吧。”科菲罗迪说的很自然,仿佛这个话题是个很普通地问题。但是芬迪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说实在的,在之前,她曾经和很多人上过,甚至还同时和好多人玩。

    但一般结过婚之后,没有人会在乎过去,只要结婚之后对丈夫一心一意就行了。可是,这个科菲罗迪非要自己说这个话题,而且她知道,如果说了这个话题后,肯定会得到科菲罗迪更加残忍的摧残。

    “可以换个话题吗?你知道,那都是过去,现在我是你的妻子。”芬迪很认真的说着,并且摆明自己是他的妻子,以前的事都代表过去。

    看见科菲罗迪眼睛闪过一丝不满,芬迪一时间很慌乱,忙说道:“不,不要生气,我说,我都说。”

    “这才乖,好,你说吧。”科菲罗迪仿佛一个忠实的听众一样,认真地听着自己地妻子的述说。听着自己地妻子和其他男人的疯狂事。仿佛这些事都和他毫无关系一样。他有时候甚至听的津津有味,而且会对其中一些问题追问不止。

    “哈哈,怪不得我觉得你就是一个尤物,原来你曾经有着这么丰富的经历。”科菲罗迪哈哈笑道。而他的双手,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落在了芬迪的上,时不时的揉捏一样,过后,只留下已到红红的痕迹。

    “呵呵,芬迪,这次我会让你尝到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我保证,你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我相信,过了今天之后,你会感激我的。”科菲罗迪神秘是说道。听的芬迪不由自主打了个战栗。

    科菲罗迪看了看时间,又过了一会,说道:“好了,你老公,今天就让你体验一种重来都没有过的感觉,让你知道,还是我们老人有经验。”

    芬迪很好奇接下来科菲罗迪会做什么,同时。她又很担心科菲罗迪做什么。

    感觉到自己下面已经习惯了那个扩张器的夸大的程度了,芬迪也没有感觉到有多么疼痛了。

    忽然间,她感觉到那个扩张器在不停地变小,而自己的下面突然间感觉很轻松。

    终于,又过了一会,她看到科菲罗迪将那个扩张器拿了出来。并且放在了一边。在芬迪期待着科菲罗迪别再拿出什么奇怪的工具时,似乎是上帝感觉到了她的祈祷,科菲罗迪果然没有再拿出什么东西。

    她一脸放松,恰好听到科菲罗迪说道:“好了,老公今天让你体验一下新的感觉,保证你从来没有体验过。”在芬迪一脸好奇的时候,只见科菲罗迪已经将头埋在了芬迪地下面。然后做着在芬迪看来很正常的动作。芬迪终于松了一口气,暗想,他扩张了半天,难道就是为了让自己的舌头伸的更深一些。

    似乎,今天上帝是故意和芬迪作对。在她还正在享受的时候。忽然间,她绝倒一个粗大的东西进到她下面去了。她可以清楚的判断出,这个东西不比刚才扩张器扩张地程度下。

    芬迪心惊,什么东西?她知道科菲罗迪的家伙的家伙根本没有那么大。

    在她好奇时,抬起头望了一眼下面,只见,科菲罗迪整个手掌连带半个胳膊深了进去。

    “啊!你做什么。”

    芬迪一下子尖叫了出来,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下面会容得下一个成年人的手掌还有一段比正常人稍微粗壮地胳膊。

    科菲罗迪没有理会芬迪尖叫,只说道:“好好享受就行了。”

    接着,芬迪只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感觉传来。芬迪知道科菲罗迪此时正用他的手掌在剧烈的做着活塞运动。而且,芬迪真的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体会到的感觉,他觉得这样的感觉比起以前的那些男朋友,他们拿两个手指头,或者三个手指头给自己做更舒服。此时地她沉浸在异样的快感中,丝毫没有觉得,她的下面已经荣科菲罗迪一个手掌进去了,如果经常这样做地话。意味着以后她的人生。只有这样的非正常的生活了,除非去做一些奇怪的手术进行修复。

    “啊!!哈!”芬迪处于强烈的兴奋中。不停的叫着,同时,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达到了多少次。

    在她正感觉到自己似乎很幸福的时候,忽然间,一股剧烈地疼痛传了出来,那不是像普通地扭捏形成的疼痛。

    在剧烈地疼痛让她从中清醒过来后,她知道,刚才科菲罗迪肯定用自己的手在里面拧自己的嫩

    在她要组织科菲罗迪不要的时候,此时,连续的疼痛传来,她无法想象,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疼痛,她甚至觉得,现在她宁愿死去。

    “不,不要。”芬迪只能说着这毫无用处的话,而科菲罗迪却是哈哈的大笑着,他疯狂的笑着,他的笑声让芬迪真的怕了,她知道这真的不是人能有的笑声。这种笑声只应该属于魔鬼。

    第一次和科菲罗迪的,让芬迪有些刻骨铭心,本来以为以后科菲罗迪或许会正常些。但此后,第二天,第三天,科菲罗迪依旧这样。在她感觉自己似乎适应了这样的后,而且能在撕心裂肺的痛苦中感觉到一些兴奋时。科菲罗迪又变了,变的更加恐怖,科菲罗迪甚至将自己的整只脚伸进了自己的下面,然后出乎芬迪预料的是,科菲罗迪在进去之后,先是适应了之后,然后就向发疯了一般,疯狂的喘着,仿佛想踹死芬迪一样。短短的十几天里,她收到了任何非人的折磨,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还是不是人,在科菲罗迪家的这些子,他甚至觉得,让她做一只猪或狗都是奢望,她连畜生也不如。

    这样的子,让她已经麻木了,她只保留着一丝清醒,她只盼望着自己可以活到这个老东西去见上帝的时候。她现在已经不在考虑是不是能得到科菲罗迪家产了,想的更多的却是,怎么离开这个魔鬼。

    在科菲罗迪这里已经15天了,她可以清楚地数着子。她以前认为一天好短眨眼之间就过了,可是在她现在看来,一整天,仿佛又一年一样,是那么的漫长。而芬迪一天中,最最舒服的时候。可能就是科菲罗迪出去的那3个小时,尽管在这3个小时里,她依旧是被科菲罗迪捆着,用结实的绳子将自己掉在房间里,但至少,在这个时候,她不用受她想象不到的痛苦。

    此时。芬迪看着又向自己走来地科菲罗迪,她眼神中没有其他的变化,以前她也经常被科菲罗迪用橡皮绳绑着,本来以为她暂时不会被绑了,因为他可以猜到。科菲罗迪不喜欢经常用同一个招数,他会想各种不同的招数。见到他手里的橡皮筋时,芬迪只是感到意外,剩下的什么都没有。

    老老实实的让科菲罗迪把自己绑起来后,科菲罗迪似乎是猜出了芬迪的想法,他同样是神秘地一笑,说道:“今天玩个刺激的。”

    突然间,芬迪打了一个哆嗦。她知道,她刚刚想的简单了,这么多天了。她知道科菲罗迪说这些话意味着什么,每次这种话说完之后,她都会受到一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痛苦。科菲罗迪会用一种新的招数来对付自己。但是让芬迪更为害怕地是,以前科菲罗迪仅仅会说:“今天玩了新的东西。”而今天,他说的居然是:“今天玩个刺激的。”芬迪可以想象,这个两个字的差别,她要受多么大的苦。

    “不!!你放过我吧。”芬迪疯狂的扭动着体,试图挣脱科菲罗迪捆绑在自己上的橡皮绳。但这都毫无意义。科菲罗迪困地是那么紧。

    这或许是芬迪在继几天前的沉默后,又一次爆发。这样的芬迪,让科菲罗迪感觉很兴奋。他又找到了兴趣。就像他开始地时候说的那样,芬迪真是一个尤物,一个让男子不释手的尤物。同样,也是让科菲罗迪这样一个老变态兴奋的尤物。想想以前那些个女人,没几天,她就神经痴傻,做什么都没有一点兴趣。甚至都几个居然趁自己不再的时候,偷偷自杀。而眼前这个人,在经历了那么多天后,依然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而且眼神也是那么的冷淡,每次看到自己仅仅是一瞬间的害怕,但瞬间就恢复过来了,他觉得这样的女人是在侮辱自己,她瞧不起自己,觉得自己征服不了他。但是科菲罗迪还真是喜欢这样地女人,最起码他会让自己有更多地兴趣。

    “乖,我保证很好玩的。”科菲罗迪像第一次一样,安慰着芬迪,甚至将芬迪有些激动地体紧紧的搂住,用非常温柔的声音说着一些很善良的话。

    “不,不要,你放过我吧,你放我走吧。”芬迪此时仅仅是哭着,大声的哭着,他觉得这次可能会遭到更加痛苦的折磨。

    “放心,这次不会很疼的,如果你配合的好,一下子就结束了。玩完了,我们就去休息。”科菲罗迪说的很温柔,她的声音让已经很疯狂的芬迪出奇的平静了,当然不是科菲罗迪的安慰话起到的作用。

    而是芬迪从科菲罗迪的话语中听到了一些希望,他话语中让自己配合,只要配合过后,一下子就结束了。这一点,芬迪还是相信的,虽然这些天她受到了非人的对待,但是有一点她还是发现了的,那就是科菲罗迪说话还是算话的,他说自己配合一点,一下子就结束了,那就是一下子,尽管可以想象这一下子可能会很疼,但是她认为在这么长时间了,她什么样的痛苦没有经历过,最多可能是一些没有经受过地方受到痛苦。况且,她连女人最最敏感的部内部,在第一天的时候,她就可以猜到她内壁已经被这个变态掐的青紫。

    而且她也很期待自己可以休息,她可以很正常的躺在原来毫不在意的上,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她现在觉得,自己只要晚上能在那张上睡下,这就是上帝对她最大的帮助了。

    “好!”芬迪怕科菲罗迪不知道,又用言语表示自己愿意配合他。

    “这才乖,这才是我的好老婆。等我们玩完,我们就去睡觉。舒舒服服的睡觉。”

    科菲罗迪又去拿东西了,而芬迪而一脸殷切的望着那张,她知道一会她就可以在那张美美地睡一觉了。对于科菲罗迪去拿什么,她都不在乎,她甚至在盼望科菲罗迪直接拿把刀子,然后在自己的脖颈上插上一刀。那样同样很快,也是一下子,或许会很疼,但到时候自己就彻底解决了。

    房间依旧昏黄,没有窗户,这些天了,芬迪早已经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黑衣。她的生物钟早已混乱,什么时候都有可能被科菲罗迪这个大变态折磨。而且她是抓住一切时间休息。她猜想,或许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吧,一会就可以美美的睡个好觉,她又在向上帝祈祷。希望她可以一觉睡下去,再也不要醒来。

    事实上,现在根本就不是晚上,而且是一个阳光温和的下午,而且帕萨迪正带着另一个可怜的人前往科菲罗迪古堡地路上。

    大约几分钟之后,科菲罗迪进来了,他手里拿着一瓶水一样的液体。当然,芬迪不会认为那是水。他猜想或许是油或者其他的一些东西。

    他知道科菲罗迪出去拿东西,准备折磨自己。根本不会拿一瓶水过来,而且他的手里。除了一瓶水,再没有其他的东西。

    “这是什么?”芬迪下意识的问道,因为如果是油的话,她肯本想象不出科菲罗迪拿油做什么。

    “矿物质水,来自加拿大地冰川矿物质水。”科菲罗迪很坦白的说着,似乎看到芬迪那不相信的眼神,他又解释道:“标签掉了,所以你没看出来。其实在这个地方。他原来有个标签的,我刚刚嫌那个麻烦。所以就撕掉了。”科菲罗迪说着指着拼字中间空白的一部分。

    芬迪从他指着地地方,也可以看出那里确实新撕过的痕迹。

    似乎是见芬迪依旧迷惑不相信的样子,这下科菲罗迪也没有生气,而是拧开瓶盖,然后当着芬迪的面,自己先喝了一大口。喝完,还说道:“果然是不错的东西。”

    这下,芬迪相信了,他知道,科菲罗迪虽然变态,但是他对自己还是不错的,最起码从来没有见过科菲罗迪自己虐待过自己。

    这下,科菲罗迪很认真的对芬迪说道:“好了,相信了吧。这次我就不生气了,以后可不能再怀疑我。”

    见到芬迪点头,又说道:“把这瓶水都喝了,我们再说要做什么?”科菲罗迪将刚刚那瓶冰川矿物质水递给芬迪,芬迪用仅能活动的几个手指将矿物质水拿住,然后准备喝几口。说实话,她确实有些渴了。

    但是,奈何科菲罗迪绑地实在太紧了,根本不能自己喝。

    这时,科菲罗迪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没好气的说道:“看你笨手笨脚的,还是老公帮你吧。”

    说着,科菲罗迪拿起那瓶冰川矿物质水,然后很温柔地喂着芬迪喝着。

    芬迪在喝第一口时,尝到一种很甘甜的味道,他确信,这真的是矿物质水,她微微有些担心的心也平静了,小口小口的喝着水,尽量不让一滴水洒出来。幸亏在这个时候,科菲罗迪也很温柔,喂的很小心,如果不是看在绑在他体上的橡皮绳,很容易会相信,这是一个很善良的老人。

    在芬迪将最后一滴水喝完之后,科菲罗迪微微一笑,但看在芬迪眼里却有些恐怖了,体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哆嗦。

    “好了,我们接着玩那个游戏吧。准备工作已经结束了。”科菲罗迪笑着对芬迪说道。

    芬迪不知道什么准备工作,但她感觉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因为从来没见过科菲罗迪在做一件事之前,还服侍自己一会。越是这样,她越是害怕。

    在芬迪一副惊慌失措地时候,只见科菲罗迪火机。顿时芬迪子颤抖了一下,尽管不知道科菲罗迪要烫自己哪,但是那种疼还是让芬迪骨子里害怕的。曾经科菲罗迪也用雪茄烫过她,那一瞬间地疼痛,让芬迪觉得。或许活着对她是一种奢望。

    只是这次,科菲罗迪居然拿出一个打火机,她体有些哆嗦,科菲罗迪不会是想烧了自己的头发吧。

    想到这里,她知道,如果科菲罗迪真地这么做了。那么自己真的毁了,即使是以后逃出去了,她这辈子也毁了。

    “不,不要烧了我的头发。不要,我不休息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要烧我的头发。我真的错了。”芬迪此时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

    科菲罗迪见到芬迪这么一副表,开始还有些诧异,这么长时间了,不论自己做什么,她仅仅是在疼痛的那一瞬间表现出一副害怕地疼痛。或者是在疼痛的时候。表现出一份害怕。

    而这个时候,自己还没有做什么,她就这么夸张的尖叫起来,并且说着一些奇怪的胡话。

    再看她紧紧的搂着的自己的头发,似乎想将她那一头美丽地金色头发极力保护好,科菲罗迪顿时明白她害怕什么了。她是以为自己要烧她的头发,科菲罗迪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不会那么做的,最起码自己暂时也不会那么做,他知道如果做了。这个漂亮的尤物真地就是一个废物了,烧过头发的人,也意味着毁容了,虽然现在她对芬迪已经渐渐失去了乐趣,但他还没有到了非要烧她头发的哪一步。

    “好了,不怕,我不烧你头发。看看,这么漂亮的脸蛋。如果烧了头发。难免不会伤到这漂亮的脸蛋,我的老婆就是一直漂漂亮亮的。今天我们玩个有趣的游戏。”

    科菲罗迪所以似乎又沉思了一下,在这期间,芬迪也是一脸放心,只听科菲罗迪又说道:“我想了想,给这个游戏起了一个不错地名字。”

    “就叫《纵火犯与消防员》吧”科菲罗迪似乎对这个名字很满意,说完,还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芬迪还在从这个名字想着,科菲罗迪究竟要做什么。为什么会叫“纵火犯与消防员”,从这个名字可以看出,她定然要烧什么东西,但是消防员又是什么意思。他想着知道纵火犯一定不会是自己,那么自己只有是消防员了,但是自己怎么当消防员,这点,芬迪想破大脑都没有结论。

    这芬迪还在思考这个游戏的名字时,只听“啪”的一声,科菲罗迪着了,同时他说道:“好了开始玩游戏了。一会你要不要受苦,可就看你这个消防员的效率了。”

    芬迪可以看得出来,科菲罗迪此时很兴奋,或者说他的兴奋有些扭曲。

    在芬迪还咩有反应过来时,还在为自己这个消防员要怎么灭火而苦思的时候。只见,科菲罗迪将打火机慢慢的向着自己这里移了过来。

    “呵呵,要开始了。赶快储存水吧,要灭火了。”

    “水,哪里的水,我没水。”芬迪恐慌的叫了出来,在她叫完,也知道科菲罗迪要烧她哪里了。同时也明白了哪里的水了,怪不得刚才让她喝了那么多地水。

    “老,老公,我现在根本没尿,能不能等会,等我有了尿意再,再玩。”芬迪几乎是颤抖地说出,因为她可以感觉到她的下面此时很,虽然没有烧着,但她感觉下面已经非常了。

    “呵呵,那就是你地事了,老公刚刚可是给你喝了不少水了。”说完,只听见“吱吱呲呲”的声音想起,同时伴随着一股难闻的烧毛的味道。

    芬迪知道自己哪里已经点着了,同时,她已经被其中几根快速燃着的伤到了那块嫩

    “不,不!”

    烧毛的味道越来越浓,伴随着芬迪的尖叫声,她感觉自己想尿,但是就是尿不出来,他不知道刚才喝的那些水究竟到了哪里了。

    “快灭火啊,快灭火了,要不就把肌肤烧了,快,再不快就来不及了。”这时,科菲罗迪还在旁便催促着,他的样子显得极为担心,但一副紧张的样子。

    “快呀。”

    “啊!”已经又不少毛烧到了自己的皮肤。芬迪可以肯定如果自己再尿不出来,自己的下面肯定会被烧的面目全非,甚至再也不能了。啊一声长长的尖叫声。

    “哈哈,尿了,尿了。”芬迪的一声常常的尖叫,终于一股清澈的尿液从她的下体流了出来,准确无误的已经燃烧的快要结束的火扑灭了,再看看现场,除了少数地方烫伤外,大部分还是完好的,最起码关键地方还是好的。

    这时,芬迪出乎意外的,她脸上浮出了一丝丝的笑容。这或许是她自第一天进入这幢古堡后,第二次露出的笑容。劫后余生,让她很庆幸。

    “不错,你是个不错的消防员。”科菲罗迪紧紧的搂着芬迪,哈哈的笑道。

    恰在此时,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让科菲罗迪有些诧异,他知道,一般在这种况下,扰他的雅兴的。

    可能是有什么急事吧。科菲罗迪想到。

    芬迪见科菲罗迪离开了,也没多想。而科菲罗迪却有些诧异,他完全没有想到,伊利亚的哥哥居然是来还钱了,而且还带着几个人。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金融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