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遇到大麻烦了

    <---凤舞文学网--->

    对于哈利,桑迪自然知道,这一代,洛希尔家族可以说人丁单薄,直系只有哈利这么一个继承人。--凤-舞-文-学-网--而且根据资料上显示,这个哈利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花花公子,不过本没有太大的恶习,只是喜欢花钱大手大脚,而且可以说视色如命。这两个缺点,一般各大家族的人都有这个特别,但是只不过这个哈利更甚一些。对于他为什么找自己,桑迪还是很感兴趣的,在这么一个关键的时候,两个家族都卯足劲互相攻击的时候,作为敌方主要人物的哈利却要和自己见面。

    桑迪将这件事和徐明说了之后,徐明很是感兴趣,洛希尔家族又要玩什么花样,不过不论什么花样,似乎让哈利这么个人物来找桑迪这个老狐狸,都是得不尝试吧。徐明轻笑了一下,略带玩味的说道:“不知道是不是洛希尔家族想要收买你,去看看吧。”

    桑迪自然也知道老板徐明是开玩笑的,也打趣的说着:“也不知道洛希尔家族现在还有什么能让我看的上的东西,想要收买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呵呵,说不定人家老洛希尔觉得自己不适合做洛希尔家族的族长,想交给让你做的。”徐明哈哈大笑着。

    哈利在约定好的咖啡厅等着桑迪,他此时心很复杂,在桑迪还没有来之前,他知道他还有机会反悔,但想到如果自己反悔后会有什么样的生活,哈利体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如果是过着那样的生活,他宁愿去死。

    而现在,他也也不知道两家现在现在斗到什么程度了。但想到自己的父亲如果没有给德国罗氏家族求救的。洛希尔可能已经倒了,希望自己手头的东西还值一些钱,哈利想着,他只希望自己以后有一个富裕地生活,即使不如现在也没关系。此时他心里早就将自己地父亲,忘得一干二净了。他觉得自己的父亲是一个很无能的人,将爷爷交给他手里的强大的洛希尔家族发展到现在,爷爷好在让自己的父亲过了一辈子富裕地生活,但是自己的父亲留给自己的是什么?想到这里,哈利一脸的怒气。

    “哼,父亲,不要怪我。”哈利突然间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先,先生,你没事吧?”这时,哈利刚刚点的东西已经送来了。他突然间那一句狠的话,让刚刚走过来的服务小姐着实吓了一跳,如果不是有着极高的专业素质,想来,现在餐盘上的东西已经倒了一地了。

    “东西放下吧。”哈利没有任何感彩地声音说着,他此时已经没有任何心去欣赏这个服务小姐的姿色如何,如果是以往,哈利定然会调戏一番,当然这里的调戏。也是一种很正经的调戏,在哈利认为他对于女生的调戏很绅士。很贵族。当然他不是一个贵族,只是他不曾忘却,他的祖上曾经有一个勋爵。本来,他这一辈子最大的希望就是成为一个真正的贵族,他有着花都花不完的钱,有着无数人羡慕地光环,但他却没有真正上流人士的份,他只是一个商人。但他知道这一切都离他远去了。如果一会谈不好。说不定,自己以后就会沦为最鄙地乞丐。

    在桑迪赶来的时候。两个家族的斗争还在进行着,现在很多人都发现了,似乎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金融战争,而挑起这场战争的人就是英国的罗氏银行和苏格兰皇家银行。明白了事原因的人,此时也不在是人心惶惶的,而是站在一旁随时观看着两家银行战斗地结果,他们知道无论这场战斗是谁引起地,这场事之后,对于英国的银行业都是一次巨大地洗刷,当然对于整个英国的金融业有一定的冲击。

    而现在,英国不少专业人士已经纷纷致电政府,希望政府能尽快平息这场斗争,否则对于英国的稳定很不利。这里面的人士很多都是社会极具影响力的人物,更有一些经济学家在媒体上发表评论,表示如果这场斗争在不结束的话,可能会让英国整个银行业崩溃的。

    此时局势已经逐渐明朗了,但社会表面依旧不平静。而作为保守党派的死敌,工党更是抓住这次机会,不断的攻击保守党。让整个保守党有口难辩,不过好在保守党也没有抓到任何实质的证据,只能在那里叫嚣一番。而且这些年,保守党着实为英国民众做了不少实事好事,让英国民众对于保守党自然是信任有佳,而作为爆发冲突的两家银行中的苏格兰皇家银行,更是受到群中的支持,而作为老牌银行英国罗氏银行,由于在之前,一直都维持他那的银行本,在这上百年来,着实得罪了不少人。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律师的一片文章在泰晤士报了发表了,他的文章很简短,表示,英国需要像苏格兰皇家银行这样的群众银行,他为苏格兰皇家银行在这场战斗中表现出来的理智表示钦佩。而且在文章之后,年轻的律师根据自己的知道的消息,将整个事披露了出来。当然他说的虽然不够准确,但已经不离十了。英国民众从这篇文章里,知道是由于苏格兰皇家银行的崛起,让英国罗氏银行感到不妙,而主动打压苏格兰皇家银行,并且联合其他一些罗氏银行友好的银行对苏格兰皇家银行就行有预谋的侵占。文章在最后,这个律师说道:“英国需要这样的银行,为了让这样的银行在英国存在下去,不让有着险恶用心的人将它打败,我作为一个普通的英国人,献出我最仅有的一点力量,我将我4万六千英镑存款存入苏格兰皇家银行,并且承诺,在这场斗争结束之前,不会动用里面的一分钱。”

    他的文章很简单。很朴实。却道尽了一个普通的英国民众一个心里,他希望苏格兰皇家银行胜利。

    不少看到这份报纸的人在知道事地经过后,心中也希望苏格兰皇家银行能一直存活下去,在这篇文章报道之后,它向一个宣言一样,将原本就支持苏格兰皇家银行地民众都好找起来。不少人也纷纷将自己的存款拿出来,准备存在苏格兰皇家银行。

    而一时间,在整个苏格兰皇家银行外面,排成了两队,一队是取钱,一队是存钱,这两队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每个去存款的人都高高的昂起自己的头颅,表达着自己地骄傲,而那些取款的人。--凤-舞-文-学-网--此时不少人也知道事的经过,有些人已经羞愧的低下了头,不敢在抬起来。而不少人,在取了钱之后,一转,换了一个营业厅,然后偷偷又排在了存款的队伍里,此时,他们早就忘记了刚刚他们那羞愧的表。向其他人一样高高的昂起自己的头颅。在整个英国下层人士都纷纷用自己的力量支持苏格兰皇家银行的时候,徐明也是知道了事地经过。他很感动,他没有想到,在一个世界最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也有这样可的人,本来徐明想让苏格兰皇家银行的人出去澄清,表示苏格兰皇家银行能撑过这段艰难的时候,大家没有必要这么多。但却被苏格兰皇家银行的人劝阻住了,他么的观点是虽然苏格兰皇家银行没有现在存进去的这些钱也能撑过去。但是既然这么多英国人来存钱。这何尝不是一个最好的现象,这件事之后。苏格兰皇家银行无疑将成为英国最大地英国,拥有最多英国客户的银行。这不正是他们努力做地吗。徐明想想,也是,他们村进来又不是会白白丢失,而且自己已经肯定自己不会失败,那些钱还是他们的,不会丢掉。只是决定在这件事之后,自己似乎也应该为英国再做些事。

    在英国人忙着存钱取钱的时候,整个英国陷入一片忙碌中。让徐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皇室在这个时候也来凑闹。英国皇室新闻发言人对媒体表示,伊丽莎白二世女皇陛下对于苏格兰皇家银行对于英国做出的贡献表示肯定,伊丽莎白二世希望苏格兰皇家银行能取得胜利,并且表示在这次正义的战斗中,苏格兰皇家银行可以动用皇室在苏格兰皇家银行的存款。

    皇室这一发言刚一结束,便得到了英国民众的广泛欢迎,他们虽然不知道皇室有多少钱,但想到肯定比自己地多无数倍吧,有了皇室地支持后,苏格兰皇家银行肯定能胜利。

    对于皇室的发言,徐明有些哭笑不得,皇室也太能凑闹了,他们皇室地钱早就存在了苏格兰皇家银行,自己想动,还不是一句话的事,还用的着这么郑重的说明自己可以用。不过,徐明还是知道皇室的用意的,无疑是拉近他和民众的距离,让英国的下层群中看到一个更加亲民的皇室。

    桑迪来到了和哈利约见的咖啡厅,他一路上还不知道在这短短50分钟的时间里,整个英国发生了什么样的事,只是一路上,都看到民众兴奋的表,尤其是路过苏格兰皇家银行营业点的时候,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排成了两队。桑迪还以为出事了,急忙打回伦敦分公司,询问了况,在知道结果后,也是哈哈大笑。干了这么多年的银行业了,桑迪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这样的银行。

    从电话里听到消息后,桑迪也放下了心,对于和这个哈利见面谈判的事,他是更加有信心了。

    在进入咖啡厅的时候,咖啡厅的几个服务生明显认识桑迪,看到桑迪进入自己的工作的咖啡厅都有着兴奋。桑迪刚一进去,就被一个的服务生迎接着,并且用极度崇拜的心说着:“欢迎桑迪先生,请问你是一位还是找人?”

    桑迪也听出了这个服务生的语气,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我找人,就坐在角落的那位先生。”刚刚在劲咖啡厅的时候,他已经四处扫视了一下,已经在角落里发现了哈利.洛希尔,发现就他一个人时。有些诧异。

    对那个服务生问道:“坐在那边角落的那个先生是一个人吗?”桑迪看服务生明显知道自己。看样子似乎还对自己比较了解,而看了一下其他的服务生,似乎也都很激动,桑迪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居然在民众间这么受欢迎。为自己自己的安全,担心是不是洛希尔家族地谋,桑迪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

    “是地。桑迪先生,那位先生是您的朋友吗?不过,刚刚他的绪好像不太好。”服务生很认真的和桑迪说着,他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对于今天能和桑迪说话,他已经觉得自己很幸运了,要不一旁的其他几个服务生正一脸艳羡的望着自己。

    “哦,谢谢了。”桑迪向哈利所在地位置上走去,桑迪也看出了哈利绪不好。否则这边的动静不可能他不知道,而哈利依旧一人双手抱头,好像很苦恼的样子。“给我一杯咖啡,送到那张桌子上就行了。”

    桑迪走到哈利的那张桌子上,在另一个位置上坐了下去。换了一副比较自然的笑容,双手微微合拢,很自然的放在桌子上,看着这个扮相有些凌乱的洛希尔家族的公子,桑迪一时猜不出来他是什么意思。“洛希尔先生。不知道越我到这里来,是有什么事吗?”

    刚刚在桑迪来的一路上。哈利都在组织着自己的想法,他不知道怎么样才能为他谋导更多地钱。他很苦恼,在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真的没有这方面的头脑,他脑中一片空白,根本没有任何让人折服的想法。

    这时听到突然有一个声音在自己前面传来,哈利也知道桑迪来了。正为自己刚刚的失礼而懊恼。他觉得那不是一个绅士应该做的。很歉意是说着:“对不起,桑迪先生。很抱歉,我没有看到你已经来了。”

    “你已经到过歉了。洛希尔先生,我想你可以说究竟找我是什么事了吧?在这个时候约我出来,你不觉的是一个很有问题的事吗?”桑迪还是那副轻松的表,但给哈利地感觉却一点也不轻松,他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将两军交战的主帅约出来,对方完全可以不来。不,不,桑迪先生,请相信我,我对您完全没有恶意。”洛希尔似乎害怕桑迪韦尔不信,又说道:“事实上,我已经和洛希尔家族脱离了关系。我和我地父亲闹僵了。”

    “哦?有这回事?”桑迪一脸不相信的说道。这完全可以视为一个诡计,不过桑迪知道哈利有几斤几两,洛希尔家族的哈利在自己面前的表演是否真实,他相信他可以一眼就看出来。

    而现在这个哈利明显绪不高,而且是那种发自内心的,以桑迪韦尔老道的眼光,这点还是看得出来的。

    “可以说说吗?或许我可以帮你,当然,你也可以不说。”桑迪说着。

    “我和父亲闹僵了,彻底决裂了。”哈利说着,“我知道这次洛希尔家族针对你们苏格兰皇家银行的行动几乎失败了,当然这是目前地况来看,是我们洛希尔家族太低估你们地实力了。或许你手里也有我的资料,知道我是个什么人。我知道我们彻底输了,但是我父亲不甘心,他将洛希尔家族卖了,他不准备留给我一分钱。”

    听到这里,桑迪觉察到这里面味道有些不对了,他打断哈利地话,说道:“似乎我们还没有实力吃下整个洛希尔家族,就算我们最后胜利了,你们家族最多只是实力损失大些,但不至于不给你留下一分钱吧?”

    “事实上,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确实是如此,而且如果我们现在收手,估计损失还会减小很多。”哈利说到这里,他笑了,他有些疯狂的说道:“但是我那个所谓的父亲,根本什么都不顾,我想死,也没必要拉着我吧。他自己都享受了几十年,现在死了也拉到,但我还年轻,我不想在剩下的时间里做一个伦敦贫民窟的乞丐,我不想,我真的不想。”哈利说到这里,抱着头痛哭着,而且他的表极其扭曲。

    桑迪知道事可能发生了变化,哈利怎么可能会沦落为乞丐。就算自己胜利了。洛希尔家族依旧比其他一些家族强很多,他们依旧可以过着富裕的生活,最起码满足眼前这个花花公子地需求是绰绰有余地。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桑迪此时心中有个不好的预感,可能老洛希尔正在酝酿一个针对苏格兰皇家银行的计划,而这个计划很有可能成功,而成功的代价就是洛希尔家族一无所有。而苏格兰皇家银行又会怎么样呢?

    “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能得到什么呢?”哈利此时绪稍微平静了,他知道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了,是看自己是不是以后能不能可以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你想要什么?”桑迪吸了一口冷气,他很不喜欢现在这种谈判方式。

    哈利似乎也看出了桑迪对自己不满意,他有些担心,万一自己惹火了对方,对方一走了之,苏格兰皇家银行是生是死自己管不了,但自己肯定成为了一个一无所有地乞丐。

    “桑迪先生。不要生气,原谅我刚才的无礼。你知道,我现在绪有些不稳定。”哈利向桑迪道着歉,虽然他没有一点天分,他知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为自己谋取最大利益的条件。但想到,他们或多或少都会给自己一些吧。

    “你先说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事很重要,我们自然不会亏待你的。”桑迪严肃的说着,那严厉的眼神看的哈利心狂跳不已。

    “桑迪先生应该听过德国的罗氏家族吧?”哈利深呼了一口气。继续说着:“他是我们洛希尔家族的宗主家族,几十年前。随时罗氏家族地没落,其他分散在各国的罗氏家族开始不听德国罗氏家族的调令了,纷纷独立出来。而德国罗氏的实力虽然是所有罗氏家族中实力最强的,但是他们也没有足够的实力来对付早已联合起来对付德国罗氏的其余罗氏家族。最后没有办法,双方一直僵持着,后来,这件事也不了了之,但是后来又一年。德国罗氏家族最后一次用罗氏家族命令告诉其他各国的罗氏家族。以后他们遇到任何危险,德国罗氏都不会帮助他们。但是。这个命令还附带一个命令,如果将整个家族的财产回归德国罗氏,德国罗氏会帮地。但是后果就是,原来财产的主人却不可以回归罗氏,任由其自生自灭。”

    桑迪听着这个故事,这么隐秘地事,他还真不知道,他虽然知道现在欧洲各国都有着罗氏家族,但是没有想到,罗氏家族内部居然还有这么复杂的事。听完哈利的话,桑迪已经隐隐猜到可能是洛希尔家族要求助于德国罗氏了,而哈利害怕的就是,最后他将什么都没有,所以,他想到作为对手的自己。

    “听完这个故事,我想桑迪先生已经知道了我那个所谓的父亲想干什么了吧?”哈利不无讽刺的说道。具体是讽刺自己,还是讽刺他的父亲,这就不可体会了。

    桑迪点点头,说道,“你想要什么,说吧!”

    哈利听到桑迪地话,有些兴奋,他没有想到,自己还可以提条件,他地眼睛正飞舞的兴奋地色彩。这时,又听到桑迪严厉的一句话,“不过,不要太过分。”

    “不过分,不过分,我只想继续过现在这样的生活。”看见桑迪那冷冷的眼神,哈利不由自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有些哆嗦的说道:“不如现在也行,但我真的什么都不要,我只希望我还过的很滋润。”哈利说道最后已经快哭出来了。

    桑迪看着眼前这个哈利,无奈的摇了摇头,洛希尔家族出了这样的人物,就是自己不对付他们,他们也撑不到多久的。

    “你来这里你父亲知道吗?”桑迪问着,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不,不知道,他要求助于德国罗氏,我和他谈不拢,一气之下,我跑了出来。他不知道。”哈利忙说道,现在他是有什么说什么,他从刚刚桑迪的眼神里,知道对方可能已经答应自己的条件了,但可能还有什么要问自己的,所以没先承诺什么。

    桑迪沉思了一会。说道:“如过我让你继续回到你父亲那里。将你们那里发生的一举一动都汇报给我。能办到吗?”

    “能,能,没有问题。”哈利赶快说道。生怕答应慢了,桑迪原先答应自己的条件会再次降低。

    “那好吧,你回去吧。将你们那里发生地任何一件事都告诉给我,当然。关于德国罗氏地动作要更加详细。”桑迪说着,示意哈利可以走了。

    “那,那我说的那些条件呢?”哈利听到桑迪让他走了,决然没有说是不是答应了自己的条件老板,不过你放心,我对我们老板的格很了解,如果你真的帮老板办成了这件事。你的那些条件根本不是问题。而且我现在就可以保证,如果事成功了,你将要过地生活,肯定比你现在的要好很多。”桑迪笑着说道,他现在已经觉得这个哈利真的没救了。就当以后老板养着一个废物吧,不过估计以老板的实力,养他不是问题,何况如果真的成功了,这次的胜利果实就不是远远超过了这点付出。

    哈利离开之后。桑迪也是匆匆的离开了,他并不担心这个哈利会给他提供假的报。以哈利的格,这样的事,他是做不出来地。而现在最最重要的事,就是德国罗氏很可能要插手了,现在过了这么久了,而且今天马上就要收盘了,看这个样子,桑迪知道。今天德国罗氏可能不会动手。但是明天股市一开盘。可能就会出现巨大的变化。

    桑迪坐车很快的就回到了苏格兰皇家银行伦敦分公司。他要马上向徐明回报这件事,而同时。他在心中不断的谋划着,究竟要怎么做。德国罗氏究竟实力有多么强,桑迪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很强,据哈利说,曾经其他国家的罗氏家族联合起来也就和德国罗氏僵持着,这是什么实力,就是英国的洛希尔家族,论起整体实力来说,也比苏格兰皇家银行强多了。

    这对苏格兰皇家银行来说,是个最大坏消息。

    原本五十多分钟的路程,让桑迪缩短到了35分钟。当桑迪急急忙忙的赶回来后。

    徐明看着桑迪这么急,以为桑迪仅仅是向自己汇报洛希尔家族地事了,打趣道:“桑迪,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看你急的。”

    桑迪看老板这样,更是着急,说道:“老板,不好了,这下我们遇到大麻烦了。”

    徐明看桑迪地表并不像看玩笑,知道事严重了,问道:“什么事!”

    桑迪将和哈利见面的事以及两人谈的内容说了出来,徐明听后,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德国罗氏,怎么会牵出德国罗氏家族。虽然对于德国罗氏家族的真是实力不了解,但通过桑迪刚刚的说法,那就是这个罗氏很强大,强大到自己在他面前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德国罗氏!”徐明口中咀嚼着这几个字,第一次,徐明发现自己遇到了解决不了的事。

    “老板,要不要找政府。现在这个时候,我们根本抵挡不住,或许只有政府出面,才能。”桑迪一路上也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但知道现在德国罗氏家族加入这场斗争,这已经可以看做是外来资本入侵本国市场,或许政府会出面地。

    “恩,也只有这样了,这样吧,桑迪,你亲自去找撒切尔夫人,我相信她会帮我们地。我去联系洛克菲勒,我想他们应该对德国罗氏有一定的了解吧。”

    桑迪点点头,现在也只能这么做。

    徐明拿起自己地私人电话,给远在美国的洛克菲勒拨过去电话。现在两人处于合作关系,徐明相信,他们应该会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的。

    “亲的徐,这个时候还能想起我,真是让我感动啊。”电话里传出了杰里的声音,徐明听他的声音,也知道肯定洛克菲勒还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

    “杰里,我这边出事了,可以还要麻烦你们家族?”徐明很坦白的说着,自己现在的确很弱小,在洛克菲勒家族面前,根本没必要隐瞒。

    “徐,你说笑吧,我想你现在应该偷着乐吧。应该快将洛希尔家族吃下了吧。”杰里还以为徐明在开玩笑,他们对于英国那边的事一直都在关注着,而且他们这里还一直在牵制着摩根家族。从传回来的报显示,徐明胜利只是早晚的事

    “杰里,这次不是开玩笑的,是真的出事了,你们家族对于德国罗氏了解有多少?”徐明问着。

    “德国罗氏?”杰里一听徐明说出这个字,顿时惊讶了,刚刚的绪一下子收了起来,很是严肃的问道:“徐,你得罪了德国罗氏?”杰里知道,罗氏家族已经分崩离析了,洛希尔家族虽然是罗氏家族的一员,但他们知道就是到了生死时刻,德国罗氏也不会帮他们。而且历史上也有考证,美国的罗氏家族被他们和摩根联合起来灭掉,德国罗氏连一点反映都没有,而且其他各地的罗氏家族都没有反映。而且这些年从各方面传回来的报现实,各个罗氏家族和德国罗氏家族都已经成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所以,他们知道洛希尔家族的死活,德国罗氏根本不会管的。

    “我怎么敢得罪他们的。只是,洛希尔家族将整个家族卖给德国罗氏了,我估计明天德国罗氏就会介入这次事件了。”电话里,徐明将整件事详详细细的告诉了杰里.洛克菲勒。希望杰里能告诉他一些详细的事

    杰里此时眉头紧皱,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件事会牵扯进德国罗氏。他沉吟了一会,觉得还是和徐明说一下为好。

    “徐,这次,你可真的遇到大麻烦了。德国罗氏的实力具体有多强,我们家族也没有具体的数字,但是想来,德国罗氏应该和我们家族还有摩根差不多吧。而现在,德国罗氏又远在欧洲,不能向摩根家族一样,我们还可以牵制,德国罗氏我们根本牵制不了,这件事可真是越来越麻烦了。”

    徐明听后,心里真的开始担心了,他根本不知道,现在要插手进来的这个德国罗氏,居然有着洛克菲勒和摩根一样的实力。而这个德国罗氏还仅仅是罗氏家族中的一员,再加上其他国家的罗氏家族,全盛时期的罗氏家族究竟到达什么程度,徐明简直不感想象。

    “不过徐,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德国罗氏虽然强,但他们也不敢公然进入英国,要知道当年罗氏家族的分裂各国政府出了不少力,英国政府自然不会让德国罗氏公然插手英国内部的事。我估计德国罗氏就算出手,也肯定是从其他方面入手。比如以强大的资本来注入洛希尔家族,或者其他方面的。我觉得,在这方面,你应该和英国政府多多讨论一下。”在徐明苦恼的时候,杰里的一番话让徐明心里舒服了一下。

    “恩。也只有这样了。”徐明说道。

    挂断电话之后,徐明也准备去撒切尔夫人那里,他知道这次估计政府那边是最关键的了,桑迪一个人不知道能搞定不,自己最好也去看看。正在这时候,桑迪的秘书走了进来,对徐明恭敬的说道:“徐先生,有一位叫菲尔娜小姐要找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金融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