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菲尔娜·哈布斯堡?是谁?

    <---凤舞文学网--->

    离开首相府邸之后,徐明一路上很得意,虽然赚的这点钱,他不在乎,但是他还是感觉很爽,很舒服。--凤-舞-文-学-网--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英国首相,鼎鼎大名的撒切尔夫人在自己面前吃瘪的样子。

    回去之后,徐明给老爷子拨过去一个电话,告诉老爷子事已经处理好了,这几年,中国政府一直和徐明手下的英国汽车公司在海南岛进行相关的发动机合作研究,而徐明告诉老爷子的事就是双方合作的地点依旧是英国汽车公司所在的海南岛,让老爷子自己研究究竟在海南岛哪个地方建研究所,不过徐明给老爷子的意见是最好离英国汽车公司近些。

    老爷子听到徐明的话,自然高兴过头了。当即向徐明保证,一定没有问题的。徐明也不在乎,他已经牵好了线了,如果双方依旧合作不好的话,那自己也没有问题。临挂电话的时候,徐明又问道,他手里有一英国的防空系统,虽然不如苏联的这,想问问老爷子有没有兴趣。

    果然,老爷子一听,当即就表示有兴趣。老爷子可是知道的,在这方面中国的差距还是太大了,苏联是自成一个体系,而英国则是美国体系,如果中国能博取双方之长,学到双方的东西,那么中国这次赚大了。

    挂迪奥电话后,徐明自然知道老爷子那边肯定开始着手在海南建立研究所,以及准备人力去中苏边境地区接受这系统。这些事徐明可是管不了了,只是他给苏联方面打过去一个电话,表示系统可以转交中国政府了。

    此时的撒切尔夫人。正坐在自己的桌子上,悠闲地喝着咖啡,全然是不是那个和刚才徐明争的面红耳赤地样子。那副悠闲的样子,相信如果是徐明看到的话。他会恨不得走上去扁她一顿。

    撒切尔夫人细细的品尝着前几天刚刚有人送过来地咖啡,脑子里却是飞速的运转着。卖给中国一系统。撒切尔夫人才不会在乎地,军火也是一种商品,而且这系统完全是英国方面规定的可以出售的,至于它卖给谁,这她一点都不在乎。只要能赚钱,如果不是碍于那张售合同,撒切尔夫人恨不得将能卖的武器都打包卖给中国。

    刚刚和徐明那般争执,却也是政治场合里少不了的好戏。自己答应卖他一系统,这件事对英国来说可谓是一举多得。最表面的。英国能赚到不少钱。其次,英国可以通过这系统换取徐明的一个好感,说不定哪天徐明又搞到一非常先进的东西,有了这次的成功合作,她相信,中国方面会愿意和英国再合作一次地。毕竟自己英国方面的军事实力不是中国可以比的,有了因故够的帮助。中国的研究进程可以加速好多年,而最最主要的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和英国的利益冲突已经不怎么大了。

    撒切尔夫人知道自己英国地缺点。可以说英国除了发动机方面可以拿得出手外,其他的东西在欧洲几大国中都不值得一提。而英国很多方面的装备,甚至用的是美国快要淘汰地装备。这不得不说是英国作为世界上最老的资本主义国家,曾经的不落帝国的悲哀。撒切尔夫人幻想着有一天,英国能摆脱这种尴尬局面,不说超过美国苏联,但是在军事上最起码像法国一样。拥有着自己独立而成的军事系统。而不是像现在。英国人自己建造一架飞机,大部分的零件还需要从盟国买。虽然在和平年代。这样的事无所谓,但是如果某一天突然发生了像一战二战那样地事,英国可谓是缺胳膊短腿地,根本抵挡不住其他国家的攻击。--凤-舞-文-学-网--

    这些年,英国自己也意识到他这方面地不足,他想要甩开其它国家,而能独立完整的制造出自己的飞机,坦克,甚至舰艇。但这其中要走的路,是多么的艰辛,多么的荆棘丛生,撒切尔夫人是知道的。

    表面上美国虽然和英国是兄弟国家,互相扶持,但作为首相的撒切尔夫人却是知道的,这是美国人玩的一。自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英国越来越依赖美国,有些时候,她甚至在想如果有一天美国和英国交恶了,美国突然断绝了和英国的一切往来,那么对于英国的灾难是灭顶的。多少年来,迫于美国或明或暗的威胁,英国跟着美国的步伐走着。撒切尔夫人觉得这很悲哀,作为大不列颠人,她感觉到耻辱,想想当初的不落帝国,如今沦落到这样的境地,被英国的背叛者牵着鼻子走,这如果让他们的先祖之后,让维多利亚女王知道,她羞于启齿,她恨不得一头撞在墙上,难以去面对他们。

    徐明下榻的宾馆

    “老板,两年前我们在巴黎见到的那个小姐找您?”正得意的徐明,一边哼着小曲,一边翘着二郎腿,脑子里不断的勾勒着自己美好的未来。突然间,基廉.科维尔的声音打断了正在兴头上的徐明。

    两年前在巴黎遇到的那个女孩?徐明听到基廉.科维尔的话,忽然间,回忆起了,当初在巴黎那家宾馆里,见到的菲尔娜.麦基逊,当初的她清纯可,美丽的像一个公主。

    她怎么又在英国?徐明突然间升起了一个疑惑,但他也不能如此怠慢客人,迅速站起来,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对一旁正等着自己下一步指示的基廉.科维尔说道:“她在哪里?”

    他的话刚一说完,忽然间,他看见自己的房门开了,而房门开的那一瞬间,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打扮的异常靓丽的女孩子,而且这个女孩子今天不再向两年前那般清楚,像公主一样,今天地她那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很自然的披在商。清澈的蓝眼睛正调皮地冲着徐明眨眼睛,人的小琼鼻之下,是她那薄薄地嘴唇,正一起一伏的动着。而最主要的是。今天的女孩子穿着一极其休闲的衣服,上是一粉红色的小外头。下面是一条极其修的牛仔裤,将她完美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

    “啊?看什么看?”见徐明欣赏完自己之后,眼睛逐渐由刚才地迷离转变的清澈了,女孩子恰到好处的撒道。

    “菲尔娜,两年不见,你还是那么漂亮。”徐明悻悻的说道,似乎对自己刚才那么无礼的举动一点都不在乎。

    “哼,你还好意思说?你也知道两年,你有没有拿我当朋友。两年了,居然也不和我联系一下。”女孩子听到徐明的话,心里一甜,但想到这家伙两年时间里,做了那么多事,可是就不是没有想到找自己。顿时心里有些气不过,亏自己这两年来一直盯着他。他一有什么困难就偷偷的帮他解决。

    菲尔娜一撅,走到徐明边,挥舞起自己粉嫩地小拳头,砸在了徐明的上。活像一个受了气的小人一样。

    徐明看着菲尔娜那可的小模样。心里不由一阵跳动,也没有制止菲尔娜地动作,但嘴里还是说道:“你可以麦基逊家族的公主,我这么一个小人物,怎么敢联系你。还不怕让麦基逊家族把我干掉啊。”徐明一边说着,还一边做着夸张的动作。

    听到徐明的话,菲尔娜脸色忽然一暗。想到。是啊,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两年多了。在他心里我还是那个在聚会上见过面的,那个代表了麦基逊家族的旁系公主。而是自己真的是麦基逊家族地吗?答案是显然地。

    “明,其实我不是麦基逊家族的?”菲尔娜有些愧疚地看着徐明,这两年他对于徐明的关注越来越多,他自然知道徐明是一个多么天才的人,虽然在他边还围绕着两个漂亮的女孩子。不过菲尔娜权当不知道,在她的那种家族里,一个男的有几个女人那不是司空见惯的,就是向他们这么大家族里的公主,边的男的也不会少。

    “啊?你嫁人了?不会吧?”徐明听到对方这么说,顿时惊讶了,同时心里有些憋屈,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调皮可又有时候美丽大方的女孩子已经嫁人了。

    “哼,你才嫁人了。你个木头。”女孩子本来刚才绪有些低落,但一听徐明这个家伙居然说自己已经嫁人了,她哪里像嫁过人的,到现在为止,自己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还嫁人。嫁你个死猪头。

    徐明自然不会认为眼前这个菲尔娜本人就不是麦基逊家族的,在他看来像两年前由摩根家族举行的那个聚会,上面参加的人根本都不可能玩什么花样,或者说根本不可能冒名顶替。摩根家族的人说这人是麦基逊家族的,那么必定是麦基逊家族的。但徐明想的远远没有现实中那么复杂。

    “我说我本来就不是麦基逊家族的人,所以我根本不姓麦基逊。这下你明白了不?”菲尔娜一句一字的说着,生怕漏掉任何一点,让眼前这个笨蛋又说出什么可怕的理由来。

    “原来如此,那你姓什么?名字是叫菲尔娜吗?”徐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给菲尔娜看来,这家伙在自己面前傻傻的,一点都不像自己这两年来认识的那个精明的商人。

    “名字是菲尔娜没错,不过我的姓,你可能没有听过,不太常见。”菲尔娜皱着自己可的鼻子,直愣愣的盯着徐明,仿佛要看到什么东西的。

    “那你说说,说不定我凑巧听过呢?”徐明也有意逗一下这个可的女孩子。

    “那我可说了,听了之后,可不要问我什么?”女孩子又叮嘱道。

    徐明一听,诧异了,不就是一个姓吗?至于吗?好像这个姓有多么少见一样。

    “哈布斯堡。我姓哈布斯堡。”女孩认真的说道,说道这个姓氏的时候,她的表一改刚才地调皮,变得异常严肃起来。仿佛这个姓氏有着无穷的魔力一般。

    徐明乍一听到哈布斯堡这个姓氏,还有些奇怪,这个名字怎么这么像某个城堡的,不过他也没有深究。对于哈布斯堡这个姓氏究竟代表着什么,徐明自然不知道。在他看来哈布斯堡也就是和史密斯,布莱克等一样的姓氏。至于为什么以前没哟听到,在徐明看来,中国百家姓里还有很多生僻地,整个欧洲那么多个民族不断的融合混战,出现一些奇怪地姓氏也无可厚非的。

    “菲尔娜.哈布斯堡!”徐明默默的念了两遍,渐渐的熟悉了,也觉得顺口多了。

    这时,女孩子听到徐明念叨。顿时眼睛一瞪,然后说道:“记住了,以后还叫我菲尔娜就行了。”

    菲尔娜看见徐明那一副轻松的样子,也是一脸无奈,如果是稍微有些常识的人,在听到哈布斯堡这个姓氏时,一定会惊讶不已。她这次偏偏就遇到了这个对于欧洲历史一点都不熟悉。甚至可以说是陌生的假美国人,假英国人徐明。

    如果是一个对欧洲历史稍微有点常识的人,在听到哈布斯堡时,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因为历史上曾经出现了一个哈布斯堡家族。这个家族在历史上存在了700多年,而且几乎欧洲地历史就是随着这个家族的兴衰在变迁着。在这700年里,这个家族的势力遍布整个欧洲,曾经数次成为德国,奥地利,匈牙利,波西米亚。西班牙。葡萄牙,墨西哥。意大利,神圣罗马帝国的国王或者皇帝,甚至在家族衰退的时候,也数次担任一些国家的大公。不过,这个家族自20世纪初,最后一任皇帝下位之后,便消失在公众的视线里了。但至今都没有人可以忽视他地存在。

    菲尔娜看见徐明还在那里念叨自己的姓氏,但他的表还是一脸无知的样子,菲尔娜气不过,说道:“好了别念了。你记住我地名字就行了。”

    “恩。对了,菲尔娜你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徐明忽然想起,菲尔娜突然间出现在英国,这有些奇怪,虽然她不信麦基逊,不一定是英国人了,但她也不一定就是英国人的。

    “还不是为了你。也不知道你怎么搞的,英国皇室找你来,你就一个人光溜溜的过来了,上次还好带了一个舞伴,这次居然就一个人,还不是怕你等到时候丢人,所以我不远万里,赶到了英国,勉为其难充当一下你的舞伴?”菲尔娜说的振振有词,让徐明听的都有些想要好好感谢一下菲尔娜。

    但徐明忽然间从她地话语中听出了些什么,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虽然没有听过哈布斯堡家族,但是这个哈布斯堡家族在欧洲或者有着不可低估地力量,就像在美国的摩根和洛克菲勒一样。否则,怎么会知道这么关于自己地事的。

    徐明认真的思索了一会,但菲尔娜毕竟是自己的好朋友,徐明看得出来,她是真心的想要和自己做朋友。说道:“那我就谢谢菲尔娜大小姐了。”

    如果让菲尔娜知道徐明刚才想什么,肯定会大喊冤枉的,哈布斯堡家族怎么可以和摩根和洛克菲勒那两个家族比,在哈布斯堡甚至英国皇室这些家族看来,摩根和洛克菲勒就是两个暴发户,没有一点修养的家族。要知道即使在全盛时期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也不得不巴结哈布斯堡家族,以得到哈布斯堡家族的册封而为荣。否则,不论你多么有钱,也难以融入真正的上流社会。

    “对了,你不会就是穿成这样和我参加舞会吧?”两人一阵沉默之后,徐明想找个话题,忽然看到对方的衣着,根本不能参加那个所谓的皇室邀请。于是故意找借口道。

    “哼,你就当我那么笨,我早带好了衣服。不过那些衣服我都不喜欢,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希望你能带我去买一,我可是知道两年前,你亲自给你的那个舞伴买的衣服,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福气?”菲尔娜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的徐明一阵焦躁。

    “嗯,那个,菲尔娜小姐天生丽质,穿什么衣服都好看,根本不用去买了吧。你穿什么样的衣服,我都喜欢的。”徐明一听买衣服,头就有些大了。

    菲尔娜听到徐明的话,一阵羞,有些扭捏,用如蚊子叫般的声音说道:“谁要你喜欢了?”地地

    地地地

    地地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金融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