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在巴黎发生的趣事

    <---凤舞文学网--->

    转眼间,3个月时间已过。--凤-舞-文-学-网--徐明和洛克菲勒当初在那个咖啡厅具体谈了什么内容,外人却是不得而知,只知道,那次之后,两人都满意而归。

    自回到旧金山之后,徐明就不再像往那般,每天数着子过了。此时的他,却是秘密的筹建着自己的队伍,他有着太多的事要做了。三个月中,徐明让怕萨迪给自己秘密的召集了上百多个好手。自然,这些人徐明是有用的,但这点人数,在徐明看来,是远远不够的。

    没有办法的他,想到了现在在大陆位高权重的爷爷,想来让自己爷爷帮自己找些人,应该没什么问题。何况,大陆那么多的退伍军人,几乎所有的农村兵在退伍之后都回去种地了,严重的浪费了人才。

    老爷子听到徐明的请求之后,虽然奇怪自己的孙子怎么突然间要这么多人,在几个月前,自己孙子秘密的让他边的保镖王亚飞从大陆招了近百个退伍特种军人,这件事已经引起了他们的关注。后来在查到去作为雇佣兵去非洲维护自己的利益。他们这里也不追究了。

    这次老爷子听到徐明亲自问自己要那么多人,他这就奇怪了,不知道自己这个孙子究竟是什么意思。但老爷子知道,自己的这个孙子不会做出危害国家的事,想来有什么棘手的事需要人手。老爷子也没有急着就去办这件事,而是秘密的和老战友打了一个招呼。

    而老战友在听到他那个孙子又要人时,这时候,老战友二话不说,当即就拍案道:“给,要人就给人,要什么就给什么。”

    原来,老首长这时候。已经知道了徐明的一些难处了。几个月来,他自然知道徐明的迅速发展,在他看来,徐明要这么多人,自然有着一件大事要做。现在徐明是在国外,所以一般况下。很难做出损害中国内部团结的事。何况,他相信,徐明他们家的根在中国,而且从对自己老战友的了解,他自然也不会相信徐明存在什么不好的心思。

    而且。在中国国内,很多人也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这几个月来。老徐家地人几乎或多或少都职位都升了,而且都还是实缺。在外人看来,这时因为徐老爷子在位的原因,在更多的原因,不无是徐明在国际上的力量,老首长这是让徐明安心。

    其实,老首长心里也有一个打算,他想要让徐明放开手大胆的发展。只要徐明真的能在国际上地力量大到一定程度,他不介意让他们徐明家再一次上位。他相信,只要好好对待自己老战友一家,徐明会好好回报中国的。

    有了老首长的话。老爷子自然是精挑细选,当下就从今年各大军区中要退伍的挑了不少好手,准备把他们交给自己的孙子。

    徐明一下子收到了这么多人,自然用他们充实自己地防卫人员中。而在这几个月时间里,徐明也和约翰心中提到的人物联系上了。是一个苏联本地人,在苏联军政有着不小的人脉。

    双方谈妥之后,一拍即合。由他们从苏联各军区运来军火。徐明在国际上寻找买家。当然,贩卖的都是一些轻型装备。但即使这样,也给徐明带来地丰厚的利润。当然他们的这些动作自然不会引起苏联方面的太多关注,先不说这些年他们国内本来就乱糟糟的,而且偷着贩卖军火的人也不少,根本顾及不来。

    徐明对于这些轻型军火自然没抱太大的兴趣,他要的就是放长线掉大鱼,他相信再过一段时间,在双方关系硬了,甚至自己完全将这个人控制住,以后苏联解体前期,那苏联地军火人才什么的都是他的。

    当然,徐明也没有忘记向中国示好,谁让他们一家都在中国,而且能量不小,向中国示好,也同样意味着讨好自己的老爷子。徐明贩卖军火,自然是先紧中国政府先挑,等他们挑过了,再卖到别处去。当然,价钱是没地商量的,徐明毕竟是个生意人。不过就是这样,老爷子也是乐开了花,在自己那些兄弟面前,不停的吹嘘着自己孙子的能耐,尤其是在老首长面前,大大涨了脸面。

    当然,徐明不给中国便宜,也不是故意刁难中国,谁让徐明财大气粗呢,银行的钱都堆得放不下了,缺的就是花钱的地方。--凤-舞-文-学-网--大手一挥,告诉自家老爷子,如果钱不够,可以找自家银行贷款,当然贷款地事,他自然也告诉了桑迪,给中国政府适当地优惠点,但不能白送。

    就因为这么一个非公开质的口头协议,中国政府和苏格兰皇家银行地默契配合。在以后徐明在金融市场上狂敛的钱财,尤其是几次大的金融危机或者股灾之时,由于这项协议,让徐明大量的钱财,在这种形式下,将他正规化,而中国政府也很乐意充当了这个帮徐明洗钱的角色。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在以后,徐明和中国的联系越来越密切,让徐明和中国永远的绑在了一起。

    三个月之后,徐明疯狂的忙碌结束后,在他正准备回去陪陪张楚楠的时候。这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影响了徐明的未来计划。

    接到电话时,徐明听到是一个女声,而这个女声明显不是他熟悉,但这个声音又好像在哪里听过。“喂,徐明?还记得我吗?”女孩的声音有些调皮,好像给徐明打一个电话很不容易一样。

    徐明还真不知道对方是谁?对方这话,让徐明一阵尴尬。

    “你是?”但徐明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果然,在他刚一说完,对面就不答应了。气呼呼的说道:“好啊,这么快就把我忘记了。亏我还想着给你打个电话呢。这么我一瞅到空就给你电话了。”

    徐明大汗,他真不知道这是谁的电话,一般说来。他的电话,很少有女孩子打来,而且这次打来的电话,还是打到酒店里。

    此时,徐明刚刚在巴黎办完一件事,正准备回旧金山的。准备在这酒店住一晚上就回去。没想到,对面这人神通广大,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查到自己住地酒店的电话。

    “你是真忘记了?”女孩说道,明显带着一股子怒气。

    徐明冷汗。他只是觉得这个声音似曾相识,但又明显不是他经常听到的。那么定然是在某个地方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子,那这样的女子可多了,这让徐明怎么猜。

    “这个。好像还真是想不起来你是谁呢?”徐明只能实话实说,突然间有个女孩子跑过来说和你很熟,而你却明知道一定在哪里见过对方,但就是不知道对方是谁,这不论是谁都是一件很失礼的事。

    “哼!你等着,老老实实地待在你的房间里,五分钟后,我就过去。”女孩听到徐明那极坦白的声音。终于爆发了,她在知道徐明来巴黎后,当时就兴奋了半天,查到徐明的地址后。就兴冲冲的给徐明打电话,没想到打过去,对方居然说不记得自己了。这无异于给正在兴头上地自己当头泼了一头凉水。

    徐明听到对方说五分钟以后就来找自己,徐明更是奇怪,究竟是谁,自己在巴黎并没有什么朋友。

    搁下电话后,稍微收拾了一下屋子。然后就坐在那里等着这个电话里的“陌生”的女子。

    此时。在巴黎大街上,两辆黑色奔驰飞快的在前面开路。而后面亦是跟着几辆奔驰断后,只是在这些同一型号地奔驰车中间,夹着一辆加长型今年刚产的英国汽车公司全新手工劳斯莱斯车,而且这车全世界为止仅仅出现了5辆。

    此时,车中坐着一靓丽少女,看得出少女来之前已经精心打扮过一次。但此时,脸上明显带着怒气,原本粉扑扑的笑脸,现在一脸铁青,不过依然掩饰不住她那天生的丽质。

    “小姐,究竟是谁呀,值得你这么生气?要不要温特叔替你教训一下他。”坐在女孩旁的老者一脸慈善的说道,看着这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女孩现在明显生气的样子,老者有些气愤。但如果别人在这里地话,一定会大吃一惊,在法国说法语,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如果说的是标准的古法语,那就不是同了。而眼前,这个老者和女孩说地就是一口流利的古法语。

    “没事的,温特叔,就是一个无赖,我自己教训他就行了。”女孩听到温特叔的话,连忙解释道,他可不想自己的温特叔真的帮自己出手,他可是知道,曾经有一个富豪公子哥出言调戏自己,结果被温特叔知道了,这个公子哥第二天就横死在巴黎街上,而且在一个星期之后,这个富豪家也破产,从此沦落为巴黎街头的乞丐。

    “呵呵,小姐,不会是小姐地小人吧?”温特叔看着女孩那转晴地笑脸,刚才女孩和电话里人的对话,他自然听到了,这时看着女孩地表,故意打趣道。

    “不是啦,温特叔,只是上次在美国那个聚会上,认识到的一个比较有趣的家伙,听说他来巴黎了,我就想见见他。”女孩解释道。

    “哦?是这样啊?”温特略有所思,他自然知道女孩上次参加的是什么聚会,打着一个和他们关系比较好的家族的幌子,去参加了一下美国那个所谓的上流人士最高档的聚会。回来之后,他自然听到了自家小姐的一肚子抱怨,说这个聚会多么多么无聊,只是聚会上认识了一个比较有趣的人。“是哪个家族的小伙子,值得我们小姐这么关注?”

    “没有了,温特叔,据说他是完全凭自己一个人的实力,加入到的那个聚会。所以,他是一个人,并没有什么家族背景。”女孩当初在知道徐明是凭借一个人的手段拿到通用汽车的股份时,就心存好奇。后来在聚会上,又和徐明熟识了,并且交谈甚欢。回来后,自然凭借自己家族的力量。将徐明的事查了一下。当看到这个人的实力时,而且完全都是自己一个人作地,他更是对这个徐明惊叹不已。

    “哦,你说的就是现在我们欧洲这几个月比较活跃的那个英国汽车公司和苏格兰皇家银行的幕后小子。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完全没有别人地影子。这样的人。够资格做我们家的姑爷。”当初女孩查徐明的资料时,这个叫温特的老者自然也看到了这个人地资料了,他看到仅仅18岁的少年,就在短短的几年里,控制了如此大的两个公司。并且迅速将这个两个公司盘活,让其飞速成长起来,当时他就想着要见见这个天才般地人则我不敢想象爷爷会做出什么事?”女孩略带担忧的说道。从他出生在这个家族里,他就注定了他的命运,就算徐明如此优秀,但距离他爷爷的标准还是差太远了。他们是整个欧洲最最古老的贵族,在欧洲有着极深的背景,虽然在商业上的力量不一定有美国的洛克菲勒和摩根大,或者说欧洲现在偃旗息鼓地罗斯柴尔德家族多。但他们家族几百年积累下的财产,也不荣小觑。更重要的是,他们家族更多的力量是在政治上。整个欧洲,都有着他们家族地背景。而要成为他们家族的姑爷。也就是自己的夫婿,不仅仅是有钱就行。更重要的是,他的上得流有贵族的血统。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温特叔自有分寸,放心吧。”老者也是知道这个女孩地命运地,现在只要他开心就行了,在过几年,她肯定要和某个贵族成婚。来完成家族的延续。

    几分钟后。车队停在了徐明下榻地酒店门口。看到如此庞大的车队驶入,酒店的经理也不敢怠慢。着他那硕大的肚子,冲到了外面去迎接来人。

    徐明此时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抬头瞅了瞅放在一旁书桌上的钟表,已经4分半了,还没有任何动静?难道仅仅是个玩笑吗?

    正在徐明疑惑的时候,忽然间,传来的门铃声,徐明再一看表,4分54秒,好准的时间观念。

    知道马上就能见到刚刚给自己打电话的那个女孩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但徐明想来,应该是认识的人。

    而且徐明不知道的是,此时他的门口刚刚发生了一场乱,不过很快就结束了。乱的引起人自然是女孩和他的保镖们,在他们刚刚过来的时候,就引起了徐明的保镖的注意,看到他们是冲着自己老板来的,而且这些人的架势,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四人正要准备冲上去,没想到女孩的保镖已经将他们包围了,眼看大战一簇激发,这时候,女孩子察觉了,看着自己保镖的动作,还有要冲过来的人,这几个他自然在徐明的资料上查过,知道他们是徐明的保镖。女孩制止了自己保镖的动作,然后走到基廉.科维尔边,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然后说道:“我是你老板的朋友,不是敌人。”

    基廉.科维尔等人也不说话,只是侧开女孩,走到了老板的房门口,然后轻轻的敲门道:“老板,有个据说是你朋友的女孩子在外面,要不要见面。”

    女孩看着他的举动也不表示什么,就安静的站在一旁,等着徐明给开门。而且这几个保镖还高度警惕着,时刻应对着可能发生的冲突。女孩看到这里,默默的点点头,他们这些保镖倒也专业。

    刚才的敲门声徐明自然也听到了,正要开门,这时候,又听到了基廉.科维尔的声音,他猜想定然是基廉.科维尔等人拦下了这个对自己来说都有些陌生的女孩。

    徐明扭开门之后,首先看的是一张既陌生又熟悉的脸,看着那张精致的脸蛋,徐明嘴巴张的老大,嘴里“你!”了个半天,但终于没有想到是谁。

    “这么快就忘记我了?徐明?”女孩有些恨恨的说道。然后,又对他旁的老者说道:“温特叔,你们现在外面等着,我和她算些帐。”

    说着,自己绕开挡在门口的徐明,然后进了徐明的屋子。徐明还没反应过来时,这时,又听到女孩子说道:“徐明,把门关上,我们需要好好聊聊了。”

    这时,徐明终于想起了这个女孩是谁了,原来是和自己在三个月前的通用汽车股东聚会上有过一场欢快聊天经历的菲尔娜.麦基逊,只不多此时,他和当初昏黄灯光下那个打扮的有些艳丽的女孩子完全不同,感觉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然后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噢,我记起来了,你就是那个菲尔娜.麦基逊。”说完,看到女孩已经进了自己的屋子了,徐明也跟了上去,然后顺手将门关了。

    外面众人见门关上之后,老者果断的命令道:“将这一层各个出入口守好,通知酒店清理这一层的住客。”

    基廉.科维尔等人听到老者下的命令,觉得似乎有些夸张,但他们也知道这个女孩的份不一样。他们住的这个酒店可不是一般的五星级酒店,这家酒店在巴黎有着极大背景,能在这家酒店说清人就清人的,不会是普通人的。不过,他们也没有时间去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他们现在也站在了自己该站的岗位,保护好自己的老板。

    “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女孩进屋之后,皱了皱可的小琼鼻之后,说道。

    徐明奇怪了,怎么会有味道了,这家酒店怎么可能有奇怪的味道?难不成自己感冒了,鼻子不好使了?

    他下意识的说道:“什么味道?”

    只见菲尔娜水蓝色的美丽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然后闪过一缕狡邪的光芒,然后煞有其事的说道:“有一股之后的的味道?”

    徐明一听大汗,我的老天爷呀,这不是纯粹的冤枉啊,我这一世可还是一个纯洁的小处男的,怎么会有的味道,这时,徐明从苦涩的脸色恢复过来后,突然看到菲尔娜那调皮的眼神,想起几个月前,和这个女孩聊天的印象,忽然发现,自己被这丫头捉弄了。

    “是吗?我闻闻,我记得我昨天没有和巴黎的美丽女郎做过那事?那怎么会有这种味道的?”徐明装模作样的在屋子里嗅着,但每嗅一个地方,徐明都会煞有其事的摇摇头,口中呢喃着:“这也没有。”

    菲尔娜还不知道徐明的意思,见他这搞笑的样子,也不说破,就在一旁看着,顺便由于强忍着笑意,体不由自主的有些。

    这时,徐明一边嗅着,一边向菲尔娜这边走了过来,在距离菲尔娜差不多约三步时,他说道:“好像是,这里味道比较重。”

    然后他又往前走了两部,在菲尔娜还不明白他做什么时,这时,徐明给人一种猛然间明悟的感觉,他说道:“我知道了,这个味道是从你上传来的。定然是你刚才来到时候,外面的空间大,闻不出来,现在到我这房间了,空间比较狭小,所以味道就出来了。”

    菲尔娜听到徐明这么说,哪还不知道徐明的意思,看着菲尔娜气急,快要爆发的样子。徐明强忍住想要笑的冲动,然后说道:“菲尔娜,要不要在我这里洗个澡,早晨来的时候,你肯定是没有洗干净?如果没有换洗的衣服的话,我现在就给你去

    “徐明!你!!?”菲尔娜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愤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徐明。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金融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