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极品小舅子?

    <---凤舞文学网--->

    “不好了,不好了,楚楠他妈,快出来,出事了。--凤-舞-文-学-网--你们家老张和厂里的那个崔干事打起来了。”这时,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冲了进来,由于跑的急,在说完那句话之后,扒在门框上,气喘吁吁的,还不停的说道:“快,快。。。”

    张楚楠一听这话,顿时急了,看着眼前着急的母亲,问道:“妈,怎么回事,这个崔干事是个什么人,以前怎么没有听过。”

    刘玉玲在刚刚听到中年人的传话时,就心慌慌的,想要迫不及待的跑过去,去找自己家的老头子,他知道,今天出事,肯定是自己家的老头子没管住自己的嘴,将昨天的事在自己的朋友间吹嘘了一番。然后,引起了这个崔干事的嫉妒,或者说是报复。

    刘玉玲听到自己女儿的话,努力使自己的心尽量平静后,对张楚楠和徐明说道:“我估计是你爸惹的那个崔干事了。”

    一听这话,徐明更是好奇了,而张楚楠却是更着急,问道:“妈,快说呀,爸怎么了?怎么会惹那个崔干事呢?”

    “走吧,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吧。”刘玉玲知道崔干事是个什么人,仗着有厂长给撑腰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刘玉玲看了看自己的女婿,给自己壮了壮胆子。

    由徐明开着车,带着两人飞快的往工厂里开去。路上,张楚楠母亲详细的给张楚楠和徐明说了说这件事可能发生的原因,以及这个崔干事的份。

    原来,所谓干事,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不干好事。专干坏事的,工厂养地闲人。而这个崔干事正是工厂厂长的小舅子,要说这个小舅子啊,平时就是一个不学无术,到处坑蒙拐骗的小流氓小混混。后来,厂长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就把他这个小舅子给安排进了厂子。到了厂子后。这家伙什么事都不做,成天就是仗着自己姐夫是厂长,想欺负谁就欺负谁。而虽然对于这事,工人们经常向上面反应,但厂长对此事不闻不问,几次下来。工人们就习惯的称他为“崔干事”。

    而且。刘玉玲还将自己猜想的原因和徐明还有张楚楠说了一下。张楚楠听了之后,还略微有些怪自己老爹,而徐明听过之后,仅仅是笑笑,徐明能理解张楚楠父亲的想法。他这一辈子就一个小工人,没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件在他看来很出人头地地事,自然要向周围的吹嘘一下,给自己涨点面子。

    “哎,这个老头子呀。这不是没事找事吗?明知道厂子里有这么一个不干好事的人。他还吹什么牛啊,这不引起崔干事的嫉妒了。”刘玉玲说完之后,还对自家老头子抱怨道。

    几分钟之后,车到了厂子里,门卫看出了坐在车里的是自己工厂的人,也很顺利地给放行了。在车间前停了下来。果然,刚一下车。便听到车间里吵吵地很严重。并且时不时夹杂着吼叫声。

    徐明和张楚楠二话不说,由张楚楠拉着刘玉玲的手。往车间里跑去。

    让徐明不知道的是,他们开车进了工厂之后,早有人偷偷的去厂长办公室打报告了。厂长站在二层的窗口处,透过窗帘缝,看到那辆车,知道能开的起那车的人,是自己得罪不起的。而且又看着它在车间前停了下去。回想起刚刚有人报告自己的小舅子在车间里和一个工人吵架了,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有些肥胖地体,仿佛是吃了轻药剂一样,在报信人吃惊地目光中,厂长蹭的一下,就离开了办公室,朝车间跑去。

    这时,徐明和张楚楠以及刘玉玲已经进了车间。这时,在一处正乱糟糟的,一群人围成一个圈,而在圈里,时不时的传出一些惊叫或者吼喊声。

    张楚楠一听这声音,便知是自己的父亲,而且这声音中,偶尔夹杂着一声声高嗓门女生,徐明听得出来,正是张桂芬阿姨。知道事态很严重,徐明首先就冲了过去。三八两下,拨开人群。却瞧见这么一幕,一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浑上下,流里流气,叼着一根烟,正冲着拿着铁扳手的张叔吼叫着:“来呀,我就笃定不不敢砸,你不是有个厉害地女婿啊。--凤-舞-文-学-网--我就告诉你,只要你还在这个厂子里,就是我姐夫说地算,你那女婿,还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说不定还是你那个假洋鬼子女儿在外面勾搭的野男人。”说完,还给出一副不屑地表,吐出一个眼圈,接着便朝张叔轻呸一口唾沫。

    张叔这时气急了,他,他敢这样说自己的女儿,说自己的女婿,你还当我真不敢砸,我今天就砸给你看。

    张叔瞅着眼前这个小流子,想到自己这么大岁数,叫他这个毛还没退了的毛头小子戏耍,欺负,以后还怎么活。

    这时,徐明似乎也看出了张叔的意思,他现在是万分气急了。他知道,万一张叔这一扳手真的朝那颗狗头砸了下去,张叔这一辈子真的完了。为了这么一个家伙,不值得。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徐明似乎是发泄,还是为了挽救张叔。徐明一个跃起,直接一个飞腿踢出,这种众人才看到这跃起的飞腿,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大脑神经还来不及将这件事回馈给大脑的时候,接着便听到一声剧烈的惨叫:啊!

    待一切平静之后,众人再一看,徐明这时已经走到张叔边,正一手扶着张叔,而那个所谓的崔干事,却是满鲜血,正躺在地上不停的呻吟着。

    原来,徐明刚刚那飞腿,一脚将毫无防备的崔干事踢了出去,而恰恰在他倒下的地方,是一台车窗。也型号这车窗没有工作。否则的话,不是仅仅流点鲜血的问题。缺胳膊少腿那是最清不过地了。

    “我的妈呀。我要死了。姐夫,救我,姐夫,救我。”崔干事躺在地方,浑都疼个半死,刚开始还只是呻吟一下。但等感应过来时,感觉裤子似乎湿了了,再一摸,发现满手的鲜血。顿时以为自己快死了,不停的在地上滚来滚去,嘴里不停的叫喊着:“姐啊。我要死了。你要替我报仇呀。姐夫,救我啊,我不想死。我还没娶媳妇呢。”

    众人乍一看崔干事满的鲜血,着实吓了一跳,有不少人都准备报警了。但随后,听到崔干事的叫喊声,再一细看,仅仅是大腿处拉开一条口子,根本没事。众人也没刚才那么紧张了,只是看着在地方滚来滚去。想起平时那个骄纵蛮横地崔干事。个个捧腹大笑。

    对于这事,徐明根本不在意,刚刚飞出那一脚的时候,徐明可以说是正在救他,他相信,如果他再那么讥讽张叔,以张叔老实巴交的格。万一真急了。那可是真会干出什么事的。而刚刚无疑是张叔爆发的边缘。而且他早知道,这家伙不会又是。后面就是一台没有开启的车窗,有没有什么尖利地东西,出现个口子,那也是他罪有应得,怨不得自己。

    而张楚楠和其他人却是大大吓了一跳,不过后来,也知道没事

    这时,一个声音由远及近传来,众人一听正是自己地厂长,只听厂长说道:“发生什么事了,都围着做什么,不用工作了,小心扣光你们的工资。”

    厂长在刚才进来的时候,又细细的瞅了瞅徐明的那辆车,在再三确认之后,虽然看见那车的车牌挂着的是上海的车,但他知道,能开得起这样车的人,自己一个小小的厂长是万万得罪不起地。

    想着里面可能会出事,他就再也顾不得去看车了,提腿就往里面跑,但是在刚一进车间门地时候。他故意把速度放下了。否则的话,或许,他还可以组织刚才那一出闹剧的发生。

    众人听到厂长的声音,顿时作鸟兽散,各做各工,仿佛没有发生这事一样。现场只剩下张楚楠父母二人,张桂芬二人以及徐明和张楚楠,以及地方那个,听到自己姐夫来了,顶着腿上的剧痛,哭丧着脸往这个肥头大耳厂长跟前爬的崔干事。

    厂长乍一看到自己小舅子的惨样,以及刚刚进门听到地声音,虽然没什么反应。但还是暗暗叫屈,说道:“我地小祖宗啊,你谁不得罪,得罪他。虽然不知道他的份,但不是你这个姐夫能扛得起地。”其实厂长对自己这个小舅子也是很看不惯,成天就会给自己惹麻烦,但自己又不能不管,谁让自己家里有个母老虎啊,这可不是自己能得罪的起的。

    厂长仿佛没有看到自己小舅子一样,现在走到张叔跟前,换做一副好领导的样子,嘘寒问暖道:“怎么样,张国立,是不是我这个不成器的小舅子又惹你了?”

    本来以为要受到厂长一顿训斥,最低也是这个月白干了,严重者甚至也种种理由,让你卷铺盖回家,没想到,厂长非但没有训斥自己,反而对自己嘘寒问暖。

    张楚楠父亲虽然喜欢在自己的朋友面前吹嘘一下自己,但他并不是不识抬举之人,他知道,如果是平时,厂长万万不可能这么对自己,定是自己女婿的功劳。他没说什么,只是看向自己的女婿。他一个老实巴交的人,怎么会处理这样的事。如果是平时,他自然选择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但刚刚的事,完全是女婿做的主,他希望女婿给自己拿个主意。

    徐明看着眼前这个肥头大耳的厂长,从他的样子,加上刚才的作为,便可以猜到他平时是个什么样子的,虽然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间态度大变,按说自己在国内并没有任何的力量,也没有任何的份,他根本无从知道自己。但既然对方服软,徐明也打算怎么追究,说道:“我希望这件事你处理好,整个车间的人都清楚这件事谁对谁错。而且,我听说。这家伙,是你小舅子,希望你好好处理,不要有任何的徇私舞弊。”

    厂长一听徐明的话,顿时连连称是,表示一定好好处理,马上让他卷铺盖回家。再不会出现在工厂里了。希望张国立不要记恨,他一定严肃处理。

    “那好,我可是看着呢,希望不要让我失望。对了,张叔张婶儿这两天就不来工厂了,希望你给披个假。在工厂里受了这么大的刺激。我想工厂会补偿地吧。”徐明又说道,他是担心自己一走,这家伙会对张叔使绊子,而且自己在内地纯属狐假虎威,万一被揭露了可不好办了。

    “是,是,工厂会负责的,张国立同志,在工厂受到惊吓,准予带薪休假一个月。刘玉玲作为妻子。要陪护在她边。不过,这个?”厂长突然间有些摇摆,不知道想说什么?

    “怎么了?”徐明直直的看着厂长,不知道这个厂长想玩什么花样。

    “是,是这样的,像张国立同志这样的事,工厂可以给他带薪休假。可是像刘玉玲这样。只能以陪护病人的理由请假,虽然这个病人是在我们工厂受的伤。但是按工厂地条例,也不能让她带薪休假。”虽然不知道这个厂长的话是不是真的,但在徐明看来,似乎也合合理,况且他也不在乎那几个钱。

    于是说道:“那就这样吧。”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叠钞票,估摸有一千多吧。接着,他甩手砸在了躺在地上的崔干事上,说道:“拿着钱去医院看看,免得死了,赖在我头上。”

    这时,崔干事还震惊于自己姐夫的表现中,他做梦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姐夫来了这里之后,没有像平时那样为自己做主,反而对伤害自己地人大现殷

    这时,被无数地钞票砸在上,尽管感觉很幸运,这得多少钱啊。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一把抱住厂长的粗腿,哭诉道:“姐夫,你怎么了,你要为我做主啊,你要相信我是冤枉的。你不相信我,也得相信我姐姐啊。”

    厂长还震惊于徐明的出手阔绰,虽然没有数那是多少钱,但他可是知道的,那是相当大的一笔财富。他就这么随随便便的说扔就扔了。这时,看到自己小舅子的表现,也许是故意做给徐明看吧,厂长狠下心来,冒着回去被老婆打骂的危险,狠狠的踢了躺在地方毫不像话地小舅子上一脚,说道:“滚远点,还不嫌丢人。”

    这事就这么结束了,徐明开着车载着张叔还有楚楠妈妈回了家,本来想着把张桂芬婶子一家也接回去算了,他说他们没请假,不能无辜矿工地,所以就没回去。路上,张叔对自己的女婿更加高看了,不停的呵呵笑着。说徐明多么多么有本事。说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厂长这个样子的。徐明只是呵呵的笑着,只是心中期待,希望这件事就这样解决了。

    而这时候,厂长正开着自己那辆普桑,急急忙忙的把自己地小舅子往医院里送,刚刚已经流了那么多血了,如果晚了,真出了事,那他可吃不了兜着走了。

    肥大地厂长卯足劲,开着普桑往最近的医院冲。而他那不成器地小舅子,此时反而一脸的幸福,手里攥着一叠人名币,有的上面还沾着血迹,赫然就是刚刚徐明砸向他的那些钱。数过好几遍之后,崔干事咂咂舌道:“看不出那小子还真有钱,随随便便一砸,就砸出1350快钱。这点血,没白流啊。”

    “住嘴,你个不成器的家伙。今天的脸都让你给丢光了。”急着开车的厂长猛然间听到自己小舅子说出这么混账的话,顿时被气的七窍生烟。

    “行了,我说姐夫。这血早不流了。回头买些猪血回去,让姐给我熬点猪血粥补补就行了。”崔干事好像没事人一样,抱着那一叠人民币,乐的嘴都裂开了。

    肥头厂长也没那个心送这个小舅子去医院,还不是怕自己老婆回去收拾自己。现在见自己小舅子这样了。也觉得不用送了。于是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别出了问题,怪你姐夫。还有,回去别和你姐说今天的事。”

    小舅子自然知道这姐夫是什么意思,瞅着手中的这一叠人民币,崔干事忽然脸冷的,说道:“姐夫,那个踢我的男的究竟是谁?我这一脚不能白踢。”

    厂长听到自己小舅子的话,自然知道什么意思,劝阻道:“我劝你还是断了这念头吧,就他开的那辆车,就是把你姐夫卖了,你也买不起。我们是得罪不起的。”

    这时,他这小舅子来兴趣了,他自然知道自己姐夫家有没有钱,自从自己姐夫当了那个厂长之后,油水有多少,他可是清楚的,要不是怕纪检的人,他相信,自己姐夫的家在杭州城也排的上号的。

    “姐夫,你帮我查查那小子吧。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神佛,居然敢踢我。还拿钱砸我。”说完这句,末了,还不忘加上一句自然自语道:“怎么才砸了一千多,你不是钱多吗,再砸点。”

    听着小舅子的混账话,肥头厂长被气个半死,没好气的说道:“放心吧,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查他的。我也想知道究竟是谁,能让我这么栽跟头。”

    “那行,姐夫你查吧。查出来之后,让我也长长见识,看看是哪路神佛。”崔干事又一次的将那些钱数了数。一边数着,一边还哼着小曲。

    “行了,别给我丢人。你还有脸拿那些钱,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肥头厂长通过后视镜,看到自己小舅子那个样子,恨不得好好抽他一顿。

    崔干事没有理会自己的姐夫,依旧自顾自的数着钱,嘴里哼着小曲。肥头厂长是在看不过去了,见他满的鲜血,尤其是裤子上,更是不成样子。呵斥道:“那家伙不是给你那么多钱,去买新衣服穿吧。把这衣服趁早丢掉,免得让你姐看到。”

    听到自己姐夫的话,崔干事咧嘴一笑,说道:“这可是我的辛苦钱,你以为这血就白流了。这是我拿命换来的。想要自己好过些,你自己掏腰包吧,衣服好不好我不嫌弃,只要能骗过我姐,你随便。”

    “你头厂长被自己小舅子这话顿时弄的噎住了。气呼呼的,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暗自叹息道:“我怎么就会有你这样的小舅子。”

    那边,四个人回家到家之后,张楚楠和刘玉玲才刚刚反应过来,想着刚刚惊险的一幕,张楚楠很佩服徐明,没想到徐明下手这么狠。而刘玉玲却是有些担忧,徐明不可能一直跟在她边,万一哪天徐明回去之后,那个厂长还有他那个小舅子报复他们怎么办。

    徐明看着自己准丈母娘的眉头,自然猜到她想什么,于是开解道:“阿姨,没事的。放心吧,实在不行,我们不做了。再说,我亮那头猪也不敢动什么歪脑筋。”徐明知道,这话也仅仅是给张阿姨壮壮胆子,具体怎么做,或许还需要自己安排一下。毕竟,自己今天确实有些走运。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金融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