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徐盛华的悲与喜

    <---凤舞文学网--->

    股灾发生的三天里,这可能对徐盛华来说是最艰难,最漫长的子。--凤-舞-文-学-网--这三天中,徐盛华可谓是心力交瘁,他真正的理解了,从顺风顺水爬到最高点后,猛然间跌下来。那种重摔,痛的让你无法呼吸。

    仅仅一天时间,徐盛华看着自己辛苦打拼了大半辈子的公司瞬间财产蒸发掉了无数。徐盛华只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这样的子,这样的灾难,怎么会发生的。股灾发生的时候,徐盛华甚至来不及跟银行贷款或者跟别的朋友去借钱应对股灾。但后来,看着一个个平时和自己一样风光无限,高高在上的老板们,如今却是一个个灰头土脸的。

    股灾一直在持续着,当天下午,华尔街宣布休市,更无疑加重了股灾了程度。徐盛华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艰难的第一天过后,徐盛华开着自己那辆价值不菲的豪华宾利,晃晃悠悠的回到了家中。

    一路上,他见到的是无数的市民流落街头,尤其是在经过旧金山股票交易所的时候,外面依旧集中着大批的人,看得出来,他们是希望明天股市一开始,就快速卖掉还没有来得及卖掉的股票。

    徐盛华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他感觉自己的后背凉凉的,他一撇眼,恰好望到了交易所对面的枪支销售店。此时的枪支销售店还通宵营业着,里面通明,徐盛华知道,这样的事,这样的时间,或许也只有它们才能赚上一大笔吧。他现在有点佩服这些人,喜欢把枪支销售店开在股票或者期货交易所的外面。当然他也听说过。在赌场外也有这些店,而且那里的店生意更加吧。毕竟股灾这种事。可是几十年难得一见的。而赌场几乎每分每秒都有输的分文不剩地人需要解脱。

    徐盛华又望了一眼那里,他甚至有些想过去看看。但他知道他不可以的,他还有深着他地妻子,一个能干的儿子。还有即将见面的亲人。

    想到儿子,徐盛华笑了一下。自己破产了之后。看来只能让儿子养活了。

    车慢悠悠的开回了家。这一夜大家都没说什么,股灾的事,徐盛国和李月婉都知道了,他们从徐盛华地表中就看出来,他的公司的状况一定不好。大家都选择了沉默,不能再提起有关股灾的事,否则会让他崩溃的。

    第二天。徐盛华一大早就去了公司。今天起的时候,他的心稍微好转了一些。徐盛华还破天荒地和大家说了拜拜才走地。

    李月婉有点奇怪,不知道徐盛华为什么会这样。有些担心,而在这个时候,徐盛国似乎也看出了点什么,说道:“我跟着他吧,免得出点事。”

    对于这个弟弟,尤其出了这种事,他知道他必须得跟着。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弟弟不会想不开的,但想到他那脆弱的体,徐盛国有些担忧了。

    “好的,麻烦大哥了。我去给你拿点药。以防万一的。”李月婉说完,就匆匆忙忙的跑上了楼。去给徐盛国拿药去。

    说到药。其实徐盛华是随携带的,只不过这个时候。众人选择的遗忘了,他们担心,徐盛华根本没有心思去吃药。

    徐盛国拿上药后,就再车库中,随便开了一辆不用地车就追来上去。

    徐盛华回到办公室后,没有做别的,他就静静的坐着,等待着秘书的回报。

    “叮叮叮”的声音中,挂在办公室正前方墙壁上地钟表响了几声。--凤-舞-文-学-网--徐盛华知道股票交易所开市了。心脏猛地砰嗵的响了一声。他感觉自己呼吸有点急促了。

    坐在旁边沙发上地徐盛国一直在看着自己弟弟的表,在听到钟声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弟弟脸色不太好。他知道,弟弟肯定是紧张了,这时候,如果不放松的话,会出事的。

    徐盛国走上前,轻轻了拍了拍徐盛华的背,然后安慰道:“小华,别担心,放松,说不定今天有好消息的。”

    听到大哥的话,徐盛华瞬间冷静了很多,脸色稍稍的变好了。他朝徐盛国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这时候,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接着只见秘书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他还没有停下脚步,就说道:“老板,道琼斯工业指数继续下跌。”

    听到秘书的话后,徐盛华心猛地沉了,他知道如果继续下跌下去,那么用不了多久,或许明天或者后天,他可以去申请破产保护了。

    示意秘书先离开之后。徐盛华无奈的笑了,对刚刚站在原地没走的徐盛国说道:“大哥,我可能破产了。”

    徐盛国知道自己的弟弟现在心不好,但又看他脸色没有变得很差,知道他现在想通了些什么。说道:“再看看吧,没到最后时刻,就不要放弃。”

    徐盛华听了自己大哥的话后,点点头,表示知道。

    五分钟后,秘书又匆匆忙忙的跑进来,此时他的脸上挂着一抹微笑,只听他说道:“老板,道琼斯总体股指上涨35个点。”说完,秘书又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继续打听最新的况。

    而秘书的话,无疑是给徐盛华增加了一点信心,但他还知道,现在一切都还太早,还要再等等。股灾中的微弱上扬是很正常的事,根本不值得高兴。但有上扬,总是一个好的开头,表示有人在试图救市。

    徐盛华和徐盛国相互对方了一眼,示意对方要坚持。

    接着,秘书又不停的汇报着。

    “老板,道琼斯指数下跌6点。”

    “老板,道琼斯指数继续下跌32点。”

    “老板,道琼斯指数大幅上扬75点。”

    “老板,道琼斯指数小幅上扬12点。”

    “老板,道琼斯指数又下跌12点。”

    秘书不停的将最新的股市动态向徐盛华报告着。而随着秘书的一次次报告。徐盛华的一次次的起伏着。而他地公司也如大海浮萍一般,不知路在何方。

    “我的未来在哪?天华地出路在哪?”嘘声不由的问道。

    “小华。相信自己。大不了重干。”徐盛国打气道,他知道说什么也不能让自己的弟弟放弃了,这不是他们老徐家的种。

    这时,秘书又跑了进来,而且脸色比刚才还差。他有些担忧的说道:“老板道琼斯指数继续下跌5点,但是我们天华照明公司地股票上扬15点。”

    听了秘书的话,徐盛华脸色顿时变了,这是什么意思,他当然知道,他们天华照明公司现在根本没有钱去挽救自己的公司,而且也没有做出相关的动作。这个时侯。自己公司的股票居然整体大跌的况下上扬。他知道,有人在故意收购他的公司。

    秘书离开了,徐盛华脸色冷寂了,他想不通,怎么会有人趁着这个时候收购自己地公司,自己地公司这两年虽然发展很迅速,一跃成为美国企业的新星,但他比起一些其他的公司还是差很多。有谁会收购自己的公司?合作伙伴?竞争对手?徐盛华想不出到底谁有这么能力。现在人们是恨不得有多少钱在股市上都纷纷撤走,这个时候谁会往进砸钱呢?

    徐盛国知道这个事的严重。说道:“小华,要不要趁这个时侯,把股票再抢过来?”

    徐盛华惨笑了一下,说道:“现在股市不明朗,虽然下跌速度略有减小。但总体来说还是在下跌。这时候投金钱去,就好像把钱扔大海一样。溅不起一点水花,徒劳无功啊。何况,我哪有这么多钱来做这事。这最起码也得近八千万美金才够的。”

    徐盛国知道这八千万美金说到底还是一笔大数字,如果没有发生股灾,凭借着天华照明公司在这一段时间的飞速发展,以及良好的信誉。贷款八千万美金一点问题也没有。可问题是现在是股灾,而且银行业也略有波及,更何况现在天华照明公司前途未卜,在这个时候,哪家银行肯贷款给天华。

    忽然,徐盛国想到了自己的大侄子,他上次不是听徐盛华夫妻说自己地儿子这几年赚了不少钱,前前后后,往公司砸了不少钱,而且他还有能力开着两家公司。说不定自己大侄子有这么多钱。

    “小华,不行问明明借点,都是自己儿子,而且看明明的那个意思,他能拿得出这八千万美金。”徐盛国说这话的时候,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一个17岁的孩子,如果放在中国大陆,还在学校里读书的,而现在他自己就有着两家公司,以及不知道多少地美金。

    其实,徐盛华早知道自己儿子说不定会有这么多钱,但他并不打算问儿子借,并不是他拉不下这张老脸问自己儿子,而且这么多年来,儿子先后给自己地钱也不止一亿了。现在儿子自己也开了两家公司,虽然现在才刚刚开始,而这也恰恰是最需要钱的时候,不能因为自己地失败,让儿子那里也跟着出问题。

    “算了,明明自己也有两个公司的,还是不要开口了。再说,一次拿出这么多钱,数目太大了。”徐盛华淡淡的说道。

    这时,秘书又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说道:“道琼斯指数上涨2点,根据显示,有几家蓝筹股也正被人收购着,大笔的资金注入,让股市小幅上涨。其中天华照明公司上涨16点。”

    徐盛华听了这话,无奈的笑了笑,说道:“对方也真看的起自己,收购那些蓝筹股的时候,竟然也收购自己的公司?”

    接下来的时间中,秘书不断的回报着相关的信息。徐盛华一次次的听着,到了最后,徐盛华干脆不听了,有些留恋的望着这家办公室,他知道他快要失去这家公司了。

    股灾的时候,各大公司竞相抛售自己地股票。天华当然也不例外,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时侯,自己竟然成了别人的猎物,眼看着对方手中地股权一点点增大,徐盛华知道,再过一会。他可能就要离开这个办公室了,这里不再属于他。

    第二天下来,徐盛华心很凄凉,自己手中握有46%的股份,而现在对方手中已经握有43%的股份,如果自己再没有什么措施,天华很快就会易主。而且现在他也不在关心天华到底蒸发掉多少财产。只盯着对方手中的股份。

    第三天依旧如此,股票有涨有跌,而天华的股票基本在涨。到了下午时分,道琼斯指数开始一路上扬,在没有跌过。徐盛华知道股灾可能结束了。但他又有个不好地预感,预感到自己也完了,或者说天华也完了。

    终于,在大约下午3点时分,秘书一脸匆忙的跑进来。说道:“老板,不好了,对方握有我们公司50.5%的股权,公司成功被对方收购了。”

    尽管已经知道事实,但徐盛华还是险些昏倒在地。如果不是旁边的徐盛国一看不对。赶快扶住了他。徐盛华还真有可能一头栽倒在地。

    “完了,全完了。我对不起小婉,对不起明明,更对不起父亲。”徐盛华麻木的呢喃着,口中不停的说着。

    徐盛国见这样,示意秘书先出去,然后赶快将临走的时候李月婉给他地药喂了徐盛华两粒。接着又拿起放在桌子上有些微凉地水,喂徐盛华喝了一口。

    药吃下之后,徐盛华脸色好了些,但还是心不太好。他看着一脸忧心的大哥,看着大老远跑来美国的大哥,他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感,一把抱着自己的大哥,哭着说道:“大哥,我对不起大家。公司没了,什么也没了。”

    徐盛华两兄弟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家,徐盛华自然是担忧自己的公司。而徐盛国还有另一层意思,当然是香港那边的事了。他当然不是想借着自己弟弟的手做些什么。但先前答应好首长地,这可以说是一个大局,必须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去香港作,而自己弟弟正好合适。而且如果做好这件事,他们一家就真的可以团聚了。

    进屋之后,徐盛国破天荒的看见来徐明。股灾这几天,徐明根本不在家,对于这个侄子这几天做什么去了,他不知道,或者说他们一家人都不知道。而且徐明现在有两个公司要忙活,几天不回家,众人也没有在意。

    徐盛华看见自己儿子灿烂的笑容后,有些凄惨,淡淡地说道:“明明,爸爸完了,公司被人收购了,爸爸可能要失业了。”

    徐明一听徐盛华这话,顿时笑了出来,自己刚刚回来地时候,已经得到了伯格的消息,知道已经彻底拿下了自己老爸地公司,而且加上老爹手中握有的46%,天华照明公司流通在股市上的股份不到5%,这一次,对于天华来说也是一次重大的胜利,将以前被迫流在外面的股票收回了一大部分。如果公司内部不出问题,根本不用担心外面会遭到威胁。

    徐盛华没有看见徐明的笑容,而徐盛国却看到了,他不知道自己的侄子为什么要笑,而且他并不是那么一个不明事理的人,在这个时候笑,难道?

    “明明?你笑什么?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徐盛过问道。

    听到徐盛国这么说,徐盛华疑惑了,先是看了看徐盛国,看到徐盛国一脸期待的看着徐明,自己也看向了自己的儿子。

    而李月婉却疑惑,不知道这三个人做什么?她还沉浸在失去公司的痛苦当中的。

    “想知道?”徐明神神秘秘的说道。

    “你是不是以为老子不敢抽你盛华本来就有点伤心,有点气愤,见自己的儿子又这样,顿时火了。

    徐明见老爹发飙了,说道:“徐盛华同志,请你注意点。这是一个下属对老板说话的态度吗?我正式宣布,从今天下午3点时分,我,徐明,正式成功收购天华照明公司。”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金融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