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来自东方的人

    <---凤舞文学网--->

    徐盛华这两天很开心,先是有一批中国大陆的生意人来美国参观学习,而且天华照明公司已经和首都照明公司签订合约。--凤-舞-文-学-网--这份合约说到底还是自己儿子徐明给自己提的意见,当然自己听过之后,开始是有些不太开心,但通过徐明一番解释之后,他便想通了。

    徐明知道现在中国大陆的劳动力比后世更加廉价,而且天华照明公司所生产的一些产品,只要设备到了,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培训出大批合格的工人。而按照徐明的意思就是让首都照明公司负责代工,一来解决了在大陆开分公司的一些麻烦,二来而已借着首都照明公司和政府的关系,为以后的发展铺平道路。

    首都照明公司请示过相关领导人之后,对于徐盛华提出的合作方案自然同意,首都照明公司负责代工天华照明公司的一些产品,而且也可以利用天华的技术,进行自己产品的改革,当然他们也不是免费使用天华的技术,每生产一个产品都要付给天华一笔不小的费用。

    天华照明公司一下子借由首都照明公司的开了中国市场,这不可谓不是一件巨大的成就。

    本来徐盛华还觉得这样对待自己国家人有些恼火,甚至当场就将徐明痛骂了个半死。但通过徐明的一番解释,他也理解了,说到底,儿子在告诉他一个问题,一味的施舍是不能使一个国家富强起来的。就是俗话说的“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想想儿子说地话,也不是不无道理。徐盛华尽管答应了,但是给大陆方面的条件还是相当的优惠。他觉得这样做他的心理好受点。

    1987年似乎对徐盛华一家来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一年。这边,徐盛华刚刚和大陆取得联系,那一边却又有事发生了。

    这一天,徐盛华刚刚从公司回来,一家人还没有坐下来说上几句话,忽然间。有人来敲门。虽然现在一家人在旧金山也算得上很体面的人,而且经常会有各式各样地人来找他们。但真正找上门的还真没几个,毕竟将公事带到家里。这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

    佩芬妮在这个家也很长时间了,自然知道一般况下是不会有人找他们地,而且如果是有人找这家主人有事,定然会提前预约的。--凤-舞-文-学-网--她转看了看几个主人之间的表,自然明白这个客人根本不是提前预约过的。

    对于没有预约就来打扰他们,佩芬妮尽管没有说什么,但心中却是有点生气。当然不是因为打扰了自己。而且他知道能找到这里的人,肯定找主人有要事,她作为一个佣人还是做不了主的。

    佩芬妮走上前去,她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这个时候打扰别人吃晚饭,他相信这么没礼貌的事,一定不会是一个有教养地人能做地。

    打开门,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外面。佩芬妮看着眼前这个人,她愣住了。黑色笔的西装。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在自己主人上也似乎偶尔才能察觉。这并不是让佩芬妮最震惊的,如果是从刚才的感觉上看,他是一个久居上位者的人。她看得出这个人已经很是收敛了,但是浑上下。还是让佩芬妮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这样地人不是她这种社会底层人能见得到的。而最最让佩芬妮感到惊讶的是。眼前这个人是一个黄种人。真真正正的黄种人,和他的一家主人一样。

    “你好。请问徐盛华先生是住在这里吗?”这一口并不是很标准腔调地英语,此时传在佩芬妮耳边,却是一点都不敢轻视。

    “在,你好先生,我可以知道你地名字吗?”对方微微笑了一下,让佩芬妮轻松了很多。他逐渐恢复了过来。

    “徐盛国!”男人字正腔圆的用纯正地中国普通话说道,一字一力,未免眼前这个黑人佣人将三个字读错了。末了,他又加了一句:“你和徐盛华先生说这个名字,他就会知道是谁来了。”

    眼前这个男人正是刚刚从北京坐飞机直飞旧金山下来的徐盛国。对于此次的前来,他们一家人可谓是悲喜交加。对于他这个早年漂流过海,流落异乡的弟弟,他们这一家人可谓是忧心焦虑了很多年,直到几年前,也就是改革开放几年后,他们一家人才是偶然间得到了自己这个弟弟消息,当时一家人在听到这个消息时,除了年事以高的父亲外,其他人均是抱头痛哭。

    他们想在第一时间就来美国找这个弟弟,希望接他回家。但被父亲拦住了,冷静下来,他也是想明白了。现在一家人刚刚自由,也又重新的走上了岗位,而且现在的局势也不是太明朗。对于这个弟弟就暂且作罢,只是不停的从各方面打听着他的消息。从刚开始他们一家经营着那个面临倒闭的小公司,后来他们唯一的儿子受重伤在医院昏迷不醒,再到后来公司一飞冲天,不断的突破,成为了美国业内的深化。

    尤其是老爷子在听到自己的孙子中枪昏迷不醒时,尽管当时没有说什么,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书房中,猛吸着烟,那一天之后,老爷子仿佛一下子老了很多。军人出生的三弟脾气有些火爆,当场就嚷嚷着要去旧金山。经过他这么一闹,先不说自己这家,就是亲家他们在知道自己的外孙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后,哭着喊着要去美国看他们。最后还是老爷子拍案打消了他们的想法。

    后来他们一家人在美国混的越来越来,并且逐步成为了美国的大资本家,为了这事,老爷子不止气昏了多少字。在老爷子的想法中,成为了资本家就永远和他们一家划清了界限,站在了他们敌对的位置。从那以后,老爷子在没有提过任何有关自己二弟的任何事。原本以为老爷子是不打算认这个儿子了。

    后来,中英签署关于香港问题联合声明,香港问题越来越多的受到国际社会和国家的关注。而英国方面虽在联合声明上签了字,但他们却是不甘心的,在联合声明之后,不断的丑化恶化大陆形象,设置挑拨社会地痞流氓充作大陆偷渡客破坏香港的秩序,让整个香港人在内心中厌恶中国大陆。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中国政府自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徐盛国他不知道中国政府想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他知道作为老爷子的老战友的中国最高首长和自家老爷子在那一天整整谈了一个晚上的话。他们谈话的内容徐盛国不得而知,只知道,那次谈话之后,老爷子心好了很多,而且时不时的向他们两兄弟打听一下二弟的况。

    看着老爷子一点点的开朗起来,这一家人也开心了。而这一次,老爷子让他专门来旧金山,就是为了说一件事。从这时候起,他才意识到这个弟弟再不是以前那个体弱多病的二弟了,他也有他的使命。

    佩芬妮将这个中年男子请进来之后,就快步跑到徐盛华的面前。有些慌张的说道:“主人,有一个叫徐盛国的人找你。”

    佩芬妮本来在他面前是一个很懂规矩的人,这时见他如此慌张,不由的还皱了皱眉,但当佩芬妮的话说完后,他惊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徐盛国”,是徐盛国吗?自己大哥的名字。

    “你是说有个中国人找我,名字叫徐盛国?”徐盛华激动的无以言表,有些冲动,但马上又恢复过来了,快步走了出去。

    佩芬妮见这个男主人这么激动,知道这个人定然是主人认识,想到刚才主人说的问题,她快步追上徐盛华的脚步,边走边说着:“他没说自己是不是中国人,不过确实是人。”

    徐盛华此时已经丝毫没有理会佩芬妮的言语,淡淡的说着:“好了,你回去把月婉和明明都叫出来。”

    佩芬妮听到徐盛华这么说,自然应道,然后她便转跑进了里面。从刚才徐盛华的激动的表来看,定然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她当然也能怠慢,匆匆忙忙的就往里跑。

    “主人,主人。”佩芬妮嘲着里面叫道,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知道徐盛华马上就要把那个男人带回来了,而她要在他们进屋前,把徐盛华交给他的任务完成。

    平坦油绿的草坪上,一条青石铺成的大道直通正门。微微的海风夹杂着淡淡的海腥味轻轻的飘过。

    而此时,两个男人,两个中年男人,彼此静静的站着,他们中间隔着的是那扇小门,泪水打湿了他们的眼睛。曾经彼此间隔得是太平洋,是人心,而现在两人,之间隔得的仅仅是一扇随时都能推开的小门。

    “大哥。”良久之后,徐盛华轻轻的吐出两个字,这两个字在以前可谓是重若泰山,他曾无数次的呼唤着自己的亲人,但亲人却不再。

    “大哥”沉重的两个字。

    而对面的男人尽管也激动,泪水迷失了他们眼睛,但他只是微笑着,不做任何的言语。

    小弟失约了,郁闷!!今天家里来亲戚了,而我又是刚从学校回家,被迫周旋于亲戚之间。苦恼,没有脸再说什么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金融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