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又一次霸道的吻

    <---凤舞文学网--->

    “明明?楚楠呢?”李月婉一进家门,发现站在客厅里的儿子,但没有看见张楚楠,心中生起了疑问?

    “呃!!徐明正想说她在卫生间,这时,张楚楠恰好走了出来,先前的泪花早已不见,可能是刚刚用清水冲洗过的原因,总给人一种水雾雾的感觉,尤其是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在不知是徐明做贼心虚还是其它的原因,总感觉和平常的不太一样。--凤-舞-文-学-网--

    “阿姨,我在的。”张楚楠应声到,走上前去,帮李月婉将手中的小挎包拿了下来。

    徐明又仔细看了看张楚楠,确定没什么问题后,才木讷的坐了回去,魂不守舍的望着前面的电视机,如果不注意的话,很难发现,他的耳朵几乎随着张楚楠和李月婉移动的方向而移动?

    虽然两人间的谈话徐明是听不到,不论他怎么把耳朵往过凑,最好的时候也听到的是一些的声音,至于内容根本不知道。如果是平时的徐明,他还真不屑于听他们的谈话,毕竟在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大男人,偷听女人家说话,不论走到哪都会让人笑死的。但今天可不同,自己老妈也有点奇怪,刚一进屋,就和自己说了一句话,就不理自己了。就好像张楚楠才是自己唯一的女儿一样。

    徐明感觉自己的耳朵再这么凑下去。即使不会成为像封神演义里高觉高明那两个人那样子,也不会差到哪里?不过徐明现在也不感觉自己地行为有多么的愚蠢了,如果是平时,明知不可为,而一定要做的事,他会对此嗤之以鼻,很不屑的去鄙视对方。

    “明明,怎么了?是不是做了亏心事了?耳朵凑的那么长?”徐明一方面装着认真看电视的样子,一边的耳朵还随着那边不停的凑着。让刚刚走出来的李月婉一眼就看出了徐明地意图。

    听到老妈的声音,徐明“唰”的一下,坐正了。就好像根本没有被李月婉察觉一样,接着又站起来,迎了上去。说道:“妈,怎么今天回来地这么晚?”

    李月婉了解儿子。当然知道眼前徐明说这话什么意思。白了一眼他,然后没好气的压低声音说道:“我车后备箱里有一件东西,就当你买给楚楠的,好好哄哄人家女孩子,怎么能欺负她呢?”

    徐明一听老妈的话,又仔细地打量了老妈一下,瞬间得出了一个结论,“老妈果然是老妈,对自己就是好。连泡妞这种事,老妈都帮自己布置地妥妥当当。”

    “好的,保证完成任务!”徐明做向首长汇报工作式动作。接着就甩开溜走了。

    李月婉看着自己的儿子那样子,再想想现在被她安排在屋里帮忙做一些事的张楚楠,虽然不知道她回来之前两人做了什么事。但一想到两人都很不自然的样子。也有了一些问题。

    女人也许都有探听八卦的基因。想着儿子和张楚楠的事,她是越想越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最好是真的发生了一些事。但又不能直接去找他们中的一个问?忽然,她想到一个人,就是自己地家的佣人,这一段时间,她一直在屋子里,应该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吧?

    越想越有可能的她,急急忙忙的走到了厨房,这个时候,佩芬妮应该正在做晚餐,当然佩芬妮对于中国菜做的是半吊子,可能是老外地原因没什么天分,但对于西餐,她可是一把好手。今天有张楚楠在,她已经提前打过招呼,让她做西餐吃,至于中餐,还是算了,张楚楠可是地道地中国人,吃过的中餐可以说比自己还多,怎么能拿这种拿不出手地东西来招待她呢。

    这时,李月婉走进了厨房,果然佩芬妮正在那里准备着晚餐,做所需的作料一些工具一样样的准备好了。今天要的是西冷牛排,当然,现在人还没有到齐,在这里先做好了,到时候吃的时候凉了味道就不好了。在这个时候就是需要的东西都弄好了,该切的牛排切好了,等到吃饭的时候,她再做。至于其他的一些吃食,她也分别在那里准备着。

    看到女主人走了进来,佩芬妮不知道有什么事找自己,将手中的家伙放了下来,恭敬的说道:“夫人,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对徐明,佩芬妮并没有她面对徐盛华和李月婉那么紧张,她不知道什么原因,对这两人就是心存畏惧,可能是听说了他们家的家世,或者是他们家现在的富贵。这些,比起她以前待的最好的人家都好,自己的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她只能尽善尽美的尽量做到主人满意的地步,否则,她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的。佩芬妮,她是一个朴素的西方式母亲,虽然没有中国式母那么直接,但她的含蓄,也让李月婉和徐盛华很是感动,她来了这家后,对自己要求永远都是那么严格,严格的让李月婉和徐盛华都挑不出任何的毛病。当然两人以前也根本没有雇过佣人,也不知道什么样的佣人才算是真正合格的佣人。但最起码,在他们眼里,这个佩芬妮已经很好的。

    “佩芬妮,在准备晚餐呢?”李月婉看了看厨房桌子上放置的各种食料,先引了个话题进来,怎么现在也是在探听儿子的,她知道西方人对这个东西非常看重的,也不知道眼前这个佩芬妮会不会不告诉自己。--凤-舞-文-学-网--s

    “是的,夫人!”佩芬妮微笑着,用一种很温和的态度说着,这种标准式的微笑,这种让人永远都不会反感的微笑。就是她在夜校里学到地东西。

    “佩芬妮,我问你个事?下午明明和楚楠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两个人给我感觉怪怪的?”李月婉对自己的这样的样子都感觉不自在,要说份,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佣人,现在却好像自己求她一样。但又不知道怎么才能从这个佣人口中撬出一些秘密。

    听到女主人的问话,佩芬妮面露招牌式的微笑,她下午虽然无意中看到了那一幕,但她只能怪怨上帝让他看到那一幕,她知道既然小主人不说。肯定是他不愿意让父母说,而其作为一个佣人,一个让主人放心的佣人。自然不能把主人地秘密说出去。当然,这也是在她就读的夜校里学到的。

    但是有一个矛盾就出现了,现在问她话地是另一个主人,更或者现在这个主人才是她真正的主人。而徐明仅仅是主人的儿子。小主人。她该怎么办,而且作为一个佣人,她知道自己的不能够撒谎骗自己地主人。

    想不到该怎么做地她,用一种有些商量的语气说道:“夫人,我觉得这样探听少爷的是不对的,虽然我看到一些,但还是希望夫人去问少爷吧,这样让我很为难,你知道作为一个佣人。她有自己的行为标准?不能欺骗主人,也不能透漏主人的出来。”

    李月婉一听佩芬妮这话,愣住了,至于吗?不就是想知道一下自己儿子的事吗?怎么搞的这么严重,正有些火气。但一看对面的这个黑人妇女。同时想到了,西方人还真是单线条。

    “佩芬妮。我觉得你理解错误了,可能是我们是人有些差距,对于就像自己儿子地事,我们比较直接,而你们比较含蓄。我想说的事,作为一个母亲,你知道,我是不会害自己的儿子的,你也知道你的小主人也老大不小了,却还是一个单,你不觉地外面那个女孩很不错吗?”李月婉一副说教式地给佩芬妮讲解着。

    佩芬妮也认真的听着,她来这个家,也有一段时间了,自然知道这家有着截然不同地差距,就像最简单的做菜,自己做西餐做了这么多年了,做出的西餐虽说比不上五星级酒店的高级厨师做的,但也是让以前那些无比挑剔的老爷没话说,而来了这里后,确实要学习一种非常复杂的中餐,不论做工还是切工都非常麻烦,她曾经一度认为中餐是最复杂的。眼前这个女主人也好多次的教过自己该怎么怎么做,但同样的做法,同样的放料,自己和女主人做出来的味道就是不一样。有时候,自己都用天枰来确定自己的料放的多少,但还是不一样。但中餐的味道也确实不一样,种种味道交织在一起,很难想象那么多不同的原料,以及各种味道不同的作料混杂在一起,居然可以变出一种非常可口的味道。

    而且她一直细细的观看着这一家人,作为一个旁观者,她看着这一家人的行为动作,举止交谈,确实很多时候和西方人不一样。尽管早知道中国人吃饭用两根木棍夹着吃,但真正见到了,看到他们熟练的夹菜吃菜,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佩芬妮想到外面的那个女孩子,自从她来了这里之后,这个女孩子来过两次,和她接触的不多,但佩芬妮以一个母亲的角度来看这个女孩,她也知道这个孩子确实不错,就是份有些低,有点配不上小主人,不过这一家人好像对这点不怎么在意?

    “佩芬妮?”看着自己的一句话,让眼前这个西方人陷入了深思中,眉头紧缩着,她也知道这个佣人确实是一个很称职的,最起码在这件事上,站在理上。自己没话说,但也恰恰是这一点,让李月婉有些好气。

    佩芬妮想到眼前这个女主人平时对自己小主人的关心,以及她对那个女孩的关注,她自然也是看出了些什么,再想了想下午的那一幕,心中有些通了,暗道:“可能这就是东西之间的差距吧?”

    “其实,我也知道的不多,我收拾好楼上的地板之后,在下楼的时候,看见小主人在和那个小姐在接吻。”佩芬妮下了很大地决心才说出来的。说完之后。认真的看着李月婉,希望她不要怪怨。

    李月婉听了她的话,要多震惊有多震惊了,此时她的脸色变化是要多好看有多好看。一番变化后,她气狠狠的来了一句:“臭小子,都到了这层关系,还装做什么事也没有,让老娘给你费心。看我不收拾你。”说完,抬腿就走。刚走几步。突然想到什么,回头对佩芬妮说道:“谢谢,你是个好母亲。当然我也是。当然,我也会替你保密的。”佩芬妮不明白李月婉什么意思,但听这话,知道他没有怪怨自己。

    李月婉出了厨房。来到客厅后。发现儿子和丈夫都在,她想说什么,但一想,这小子不想说,就当自己不知道,“臭小子,脸皮还薄的,还不好意思和你老娘说。”

    “你把楚楠弄楼上给做那些东西,你有这么对待客人的吗?”徐盛华看见李月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就说着。刚才他回来后,自然是听徐明说了张楚楠来地事,但又不见她,于是让徐明去看看做什么去了,怎么躲在楼上不出来。徐明上去之后。发现张楚楠在帮李月婉弄那些讲课资料。徐明让她下来,她还非说要等弄完在下来。

    “楚楠怎么会是客人呢?看你说的什么话。我看呢,楚楠当我们家媳妇还真不错。”李月婉一边说着,一边看似无意的瞟向徐明,看见自己地老儿子在听了自己的话后,脸唰的一下变红了。

    徐盛华没说话,对于张楚楠的事,他早就同意了,并且大体支持。

    晚饭地时候,一家人虽然吃着是西餐,但毫无格调,一边切着该切地牛,一边牛饮着高档的红酒,最可怕的还是这个闹的场面,让为佣人的佩芬妮都感觉有些不自在,这也太奇怪了,就算人文化不一样,但吃着正宗的西餐,也不应该这样啊。

    但很想说些什么,但很快就被李月婉打断了,说道:“佩芬妮,吃饭嘛,一家人围坐一起,图的就是个闹,板着脸吃着饭,吃下去也不好消化。”

    “就是。”徐盛华没说话,低头吃着该吃的东西,徐明插嘴道。

    要说,中国人还真是会做样子,不论真假,学的有一子,不论是现在显得毫无贵气地李月婉,还是吃相粗俗的徐明,在跟着徐盛华参加一些旧金山上流社会的舞会或者party时,表现的彬彬有礼,虽然不像那种有着后背景的西方贵族那般优雅,但也让一些差不多地人无可挑剔。

    中国人啊,里一,外一

    徐明看着佩芬妮在哪里痛苦地样子,想要说什么,但又没人听自己的,瞟了一眼桌上地东西,对站在一旁的佩芬妮说道:“阿姨,你先回去吧,我们自己吃就行,沃克他们也应该回来了。”

    “不芬妮忙说着,这边的事,还没有忙完,他怎么能走呢。

    这时,徐盛华听了下了手中的动作,对一旁站着的佩芬妮说道:“佩芬妮,去吧,你先给孩子们弄些吃的吧,过会再来。”

    男主人有命令了,佩芬妮自然答应了,心中当然还是感激他们的。

    佩芬妮住的地方说真的就是徐明这房子专门给佣人住的。徐明买下的这房子,专门是给有钱有势的人住的,有钱有势的家里有几个佣人是很正常的事。而徐明家人也少,也不需要什么排场,所以佩芬妮一个人佣人就足够了,而且他们也不很挑剔,佩芬妮的活也不是很重。本来这房子在整个别墅区就已经算得上是很大的那种。家里有一个佣人,自然,每别墅中都有一个专门给管家住的小房,还有4间佣人房间。当然,这些房间的门是对外开着的,和里面没有联系。

    在徐明的强烈要求下,佩芬妮住进了那家专门给管家的小房中。当然她的三个儿子,大一点的住在独立的佣人房间,小一点的和她住。幸好所有的房子在一起挨着,也不影响。这样的环境可谓是佩芬妮当了这么久佣人住地最好的地方。用她的话说:“现在住的房子,比自己卖掉的房间都好。”

    而且自己的三个孩子,都安排进了附近的私立学校,本来以佩芬妮那点微薄的薪水,别说供三个孩子去私立学校,就是公立的也上不起。不过这点钱对徐明他们家算是九牛一毛,在徐明地拍板下,这三个孩子的学费他出了。佩芬妮本来说什么也不同意,自己这里的薪水也不低。三个孩子地学费又让小主人出,这怎么可以。徐明看她坚持,就象征的和她们签了一份合同。当然内容是什么这三个孩子必须好好学习之类,学好本事,然后必须帮徐明做事。谁的成绩不好,就不负责谁的学费之类地。签了这个合同。佩芬妮才安心了一点。当然,他回去后自然是让三个孩子好好读书,多学本事,否则就没有书读了。

    而她地三个孩子也懂事,知道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想想前一段时间,连续好几天都睡在大街上,而且没有书读,这样的生活他们是再也不想过了。现在有了这样的生活。哪还不争气,一个个都变得乖了很多。当然最让佩芬妮头疼的就是他那个大儿子沃克了,这孩子不知道什么原因,老喜欢和人打架,也不知道是不是继承他那个不知道死到哪里的父亲的基因吧。虽然学习成绩也勉强凑户。但隔三差五的就是带着一伤回来。这个大儿子也因为这事,没少让他伤神。不过好在大儿子虽然经常打架,但也懂事,特别让佩芬妮心疼。

    佩芬妮离开之后,徐明他更是放开手脚,切牛排的刀子挥舞着,还真以为自己是一个武林高手呢。桌子中间地巨型烤鸡在徐明疯狂的刀法下,几下就散开了。不过看看刀工,还真是惨不忍睹。徐明也权当不知道,插起一块大就给了张楚楠,当然也不忘记给徐盛华和李月婉。

    李月婉看着徐明这样子,没好气的说道:“看看你这样子,就你这,看你以后怎么找老婆?”

    张楚楠一听这话,脸红了,头深深的埋在了脖子里。今天一晚上,她都没怎么说话,只是别人问一句,她答一句,众人都发现了她的问题。

    徐明可不管这些,一边吃着,一边灌了一口红酒,说道:“不是有楚楠呢?怎么会找不到老婆?”

    红酒地后劲比较大,徐明先前早就自己牛饮了好几杯子,听了李月婉地话,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

    徐明的话刚一说完,徐盛华停下了手中地动作,抬头看了两人一眼,又低下了,继续吃自己的。而李月婉却含笑着说道:“就你这样子,楚楠会要你?是不是,楚楠?”

    这时,徐明的腰间软突然间遭到了袭击,接着他被剧烈的疼痛弄清醒了一些,忽然也意识到刚才的话,回头看了看坐在自己旁边的张楚楠。而张楚楠似乎发现了徐明在看着自己的,刚刚伸出去的小手“唰”的一下缩了回去。

    “楚楠,吃,不理我妈,她喝多了?”徐明插起一块大,然后放在张楚楠前的盘子里,哈哈着说道。

    张楚楠一听这话,脸更红了,埋着头,吃着徐明给她的,一句话都不说。

    晚饭结束之后,本来一家人都喝了不少酒,按徐盛华的意思是,让张楚楠住在这里,家里实在没人有能力送他回学校了,当然徐盛华虽然喝的不多,但他不方便送。

    张楚楠今天本来就尴尬不已了,再留在这里还真是想解释都解释不清了,她觉得自己不能住下来,虽然自己叔叔说的也对,但内心中还是不想住下来。没有办法,徐明只能送她回去,当然徐明喝了一大杯子醒酒茶,那点酒量,徐明还真没在意,前世他上班后,经常有一些应酬,喝喝酒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这一世虽然换了体,但精力方面照样没变。喝了一杯子醒酒茶后,再和张楚楠两个人在外面吹着海风,早就连一点醉意都没有了。

    “楚楠!”站在一块人工做成的礁石之上,徐明突然说道,这是她第一次叫张楚楠“楚楠”,听到徐明的话后,张楚楠的体颤动了一下,没有说什么,眼睛望着大海的那面,那一边就是她的家,中国。

    “嗯!”张楚楠说道。

    “我们这样子算不算开始了?”徐明问道?

    “什么开始?”张楚楠假装不解。

    “做我女朋友?”徐明看似无意的说道,他的眼睛也在望着大海的那一面,中国。那里也有过他曾经最美好的回忆。

    “做我的女朋友?”这句话,徐明记得她曾经也说过,对面的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听了徐明的话,沉默了一会,然后蹦蹦跳跳的说道:“你追我呀,追到了我,就做你女朋友!”接着她便跑开了,一边跑着一边重复的说着:“你追我呀,追到了我,就做你女朋友!”这样的意思,自然是成了。

    “你还好吧?”正不知道怎么回答的张楚楠,突然听到这样一句话,这句话在她听起来并不和刚才的话连贯着,夹着深深的歉意,一种久久的忏悔。她不知道徐明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但又好像是在和自己说这句话,一时间矛盾的心里在张楚楠心中升了起来。

    “还好,怎么会这样问。”张楚楠说道。

    “呃?”徐明愣了一下,又说道:“要不要做我女朋友?”

    过了很久,两人都没有声音,只能听见眼前海浪拍击礁石的声音。

    “你不后悔?确定不是玩玩?”张楚楠问道。

    张楚楠说完之后,正等着对面的答案,不料,等待她的又是一个突然的吻。

    夹杂着浓浓的酒气,张楚楠挣扎了一下,知道反抗也是没用了,想了想,这就是徐明的答案。想通了之后,她开始慢慢的试着去接受徐明,接受徐明的吻。

    良久之后,大海上依旧还是浪花拍击礁石的声音,海面上依旧有着海风呼啸的声音,两人的唇分开了,张楚楠看着眼前的男子,他会是自己的一辈子吗?一个疑问在她的心中升了起来。

    “给,送你的礼物。”徐明突然间说道,像是变魔术一样,突然间一瓶精致的香水出现在他的手中。

    张楚楠一把接过徐明送她的东西,现在的她已经接受了徐明,而且想想徐明这个人确实不错。想明白了的她,自然是将自己的一切都以徐明为准,霸道的说道:“拿来。”

    两人嘻哈打闹了一番,徐明突然问道:“今天不要回去了,就住这里吧,你知道今天喝了一些酒,确实不方面送你回去。”

    楚楠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徐明仅仅是为了两个人好,并不是有什么过分的想法而已。

    “走吧,回去吧。”徐明说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金融战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