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避重就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高良 书名:校花进行时
    朱益明就是再不理智,也知道在围观人员的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越是想打击报复就越让人鄙视,怪就怪自家同学将人家推倒,使得一件本可以占理的事好端端变了味,看来这次只能咽下这个暗亏了!……

    回到家中后,在紧张的朱妈追问下,朱益明坦白承认自己的伤是打篮球时跌的,可朱妈却不这么想,在她看来,打球怎么可能会伤成这样,明显都破相了,儿子一定是在学校受了委屈不敢说实话而已。

    在丈夫的一亩三分地上,还有人敢欺负她的宝贝儿子,正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

    …………

    早上第一节正课刚开始没一会,宫美琪急匆匆的赶到教室,与任课老师打完招呼后唤出了江昊,迫不及待地问道:“快和老师说说,昨天下午放学后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六班的那个……谁好端端会受伤的?”

    江昊清澈的眼睛眨巴两下,慢条斯理的回道:“这事已经结了呀,一早我们就把慰问品送去六班了。”

    宫美琪挥挥手,道:“这个先不谈,结不结也不是你能说了算的,你还是先把事经过跟老师讲讲,好让老师也心中有数,要知道老师等会是要去找杜校长汇报的。”自上回两人间暧昧后,她和江昊单独相处时总会不由自主的模糊掉双方份,很让人忐忑,所以她要一口一个‘老师’的对自己强化洗脑。

    为了不耽误宫美琪的汇报,江昊只好收起了想统计‘老师’一词使用数量的心思,描述起了事发过程……

    “扑哧!那投分比赛输了后他们还真集体道歉了?……咳、咳!”宫美琪明显有些忍俊不,见江昊点头确认,很快又收起心头笑意,皱起眉头问道:“你说当时那种形,可不可以理解成,胡飞为摆脱双方在激烈对抗中形成的正常体接触,有意采取了不当动作,才造成朱益明跌倒受伤的呢?”

    江昊连忙摇头,说道:“亲的宫老师,到底是您理解能力太差,还是我刚才的描述存在歧义?这样理解对胡飞可不公平!”

    “嗯?”宫美琪脸一红,又见江昊神态自若,‘亲的’也似乎并无它意,恍惚间一时没能理解江昊想表达的意思。

    江昊只好再解释道:“按照您的理解,明显是在构建此次受伤事件的因果利害关系,有故意想将事故的主要责任往胡飞上推的嫌疑,所以请你仔细回味一下事发展过程,别妄加评论了!”

    这回宫美琪反应过来了:“呸、呸!不是我……老师想这样理解,而是杜校长已经这样理解了!”

    江昊大感诧异:“是谁对杜校长说的?明显在误导杜校长嘛!”

    宫美琪没好气的嗔道:“我哪知道!——对了,既然事就发生在你面前,那我到要问问你,如果由你裁决,这件事的责任究竟该谁负?”说着说着,她终于还是没能坚守住‘老师’这个自称!

    江昊苦笑:“这事不太好裁决的,只能说是意外,真要追究起来,反到是朱益明自该担当责任,毕竟是他自己的冲动,做出了置双方于危险境地的争抢动作,胡飞的闪避完全是体下意识的自我保护,一般人都会这么做的,可问题是朱益明毕竟伤的不轻,有些绪也正常,所以我们当时就没同他太较真了。”

    宫美琪点点头表示理解,看了看时间,一挥手:“行了,你回去上课吧!”

    …………

    杜国兴今年四十刚出头,担任青山一中分管纪律和安全的副校长已有三年,眼看老校长就要退休,百尺竿头、再进一步的机会如此人的摆在了面前,使他心动不已,可他升任副校长毕竟时尚短,想要问鼎校长宝座明显有些底子薄,庆幸的是他属于朱系,教育局因老局长明年退休也同样面临领导班子调整,而朱副局长已基本确定要接任,所以他老杜有没有机会就要看朱副局长——不,是朱局长对他的支持力度了!

    昨天晚上接到朱局长夫人的电话后,他紧张了,电话的内容很简单,可透露的讯息却很要命——

    “你们学校的安全工作是怎么抓的?我们家小明只是打个篮球而已,竟然被祸害的伤成那样……”

    ‘小明’当然是局长那个刚入本校就读高一的公子,‘安全工作是怎么抓的’则是在指责自己这个分管安全的副校长失职。

    杜国兴肯定自己分析的没错,可关键是自己目前还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听到对方已经将电话挂断,他稍加思索,很快揪出了话中的另一个关键信息——打篮球!这可是集体参与的体育活动,想必目击者一定很多才是!

    杜国兴立即找来保卫处老师,一同前往朱公子所在的班级展开调查……

    “笃——,笃笃——”

    敲门声惊醒了正在归纳总结整个事件的杜国兴,他抬手看了看腕表,离他计划前往教育局的时间还差半个钟头,正好是他与高一(3)班那位美女班主任约定好的谈话时间,他习惯的端正了一下坐姿,随后威严的对着房门喊道:“进来!”

    果然是宫美琪,杜国兴起微笑招呼道:“是宫老师啊,怎么样!事经过问清楚了?”

    宫美琪点点头:“是的杜校长,已经问清楚了,所以特地来向您汇报一下我了解的事发经过,当时……”

    杜国兴摆摆手,果断打断道:“事经过就不需再重复了,我相信你我掌握到的应该是一致的,他们还都是十六、七岁的孩子,根本不具备捏造事实的本领,所以还是直接说说你的意见吧!”心中暗哼一声,一点眼力都没有,明明领导已定下了处理基调,询问你的意见只不过是原则上需要和班主任进行互动沟通而已,可你也不能真把自己当盘菜呀!说什么没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难道本校长就只会听风就是雨吗?

    ……美女怎么了?上的学生味这么浓,看来明显是生**验还不够深刻啊!

    宫美琪一噎,只好改口:“那好,根据我了解的事经过,我不认为这件事错在我班胡飞同学,所以我对您提出的、给胡飞同学记大过处分的决定存有异议,希望保卫处能够进一步调查取证,而后再拿出让人信服的处理意见。”

    “你从哪了解到事发经过的?”杜国兴一盘算,决定还是先搞定面前的愣头青,强发通告不是不行,可太损自己形象,要让她自己信服才是领导能力的体现。

    “我问过我们三班的班长,他昨天恰好参与了,事就发生在他眼前。”

    “唔——!你仔细的想一想,这位班长会不会为了同学间义气,故意隐瞒一些事实真相呢?”

    “正如刚才校长所言,我也认为他还不具备捏造事实的本领!”

    “呵呵!宫老师还是年轻气盛啊,这么快就将我的军了!——这样好了,我们上保卫处去看一看昨晚的那些调查记录吧,都是两个班的普通同学留下的,我觉得应该比一个有可能护短的班长说的要可靠,你认为呢?”

    听出了杜校长同时在暗指自己,宫美琪不好意思笑了笑,自己确实像是在意气用事,现在静下心来仔细一想,还真有些心虚,她对江昊可不像刚才嘴上说的那么有信心,最让人担忧的是,如果江昊想包庇班上同学的话,他是完全有能力去捏造事经过的。

    为此,宫美琪心中突然忐忑起来:“对不起,杜校长,我刚才过于武断了,还是先去保卫处看看调查记录吧!”

    “……双方队员都在抢落下的篮球,最后是朱益明跃起先抢到了球,落下时正好压到了胡飞的体,胡飞立即扭腰将他大力掀开,最终造成朱益明失去平衡扑跌在地,鼻子被反弹的篮球撞了一下……”

    看完这份有着两个班很多同学签名的调查记录,宫美琪觉得和江昊所描述的其实并无太大差异,可她的主观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心中的天平开始渐渐的偏向杜国兴:难道真是江昊为包庇同学,故意避重就轻的影响自己的判断吗?

    宫美琪将报告放下,迟疑的对杜校长道:“和我了解的况大体是一致的,可还不至于记大过吧?是不是严厉了些?”

    杜校长道:“我却不这么认为,要知道胡飞同学既做出了危害他人的动作——你仔细看这句话。”说话间手指点了点桌面记录上的‘胡飞立即扭腰将他大力掀开’这句话,随之继续道:“而且也在事实上给朱益明同学带来了严重伤痛,这和打架斗殴有什么两样?没给个留校察看就已经是对他从轻处理了。”

    宫美琪觉得杜校长有些小题大做,但却不好反驳,毕竟人家是领导,可要就这么妥协又觉得太轻率……

    就在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一位老师很快接起电话:“你好……哦!是王助理啊……杜校长是在我们这……好的,我知道了。”这名老师挂上了电话,对杜国兴道:“杜校长,王助理找您,说吴校长请您去他办公室一趟。”

重要声明:小说《校花进行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