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宫老师湿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高良 书名:校花进行时
    衡量老半天,江昊觉得还是去找罗胖、刚子过来住两天好了,这样才能掩人耳目,反正代价最多就是几支冰淇淋而已!做好决定的他立即翻下了,去洗漱之前,顺手抄起桌上的闹钟一看,竟然九点多了!

    起的有些迟了!估计和昨晚的来回折腾有关,齐家亲姐妹一走,哪想到那对表姐妹又立刻上了门。

    昨晚被‘许妖精’反复的追问罗婷婷来访的事由,自己当然不能说出实,只能借口说她是奉老师之命来给自己交待课程进度的,虽然在自己的巧舌如簧下,妖精由开始的根本不信,发展到后来的将信将疑,可终究没全信,看来,这个理由确实有些牵强,可自己不是找不出更好对策才如此将就的嘛!

    菲菲的表太诡异了,一直到自己将她们俩送回去,都没有开口和自己说过一句话,连看自己的目光都是躲躲闪闪的,像是作了什么亏心事,而偶然间被自己捕捉到的眼神,又充满了不甘和不齿,她不齿的对象是自己吗?……难道她听出我在糊弄妖精了?……是哦,我怎么忘记她的顺风耳功夫了呢!

    江昊刷完牙,正要洗脸时,大门被敲响了,随即传来宫老师的声音:“江昊、江昊,有人在家吗?”

    江昊立即用毛巾一抹嘴唇,答应了声:“宫老师是吧?您稍等一会,我穿件衣服。”说完转奔入房间,将长袖衬衣穿起扣上——可不能让宫老师发现自己已经伤愈的事,解释起来太麻烦了——随后来到大门,开启了门锁。

    “江昊,你伤好点了吗?”一如既往L精美打扮的宫美琪开口问道。

    “谢谢老师的关心,已经好多了,咱上屋里坐吧!”上长下短打扮的江昊让开道路,领头朝屋内走去。

    宫美琪跟随着前行领路的江昊,来到屋内坐下,立即解释来意:“哦,是这样的,刚才警方派人到学校,将前天事件的最终调查结果、以及处理方案和意见通知了校方,……”

    “既然学校也是这个意思,那就按警方的建议做吧,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他们也有他们的考量,虽然我不赞成这种遮掩的行为,因为这样对社会起不了警示和促改作用,但我更怕自己出名。”江昊听完宫美琪传达的校方意见,思索好一会,同意了庭外和解的建议。

    宫美琪欣慰的点点头:“那行,老师这就回去向学校交差了。”

    随后站起走向房门,推开纱窗门跨了出去,边朝大门行去的同时回头嘱咐追在自己后相送的江昊道:“你请假这些天,功课可别落下,自己在屋里可要自觉看书,知道吗?”

    江昊笑道:“您放心,功课绝对落不下的……”却见宫老师朝旁边让去,似乎便于自己赶上与她并排而行,不经意扫了一下地面,大惊:“小心脚下!”

    “哐当——”

    “啊——!”

    宫美琪迈出的一只脚踢到了障碍物,立即一个趔趄,另一只脚则为保持体平衡,加速的跟上踏下,此刻的眼睛也已看到了地面的障碍物,那是一个铁脸盆,里面竟然还有大半盆水,可已经收不住脚的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踏入其中,高跟鞋跟触及脸盆底部后,立即一滑,盆翻了、水倒了、人也随之结结实实的朝地上摔去。

    跟上的江昊立即上前一个搂抱,在宫美琪的部即将接触地面时,从后面接住了她,但立即又被宫美琪的一声尖叫‘放开我’吓的松手后退,双手却已将那饱满柔软的感觉及时汇报给了大脑。

    被江昊一搂,宫美琪部触地的速度大为减缓,一脚直一脚曲坐在地上的她因而没感受到部太大的疼痛,便想立即爬起来……

    念头刚一传到脚上,却收到了一股剧痛的回馈,宫美琪忍不住‘哎哟’一声呼疼,与此同时,她发现了另一个不妙,盆中被倾倒出的水正环绕着她,而部传来的阵阵冰凉,似乎昭示着水已经浸透了她的衣物。

    江昊再次上前,要将宫美琪扶起来,这次当然是看准了位置才下的手,可宫美琪依旧呼叫起来:“我脚疼,不敢用劲,让我坐会。”

    江昊二话不说,立即调整姿势,一只手穿到了宫美琪双脚膝盖的下方,一使劲,将其横抱起来,宫美琪只是轻轻的闷哼了声,而后就全脱离了地面,她俏脸羞红的不再阻止江昊的行为,毕竟坐在水中的自己暂时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脱离困境。

    “你开下门!”江昊直接指挥起来,毕竟自己的双手正忙着,无法拉开纱窗门。

    宫美琪照做,很快江昊将其抱入屋内,正要将其放在上,宫美琪立即阻止道:“把我放凳上吧,衣服上全是水,会弄脏的。”

    江昊没有坚持,转继续几步,将宫美琪安置在靠背椅上,而后蹲下子看着她的右脚问道:“是这只脚扭到了吗?”

    这是根据宫美琪刚才的反应,判断出她扭到脚的,江昊想趁她的脚在肿起之前,将其治好,这样才不会暴露出他那超强的活血化淤效果,从而避免给自己带来额外的烦恼。

    宫美琪没有回答,事实上她两只脚都疼,一只是前滑时扭伤的,一只是跪倒时被自己压伤的。

    江昊立即小心翼翼的握住她的脚腕,并将其抬高,同时解释道:“如果扭到之处不立即处理的话,等一旦肿了起来,你这几天会没法走路的,所以别怪我唐突了啊!”

    褪下高跟鞋,露出了那骨感秀气的脚掌,江昊小心翼翼的试探起来,很快根据宫美琪的条件反找到了伤处,立即专心致志的按摩起来……

    宫美琪心里很复杂,想要拒绝,又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人家一个未成年学生,只是想帮助自己而已,怎会涉及男女之防呢?想要说出伤处,又实在开不了这个口,犹豫中却见江昊自己找到了伤处,她也就正好难得糊涂一次了。

    没想到,自己的脚踝被江昊这么一按摩,竟然会如此的舒适,那股灼感似乎立即将疼痛驱了个干净。

    不止如此,似乎整只脚上的细胞都活了过来,正欢声歌唱着,透过神经使得自己都产生了想要呻吟的冲动……

    不知过了多久,贴在脚上的那只手拿开了,宫美琪心中竟生出了一丝不舍,可随后耳中传来了江昊的声音:“估计应该差不多了,你动动看还疼不疼?”

    宫美琪听指挥的先是轻微的动了动,果然不疼了,立即放大动作的抻、拧、勾、转施展起了各种能想到的动作,到最后,连各只脚趾头都参与了进来,果然一点异常都没有,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畅,她大为兴奋的望向江昊想要说出自己的感受,却见江昊手捏着自己的脚腕,目瞪口呆的盯着自己那正调皮的表演着各种花样的脚。

    宫美琪立即停下了脚的动作,不自然道:“已经不疼了,你松手吧!”

    江昊闻言立即拿起鞋子帮其穿回去,宫美琪大羞:“不用你穿,我自己可以的!”

    江昊笑笑将鞋放下,站起后朝头行去,很快从靠上扯下一条大裤衩,走了回来放到书桌上,对宫美琪道:“你的裙子已经湿了,先换上这条裤子对付一下吧,我这就出去收拾一下残局,有什么需要的话直接叫我就是。”说罢出了房间,顺便把门关紧。

    宫美琪看着他出门关门,突然反应过来:“这家伙从自己摔倒后,就一直没叫过自己老师,说话的语气也不再用尊称,做任何事更是早没了请示的口吻,而是直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的,这是他在避免自己尴尬吗?”……

    看了看自己上的狼狈样子,再看了看书桌上的大裤衩,想来他已经发现,裙子不换下来清洗的话,自己肯定是无法出门的了!

    宫美琪正要站起来褪去湿了的一步裙,却感到左脚传来一阵剧痛,这才想起这只脚也受伤了,心中大是不忿:这个笨蛋,怎么就不知道检验一下自己的另外一只脚呢!

    还是自己揉揉好了!……好疼啊!怎么没效果呢?……算了,先处理衣服吧!

    脱下裙子后,宫美琪为难了,内裤果然也已湿透,最重要的是,自己属于特殊期,这没有防护就穿人家的大裤衩,似乎……

    心中挣扎许久,依旧拿不定主意,这时听到门被敲响,宫美琪大惊:“别进来!”

    门外传来江昊的声音:“我去隔壁房间睡个回笼觉,衣架就在大厅的绳上,卫生间里一应俱全,需要的话自己取用就是,还有什么要求,可直接敲门喊我,我不会睡太死的。”很快门外声音没了,随后较远处传来关门声。

    江昊进入这空的房间后,心想:一看就知道,下衣物已湿透了,先治好你的脚,你自己才好去慢慢处理,否则就算我想帮忙,估计你也是不会答应的,所以我要做的就是:避到你的视线之外,省的你尴尬。

    那个脸盆怎么就没收好呢?……都怪那姐妹俩,来的太及时了,而后又是审讯又是护送她们回去的,害自己愣是没顾的上!

    ************

    感谢书友【极品龙兄】打赏,呵呵,昵称牛叉!!!

    求票票!!

    读小说  有速度,更安全!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校花进行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