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阴察阳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高良 书名:校花进行时
    江昊避入卫生间时,心中很是得意,没想到这次的疗伤竟然会发现齐姐的秘密,回想刚才自己的手掌在按摩她脸颊时,指头总会不经意的碰触到她那晶莹的耳廓,时间一长,突然发现齐姐的体在随着耳廓的每一次被碰触,都会发生莫名的轻颤,甚至她有时候表现出的体语言,就像是在不舍自己的手指与她耳廓的脱离似的。

    看到齐姐享受那种感觉,江昊只好假装不知的继续下去,甚至到后来调皮的故意用指腹悄悄帮她揉捏起来,果然,她竟然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气回肠的吟,虽然她后来强自的将声音压了下去,但江昊还是从沙发上她那玉趾的紧张表现读出了她的体变化。

    透过门上的毛玻璃注意到大厅里的人影快速的闪入了房间,江昊好笑的转过向便池走去,既然进来了,就顺便放一放水吧!

    二哥的形明显较正常状态下要威武一些,这估计是受刚才那暧昧的气氛影响而产生的变化,就在它吐槽接近尾声那一刻,江昊的眼角余光受到侧边等高处一片火红的吸引,不经意的将脸转了过去,刹那间他感到鼻中似乎有液体流动了起来。

    咫尺距离的蕾丝边、镂空绣花、股蛋全露的那种内内,似乎正在向他发出召唤,而底部正巧形成了一滴让人产生无限遐想的晶莹水珠,并且很快的滴落下来,随着水珠的触地炸开,江昊的脑袋也炸开了,二哥更是反应奇快的把头仰起,似乎同时发现了那高处的光……

    齐玉秀换好内裤,将换下的内裤裹成一团的塞入枕头底下,这是因为江昊在,她没有办法即刻清洗晾晒的缘故。

    重新照了照镜子,观看自己是否还有哪儿不妥时,却发现无袖上衣的前两粒顶起显得很是突兀,齐玉秀这才想起今天还未出门,所以她依旧是居家的随打扮,这平时看不太出来的突点如今这么的明显,肯定是刚才带来的连锁反应,就不知那家伙发现了没有……

    总算妥当了,齐玉秀满意的看了看镜中的自己,默念‘他只是个小孩’三遍后,开门走出了房间。

    江昊并拢双腿,正坐在沙发上借着看电视来转移脑袋中的那片红色,见齐玉秀终于走出了房间,立即迫不及待的提出了告辞。

    齐玉秀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嗔道:“都十点了,还回什么回?一会吃饭岂不是又要跑一趟?你老老实实坐着看会电视,我上街买点菜,今天要好好的犒劳一下你,因为你让我终于不需要裹着丝巾出门了。”说罢转进了卫生间。

    江昊一想是这个理,便不再坚持的看起了电视,很快却发现齐玉秀藏掖着一只手出了卫生间钻入了房间,再出来时手上捏着个钱夹。

    …………

    半小时后,齐玉秀买完菜回到家,却发现江昊将股留在沙发上,而上别扭的趴在茶几上睡上了,听着那时断时续的呼噜声,她好笑的走过去拍醒了他,问道:“这么个姿势睡觉你不觉得难受吗?怎么不躺下来呀?”

    江昊苦笑道:“不好意思啊!昨晚我那来了俩同学,害我趴在水泥地上凑合了一宿,因地板太硬而没睡踏实,刚才困意一上来,也就顾不上是在哪了!再就是本来是想躺着的,可背上受了伤怕压着。”

    齐玉秀暗骂自己猪头,怎么就忘记人家背部的瘀肿了呢,便提议道:“那你上我上趴一会吧?我的比较柔软,趴着舒服些。”

    江昊连忙摆手道:“不用了,我用凉水掬一把脸就行。”

    齐玉秀看着满脸困乏未解的他,坚持道:“别找不自在啊,让你去就乖乖的去,离吃饭还有一个多小时,正好可以小睡个回笼觉,你也别在那瞎着小心、怕会弄脏我的单呀什么的,这大天我上就铺了一张席子,没关系的。”说罢伸手过来搀扶江昊。

    江昊无奈站起,随着齐玉秀来到她的房间,顾不上观赏,便被直接领到了边按坐在了沿上,耳边传来了齐玉秀的声音:“行了,你先睡一会吧,我看会电视就做饭,一会饭好了我会过来招呼你起的。”

    说完出门而去,并将房门虚掩上,这是怕电视声打扰到江昊的休息。

    江昊确实是瞌睡虫上脑了,再不客气的蹬去了脚上拖鞋,趴在了柔软的棕板上,脸部贴上了同样覆盖着枕席的枕头上,鼻中顿时闯入了丝丝女儿香,他惬意的闭上眼,享受起了这难得的回笼觉。

    不一会儿,似乎枕头太高影响到了趴睡的舒适,江昊不自觉的伸手将枕头掀开,丢向了里面,双手一环,一小团布料迎着空气慢慢的伸展、绽放在了他鼻前不远处。

    …………

    齐云真放学回到家里,奇怪的四处望了望,冲入厨房嚷道:“姐,江昊哥哥人呢?我都看到他凉鞋在门外了。”

    齐玉秀做了个‘嘘’,小声道:“你江昊哥哥在姐房间睡觉呢,他昨天晚上没睡好,所以姐让他去睡个回笼觉,估计再过个一刻钟就能开饭,等那时再叫他起就是,现在你还是小声点,注意别把他给吵醒了!”

    齐云珍乖巧的‘嗯’了声,随后开心的退出了厨房。

    一刻钟后,齐玉秀果然在厨房里喊道:“珍珍,去叫你江昊哥哥起吃饭了。”

    齐云珍立即从沙发上蹦起,冲厨房答应了一声后,立即奔向姐姐的房间,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很快来到边,从自己头上拔下一根头发,正要朝江昊的鼻孔中送去,却发现江昊哥哥鼻孔前有条黑色的感……

    齐云珍想了想,便将那条小内裤偷偷的抽了出来,心中大恨:臭江昊哥哥,你胆子也太大了吧?这要让我姐知道你偷拿她内裤玩,还不得立即把你解雇了呀!再说玩就玩吧,竟然还会玩睡着,我可真是服了你,你难道就不怕被抓个现行吗?……嗯,捏上去有些湿,难道江昊哥哥竟然还把口水流上面了?……这可如何是好呀?……

    对了!这会不会是姐早上刚洗的呢?是的话我赶紧洗一下晾回去应该还来得及。

    齐云珍立即来到姐晾内裤的角落,一条红色的感裤裤正挂在上面,这肯定是姐看到江昊哥哥来了,而从卫生间转移过来的,所以,内衣晾在这儿即是合理,又同时否决了自己刚才的猜想。

    再一摸,果然湿的,以前江昊哥哥要到晚上才来,今天却是早上,所以晾过来的裤裤是湿的更没错,否决的更加彻底了。

    那这条黑内裤肯定是江昊哥哥从姐抽屉里自己拿的,齐云珍有了结论后,立即将内裤藏入兜中,拍醒了江昊,见他整理了一下上物什后,迷迷蹬蹬的直奔洗手间而去,似乎已经忘记了他自己之前都干了些什么。——这样也好,省的大家尴尬!

    齐云珍立即将内裤送回到自己的房间藏匿了起来,心想:姐的内衣裤这么多,估计一时半会也发现不了丢失一条,等哪天晚上姐去店里时,我洗了晾干再帮姐重新放回去,这事也就彻底解决了。

    齐玉秀将菜盘摆在了餐桌上,眼见妹妹轻手轻脚的走进了餐厅,便开口问道:“他起来了吗?”

    齐云珍心虚的回道:“嗯,正在洗手间漱口洗脸呢!”

    很快吃过午饭,江昊用回去复习功课的理由驳回了齐家姐妹的挽留,告辞而去。

    齐玉秀收拾好厨房后,决定午休一下养足精神,下午好去开门营业。

    回到房间,首先将隐蔽角落里晾的内衣取出挂回了洗手间,因为那儿通风,回屋的时候才想起枕头底下还有一条,一片羞立即爬上了脸,自己竟然会在一个小男生面前表现的如此不堪,也不知道会对他造成什么样的心影响。

    来到头,手朝枕头底下一探,却什么也没有摸到,她立即搬开枕头,原本应该在的小内裤竟然不见了……

    肯定是被他发现后顺手取走了,这可是刚从自己上脱下来的,该怎么办才好呀?

    明着找他要?……太伤人自尊了,这会对他的成长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而且肯定会造成他与自己姐妹之间疏远的,这样一来,珍珍怕是会不答应而怪罪上我这当姐的吧!

    假装没发觉?……这又成了默许,肯定会助长他继续行动的,长此以往,他的心健康肯定会受到影响!

    奇怪,一直来他都表现的很理智的,今天怎么会突然做出如此不成熟的举动呢?……

    他的这个行为应该是临时起意,想想他从洗手间出来后,就一副很不自然的神态,肯定是见着自己晾在卫生间的内衣了,当再一次见到自己放在枕头底下的内衣时,他肯定认为枕头底下的已经被我遗忘,所以才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悄悄的取走了它。

    他对自己还有自己的妹妹如此的尽心尽责,自己可不能因为他的一时糊涂,就将他一棒打死,而是应该尽力挽救他才是。

    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他这个年龄、正好是处在对异最为好奇的阶段,所以我不能莽撞的加以指责或纵容,否则会很容易造成一个品学兼优的少年从此一蹶不振的,那么就只能从根本上下对策了……可从根本上又该如何打消掉他对异的好奇心理呢?

    ************

    感谢书友【砍翻上帝】的打赏!!

    读小说  有速度,更安全!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校花进行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