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给齐姐消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高良 书名:校花进行时
    早读课,罗婷婷根本就没有心思进行朗读,她左侧的江昊并未出现在教室里,让她心中大为忐忑,她想到的唯一可能就是江昊受的伤不轻,以致于根本无法来上学。

    果然,刚下课,宫老师就宣布了江昊本周请假,班级事务由副班长代理的消息。

    看见宫老师宣布完消息后直接出了教室,罗婷婷再也坐不住了,赶紧追了出去喊住了宫老师,紧张问道:“江昊他现在人在哪里?他上的伤是不是很厉害呀?我想现在去看看他行吗?”她已知道江昊昨晚是由宫老师陪着去医院的,所以江昊的况宫老师肯定是一清二楚的。

    可宫美琪却不知她为何知道这些,不解问道:“你从哪里得来江昊受伤消息的?”

    罗婷婷快速的将昨晚宫老师去医院后发生的事讲述一遍,说道:“宫老师,请您告诉我他在哪好吗?否则,我…我这课怕是上不下去了。”说完眼睛红了起来。

    宫美琪恍然大悟,赶紧安慰道:“罗婷婷同学,老师也认为你做的没错,犯错误的是派出所,所以你不必为此而感到愧疚,相信江昊同学也不会不明事理的将他受伤之事归咎于你的。”

    罗婷婷啜泣道:“不,肯定是我害的,没有我的指证,他根本不会被带去派出所,这样就不会发生后来被打的事了!”

    宫美琪见她已钻入了牛角尖,估计不证实江昊无事的话,怕是根本听不进劝解了,只好妥协道:“这样吧,老师可以把他的地址给你,但你必须先答应老师,你会等到放学后才去找他,在此之前保证安心上课,做的到吗?”

    ——————

    江昊一大早睡醒过来后,只感到浑难受,因为背部的瘀肿,所以他只能趴着睡,可这铺又被罗胖给占住了,他只好和刚子二人来到隔壁房间打起了地铺,趴在硬邦邦的地板上睡觉,这滋味可想而知……

    用有私事要处理的理由,打发了俩货及他们对自己请假原因的询问,江昊一个人呆在屋内无所事事起来。

    将衬衣脱去后仔细看了看手臂处的瘀肿,心想后背自己顾不着,不过手臂处还是可以通过按摩的方法来活血化瘀的,只要这两条手臂看上去没有那么的吓人,自己去上学就应该没问题了。

    想到这,无聊的江昊便开始按摩起了手臂处的瘀肿……

    一股灼感很快从手掌下的一处瘀肿处传来,江昊舒服的差点呻吟出声,他仔细体会着那种舒适感,突然,江昊不经意察觉到手掌下的那一条厚厚的条似乎越来越小、越来越感觉不到了。

    他诧异的挪开手掌,立即瞪大了眼睛,刚才那高高的肿起竟然完全平坦了下去,青瘀明显淡化的就快没了踪迹。

    这是怎么回事?……

    很快江昊狂喜起来,这难道就是青龙决的功效不成?否则瘀肿不可能消失这么快的!

    有了这个发现,江昊立即忙碌起来,原本昨天在家还想用俩货的肚子疼来验证的,现在看来,自己才是最好的标本,不过这老天不知是真有眼还是什么的?否则怎么会给自己一个满伤痕、来报复自己昨的不良居心呢?

    江昊很快找了条更明显的瘀肿,将手按上去按摩半天后,移开一看,令人不解的是此次却并未发生什么变化,瘀肿依旧是瘀肿。

    奇怪!怎么回事?刚才的灼似乎没有出现,难道是自己没留意吗?而且先前是手先感觉到瘀肿消失的……没错!先前意识集中在瘀肿处,才既感受到了灼,又体会到了瘀肿的消失,而刚才的自己却是只顾着兴奋,意识早不知跑哪去了。

    再一次试验后,结果没有叫江昊失望,那处的瘀肿果真在十分钟后消失了。

    江昊仰天傻笑起来,看来青龙决果然和武侠书上写的内功一样,讲究随意而动的,意念守在哪,功效就到哪!嘿嘿——,自己要加紧发掘它的其它功效才行,莫非这就是所谓的气功治病?……看来改天咱也可以在电线杆子上打广告了!

    夏雨菲的肚子疼又是怎么揉好呢?……咳咳!明显是自己当时的意念被手掌下的那股嫩滑吸引了过去,在专心致志感受她温润**时,无意间才驱散了她肚子的疼痛,……她当时的量那么大,难不成就是淤血被化开了的缘故?

    不想了!至少活血化淤的功效是有的,菲菲是不是淤血改天查查资料就知道了,现在的问题是我应该把手臂的伤全治好吗?

    不行!这么严重的瘀肿一晚上就消失,会惹人怀疑的,还是忍个两天再说好了!

    江昊最终决定剩下的伤还是先不动为好,看了看时间,便决定跑一趟派出所,将单车取回来先。

    …………

    路过服装街时,却发现霓裳女装竟然依旧没有开门营业,难道是因为齐姐脸上的红肿尚未消失的原因不成?想了想自己正好可以帮上忙,便蹬上车直接朝齐家而去,心中琢磨起了如何才能不动声色的抚摸上那张俏脸的方案……

    齐玉秀确实是因为脸上的瘀肿还未完全下去的原因而没有去店里的,对于她这个年龄段的女孩来讲,没什么比一张脸更重要了。

    镜中的嫩白肌肤虽然还是那么的吹弹可破,却因为几条手指印破坏了整体的美丽,看着看着,齐玉秀不由得想起了江昊对那个雄哥提的条件,其中第二条不就是要为自己挨的这一巴掌讨回公道的吗?……要不要让江昊阻止雄哥呢?……不!绝对不!对付这种羞辱只有以牙还牙,否则这将是自己心中永远的一根刺。

    现在想来,那个小男生当时自作主张的提出这条,又何尝不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思——被人打脸太难堪了!

    镜中的那张俏脸突然羞起来,齐玉秀又想到了昨晚江昊二话不说脱下内裤向自己示威的景,口中啐道:“小小年纪,脸皮就这么厚了,这要是长大了还了得呀!”

    大门处传来敲门声,齐玉秀立即拿起丝巾将脸遮住,来到大厅透过猫眼一望,竟然是自己刚刚啐过的小男生。

    齐玉秀赶紧打开门,诧异问道:“你怎么会在这个时间过来的?”

    江昊笑道:“刚才上派出所取单车,发现你的店竟然没开门,所以我就过来看看你是不是还有什么顾忌。”

    齐玉秀将江昊让了进来,解释道:“能有什么顾忌,还不就是因为这张脸无法见人。”

    江昊道:“我估计也是这个原因,你尽管放心,等那个雄哥出来后,肯定会替你要回这个公道的,他要是敢食言,看我怎么收拾他,再就是我想到了一个尽快让你的脸恢复原貌的方法,你要不要试试?”

    齐玉秀立即追问:“什么方法?”

    江昊举起手中一株无名草道:“这草药虽不知叫啥,但我小时候却是经常用它来消瘀祛肿的,鉴于我目前的体状况正好对症,所以我一大早就跑去野外,想采集些回来治伤,没想到转悠了一个多小时,却只找到了两株而已,一株已经被我用了,效果很不错,这一株是怕你脸没恢复特意留给你用的,所以看到你没在店里就给你送家来了。”

    齐玉秀道:“你自己瘀肿的那么厉害,还是你自己用吧,反正我就快好了。”

    江昊道:“量太少,对我来说是杯水车薪,起不了太大作用,而对你来说却正好,所以还是先紧着你吧!更何况你的伤在脸上,这成天上街买菜什么的,老裹着块丝巾,让人家怎么想呀?”

    齐玉秀想了想,还是摇头道:“算了,我的脸再有两天估计就能好了,你这草药既然这么难找,就别在我上浪费了。”

    江昊道:“拔都拔了,不用掉也是浪费,何况你这两天下来得耽误多少生意啊!这草药只需要十分钟,就能保你脸蛋复原如初。”

    齐玉秀不信道:“太夸张了吧,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疗效?”

    江昊举起自己的左手,指着其中一条只剩下已经看不清的瘀青道:“看到没,还记得我这儿昨天肿的有多厉害吗?我只不过手蘸草药汁按摩了十分钟,就成这样了,只可惜一颗草药就只能够一条伤用,其它的只好另想办法了。”

    齐玉秀哪里还记得江昊手臂上哪儿有瘀肿,而且看了半天也没看出那儿有什么瘀青,可看到江昊那言之凿凿的样子,只好将信将疑问道:“真有这么神?那具体该怎么用啊?”

    江昊道:“我从小用到大的,不神能推荐给你嘛?至于用法你就别心了,我来帮你搞定就是。”

    …………

    听见厨房里一阵捣鼓声后,齐玉秀终于见江昊小心翼翼的走出了厨房,一副担心手心里装着的东西会流失的样子,难道那东西就是刚才的草药所萃取出来的汁液不成?

    齐玉秀不解道:“你怎么不用个碗装啊?”

    江昊一本正经的回道:“那可不行,这个汁液很特殊的,萃取出来后需要在相当于人体温的温度下存放,这样的效果才会最好,而人手心温度和体温差不多,所以……你快躺到沙发上去吧,我要给你上药了。”

    齐玉秀道:“我自己来不行吗?”

    江昊不满道:“就这么点汁液,倒在你的手上就已经损失了一半,你又从来没弄过,万一弄洒了可划不来,所以你就别再罗嗦了好不好?快点躺下去才是正理,其它的放心交给我来办就是。”

    齐玉秀只好取下丝巾,无奈躺下。

    江昊拉过一条矮凳,坐下调整好姿势,对紧张的闭上眼的齐玉秀道:“等下你应该感觉到我所按摩的部位会很灼,那是草药在起作用,用药时是不能中断的,所以你要做好坚持十分钟的心里准备。”

    齐玉秀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调整了一下躺姿,为了十分钟的持久战作准备。

    江昊笑道:“不用这么紧张的,只要我按摩时手心不脱离你的伤处就行,至于你呢,该说话就说话、睁眼就睁眼,甚至你哪怕想翻个都是没问题的!”

    齐玉秀羞赫一笑,果然睁开眼年开始说话:“奇怪,怎么一点草药的味都没有啊?”

    江昊得意回道:“咱用的就是这药的无色无味!”说罢,将手中的不知名贴上了齐玉秀那受伤的脸。

    …………

    随着时间的进行,齐玉秀终于舒服的呻吟了一声,但很快又强迫自己止住,一张俏脸霎时羞的通红,她那眼睛也不知啥时又闭上了,闭上前她截下的最后一幅影像,竟然是这个离她咫尺远的小男生那得意的神态。

    他得意什么?……难道他是在戏耍自己不成?……不应该呀,这脸上的用药反应可骗不了人的……

    难道他在笑自己的不堪表现吗?……完了,自己怎么会突然叫出和那盘录影带上那种女人一样的声音呢?……

    一声清脆的声音打断了胡思乱想中的齐玉秀:“好了,齐姐你去照照镜子,确认一下治疗效果吧!”说完后江昊立即起走向卫生间,这是借短暂的离开,好让齐玉秀调整一下自状态的,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江昊相信她肯定不敢睁眼的。

    齐玉秀感觉到了,立即睁开双眼坐了起来,并随即站起冲向了卧室,两大腿之间传来的冰凉让她是又羞又急。

    进入卧房,她很快将门反扣上,体靠着门好一会儿后,齐玉秀才心怀忐忑的走向梳妆台,镜中的那张受伤的脸果然完全复原,又回复了往昔的美丽,——不!脸上似乎更多了一层晶莹的光泽,比往昔更加的艳了。

    可自己怎么能如此不堪呢?他只是一个十六岁的男生而已,竟然……

    不过,脸被他抚摸起来还真舒服,还是说那个草药的效果就是这样的不成?

    坐在梳妆台前好一阵子,齐玉秀终于缓缓镇静了下来,起来到衣橱边拉开了中间的抽屉,不愧是做女装生意的,里面琳琅满目的塞满了各式小衣物,只见她很快拿出一条感小内内,正要替换掉上的这条时,突然想到了江昊去向是卫生间,顿时大惊……

    ************

    求票!感谢书友【砍翻上帝】打赏!!!

    读小说  有速度,更安全!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校花进行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