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不是不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高良 书名:校花进行时
    齐玉秀骑车载着妹妹找遍了她所能认识的朋友,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托到熟人,把人先弄出来再说,可是,她的人脉只有以前的同学,而这些同学读大学的读大学,出外打工的出外打工,真正在家的没几个,又基本上都是没什么社会关系的待业青年,只有一个男同学建议说,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估计是派出所下班了的原因,否则应该早放出来了,建议她等到第二天再说,派出所一般扣人有24小时时间限制的。

    齐玉秀听到这么个说法,总算心安了一些,拖着疲惫的躯回到了家里。

    齐云珍自派出所出来后一直不敢吱声,此刻见姐姐坐了下来,才惴惴的问道:“姐,江昊哥哥关在里面会不会饿肚子呀?”

    齐玉秀抬起头,摇摇头道:“姐也不知道,按理派出所应该会给饭吃的,不过姐猜最多也就是方便面之类的,你去做功课吧,姐来做饭,等会给他送点过去,我想在这方面派出所应该不会为难我们吧!”

    ——————

    罗葳今晚难得没有应酬,这对四十来岁处要职的他是件很难得的事,吃过家里温馨的晚餐后,他便按照习惯点燃了一根烟,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看起了新闻联播,不想还没抽上两口,嘴中的烟卷就被人夺了去。

    罗葳不用看也知道家里谁会这么做,立即陪笑道:“乖女儿,是爸爸错了,爸爸马上去阳台抽行不?”

    果然女儿的形从沙发后窜了出来,却并没有理会自己的请求,而是直接掐灭了烟,而后坐在他的边,亲的挽起他的胳膊道:“爸,我今天做了件大好事,您得奖励我。”

    罗葳开心笑道:“做好事是不能要好处的,否则这做好事的动机就很值得怀疑,况且这奖励你得找受益人要才是,哪有敲诈爸爸的道理?”

    罗婷婷得意道:“嘻嘻,这可是你说要找受益人要的哦!那我可要正式的通知你,我做的那件好事,受益人就是你,快给我好处吧!”说完摊开小手伸向了父亲。

    罗葳看了看女儿兴奋的俏脸,感兴趣问道:“哦?先说给爸爸听听,让爸爸看看值不值得奖励。”

    罗婷婷便开心的将事的始末讲了一遍,随后道:“爸,人家一个小女生在讲找警察没用的时候,女儿心里可难受了,就忍不住上街转了转,结果就看到那一群流氓追着我的同学要打他,虽然最后没打着,不过肯定也是不对的,所以我看到没人指认时,就主动站了出来指认了那个混混头头,然后警察就把他抓走了,你说我这样算不算做了件好事?”

    罗葳先是笑着点点头肯定了女儿的做好事,又不满问道:“你有没有问问你那同学,他为何自己不指认呀?都被人追的满街跑了,连指认的胆量都没有吗?还没有我女儿一个女生有正义感,真孬!”

    罗婷婷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他没看到我,也被派出所的人带走了,估计是要问事经过吧!”

    “铃……”

    “乖女儿,去将爸爸的电话拿过来。”……

    “我是罗葳!……简单点!……你说什么?挟持?……他想见我?……”

    罗婷婷正开心的等着爸爸挂电话,好继续她的索要好处之未完之举,却见爸爸的脸色越来越严厉,最后对着话筒丢下一句:“我马上过来,你们一定要稳住他的绪,千万别轻举妄动。”说完将翻盖合上。

    ——————

    “报告赵所,江昊的表姐表妹来给他送晚饭,您看怎么回复她们比较好?”

    赵常兴不满道:“所里又不是不给他吃的,要她来送什么饭呀?难道还怕我们虐待了他不成……”说完这句,看到小孙脸上那尴尬的神色,他顿时反应了过来,所里可不就是虐待了人家吗?

    正想下令让小孙把齐家姐妹打发走,突然一想,如果能趁局长赶到之前把事都圆满解决了,想必话就好说多了吧?顿时吩咐道:“小孙,你把她们姐妹让到后院来,看看由她们来劝说江昊,是不是效果会好点!”

    很快齐玉秀姐妹俩来到后院,赵常兴和颜悦色的解释道:“秀秀啊!你这表弟现在是这么个况……”

    齐玉秀大惊:“他怎么这么不知轻重呀?珍珍,快叫你江昊哥哥别犯傻,赶紧把他挟持的人都放了吧,否则到时候人家要治他什么绑架罪,那就真的完了。”

    齐云珍也被赵常兴分析的后果吓了一跳,立即大喊:“江昊哥哥,你把人放了吧,珍珍再不求你帮姐姐报仇了。”

    江昊看到齐家姐妹进来,判断是警察故意找来搞攻心战的,便回道:“珍珍,不是江昊哥哥不肯放人,而是不敢放人呀!你想想,这里里外外都是他们派出所的人,万一他们一拥而上的来打江昊哥哥,那时该怎么办?所以,必须要见到学校的校长老师和他们的领导,江昊哥哥才能确保自己的安全呀!”

    齐玉秀忐忑道:“可他们说这样会构成绑架罪的!”

    江昊道:“是不是构成犯罪他们说了不算,要法院说了才算,我不知道绑架罪的具体定义是什么,但我有证据证明,我这是在人安全受到威胁的形下才采取的自保行为,齐姐你要真想帮我,就去替我找个律师来吧!”

    齐玉秀当即答应了下来,吩咐妹妹道:“珍珍,你多和江昊哥哥说说话,千万别让他干傻事,知道吗?”

    齐云珍点点头答应了。

    罗葳一众人等赶到现场时,看到的后院形就是一个少女正在那流着眼泪,透过窗户同里面的人在交谈,便不解的望向一旁的众警察,赵常兴立即凑上前去,尴尬道:“罗局,那是他的亲戚,特意找来帮着稳定他绪的。”

    罗葳点点头:“你把况给局里的同志详细的介绍一下吧!”

    赵常兴便详细的将街头打架到如今的况描述一遍,并立即解释道:“因为那个叫雄哥的轻伤来历还没调查清楚,所以我安排值班警察晚上再询问一下双方,哪知就变成了这样,问江昊详细形,他也不肯说,只说要见您和他学校的校长和班主任,我怕他少年心太容易激动,便同意了他的要求。”

    罗局长一直等他说完才问道:“这么说里面就是那个叫江昊的学生啰?”

    赵常兴道:“是!”

    罗局长严肃道:“既然知道他是未成年学生,又知道了他的学校班级,为何非得把人留置下来,有什么不清楚的不可以到学校去找他了解吗?就算混混那个伤是江昊造成的,江昊又没有否认,你只需让混混交待清楚即可,为何却要再三讯问江昊?俗语都说民不举官不究,我们的警察队伍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可以尽心尽责到非要替一个挑起事端的流氓讨要民事赔偿的地步了?看来我还真应该大力的表彰一番你们所先进的为民服务意识才行。——还有,现场证人就不可以补充一份详细点的笔录吗?”

    赵常兴被几句话一问,脑门子上立即见汗,忐忑的回道:“这个是我没考虑周全,……本打算明天白天补录的,所以……”

    罗局长一挥手打断道:“这个等会再说,先解决现场的问题吧!学校的校长和他的班主任什么时候能到。”

    赵常兴回道:“已经派车去接了,估计也该差不多了吧!”

    罗局长点点头:“既然我是他想见的人之一,那我就先和他谈谈吧!”很快来到窗前五米左右站定,为了不给江昊带来太大的压迫感,所以他不能像那个小女孩一样,可以肆无忌惮的直接站到窗边去。

    “江昊,我是公安局长罗葳,听所里的人说你要求见我,所以我来了,咱们俩可以先谈谈吗?”

    “当然可以,不过更具体的要等我的校长老师来了再说,这里我有几个问题想先问问局长,您没意见吧?”

    “你问吧!”

    “第一个问题,您带来的人有没有搞刑侦的?”

    “有啊!你为何要问这个问题呢?”

    “我对派出所的技术设备是否齐全表示担心,譬如讯问室有没有录像和录音进行监控?就算有的的话,我也担心是不是启动了,或者更不好听的说法就是,我担心这些东西会不会被销毁了,因为我需要这些东西为我作无罪辩护,所以如果没有这些录像录音作证据,就只能依靠刑侦人员的现场取证了。”

    罗葳心中大感诧异,这只是个高一学生吗?社会经验何以如此老到?还没等到他回复江昊,院子里又传来一阵脚步,很快有一个女声紧张的开口说道:“江昊,你这是干什么?宫老师和吴校长来了,你赶紧把人放了先,有什么话学校会和他们交涉的。”

    罗葳回头一看,很快认出老者正是一中吴校长,而另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估计就是自称宫老师的江昊班主任了。

    罗葳朝吴校长点点头,吴校长上前来喊了声:“罗书记,给您添麻烦了,路上的时候警察大致给我们说了说事经过,所以就让我和江昊的班主任老师先劝劝他吧!”

    却听窗户里传来江昊的声音:“吴校长,宫老师,真对不住,学生有些麻烦事必须要求校方介入了,你们先别劝我,我已经想的够清楚了,所以还是先听我说说事经过,说完经过我会立即放人,然后由警察处置就是。——珍珍,你帮江昊哥哥做个记录好吗?”

    齐云珍道:“好,不过我没笔和纸。”

    江昊道:“你去找那个局长叔叔要,他肯定会给你的。”

    罗葳哭笑不得的示意警察给齐云珍找来纸和笔,并搬来一桌椅方便她记录,并示意警察同步记录。

    江昊看现场准备好了,缓缓说道:“我就从开始一点一点的说吧,我会说慢点的,珍珍你不用急啊!”

    …………

    最后江昊总结道:“以上就是事的全部经过,现在我有几个问题也请在场的各位一起帮忙解解惑,对了,刚才听吴校长称呼罗局长你书记,我没理解错的话,您应该也是青山县的政法委书记吧?”

    见罗葳诧异的点点头,江昊继续道:“那正好,公检法都在了,我的问题是——”

    “第一,警方扣留未成年人,有没有规定要通知到监护人?通知的时效是多久?”

    “第二,协警有没有资格审讯嫌疑人?”

    “第三,针对给未成年人上戒具有没有什么规定?”

    “第四,当我的人安全受到威胁时,我这种——制住对我有威胁的施暴者——行为会如何的定?”

    江昊一口气问完以上,望着罗葳道:“罗局长,您可以让刑侦人员进屋了,我会打开房门的,你们也一同到前面去吧,正好给你们欣赏一下,我的人安全到底受到了什么威胁?”

    众人很快就来到前方,果然见江昊移开了桌椅,打开了讯问室的门,江昊站在昏暗的屋内对开口道:“宫老师,我要出来了,请您带着那位齐云珍妹妹回避一下,她太小,有些景观是不方便她看的。另外,罗书记,屋内的地上有两根警棍,我并没有触摸,您请刑侦人员收集去验证指纹吧!”

    见宫美琪带着齐云珍躲到人群后面背过了,江昊立即跨到了灯光底下,警察想要立即上前加以控制,却不知为何,罗局长一摆手制止了他们的行动。

    吴校长一看江昊那两只胳膊和背上那满是青淤肿胀的伤痕,忍不住的骂道:“畜牲!对一个未成年人,竟也能下如此重手。”

    在场警察被这位老人骂的羞愧的低下了头。

    只听江昊又道:“里面的两位协警我只是制住他们而已,他们上可没有任何伤痕,请向他们亲口确认一下,我有没有对他们进行过任何报复的行为,你们不放心的话,还可以请医生到场检查,别等到事后又说我如何如何他们了!”

    罗局长奇怪问道:“江昊同学,听你这一条条,都好像是对警察不放心似的,难道你就这么不相信我们的专业能力吗?”

    江昊回道:“不,我很相信警察的专业能力,可因为我只是个学生,无份地位,所以我的公道其实并不重要,而你们这个特殊集体的形象又必须要用阳光来装饰,所以我怕你们调查到最后,会发生莫名其妙的不专业行为,导致现场的证物证词被模糊、丢失、遗忘,事最终也就演变成了不了了之!”

    **************

    感谢书友【就是那头牛】的打赏!!!

    读小说  有速度,更安全!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校花进行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