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挟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高良 书名:校花进行时
    江昊再次被带进了讯问室,看着墙上贴的标语他心里感到很是别扭,自己怎么就成‘改过自新,回头是岸’的攻心对象了呢?便讨好的问值班警察道:“警察大哥,这次核对完了咱是不是就可以出去了?”

    值班警察不假辞色的回道:“看你的表现再说吧!”

    江昊疑惑道:“听您这意思,好像还不一定是吧?你们不会想让我在这住一宿吧?那我明天上课怎么办?还有今天的作业,我可还没做呢,这样一来,我的功课会被耽误的。”

    值班警察道:“早想到这些,就别打架斗殴呀!”

    江昊不服道:“我这应该不叫打架斗殴吧,都说了是他们想要打我,我总不能站在那让他们打吧?换作是你的话,你会那么笨吗?哦,站在那让人家把自己打伤,然后再求爷爷告***去搞一份医院证明,然后再让你们警察帮忙人家答应赔偿,然后再隔三差五的上门看人家脸色要点钱,人家实在没钱给的话咱是不是还要发扬人道主义来个免赔偿呀?”

    值班警察被江昊问的头晕脑胀,不耐烦道:“行了,行了,你老实的先坐下,把事的经过再好好想一遍,看有没有疏漏之处,等会有人会来向你了解经过的,你把事一五一十的说清楚就好了,最多明天就能出去了。”

    江昊无奈坐下,果然不一会儿进来两个警察,不对,衣服像的,不过臂章明显透露出了他们协警的份。

    两名协警坐在了记录席上,脸上很是严肃,只见协警甲一拍桌子,喝道:“姓名?”

    江昊再没进过局子,可重生前经常上网看到的各种信息还是不少的,知道这协警根本不具备审问的资格,所以很是诧异的回道:“二位是不是应该先表明一下份呀?这一进门就大喝,好像太没礼貌了吧?我在学校里受到的教育可不是这样的。”

    协警乙威胁道:“老实点回答问题,别找不自在啊?”

    江昊顿时闭口不语。

    协警甲以为他服软了,又威严的问道:“姓名?”

    江昊眼睛四下转悠,开始欣赏起了墙上的标语,既然你们不给面子,那我也只好不给你们面子了。

    协警甲顿时怒气冲冲的起立,抓起腰间的橡胶棒就上前,协警乙一把拉住他,附耳嘀咕道:“孙哥说他尚未成年,别弄过头了,只需让他小小的吃点苦头就是,所以让咱最好别动棒子,要不你把他铐到窗上,让他垫着脚站一会,估计他就该老实了。”

    协警甲一想也是,便放下橡胶棒,拿出了手铐朝江昊行去:“既然你不老实,那就只好让你吃罚酒了,去窗边站好!”

    江昊诧异道:“你想干嘛,给我上戒具吗?”

    协警甲来到江昊边,二话不说的一把抓住江昊的胳膊,手铐的一环立即扣了上去,然后就想将江昊拖向窗户口,将另一环扣在窗户的隔断木条上。

    江昊想起雄哥所说的话,难道自己真的不小心得罪了某人不成?那可千万不能让他们锁住手脚,否则就只能任他们摆布了……靠!不会是想给我来个刑讯供吧?到时候出了意外在给我家来个躲老虎它师傅的解释,那我岂不是要悲剧了。

    想到这,江昊一个反手挣脱了协警甲的手,立即站起来避过一旁,警告道:“你想干什么?你们作为协警有什么权利对我进行讯问?让那位值班警察进来,我有话要说。”

    协警甲就没见过在询问室还敢这么嚣张的人,立即两眼一圆瞪:“你还敢挣扎?”说罢再次扑了上来。

    江昊见状,立即大叫:“警察,警察,有没有警察呀?快来呀,要打人了。”说罢和协警甲绕起了圈圈,玩起了捉迷藏。

    协警甲一看这小子滑熘,一时半会还真抓不着,便对协警乙道:“看什么闹,快帮忙堵住他。”

    …………

    几次都抓住了他,可还是被他给挣脱了,两名协警气喘吁吁的对看一眼,意思是这小子实在太滑,看来只好动家伙了,两人又相互点点头,各自掏出了自己腰间的警棍,协警甲指着江昊道:“看来不给你来点真格的,你是不会太老实了。”

    说完,两名协警挥舞着警棒再次上前……

    江昊这回真的犹豫了,想打倒他们吧,又怕事弄得不可挽回,想要束手待擒,又实在不放心把自己就这样交给两名协警,无奈之下只好延续着躲闪的策略,希望可以拖到值班警察的到来。

    可几分钟过去了,询问室的空间毕竟有限,在两条警棍的挥舞下,江昊的上也不时的被抽出瘀肿和血痕,尤其是手臂,因为要挡住体的重要部位,更是伤痕累累,而两名协警明显也打出了火气,出手越来越没有轻重了,可值班警察却依旧没有踪影。

    再这样继续下去,自己迟早是要倒下的,江昊决定豁出去了……

    讯问室是隔音的,值班警察并不知道里面已经闹成了一窝蜂,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半小时多了,便决定去看看,这小苦头估计也该吃足了,可千万别让那两个协警玩出什么麻烦来才是。

    来到讯问室,打开门一看,值班警察顿时目瞪口呆。

    眼前的场景是两名协警被一副手铐各铐住了一只手,挂在了窗户的隔断木上,江昊却光着个膀子,一只手上还挂着一副手铐,神色冷峻的坐在两人旁。

    还没等值班警察开口,江昊先开口了:“我不知道这两个人的违法行为,是不是受到了你的示意,如果是的话,那么我很遗憾,因为这两个人目前受到了我的挟持,我的要求很简单:第一,我要见到县公安局的局长,第二,我要见到我所在学校的校长和班主任老师,请你帮帮忙,辛苦的通知一下吧!”

    …………

    郝剑告辞后,赵常兴正去冲凉时,客厅里的电话急促的响了起来,赵常兴只好放下手中的衣物,走过去抓起了电话:“我是赵常兴。”

    “赵所,出大事了,您快来一趟所里吧!”

    听到里面惶恐的声音,赵常兴心里大为不满,年轻就是年轻,遇事根本沉不住气,强忍不快的回道:“小孙,为一名警察,遇事冷静是基本素质之一,所以你应该镇定点,天塌不下来!——说说看,到底出什么事了?”

    “赵所,那个被扣留的学生江昊在讯问室挟持了小张和小李。”

    赵常兴一怔,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什么?挟持?你再说一遍,是谁挟持了小张和小李啊?”

    “就是那个被留置的学生江昊呀,他刚才向我提出了要求,说要见我们局长和一中校长及他的班主任老师,否则不肯放人。……赵所,我们要不要报警啊?”

    赵常兴大骂:“报你个头啊!报警报警,你自己不就是警察吗?”

    “呃——!”

    真是窝囊,怎么会有你这么个下属的,赵常兴忍住气道:“好了,你先稳住他,等我回所里再说吧!”

    …………

    赵常兴很快赶到所里,见讯问室的门被关着,不满道:“小孙,把门打开!”

    小孙为难道:“赵所,门是他在里面用桌子堵上的,除非等他要见的人到齐了,他才会打开,说是不放心我们,而且他还交待了,如果我们一定要强行进入的话,他就不能保证小张和小李的安全了。”

    赵常兴道:“关着门,他怎么知道人有没有来齐?”

    小孙道:“他让来的人到后院集合,他透过窗户可以看的到。”

    赵常兴想了想,吩咐道:“你把所里所有的人都招回来,我这就到后院去看看。”

    小孙:“是!”

    赵常兴来到后院,很快透过窗户看到了被铐在一起的小张和小李,赵常兴对满脸尴尬的两个人道:“告诉江昊我是谁,然后对他说我想与他谈几句话。”

    不久,窗户里传出一个少年的声音:“赵所长,我是江昊,看在您一所之长的份上,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我会很认真听的,不过我还是希望我要见的人能尽快赶来。”

    赵常兴道:“江昊,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犯罪,会把你一生给毁了的。”

    江昊沉默了一会,缓缓开口道:“所以我才希望我要见的人能赶紧到达现场,因为只有看到他们我才会觉得安全,也只有他们能阻止我踏上我并不愿踏上的道路。”

    赵常兴道:“难道我以一所之长的份都不能令你感到安全吗?”

    江昊道:“是的,因为给我带来不安全感的就是这间派出所,而你做为一所之长,当然是为我所忌惮的。”

    赵常兴道:“为什么?”

    江昊也不说话,直接伸出去一只胳膊。

    赵常兴霎时懵了,这是怎样的一只胳膊呀!纵横的瘀肿密密麻麻的分布其上,他心中充满忐忑的问道:“你这是在讯问室里被打的吗?是谁竟然这么的大胆?”

    江昊道:“你还是问窗户上挂着的两位吧,我好像并没有阻止他们说话。”

    赵常兴看到两人涨红着脸、低垂着头的样子,哪还不知怎么回事,心里直骂两个笨蛋把一件小事竟然办成了这样,而且还留下了这么明显的证据,看来只能丢卒保车了。

    想到这里,他沉痛的说道:“为他们的领导,我必须为他们的行为向你表示歉意,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悬崖勒马,不要再错下去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将此事做个彻底调查,并还你一个公道的。”

    江昊道:“我可不这么认为,很简单的道理,事出在你的所里,不论如何你都应该采取回避的态度才对,你这么积极的表态,反而会给我产生你要包庇的联想,如果你真想让我悬崖勒马,就赶紧将你们局长和我的老师请来吧,否则我感受不到安全,是不可能把他们两个放了的。”

    看到所里的警员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后院,赵常兴道:“看来你是想一条道走到黑了,你要知道,警察是不会向犯罪分子妥协的。”

    江昊道:“我不明白你用这句话想要给我定个什么,我只不过要求见到自己的老师和你们的局长而已,这个请求很过分吗?还是说你觉的你们局长的到来会给你的前途带来不利的影响,从而宁愿放弃这种最简单的办法,而置手下的安危于不顾吗?”

    赵常兴不再和江昊对话,低声对现场的民警道:“小孙有给大家介绍况吧?”

    众警察点点头。

    赵常兴道:“那大家一起破门而入,有没有什么不妥的。”

    警察甲分析道:“据小孙讲,小张和小李就只有随的警棍可以算作武器,讯问室内再无其他武器了,所以我们冲进去,应该不会给小张小李带来多大危险的。”

    警察乙不同意道:“还是不妥,那个学生能将两个持警棍的成年人扣下,想必手是很不错的,这样的人真要伤人的话,就算没有武器,也是一样能够办到的。”

    警察丙道:“难怪他一个人可以和二三十名混混周旋对抗,果然有些门道,我认为他刚才说的没错,起码应该让他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到场,少年心是很不稳定的,我们不能太刺激他,否则一旦真导致他做出了过激行为,那可是追悔莫及的。”

    赵常兴不满道:“你们的意思是要向他妥协吗?”

    众警察道:“……”

    江昊却在此时开口道:“不用问,我也知道你们嘀嘀咕咕的想要干嘛,既然有这么多人在场,那么就都请欣赏一下你们所对一个未成年人的所做所为吧,我刚才的要求你们想必也听到了,并没有什么过分的地方,或许抗命对一个警察来说是不容许发生的,所以我不会怨恨你们接下来的按命令行事,只不过希望你们当中的正义之士,会将今晚的所见所闻用任何一种方式回馈到我的学校,不要让他们误会我给学校抹黑了。”

    “……另外,如果我想要伤害被我扣住的两人,想必你们当中的有识之士也能分析出我肯定有这个能力,这里我想说的是,你们不用担心我会心有不忍,恰恰相反,你们看到我的两只胳膊就知道我对他们肯定是恨之入骨的,之所以到现在我都没有报复他们,原因就是我其实更想依靠法律途径来解决,所以,接下来的选择就在你们手上了。”说话间,一双胳膊伸出了窗外。

    赵常兴从所有警察的表中,已经知道这事无法掩盖了,幸好自己并没有下达过什么授人以柄的指示,他当机立断的正色道:“按他的要求通知他的老师和校长到场,局长那我会亲自通知。”

    *******************

    PS.:1.感谢书友【丁佳铭】【砍翻上帝】的打赏!!

    2.这章很忐忑,望发书评指教!!

    3.求推荐:a.全打赏给本书的请继续支持;b.全打赏给它书的望留下一张支持本书;c.没有投推荐习惯的希望辛苦一下,拜托!!

    读小说  有速度,更安全!

    首发BXzw.com

重要声明:小说《校花进行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