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打小懂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高良 书名:校花进行时
    第九十二章 打小懂事

    …………

    付霞一回到办公室,就见宫美琪坐在位置上目光呆滞的望着窗外,她心中既担心又为难起来,这没凭没证的,到底要不要把自己心中的推断说给美琪听呢?

    仔细想想,偷听之人好像在故意针对美琪似的,否则不会听不懂自己同美琪最后那番对话的——

    记得当时自己假意询问美琪是想曾经拥有还是天长地久时,美琪却是不屑回道:“随你怎么想,反正我是不认的。”而自己也因没了斗嘴对象而偃旗息鼓道:“没劲,也就是我了解你美琪,看你的表就知道没有那回事,不过你这‘清者自清’的习惯就不能改改吗?要知道之前在大学时还没什么,可走在社会上总有一天会吃亏的。”

    没想到,才几天啊,这话就果真得到了验证!

    付霞在心中叹了口气,随后来到宫美琪的旁,低声道:“美琪,这件事……”

    宫美琪头也不回的立即打断道:“你别解释了,我知道这事绝不会是你传出去的,你也别以为我是在生你的气,我只是心中有些烦躁而已。”

    “……”付霞诧异半晌,才说道:“我不是来解释的,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刚才去找江昊了,而且从他那得到了一些线索,或许……”

    话语又被打断,只听宫美琪道:“你是想说有人偷听了我们的谈话是吧?”

    “你怎么知道?”

    “想也能想到,既然不是你,江昊又不可能,那只能根据当时景去分析了,记得那时天已经朦胧下来了,你进屋掩门时,好像并没有把门锁上,而我那房门不上锁的话是无法完全合拢的,所以,如果有人恰好经过的话,肯定能透过门缝听到你我谈话的。”宫美琪的语气很冷静,却也似乎多了些认命的无奈。

    “那美琪你有怀疑的对象吗?”

    宫美琪摇摇头,道:“没有,就算有又如何?没凭没证的,能把人家怎么样?就算是真找着了凭证,可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难道还能让人家收回来不成?”

    付霞想了想,觉得美琪说的确实没错,苦恼接道:“那这事也不能就这么任其发展下去吧?”

    “……”

    付霞知道宫美琪纠结的也正是这点,想了想建议道:“杜校长找你谈的如何?咱们是不是可以让学校保卫处出面澄清一下,避免越传越邪乎?”

    “算了,没什么好澄清的。”

    宫美琪心想,要能澄清的话,我早前瞒着你干嘛?想要解释为何送他大裤衩,只能一点一点的被挖出真相,可真相的冲击却比师生恋这空洞的猜测要来得猛烈的多,所以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说的。

    “美琪,我就不明白了,不就是人家表姐让你捎了条裤衩么,说清楚就行了,干嘛非要故作清高的跟自己过意不去呢?要知道很多时候‘不屑解释’和‘默认’是等同的,我还是那天的意见,你‘清者自清’也要分况的,一点不妥协的话,那只会让自己吃亏。”

    宫美琪诧异道:“你……你说什么?”

    “别惊讶了,江昊全说了,说裤子是他表姐让你帮忙捎给他的,结果他总是忘记上你那取,那天是恰好赶上了。”

    “……”

    见宫美琪似有所想的点了点头,付霞又道:“我说美琪,就算你沾学生光受了人家一点优惠,可这也是人之常呀,说出来别人不会说你什么的,你又何必执着的非要那么清高呢?你别以为这是你一个人的事啊,想想要是消息不小心外漏的话,江昊会被同学们怎么看?他的心灵会不会因这事而受到伤害呢?”

    才怪!宫美琪心中立即喊了声,同时暗自苦笑,他眼睛眨都不眨的就把你付霞骗的团团转,会是个内心脆弱的人吗?

    不过照他这么说到也能说通,该不会是他故意利用付霞在和自己串供吧?……

    是了,他知道自己在上次他被拘事件中已结识了齐玉秀,而齐玉秀又恰好是做服装生意的,在当时还冒充过他表姐,所以才让自己把原因往这方面扯的,不过他肯定没想到,自己因为那被他当成了‘该花的要少花’反面教材的衣服,还真和齐玉秀建立起了一番交的……算了,大不了落个贪小便宜死要面子的名声好了。

    想到这,宫美琪心中负担顿时卸下大半,看了眼免费赠送了自己一个‘清高’评价的付霞,这不正好可以用来解释之前自己就是不肯坦白的原因么,起码付霞深信不疑的态度所能起到的避谣作用要比自己苦口婆心的解释大多了,一番合合理的对话在宫美琪心中悄然成型——

    “你为何要送自己学生一条裤子?”

    “那是她表姐让我捎给他的。”

    “他表姐为何会让你捎呢?”

    “我正好去他表姐店里买衣服,他表姐说男孩子粗心,让他去了几回都忘记了,所以就让我顺便给他捎来了。”

    “那你又是怎么结识他表姐的?”

    “一次逛服装店买衣服,正好逛到他表姐的店里,聊天时凑巧聊上了,为此他表姐还特意给我要的衣服算了个特别优惠价,你说人家这点小要求我能不答应吗?”

    “那你之前为何不肯说?”

    “怕你们说我这当老师的故意去占学生家的便宜,怕你们笑话我的衣服廉价,总之我假装清高、死要面子就是了。”

    “可现在怎么又不顾面子了呢?”

    “谁能想到只是捎条裤子的小事,竟会被学校那群无聊的、都是为人师表的人想出这么个莫名其妙的解释,还师生恋呢,他们也不想想,就凭我宫美琪,真要谈恋的话会去找那么个小孩吗?”

    终于,宫美琪的嘴角不知不觉的挂起了一丝笑意,这番对话打死也不可能是自己平时的口吻,反到是像极了那位帅哥班长的说话语气,这么一来,除了捎裤子这条需要和江昊对上口供,其余的则完全和他无关,所以根本不用担心在她和江昊不便见面串供的况下会被别人拆穿。

    …………

    杜校长脸上的表更加温和了,和蔼的劝说江昊道:“说说吧,没关系的,在我和小张老师面前没什么好隐瞒的。”

    江昊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回道:“宫老师当时批评我记忆力太差了,说我难怪月考副科成绩会那么糟糕!”

    杜校长和小张老师交流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这都哪跟哪呀?这个江昊的思维也太跳跃了吧?好端端怎么又突然扯到老师批评他的学习成绩上去了?

    小张老师赶紧问江昊道:“没了吗?”

    “我虽然心里不同意宫老师的批评,但又不方便跟她去争辩,只好默认下来,因为我不想承认不去拿裤子是故意的,而不是因为记xìng不好。”

    “那你为何要故意呀?”

    虽然江昊的回答的有些牛头不对马嘴,但总算有了‘拿裤子’这个重要信息,杜国兴决定还是要以耐心导为上策。

    “还不都是因为我表姐,一见到我的熟人就喜欢在他们面前夸我打小懂事,说我知道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就从来不跟父母亲讨要新衣服穿,而且为了保护衣服、减少它被穿破的可能,还……还……”

    小张老师急了:“到底还什么了?”

    “……”江昊扭捏着低下了头。

    杜校长微笑道:“别急,慢慢说!”

    江昊点点头,抬头感激的看了看杜校长,继续道:“说我还学会了不穿衣服睡觉,所以才顺便请宫老师捎条睡裤给我的,而且肯定又会说怕我不够穿了,正好店里也卖不完,就正好便宜我之类的理由。”

    “啊?”

    江昊见两人诧异的眼神,顿时不乐意了:“本来不想说,都是你们说没关系的,原来都是骗人的呀?”

    “老师是在惊讶,难道你就因为这个而故意不去的吗?”

    “是啊,肯定没错的,我表姐那嘴从来都不带把门的,如果不是讲了我的糗事,她是绝不可能会无端想起捎条裤衩给我的,你们想想,这样一来,我怎么敢去单独面对已知道我有睡觉习惯的宫老师呢?太难为了吧!”

    “……你刚才好像提到了‘店里’,你表姐究竟是干什么的呀?”

    “哦,她开服装店的。”

    “听你话中意思,那条裤子其实是你表姐让宫老师捎给你的,而不是宫老师买来送给你的,对吗?”

    “本来就是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裤子是宫老师买的了?”江昊眨着不解的眼神望着问话的杜校长。

    杜国兴和小张老师面面相觑起来,感这小子的扭捏表全是因为他敏感内心这自以为是的判断呀!

    不过仔细想想,对于青chūn期来说,这无疑是最正常不过的心理了。

    杜国兴终于已明白了整个事件,如果江昊说的逻辑些,他还可能会怀疑两人事前串过供,可现在,他完全信了,其余的像‘你上周五又为何敢单独去了’明显已无需再问,问也只会显得他缺少智商,所以他兴味索然的朝江昊摆了摆手:“你可以回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校花进行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