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剑胆情心(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鱼凶猛 书名:仙踏青云
    夏炎炎,蝉鸣不断,绿珠擦拭着厅堂中的大桌,两眼看着桌子却没有丝毫焦距,抹布在同一个地方机械的上下运动,许久未曾变过位置。

    “唉!”

    一声幽叹,绿珠停了下来,星眸中浮出一抹深深地忧伤,自言自语的幽幽轻叹道:“修行无岁月,公子闭关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以后还会变得更长呢,绿珠……绿珠不过是个没有灵根的凡人罢了,还能服侍公子多久呢,若是人老珠黄了,公子会不会嫌弃绿珠,不要绿珠了……”

    芳心百转,眼眶中水雾氤氲,泪珠儿险险就要滚落下来,门外传来的蝉鸣声让绿珠更是心烦意乱。

    “咳咳!”

    一声熟悉的轻咳响起,绿珠如触电一般跳了起来,转望去,只见卓悦从门外走进来,绿珠心中又喜又慌,唤了一声公子,忙不迭的行礼。

    卓悦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婉言道:“绿珠,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以后见到我不用行礼,就当自家人好了,你就是不听,可是让我头疼的紧呢。”

    “奴婢不敢。”绿珠低着头,嘴角泛着笑意,含羞道:“绿珠这就给您泡茶去。”说完逃一般的闪进厢房中去了,让卓悦又是一阵摇头。

    “小妮子钟于你了,呵呵,我说卓小子呀,修行寂寞,不如把这妮子收了吧,反正你修的又不是童子功,七都要一一体验,免得境界提升的时候被心魔迷惑。”

    天君在卓悦的脑海中嘿嘿怪笑,卓悦也不理会,到桌边坐下,伸手将六枚剑胆放到了桌子,聚精会神的研究起来。

    卓悦可不是天君所想的童子鸡,在男女事上可是有着丰富的经验和阅历,上辈子也有过纵声色的荒唐岁月,可后来遇到了她,他才明白,男女之间真正水**融的美妙境界却要两相悦,否则便不过是泄而已。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便是卓悦对男女之事的心照。

    剑胆静静躺在桌子上,无论卓悦用什么办法都无法从剑胆中获得丝毫回应,神识可以穿透剑胆,可剑胆中空无一物,就仿佛一块毫无用处的废铁,朝里面输送真元力也毫无阻碍,可真元力落入剑胆中就消失不见,仿佛落到了无尽虚空中,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漾起来就不见了。

    卓悦也尝试过用炼器的法子朝剑胆中打入血灵分,可血灵分连一遇到剑胆顿时消失不见,连最基础的一丝感应都被断掉,白白损失一缕神识,让卓悦好生郁闷。

    “公子请喝茶。”

    绿珠将茶盘放到了桌子上,盘中有各色蜜饯和小点心,都是她精心制作的。

    “好,放在这里吧。”卓悦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心神还专注在剑胆上,让绿珠好一阵失落,这黑乎乎的几块石头有什么好看的,居然让公子如此专心。

    看了桌子上黯淡无光的剑胆几眼,绿珠便没了兴趣,她拿来一柄纱团小扇,站在一边轻轻为卓悦扇风,卓悦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剑胆上,丝毫没有注意到绿珠的痴痴地目光全都落到了自己的脸上。

    “公子长大了呢,也英俊了。”

    一抹动人之极的嫣红悄然爬上绿珠的俏脸,望着着专注无比的卓悦,绿珠心里满是欢喜安宁,患得患失的一芳心瞬时又变得无比满足甜蜜。

    之一字最是奇妙,绿珠十二岁就被送到了栖霞山,一呆六年,每里都在练习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药奴,子便如水晶一样单纯,以往最担心的就是跟随的主人会不会残暴不仁。

    直到遇到了卓悦,她心中的担忧才渐渐消散,相处久,好感渐生,这在生活中原本也无比寻常的事,何况卓悦还为绿珠一怒杀人,那份从未体验过的被保护的感觉更是让绿珠一夜之间找到了生活重心。

    那就是卓悦。

    为君而生,君乐则吾乐,君忧则吾忧,君之生便是吾之生,君之绝即是吾之绝——卓悦和绿珠之间的关系就好像树木与藤蔓。

    藤蔓之所以紧紧缠绕大树,只是找不到依靠罢了,绝对与无关。最起码,卓悦是这般想的。

    痴痴望着卓悦的侧脸,绿珠无意识的轻摇团扇,眼波迷蒙,粉腮微红,一颗芳心都扑到了卓悦上,思绵绵,便是穿堂而过的夏风也仿佛被绿珠的万千丝感染,变得柔美起来。

    卓悦浑然不觉,面色平静的望着桌子上的剑胆,用心语和天君不停交流,天君没有,一些密法无法施为,故此才让卓悦将剑胆拿去参悟,可一连试了许多办法,却还是无法让剑胆有分毫反应。

    “血灵不成,我们试试某些上古时代的秘誓吧,不过有些风险,万一成了剑奴可就麻烦了,我倒是知道一些上古秘誓的内容,自己看着办吧。”天君丢出一个不成熟的提议。

    卓悦在明白剑奴是什么之后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开什么玩笑,自己是要掌握修剑之法,而不是为了成为剑魂的仆人。

    “还有个办法……咦?!”天君惊叫一声,在识海中喊道:“卓小子,你快看!”

    卓悦收回神识,看到桌子上的一幕顿时心神一震!

    六枚黑乎乎的剑胆中的一枚此刻正散发出阵阵幽光,原本漆黑黯淡的圆形躯体变得犹如黑水晶一样灿烂夺目,无数仿佛头发一样的青丝从剑胆中释放出来,轻柔缓慢的漂浮摇曳,这本该是无比诡异的一幕,可不知为何,卓悦心中却升起浓浓的悲伤。

    青丝摇曳,彼此纠缠,温柔缠绵,就仿佛恋中的人,这些纠缠的青丝渐渐组成一把奇形怪状的长剑……

    剑柄如心,剑锷如眼,剑却是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泪珠儿组成!

    卓悦望着这般泪剑,心中泛起无穷的哀伤眷恋,他口中轻吐两个字……

    “相思!”

    不知何故,卓悦觉得这把奇形怪状的长剑就应该叫相思!

    相思剑!

    只有相思才这般刻骨,只有相思才这般眷恋,只有相思才这般黯然神伤,如此丝纠缠!

    不可舍,不能舍,相思入骨,相思入命!

    脑海中泛起一抹倩影,卓悦痛苦的闭上了双眼,佳人已去,相思未尽。

    相思剑成,无声无息,无尽哀伤眷恋笼罩在堂屋之中,绿珠芳心巨颤,她忍不住就要掬然泪下,仿佛受到了命运的感召,绿珠放下手中团扇,伸手抚向了相思剑。

    剑轻颤,发出轻吟之声,与旁的剑鸣声绝然不同,相思剑的轻吟声就仿佛多人百转千回的低叹,令人为之心碎,那一刻,绿珠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一生,不!

    是生生世世!

    千百度的转世轮回,只求他相思一顾,片刻倾

    晶莹的泪珠掬然而下,从脸庞滑落下去,在手背上溅出一串串碎片落到相思剑上,剑被泪光一溅顿时光华流转,仿佛瞬间有了生命,灵动到仿佛能随时腾空化龙而去!

    一声女人的轻叹声陡然响起,相思剑飞散成无穷丝落到绿珠上,转眼间没了踪迹,而绿珠也眼前一黑,昏迷过去,若不是卓悦手快,怕是已经倒在了地上。

    “以入道,相思成剑!想不到世间真的有这传说中的修剑之道!”

    天君喃喃叹息,卓悦抱着绿珠,用神识查探,确认绿珠的体无恙后,才皱眉道:“老怪物,绿珠压根没有灵根,相思剑胆为什么会选择她?”

    “灵根?呵呵……”天君笑了起来:“卓小子,这大千世界可是无奇不有,谁说非要有灵根才能修行,你小子捡到宝了,绿珠这丫头是剑玄之体,应剑而生之人,在剑道修行上的天资美妙的让人嫉妒发狂!”

    卓悦神色一动,将绿珠抱去她的房间安置好,一边听天君讲解剑玄之体是什么。

    “太一道君传道四方,这才有了修行之生灵,注意,我说的是生灵,非专指人类,人类虽然是万物之灵,但其余生灵也有成就大道的机缘,因此就有了妖魔鬼怪,也有了三千大道的说法,任何一道都可以修成正果,只看机缘,炼器士可以得证大道,元修也可以,魔修同样可以,但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修玄的法门道路,诸如鬼修,尸修等等,不过修行者寡,故不成大道,而其中就有兵修者……”

    兵修,应兵器而生,有杀戮成圣者,也有以入道者,剑为兵中君王,故此,剑修数量最多。

    剑修的修行道路和元修走的道路截然不同,剑修以剑为,以为剑,达到高层次的时候就以神为剑,以剑为神,是应剑而生之人,根本不在乎灵根与否,而是看有没有剑体。

    “如此说来,绿珠拥有剑体啰?”卓悦问,天君回答道:“当然,而且还是最佳的剑玄之体,否则也无法引动相思剑胆,这也就是我说的剑胆会自行择主的关键,呵呵,机缘呀机缘,绿珠对你根深种,或许正是这样才引动了相思剑胆,毕竟,像相思剑这样的修剑之道可是万年难得一遇的。”

    想到绿珠对自己的痴心,卓悦忍不住微微蹙眉,他无法接受绿珠的感,这以后……

    摇摇头,卓悦将念头扔出脑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这玩意最大的敌人就是时间,什么恨在时间面前都不堪一击,等绿珠见识了大千世界,这份意恐怕就会淡薄下去了。

    “卓小子,知道我为什么会说你捡到宝了吗?”天君兴奋的问道,卓悦不解的摇摇头,天君大笑道:“剑玄之体可是万年难得一遇的修行奇才,我看很快绿珠就能修炼出剑势,甚至是剑意,到时候,你就多了一大助力,嗯,这对重建元宗可是大有好处呀!”

    卓悦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心中另有打算,重建元宗是何等凶险的事,他可不想将绿珠这样一个弱女子卷入其中。

    “总算破解了一个剑胆,也算有所收获,接下来怎么办?”卓悦收回心思,问道:“剩下的剑胆只怕也要机缘才能解开,好处不见得能落到我上,练剑一事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哈哈,你终于想到要练剑了呀,嗯,我还以为你会继续沉迷在神识修炼中呢。”天君笑得很开心,他已经等待很久了。

    “修炼神识,修炼剑法,修炼真元力,说到底都是为了提升实力罢了,只有实力提升了,在人命如狗的世道中才能多几分自保的本事,我要走下去,看这路的尽头到底是什么样子,呵呵,我可不想半途就被人宰了。”

    卓悦轻笑,眼中却闪过一丝凌厉坚决……

重要声明:小说《仙踏青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