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人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鱼凶猛 书名:仙踏青云
    元神,人之根本也!

    没有,修行者凭借强大的元神还能活下去,有关此类的秘法甚多,诸如夺舍、兵解、寄魂、尸变等等,但无论什么密法,都强调一点,那就是元神的完好无损。

    若是元神都自爆了,还谈什么密法?

    当看到血衣老祖自爆时,风聆子等人莫不惊呼,可再看到血衣老祖连元神都自爆了,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个个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风聆子面上一哀,看着满天飘摇而下的紫灵天火,半晌后才反应过来,幽幽叹息道:“吾友血衣……陨了!”

    天火非同寻常,不但有诛邪之妙,更是灭杀元神的不二选择,修行者为什么渡劫失败会形神俱灭,大部分原因倒是因为雷火中有天火的存在,否则毁灭了也还有办法,可天火一烧,便是连元神也烧的干干净净,谁也无法抵挡。

    红莲天火,清虚天火,紫灵天火,天之三火,只有在渡劫之时才会出现的灭世之火,水不能灭,土不能掩,天地之物中就没有能克制这三种天火的东西,唯有修士本的力量可以消弭约束,可如今血衣老祖的元神都落到了紫灵天火中,魂飞魄散已成注定。

    可是,血衣老祖有那么傻吗?

    当然没有,夏侯血衣求的是超脱,不是求死!

    元神碎片与滴滴精血融合,落入紫灵天火中,紫灵天火不住颤抖,飘飘摇摇的洒落下来,每一朵紫灵天火中都含着血衣老祖的一点元神意识,天火霸道,瞬间将元神煅烧成虚无,但那滴蕴含着血衣老祖本命修为的血珠却留了下来,千百万滴血珠被天火淬炼成微不足道的,眼几乎看不到的一粒粒细小尘埃,每一粒尘埃中都留有更加微小的一丝天火。

    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些尘埃,唯有卓悦心头如明镜一般。

    血衣老祖自爆的时候,卓悦感同受,血衣老祖的元神化为千万碎片,经历天火淬炼之苦的时候,卓悦也感同受,两人的心灵紧紧相连,就如同一个整体,直到元神碎片中血衣老祖的意识完全消失,卓悦和血衣老祖的心灵联系才彻底中断。

    “血衣老祖……人杰也!”

    整整七天没有和卓悦联系的天君终于露面了,他喟然长叹道:“大智慧,大神通,大无畏!此等人杰,老夫比不了!”

    卓悦眼望苍穹,默默点头,是呀,修行乃是逆天之路,更是战斗之路,不但要与人争斗,更要与天地争斗,与时间争斗,同样也在不停的与自我战斗,血衣老祖敢走出最后一步正是战胜了自我的恐惧,战胜了对天地的畏惧,那是何等的大无畏。

    舍得,放下,便能不惊不惧,可,试问天下,真正能做到舍得命,放下生死的又有几人?

    正如天君所言,血衣老祖,人杰也!

    天劫应运而生,是修行者突破更高境界而引发的天地异像,不过,也有人认为这是天道对修行者的惩罚和考验,不管怎么说,天劫的目标就是渡劫的修行者。

    此刻血衣老祖的元神和都被毁灭,小天劫也告结束,恐怖的乌云漩涡自行散去,漫天的紫灵天火纷纷星散,化为一点点的火星消散于虚空中,天空中皓月重现,一切就仿佛没有发生过。

    风聆子等人如释重负,暗呼侥幸,若是紫灵天火实实在在的落到栖霞山上,这万年基业恐怕就毁了。

    “可惜了,血衣道友真真是可惜了,不惜一切拼到最后,却在最后一道雷劫中形神俱灭,唉,可惜了,可惜了。”一个风字辈的高手扼腕长叹,甚是为血衣老祖感到惋惜。

    另一个风字辈的高手却不以为然的连连摇头:“夏侯血衣此人,太狂!渡劫之时居然还敢挑衅上苍,这才引来诛杀盖世魔头的紫灵天火,却是给我等提了一个醒,对天道可是要时时存着敬畏之心呀,天心难测,天意难逆,顺天而行才是正道呀!”

    在场诸人都是深以为然的点头不迭,唯有风聆子默然不语,只是皱眉看着下的山谷。

    “风聆子师弟,你在看甚?”一个风字辈的师兄问,顺着风聆子的目光望下去,这才发现山崖下的卓悦,不由得惊咦一声,失声道:“怎么还有个灰衣弟子在此?奇哉怪也!渡劫这等声势都未曾将其毁掉,当真奇怪!”

    几个大成期的老怪物纷纷低头,只见卓悦昂首看天,面色平静悠然,眼中满是期待。

    “这小子,他在等什么?”风聆子心中划过一丝疑问,神识突然一震,风聆子心中一动,猛然抬头,却见皓月之下,血魂刀凌空漂浮!

    “这是……”

    风聆子失声叫道,话音刚起,血魂刀已经起了变化!

    刀上红光绽放,凝而不散,一个个源自上古的玄妙符文飘摇而出,如天花乱坠一般洒落下来,在漫天银色的月华下显得是那么神圣,那些被紫灵天火炼化,飘于虚空中的微小尘埃同时大放光辉,一粒粒璀璨异常,堪比星尘。

    一时间,方圆数十里之内星光熠熠,万千星光闪耀,然后缓缓朝着血魂刀汇聚而去。

    “这是……”

    连同风聆子在内,六位大成期高手的表都仿佛见鬼了一般,人人瞠目结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知道,这一切一定和血衣老祖有关。

    血魂刀,可是血衣老祖的本命魂器呀!

    “难道说……”

    六人同声惊呼,话音未落,就看到血魂刀上闪出一个人影,却是血衣飘飘,眼含邪魅,不是血衣老祖又是何人?!

    万千星尘落入人影中,那抹虚影渐渐充实起来,血衣老祖虚浮于空中,朝着风聆子等人抱拳施礼,微笑道:“夏侯血衣,见过诸位道友!”

    血衣老祖重生!

    “血衣道友,你这是……”风聆子不可置信的望着夏侯血衣,最后苦笑一声,叹道:“吾友,你之神通智慧,风聆子不及也!”

    “不过区区天火炼体之法罢了。”血衣老祖含笑,一迈步就到了风聆子等人前,虚空如同无物,连一丝灵气波澜都没有,便是风聆子他们也没有看出来这是什么玄通,不由得个个脸上变色,难道,这就是长生密境的力量?

    “恭喜道友得证大道!”心念电转,栖霞宗的五位大成高手都纷纷上前恭贺,血衣老祖却是微微一笑,摇头道:“得证大道?呵呵,哪有那么容易,血衣今不过是逃过了一劫罢了,后还有诸多劫难等着呢。”

    在场诸人闻言都是点头,血衣老祖客两句后说道:“今夏侯血衣借贵门宝地渡劫,却是让风聆子兄以及诸位道友受累不少,这份后血衣必有报答。”

    风聆子等人都含笑摆手,连说不必,其实心中却是乐开了花,有了这等长生密境的高手助阵,后栖霞宗上下就更加扬眉吐气了。

    “血衣今能渡劫成功,炼就天火之,却和一个人有关。”血衣老祖话锋一转,几位不知的风字辈都纳闷道:“哦?难怪血衣道友渡劫方法如此独特,原来却是得了前辈点化,却不知是……”

    “呵呵,此人非是什么前辈,却是在下的机缘所在。”血衣老祖哈哈一笑,低头看向了山谷中的卓悦,几位风字辈都同时看了下去,个个面色古怪,这是从何说起?

    “呵呵,此子正是血衣兄的机缘,此事风聆子倒是略知一二。”风聆子微微一笑,看着血衣老祖问道:“你可是想带他走?”

    血衣老祖点头笑道:“正是!此子于我有点化之,道兄也知道,夏侯血衣可是从来不愿欠别人的人,既然他不过是贵门的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不如……”

    “血衣兄随意,若是他愿意跟你走,我等自无不之理,不过……”风聆子说到这里便笑而不语,血衣老祖会意道:“若是他不肯,血衣当然不会勉强。”

    “如此,甚好。”

    风聆子抚掌大笑,血衣老祖和几人打了个招呼,一抬脚来到了卓悦前。

    “恭喜前辈。”

    卓悦含笑恭贺,血衣老祖微微一笑,摆手道:“旁人不知也就罢了,你小子知道我不过是渡了半个天劫而已,有什么好恭喜的。”

    “天火炼体总算成了,前辈多年夙愿得偿,还有何遗憾?后的事后再说,经过这一次的小天劫,难道前辈还会再有惧怕不成?”卓悦笑言。

    血衣老祖哈哈一笑,随即正色道:“若非你点化,我心中畏难岂会消除,有畏惧就过不了破灭一关,细说下来,你对我有大恩,卓悦,我问你,你可愿意跟我走?”

    卓悦一愣,随即沉吟不语,血衣老祖也不催促,只是静静等待。

    经过七天的同心参悟,卓悦对血衣老祖已经是知根知底,此人居于海外一岛,自成一派,门下弟子数以千计,方圆万里内的炼器士都以血衣老祖马首是瞻,若是卓悦跟他走,血衣老祖必然对卓悦千般照顾,可是……

    心念闪动,卓悦做出了决定:“前辈好意,卓悦心领了!”说完,卓悦朝血衣老祖一礼。

    血衣老祖脸上闪过一丝失望和惊诧,面色一沉,不解道:“为何?你在栖霞宗不过区区一外门弟子罢了,即便经过此事,风聆子等人会对你有所照顾,但终归不会及我,你天资有限,老祖可以为你洗髓换体,这等机缘好处你为何放过?”

    卓悦苦笑,这正是他不肯跟血衣老祖走的缘故!

    洗髓换体固然是天大的好事,可他是个元修呀!识海中藏着一个数万年的老怪物和苍梧之根为本体的万宝琉璃树,这些秘密一旦被外人得知,岂不是……

    “前辈厚,小子心知肚明,但小子想,路是自己走的,终归要一步步踏踏实实的走下去,才能走得远,也才走得稳,今卓悦借了前辈的风之力,或许一间就平步青云,可后若是从那云端摔落下来,只怕也跌得重,跌得惨,苦子过习惯了,万般苦头都不觉得苦,可一旦过上了好子,再要去过那艰苦,却不会习惯呢。”

    卓悦初时只是找借口,但越说越是心中有感,不自的就接着说了下去:“小子想,这修行的路本就是一步步走过去的,跟在前辈边固然少了许多磨难,可这些磨难不正是修行中必须体验也必须经历的吗?呵呵,所以呀,这一得一失之间玄妙的很,前辈垂青于我究竟是得是失,真真是不好说呀。”

    血衣老祖原本一脸不悦,可听着听着,脸上的神却变得缓和起来,等卓悦说完,血衣老祖也不点头赞同:“小小年纪能思虑的如此清楚,卓悦,你很不错!”

    卓悦含笑鞠躬,血衣老祖满意的看着他,心中对卓悦的喜更多了几分。

    “既然你心已决,我也不啰嗦了,不过,我还是要送你一样东西,嗯,准确的说,这东西的得来也有你的一半功劳,倒不算是我送你的。”血衣老祖道,卓悦一愣,什么东西,居然有自己的一半功劳?

    血衣老祖神秘一笑,一伸指头,在卓悦的眉心处轻轻一点,卓悦只觉脑海中轰隆一声巨响,浑如遭雷殛,一缕炙之极的东西从血衣老祖的指尖钻了进来,在经脉中游走一圈,轰一下钻进了丹田中!

    卓悦骇然,急忙内视,却见丹田之中,一团小小的紫色火焰跳跃不休!

    “紫灵天火!”

    卓悦心中惊呼,耳际传来血衣老祖的传音:“卓悦,此火已然通灵,你慢慢将其炼化,对你的修行必将有莫大的好处,今我得你点化,这份人我记下了,后若有用到我血衣老祖的地方,你尽管开口就是了。”

    话语间,三道神识灵讯被血衣老祖以莫大神通打入卓悦的脑海中,只一瞬间,卓悦便明白了这三道灵讯的用法。

    等卓悦再次睁开双眼,血衣老祖已经鸿飞渺渺,不见踪影,边却多了一人,却是风聆子!

重要声明:小说《仙踏青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