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血衣老祖(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鱼凶猛 书名:仙踏青云
    血衣男子踏破虚空而来,卓悦竟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灵气波动,这正是大成境界的玄通之一,步虚!

    视虚空如无物的步虚,大玄通!

    瞳孔遽然缩小,卓悦的姿一下变得拔如枪,锐利的双眼直视来者,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让他浑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卓悦,如临大敌!

    “小辈,莫非你还想与我为敌不成?”血衣男子轻笑,一步来到了卓悦前不到一丈之地,风采绝世,伟岸凌云。

    卓悦的神识悄悄在血衣男子上打转,却骇然发现神识如落空处,竟然丝毫感应不到此人的存在,可他明明就站在自己面前!

    高深莫测。

    卓悦脑海中瞬间划过这样一个念头,心中哀叹不已,却是冷静了下来,周气势一松,再无防御姿态。

    “小子卓悦,见过前辈。”卓悦深深鞠躬,行晚辈之礼,面容沉静,态度不亢不卑,令血男子眼中也不闪过一丝惊异,也不见他动作,一股柔柔绵力便将卓悦托了起来。

    “你还真是机灵,罢了,既然受了你一礼,我血衣老祖也不能没有丝毫表示,否则人家还说我吝啬。”说话间,自称血衣老祖的年轻人抬手丢出一粒红莹莹的丹药,“这粒血神丹你拿去服了,伤势立刻能好。”

    灵丹落到卓悦面前稳稳停住,卓悦没有丝毫犹豫,接下血神丹张口服了下去。

    血神丹入肚,一股磅礴精纯的力顿时升腾起来,在卓悦体内激烈冲,卓悦干脆盘膝坐下,闭目打坐消化血神丹的药力。

    陈三路临死前的拼命一击虽然没有杀死卓悦,但也洞穿了卓悦的膛,卓悦此刻服下血神丹,前的伤处飞快好转,片刻之后已经恢复如初,可见血神丹的药如何奇妙。

    药力雄浑,卓悦花了好一阵工夫才将其全部消化,也不知这血神丹是如何炼制,不但有白骨生肌之妙,而且还能提振真元,等卓悦彻底消化了药力,发现自己的修为竟然又精深了一分。

    “多谢前辈赐药之恩。”卓悦站起来又是深深一鞠躬,血衣老祖似笑非笑的淡淡道:“你这小子倒是好胆识,听到我血衣老祖的名号居然丝毫不惧,竟然还敢服用我给你的丹药,难道你就不怕我害你?”

    卓悦一愣,随即坦然道:“前辈说笑了,前辈修为通玄,等若神人一般,若是前辈对卓悦有丝毫不满,一指头便可以让卓悦轮回几百次,又何须如此麻烦?”

    这番马倒是卓悦的心里话,和大成期的修士相比,自己弱小的就和蝼蚁一般无二,别说血衣老祖拿出的血神丹确实是疗伤圣药,就算是毒药,难道自己又有其它选择?

    毒死是死,轰杀成渣照样是死。

    “呵呵,你倒是看的开,卓悦我问你,你今年多大了?”血衣老祖微微一笑,心里却是对卓悦越发的好奇了。

    “启禀前辈,卓悦今年十四了。”卓悦故意说大一岁,可这个答案还是让血衣老祖大吃一惊。

    “十四岁?!”血衣老祖惊诧的打量着卓悦,目光如炬,眼绽奇光,卓悦只觉一股磅礴的压力从虚空涌来,便是连呼吸都变的无比困难,血衣老祖那如有实质的目光更是直刺他的心神深处,让卓悦升起一种自己在此人面前毫无秘密可藏的无力感。

    “尔敢欺我?”血衣老祖轻喝,卓悦耳中雷霆骤响,头晕眼花,神识散,卓悦大惊,不顾一切的大喊道:“前辈何出此言?就算再给卓悦一百个胆子,卓悦也不敢欺瞒前辈呀!”

    “哼!”血衣老祖一声冷哼,卓悦如遭雷殛,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张口喷出一口鲜血,一声冷哼竟然震得卓悦内伤不轻。

    “观你面容倒是稚嫩,可你的灵根不过区区的二品罢了,就算你从娘胎里开始修行,区区十四年也不可能修炼到引龙期,你不是欺瞒于我,难道还有别的缘故不成?”

    血衣老祖淡淡道,眼中有杀机一闪而过,周的气势为之一变,卓悦只觉此时面前的站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择人而噬的万古凶兽!

    “前辈误会了!小子之所以能突破到引龙期,实是另有一番机缘……”卓悦忙将倪长峰血祭一事说了出来。

    遇事有静气,越是遇到生死大事,卓悦也就越发的冷静,他虽然不知道血衣老祖为什么会盯上自己,但卓悦却明白自己此刻的处境何等艰难,生死都在血衣老祖一念之间,于是便把一番话说的九分真,一分假。

    倪长峰的种种当然都是真的,至于具体过程,卓悦只透露自己太魔力炼体之时的种种痛苦,至于为什么血祭没有成功,倪长峰又是何等遭遇,卓悦却是用自己昏迷不醒的借口一语带过。

    “太血祭中途被打断,唔,倒是有可能让你落到好处。”血衣老祖若有所悟的点点头,说道:“原来如此,你小子倒是运气极佳,必死无疑的血祭居然使得你直接晋升到了引龙期,而且还让你的法力中也夹杂了一部分太魔力,难怪你可以使用魔器,不过……”

    一句不过让卓悦的心又提了起来,血衣老祖用玩味的目光望着卓悦,问道:“知道我为什么会注意你吗?”

    “小子不知。”卓悦恭谨答道,这也是他纳闷的地方,自己一个小小的引龙期修士怎么就引来了血衣老祖这等强者的关注?

    难道是……

    就在卓悦疑神疑鬼之际,血衣老祖已经说道:“十四岁就顿悟,呵呵,虽不能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也古怪的紧呢,卓悦我问你,你因何而顿悟?又悟到了什么?”

    一听这话,卓悦才明白了症结所在,心中苦笑连连。

    “晚辈进入宗门后每里埋头苦练,丝毫没有察觉时间飞逝,一晃眼数月时间过去了,今到了集市中,见到种种繁华景象,突然心有所感,便问自己,为何要苦苦修炼,正是这一问,让小子想的入迷了。”

    谎话要有九分真才能骗到人,卓悦这番话九成九都是真的,血衣老祖焉有不信之理,闻言顿时眼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为何而修炼,这问题……有几分道意呢!”血衣老祖缓缓点头,脸上露出深思之色,眼中邪魅不在,全是空灵,显然内心极受震动。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为什么,血衣老祖也不能例外!

    为何而修行,卓悦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答案,血衣老祖呢?他为何而修行呢?

    山林无声,卓悦无言,血衣老祖眼望苍穹,看那风起云动,就仿佛痴了一般,俊美无瑕的脸上时而忧伤,时而愤怒,时而悲悯,时而开心,时而缠绵,时而神采飞舞,时而萧索低沉……

    种种表便是种种心境,血衣老祖已经沉陷到自己一生的悲欢离合中,可怜的卓悦也不由自主的跟着血衣老祖一起经历种种心路历程,这一刻,卓悦因血衣老祖的伤悲而伤悲,因他的喜悦而喜悦,恰似将血衣老祖的一生重新经历了一遍。

    这是难以言说无比奇妙的机缘,卓悦和血衣老祖变成了一体,犹如经历了另外一世人生,这是血衣老祖的一生,也是卓悦的一世!

    正是因为这样,卓悦知道了血衣老祖是何人,又有着怎样的经历,如何的,他对血衣老祖的了解正如同血衣老祖对自己的了解!

    斗转星移,时光飞逝,夕阳西下,朝阳又升,如是,七个昼夜过去,血衣老祖抬头看天,没有丝毫变化,而卓悦则坐在地上也是一坐七天。

重要声明:小说《仙踏青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