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顿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鱼凶猛 书名:仙踏青云
    茶楼中人来人往,笑语欢声,各种声响不绝于耳,可卓悦却浑然不觉,只是呆呆地望着自己面前的一杯清茶,魂不守舍。

    为什么而修行?!!

    这个无比简单的问题仿佛一道天雷轰入卓悦的脑海中,卓悦茫然自问,却没有答案……

    为长生?

    不!长生何乐?活的不开心,活着不过是炼狱之苦,辛辛苦苦攀爬修行之路,若是只求向乌龟一样活得长久一点,就算活个千年万年又能如何?

    求逍遥?

    修炼何来逍遥?炼心炼体炼神,何其辛苦,便是踏入先天境界也还有无数劫难等着,谁敢逍遥?谁能逍遥?!

    求富贵?

    卓悦心中苦笑,若是求富贵荣华,只要走进三千丈红尘中,哪个炼器士不能信手取之,可他们还在苦苦坚持,与天道斗争,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无数个“为什么”如同雷霆一样在卓悦的脑海中轰然作响!

    茶楼中,一股茫然无助的气息从卓悦上悄悄散发出来,如一层无形的气焰笼罩在他四周,所有靠近他的人都会在瞬间心生困惑,不由自主的问自己,为什么?!

    卓悦的识海中,每一株药草都在轻轻颤抖,青蒙蒙的虚空不停翻涌,仿佛有什么妖魔巨兽就要冲入其中!

    万宝琉璃树下,天君盘膝而坐,面带微笑,那些穿过他躯的银光闪闪的锁链时隐时现,万宝琉璃树依然静默。

    无形无质的气息悄然扩散,凡是落入这股气息中的人都不知不觉的沉默下来,低头沉思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

    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解不开的谜,无关信仰,无关现实,无关自,无关天地,只关乎于……

    心!

    不知不觉中,原本人声鼎沸的茶楼安静了下来,人人都在低头思考,思考自己心中那个解不开的谜,从心灵深处追问着为什么。

    茶楼不显眼的角落里,两个年轻人目露奇光的望着卓悦,其中一人轻笑摇头,低声嘀咕道:“这小辈还真奇特,居然在这般闹的地方悟道了,呵呵,看其修为并不高呀!”

    另外一个年轻人微微一笑,轻声道:“修为高低和悟道有什么关系,道,存乎于天,存乎于地,存乎于生灵万物,但道更是存乎于心,心悟了便是悟了,悟不了就是悟不了,没什么道理可讲,当年,你悟道之时似乎也刚刚踏入先天境界吧?”

    “呵呵,千年之前的事了,想不到风聆道友倒是记得清楚。”那年轻人轻叹,沧桑无比,但随着他眼珠子一转,那无尽沧桑顿时消散的干干净净:“看他服饰应该是你们栖霞宗的弟子,要不要我助他一臂之力?”

    被唤作风聆的年轻男子用责怪眼神白了此人一眼,到了他们这种层次焉能不知悟道之玄妙,助一臂之力?害一把倒是真的!

    “哈哈哈,就知道你风聆子护短,算了,既然是你的门人弟子,我夏侯血衣也就不掺和了,要是放在别处遇到这样好玩的事,哼哼……”

    不甘心的轻哼两声,那自称夏侯血衣的年轻人才将目光从卓悦上收了回来,然后朝风聆子笑道:“老兄,此子不过区区通灵期就悟道了,这等良材美玉难道你不动心?”

    风聆子神色一动,最终还是轻轻摇头:“灵根不佳,难成大器,悟道只是缘法,世俗中的鸿儒博学之士常也有之,修行之人能不能得证大道,还看天资呀。”

    说完这番话,风聆子叹了口气,将一粒丹药放到了桌子上权作茶资,开口说了声走吧,两人的影同时如云烟散去,不复踪迹。

    卓悦浑然不知道自己到了悟道的关口,更不知道自己被人惦记上,险些就被栖霞宗风字辈的老怪物看中。

    此刻的卓悦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一切,无数前世今生的记忆一幕幕泛上心头,无数个为什么在不停的拷问他最真实的内心。

    前世,苦苦挣扎,为什么?

    卓悦茫然,是为了兄弟?不,最后他背叛了他们,是的,就是背叛!

    卓悦的双手不知不觉的抓紧,指甲深入中,一丝鲜血悄悄滴落下来,他却浑然不觉。

    终于坐上了那个城市黑暗一面的王座,他却要抽离去,他背叛了自己的责任!

    是他卓悦,不,是他卓越将兄弟们带上了不归的黑/路,杀过了人,放过了火,罪孽滔滔,满手血腥,岂能说一声我不玩了就不玩了?

    带着一罪孽和无数让人寝食难安的秘密,卓越能走吗?不能!

    那些衣冠楚楚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不可能让卓越走,所以卓越得死,必须死!

    从来就没有什么黑/道,所谓的黑/道枭雄不过是真正的权势人物养的打手罢了,一直以来卓越就非常清楚这一点,正是因为他看得很明白,所以他才要拼命的争取,争取将这黑/道走到白!

    所以他带着一群兄弟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可是……

    可是他遇到了她,于是,他犹豫了,徘徊了,良心发现了……

    黑色幽默的极致就是让天使与恶魔相,让黑与白的重叠。

    卓越不想走下去了,他天真的以为自己手中握着足够的砝码去谈判了,以为自己可以轻松的解决一切问题,以为这路已经走到白了,他可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可以和心的女人双宿双飞了,可是!

    可是有些人不这样想,于是,这些人给卓越的兄弟们出了一道很简单的选择题。

    卓越死,或者你们以及你们的家人去死。

    所以,卓越死了。

    现实就是这样残酷。

    卓越觉得是兄弟们背叛了他,直到临死前的那一刻他才想明白,其实,是自己背叛了自己,背叛了责任,也背叛他们。

    但明白归明白,心结却在,卓悦不愿意去碰它,因为一碰就会疼,心疼,很心疼!

    当一幕幕不愿提及的往事一一浮现心头,卓悦不得不正面那一碰就疼的心结,于是,他明白了……

    路是自己选的,路是自己走的,想要去哪里,怎么走过去,都是自己的选择,与他人无关。

    一念至此,卓悦……悟了!

    顿悟!

    弥漫在茶楼中的茫然气息遽然一变,充满了明悟之后的大欢喜,大自在,茶楼中的每个人心中都升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愉悦,仿佛在干涸的池塘中艰难求生的小鱼猛然跃入了大江大湖中,发自内心深处的愉悦使得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许久未曾有过的纯真笑容!

    卓悦也笑了,笑得无比开心,笑得无比洒脱,笑得无比轻松,他识海中的每一株药草都在欢喜的摇曳躯。

    此时此刻,卓悦终于放下了!

    是的,就是放下!

    此时之前的卓悦背负着太多东西,遗憾、自责、怨恨、不甘、痛悔……种种绪就仿佛一座座大山压在他的心中,他从未真正的开心过,也从未真正的悲伤过,他从未流露过任何真,他活在这世界中,可他的心却从未在此!

    他的心活在过去。

    “我想,我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修行了。”卓悦轻轻开口,仿佛自言自语,脸上泛着轻松的笑容。

    随着他轻轻一句话,静悄悄的茶楼瞬间又人声鼎沸起来,刚才的一幕如同只是幻象,没有人发现有什么不对,高声谈笑的继续高声谈笑,商议事的继续商议事,小二也拎着水壶四处走动,仿佛时间停滞了那么一下,然后重又恢复了自己恒古不变的步伐。

    “为什么?”天君懒洋洋的声音在卓悦脑海中响起,其实他已经无需知道答案了。

    “因为上天给了我一个机会,所以我想走下去,看看这条路到底通往何处,又是什么结果。”

    神识所化的分随着卓悦的話音缓缓出现在万宝琉璃树下,听到这个回答,原本一脸无所谓的天君眼中闪过一丝惊奇,他坐直了子,低头沉思一阵,然后才抬头望着卓悦问道:“就这样?”

    卓悦脸上挂着无比轻松的笑容坐在天君对面,眨眨眼,问道:“是呀,就这样,难道这个理由不够吗?”

    天君无言的轻笑,点点头,没有再言语。

    不够吗?足够了!

    为什么不重要,去哪里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为什么而去,这就足够了。

    心之所向,即是彼岸。

    “好了,我们还是说说剑胆的事吧。”卓悦的分伸了个懒腰:“能让你看重的东西必然不是凡品吧?”

    “呵呵,现在的你有资格知道剑胆关于剑胆的一切了。”天君的点头笑道,显得心极好:“卓小子,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炼器士以器为战,我们元宗呢?”

    卓悦一愣:“元宗以为器,当然是以体作战,难道……”话音一顿,卓悦一拍大腿,叫道:“我知道了,剑胆就是元修的武器!”

    “对,也不对。”天君点头又摇头:“我们元修的体固然是修行之本,但那是对抗天地的手段,不是战斗用的,连最差劲的猎人也知道使用武器,何况我等元修了,剑是我们的武器,剑胆不是。”

    卓悦不言,静等下文,天君继续说道:“剑胆非剑,也是剑,每一个剑胆的本体都是一把剑,但剑胆中蕴含着使用者的所有领悟,已经自成一体,元修陨落之时如果他的剑没有毁灭,剑胆就会自行飞遁,另觅主人,你可以这样理解,剑胆是有了灵魂的剑。”

    “有了灵魂的剑?那岂不就成了魂器?”卓悦纳闷,不是说元修无法炼制魂器么,怎么……

    “剑魂和器灵完全不同。”天君摇摇头,说道:“剑魂不会被收服,也不会被封印,更不会像器灵一样被人使唤。”

    卓悦诧然,那这玩意是干啥用的?

    “剑魂是传承。”天君一语道破天机。

    “传承?”卓悦有些明白了。

    天君很耐心的解释道:“对,就是传承,剑胆中蕴藏着原主人的剑招、剑势、剑意,甚至是剑心,这些其实就是原主人对剑的领悟,正如炼器士的魂器五花八门一样,元修使用的兵器也有许多种类,但使用最多的还是剑,所以我们把所有蕴含领悟的兵器都称为剑胆。”

    说到这里,天君罕见的幽默了一下:“其它兵器叫起来似乎也不好听吧,刀枪也就罢了,若是元修的武器是根狼牙棒,岂不是要叫狼牙棒胆?或者使用棍子,难道叫棍胆?”

    “滚蛋?呵呵,果然不好听呢。”卓悦大笑。

    天君也是呵呵一笑,然后说道:“并非所有元修使用过的武器都有资格成为剑胆,只有那些真正掌握了剑的大神通者才能使得他的剑拥有剑魂,你现在知道刚才一块灵石买来的是何等宝贝了吧!”

    卓悦哈哈大笑,连连点头,心中得意无比,连说自己运气逆天,天君见状无奈的摇头道:“狗!不是你运气好,而是因为元修都快死绝了,若是放在以前,一枚剑胆出世,立刻就有无数人红了眼去拼命争夺,如今,唉,如今呀……”

    无比伤感的连连叹息,天君一脸落寞,再也没了说话的兴趣,卓悦感同受,也沉默了下来,如今的元宗,恐怕只剩下自己和天君了。

    一个是连躯体都没有的老鬼,一个是前途未卜的修行菜鸟,怎么看,元宗最后的血脉都没有希望了。

    “天君前辈,如果……我是说如果。”卓悦突然开口,无比诚恳的看着天君说道:“如果有那么一天,我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定程度,我一定会让元宗重现人世!”

    天君的躯猛然一震,他抬起头来,神光四的双眼不可置信的望着卓悦,当看到卓悦眼中的坚定和诚恳,老人强忍激动缓缓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仙踏青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