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奔雷拳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繁写 书名:狐引
    “你要进宫?”质子院中,长年驻扎着一位鸿胪寺少卿,专司此处。赢华势大,因此对于质子一向傲慢,这位少卿年近五旬,头发已然花白,体肥胖,手上戴着七八个绿宝戒指,装束华丽。听了姬牧的话后,慢慢皱起眉,毫不掩饰的打量着姬牧的穿着——半旧的月白长袍,本是飘逸出尘的颜色,却因袖口、衣角几处地方磨损过度,显得极为寒酸,足上一双短靴,隐约看出修补的痕迹。

    此外,姬牧束发用的,也只是一只寻常铁环,莫说与他的份,一国世子相比,极乐城里随便拉一个富家子弟出来,都比他气派得多。

    少卿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冷笑:“尔等小国寡民!就是这么不知礼数!本朝皇宫是什么地方,是你想进就进的么?真是不知所谓!”

    “少卿大人,前不久,我在秋狩中不慎坠崖……”姬牧并不生气,他空有一个尊贵份,从记事起,却从来没有享受过自己应得的一切,反而尝了诸多冷眼,因此早就不把这些事放在心上,依旧心平气和的说道,“幸蒙华音公主垂怜,派太医来为我诊治,又遣使女送来伤药,如今我已痊愈,因此想入宫当面拜谢公主之恩!”

    “华音公主?”少卿歪坐的姿势,顿时正了正,华音公主心地善良、待下宽厚,深得帝君宠,满朝上下,提到这位公主都有几分敬重。少卿也知道,前段时间秋狩,眼前这个既越质子出了大丑,差点当场摔死,后来被送回质子院,他还以为又要准备一副棺材,哪知却来了名太医,治了几天,居然活了。当初这名少卿还啐了一口,烂命一条,偏生病而不死。

    他明明记得那名太医水平一般,不过是太医院怕华音公主问起来不好回答,勉强指派过来的。

    少卿沉思着,斜睨见姬牧不卑不亢的站姿,心头冷笑:又一个不知死活想要趁机往上爬的蠢货!

    质子生涯清苦难捱,因此有许多质子会想种种办法,接近、交纳赢华权贵,以取得更好的生活条件,有的质子甚至为此不惜卖国。反正他们被送到赢华为质,也等于是把命交过来了。

    最著名的莫过于二十多年前的西夜国质子,那位质子是西夜王与一名宫女所生,不到十岁就被送来为质,吃过许多苦头,结果他居然与赢华当时最富权势的六皇子搭上了关系。

    在六皇子的扶持下,这名质子不但最终回到了西夜国,还设计杀了自己所有的兄弟,迫老王退位,成为了新的西夜王!至今,这位西夜王依旧在位。反倒是六皇子,最后角逐帝君之位时输给了如今的帝君,悄然病逝,湮没在极乐城的记忆里。

    从诸国向赢华派遣质子以来,也就这么一个质子成功翻。至于其他人,要么安稳规矩的待在质子院里等死,要么,不安分的,死得更早!

    少卿扫了眼姬牧,心里已经为他的打上了不安份的标记,他也不点破,淡淡道:“华音公主份尊贵,不是你说想见就能见的,本官会为你报上去,至于公主要不要见,那就看你造化了!”

    “多谢少卿大人!”姬牧从容行礼告退。

    出了鸿胪寺少卿的院子,姬牧心中暗暗期待:“那位华音公主心地善良,她既然肯为我一个质子派来太医,并且还派边使女送伤药来,显然是很好说话的人,未必不肯见我。只是……不知鸿胪寺少卿会不会真的禀告给她?”

    鸿胪寺的这些官员,对质子院众质子虽不能说手握杀生大权,但想背地里死他们中的一个,却是极为容易,因此姬牧也不敢确定,那个少卿到底会如何做。

    如果能够见到华音公主,以这次秋狩中的坠崖为借口,请求时常出城习练骑,到时候就有机会暂时避开监视之人,去呼唤帝天长生了。

    姬牧呼了口气,他此刻的气色与秋狩之前迥然不同,劫灭真诀的苦修,让他整个躯体,都仿佛被重新激发了活力一样,焕发出一种盎然的生气。伐肌境,只隔咫尺。因此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寻到一篇武诀来修习。

    回到西三跨院,姬牧刚刚走进门,不由一愣。

    往常他坐的位置下首第一张椅子上,却已经坐了一个人。

    “世子!”素明正在奉茶,见姬牧终于回来了,连忙介绍道,“这是姑墨国的公子雅,他是来道谢的。”

    听到素明的称呼,那人也随之起,向姬牧行了一个郑重的礼节,这人大约十一二岁,眉目清秀,只是脸色苍白,比起前几的姬牧差不多,他上的服饰华美隆重,显然是将这次登门道谢当成一件重要的拜访,特意穿上参加元宵赐宴才穿的朝服。

    此人,就是姑墨质子了。

    姑墨国的国姓是周,周雅礼仪齐整,姬牧连忙还礼,两人寒暄一番,才分宾主坐下,姬牧开口道:“公子病中,怎能亲自前来?派随从说一声也就是了。”他扫了眼素明,轻叱道,“素明,你是去送药的,怎么也不阻拦一下。”这一番对答,是礼仪应有。姬牧心底却暗暗奇怪,这个公子雅,看起来确实是大病一场的模样,只是他好得未免太快了,昨天素明去送药,据说还是病得厉害,除了自己那随从谁都不认识,今天居然就能自己来道谢了。

    “此事是周雅孟浪了!”周雅连忙阻止姬牧的呵斥,解释道,“若无世子赐药,雅早已魂魄杳渺,只恨无长物,惟有亲自前来,面谢世子,还请世子不要介意!”

    说着,他面上露出一丝羞愧,姬牧心中暗叹一声,诸国君王之子,听起来尊贵的份,一旦出为质,却贫无比。尤其,他们为质的还是赢华这等帝国。

    燎星洲的国家分三等,第一等就是赢华这样的帝国,国主尊号帝君,元配为皇后,诸子为皇子,诸女为公主,储君号太子;第二等,是王国,譬如既越国,国主称王,元配为王妃,诸子只能称为公子,诸女只在本国称为公主,到了赢华境内,便降为郡主,而储君,也只能称作世子;第三等的一些小国,即姑墨,国主甚至不能称王,仅以国主呼之,元配也只称夫人,诸子为公子,诸女除了本国外,其他地方只为县主!而且储君之号,仅为冢子。

    燎星洲按嫡长承位制,除非像赢华前朝一样,皇后膝下无子,才会出现诸子争位,否则都由嫡长子为储君。正因如此,姬牧即使失宠被出质,世子封号却依旧在,这是因为既越王正当壮年,也不急着要一位继承人,另外以世子为质,也显得更有诚意。然而这种做法,却为姬牧招来远在既越王宫内的杀机。

    两人接下来又寒暄了数句,姑墨质子虽然瞧起来眉间颇多不屈之气,不过终究年纪不大,对姬牧的援助很是感激,言谈时态度也十分恭谨。姬牧和他说了半晌话,见他脸色苍白,便委婉提出,让素明送他回去休养。

    周雅知趣起告辞,不过走时却从袖中取出一卷书册来,有些尴尬的对姬牧道:“世子救我一命,无以为报,这卷书册,却是从前我娘留给我的,还请世子莫要嫌弃。”说着,他将那卷书册向姬牧手里一塞,便匆忙告辞而去。素明跟着送出,姬牧本要喊住他归还,低头一看,却见那书册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奔雷拳诀。

    看到这卷拳诀,姬牧已到嘴边的推辞再也说不出来,心底却有几分懊悔,早知如此,也不用费心思去设计华音公主那条线,毕竟他也有所耳闻,华音公主,不但心地善良,而且国色天香,而且年已十六,许多赢华的权贵少年,都觑在眼里,相方设法,尚华音公主。

    自己一个王国质子,吃不好穿不好,如履薄冰,若是过于接近这样一个人物,显然会招来许多人的仇恨。当初因为手边没有功诀,他只能想办法去找帝天长生,现在有了这部拳诀,哪怕是最浅显的全体拳诀,在炼炁境之前也能用了。

    不过握着这部拳诀,姬牧很快将诸事丢在一边,全神贯注的翻开看了起来。

    机会,是重要的,但是抓不住,那和没有也差不多。

    姬牧很明白这个道理。

重要声明:小说《狐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