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劫灭真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繁写 书名:狐引
    秋清晨,寒气已重。

    质子院,西三跨院内。姬牧一半旧布衣,面色依旧苍白,眼神却亮得出奇。这间跨院,是专门给历代既越国派遣来的质子居住的,平时只有既越质子和质子随从,地方不算大,分内外两院。而姬牧只有一个随从,就是素明。

    此刻素明被他派到外门把守,因此内院中,仅姬牧一人,显得格外寂静。

    若素明没有被支开,这份寂静,却要被打破了。

    因为此刻姬牧以入定的方式静坐于地,神平静,但是,他全上下,足足数十处大上,赫然插着一根根足有三寸来长的铁针!

    没错,是铁针,不是医师诊治用的银针,也不是名医解厄用的金针,而是被用在刑罚里的铁针!这种针,经过特制,每一根扎进人体内,都会带来最大程度的痛楚。据说一些实力高深的武人以武犯,被抓到后,寻常的杖责鞭打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是铁针之刑,不知道撬开过多少武人的嘴。

    甚至许多国家,将铁针施刑专门列入掌刑者的考核之中。据说燎星洲最硬气的一个武人,是抗三百六十五根铁针,熬过一个多月不得不招供!那名武人的实力,是万象境!

    武人七境,最高境界的游宸,放眼整个天下,都是屈指可数。整个燎星洲,游宸境武人仅仅只有三位!因此万象境武人已足可在洲内横着走了,既越王乃星榜前十,也不过是万象境而已。纵然如此,那名武人却依旧在铁针刑下崩溃!

    从这件事传开后,铁针之刑被视为武人专用刑具!原因无他,手段最拙劣的掌刑者,单用一根铁针,就能将伐肌境的武人玩弄得死,更不用说普通人了。

    此刻姬牧一口气给自己扎上数十根铁针,若让素明看到,不当他坠崖摔傻了脑子才怪!

    姬牧这么做,当然不是傻了。而是因为劫灭真诀!

    姬牧在胎中时,生母具兰长公主受人暗算,积下病根,勉强生下他后不久便生机断绝而亡。而姬牧也被牵连,先天不足,体质虚弱不堪,早被断言此生无望修武,而且必然早夭。这别说是在以剽悍著称的既越国,就是在文武相对而言比较平衡的赢华,也注定被轻视。

    而他能够活到十三岁,一是因为他的父母,无论是具兰长公主,还是既越王,血脉都远较常人强健;二是因为素明看顾尽心,才能够在艰苦的环境里,生存下来。纵然如此,秋狩坠崖一事,也彻底断绝了他最后一丝生机!

    若无帝天长生,这次他必死无疑。否则自从具兰长公主殁后一直谨慎小心照顾着姬牧、从不肯显露半点峥嵘的素明,也不会动杀机,打算姬牧一旦去世,就立刻带着他的尸体,杀回既越王宫,给王宫某些人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但是帝天长生的残缺妖魂为姬牧续命十余年,却无法给他一个全新的体。以被无数名神医断言不可能踏入武途的体质去妄想三十岁前达到万象境,无疑有点痴人说梦。不过,帝天长生似乎不是第一个痴人说梦的。

    因为他强行打入姬牧意识中的那卷劫灭真诀,开篇赫然是创出这篇功法的人的自叙,劈头就是:“余幼多病,时杏医诊之,言穷尽药石之力,寿不过十,乃弃于野……”

    劫灭真诀的创始人,竟有着被杏医诊断穷尽药石都活不过十岁的病弱体质,并且因此被丢弃于旷野!

    医师不像武人、妖修那样,有着清楚明了的实力划分,所谓神医,是对一些医术明显比同行高明者的敬称,就相当于称武人为“高手、强者”一样,是一个含糊的概念。而杏医却不一样。

    杏医,只有一种医师有资格被这么称呼。那就是参加过杏林考核,并且成功过关的医师!杏林考核对于外人而言一直是个谜,甚至连杏林是一个地方,还是一个势力,都无从得知。只知道通过杏林考核的医师,往往会在自己的随之物,比如衣物、药箱、医囊上,作一朵小小杏花的标记。

    这个标记,没有通过杏林考核的医师,无人敢于冒充。这是因为杏医在医界相当于游宸境武人、或者说妖修界天妖般的存在!任何一名敢于冒充杏医的人,都将受到整个医界的唾弃,甚至还会被委托追杀。

    燎星洲有三名游宸境强者,然而杏医,却出现过一位!这一名杏医行踪诡秘难测,曾以三味寻常药材入药,为被整个太医院判断必死的赢华前朝帝君延寿六十余年,并且在这六十余年里,那位帝君东征西讨,打下大半个惊龙野,而且还生了二十多个子女!当时那名杏医飘然一现,旋即杳然,赢华皇室曾昭告全洲,若那位杏医愿意每年去为帝君诊治一次,愿以国师之位,虚席而待。即使如此,也再未得到杏医的消息。

    事实上,在姬牧幼年时,素明一直有个祈望,就是能够得到一名杏医,为姬牧再次诊治。而创出劫灭真诀的人,赫然是被杏医判定无望的体质。

    也正因如此,这部劫灭真诀,却是专门为体质差、而且是越差越好的人打造的。

    它的修习方法与普通人修武之法都不一样。

    常人修武,有条件的都会准备药汤来巩固、修复体以及一些暗伤,而劫灭真诀,却是反其道而行之,需要按照一定的方法,不断折磨自己,通过类似于自虐的方式,以激发躯体中所有的求生本能,从而别开蹊径,利用最为原始本能的求生、存续意识,来引动元炁入体。

    劫灭真诀入门篇言: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其一遁去。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天地之间,任何看似死局,其实都蕴涵着一条生路。而劫灭真诀,正是当初那名创始人襁褓被弃于荒野,本能求生中摸索到的那条体质极差者,踏入修武之途的唯一生路!

    姬牧起初看完这篇劫灭真诀,非常怀疑当初那名创始人痼疾在不想活了,在自杀——而且是极为残酷的自杀过程中找到这个方法的。因为修习劫灭真诀的惨烈程度,完全令人发指!

    单看入门开篇就知道,需要同时刺激周四十九处大!这些大,无一不是要害所在!而且口诀中说得明白,同时刺激这些大,虽然不会死去或残废,却会产生巨大的痛楚,而且这个过程中,绝对会保持清醒!这种痛楚,即使是破脉境武人都难以承受。所以修习者还要再封住自己的哑,以免承受不住痛呼出声,泄掉那一口武人之气。

    总计五十根铁针,琳琅满目的分布在姬牧全上下。此刻他面色平静,并不是因为意志坚韧得连破脉境武人都无法承受的痛楚都能忍耐下来。而是因为他的面部表,也被这五十根铁针封住。

    事实上,从插下第五十根铁针起,姬牧就后悔了。

    痛!

    难以形容的痛!

    在他的记忆中,自己从前重病发作时的痛楚再增加百倍、千倍!都没有过如此痛苦的经历。在这种况下,姬牧已经彻底失去了自控能力,他本能的想要大喊,然而五十根铁针,稳稳的封住了他一切反应。

    他像是把自己锁进了一座炼炉里,毫无办法的承受着铺天盖地的痛楚来袭。

    素明被他吩咐守在门外,不得呼唤,不许入内。

    姬牧彻底绝望。

    他现在无限怀疑,所谓劫灭真诀,是不是帝天长生度劫失败,特意找出来再编造一个故事,让自己自虐来报仇的?

    也许帝天长生正在附近哪个角落看着,笑得开心吧……

    无法形容的剧痛中,姬牧觉得,每一息过得,都漫长如经年,每一刻,他都怀疑自己会活活痛死。两个时辰,他甚至觉得已经过了整整一辈子!

    因此,当两个时辰一过,五十根铁针自动跳出体外,姬牧终于奄奄一息的能动了时,他就这么瘫倒在地,仰望着头顶赢华帝都高远的天空,无限感慨。

    就在这时,一种微妙难言的感觉,从他体内升起。姬牧屏息凝神,静静感受着,半晌,他疲惫的合上眼,轻声低语:“帝天长生,若我真的踏上武途,一定不忘你之大恩!”

    他孱弱不堪甚至无法拉开象样的弓弦的体,在经受如此折磨之后,却似乎出现了一丝勃勃生机,仿佛初的种子,埋藏着,期待着,不似从前,一如深冬之旷野,毫无希望。

重要声明:小说《狐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