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争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道祭天 书名:幻起幻灭
    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惊心的事,外面风平浪静,我的意识内却激烈万分。这股神力迅速化为了一股意识,从我听到的琴音中夹杂而来。开始细小,但是一旦进入到我的脑海中就陡然变大,似乎疯狂的想要占据我的全部意识并吞噬我。

    外面琴音渺渺,周围的迎宾、护卫和龙兄都听的如痴如醉,而我却感觉天昏地转。那丝意识分明很细小,却如病毒一般,寄生,同化并继续分裂,然后在我脑海中形成了一股铺天盖地的气势。在此面前,我的意识如蚂蚁站在巨象面前一般。如果说此时我放弃了的话,那么我可能就会变成此意识控制的一具尸体罢了,向问天就会彻底的从世上消失了。不过我经历过过的事不是此意识可以想象的。我现在的意志如磐石一般坚毅,我在这股意识的风暴中屹立不倒。不过我感觉就算我自己不会被磨灭,但一点点的被同化被消耗,我的意识照样肯定会被湮灭。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此时的心境却很平静,这很有可能跟我自创的功法有关。一句万物阳互换,阳极生,极阳现,道法自然,字字如在我心头喝道。精力、神力如阳之力迅速的进入了我的意识进行反扑,先前被我同化的意识迅速被唤醒,来的快去的也迅速。不过在最后一丝意识快要被唤醒时,一股外来的意识似乎想要逃走。

    “来而不往非礼也。哼。你既然想要逃,那么我就祝你一臂之力。我的神力和精力凝聚起来迅速的缠绕到此意识上。”我暗想。

    “去。”我喝了一个字,意识内神力和精力就像两个护卫夹着囚犯一般,很快变消失了,但我知道他们是跟随者此意识去到了他的本源。

    琴声曳然而止。如厉鬼尖叫一般划过天空。如此的刺耳。瞬间变唤醒了所有的人。

    而此时的我浑已然汗透,不过稍微运了一下精力烘干了一下。我冷冷的看着苏沐雨。我心中疑惑不解,虽然龙兄可能要求苏沐雨试探我一下,但也么有如此之过,况且我自认为与此女子素未萌生。没有仇恨,那是为什么要下此狠手。

    我敲了敲头,道:“姑娘琴声简直是一绝,不过小子不慎酒力,头疼,先要告辞了。”我看了看龙兄。

    苏沐雨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略微的点了点头,眼中一片茫然和心痛。

    龙兄不明所以。心中想到:既然苏姑娘的琴声都拿他没办法。哪我一定要结交此人。于是也不便强留我,辑手道:“今只是与问天兄小聚,改一定要亲自登门拜访,好于问天兄畅饮。哪为兄就不留您了,来人,送问天兄。”

    我翻来覆去的回想着发生的一幕幕。突然我想到了哪把白琴,我在临到时仿佛看到琴上露出了一个黄豆大小的小洞,上面还有一点点白烟,当时我觉得蹊跷,现在看来一定有原因。

    其实我不知道的是我走了不到一刻钟。苏沐雨叫人送给龙兄一封信。信上如是写道:小女子苏沐雨在此拜罪。龙兄邀我来试探向问天,我也一一如龙兄所吩咐,不过怪哉今白琴暴走,险些酿成大祸,不过此次幸好未有伤及龙兄。此事详不便告知,不过此向问天实力惊人,我所试探并未起到作用,自白琴暴走未能制之,乃高人也,望好自为之。”这封信字里行间透漏出苏沐雨对我的评价。很高,不过也要这个龙兄小心处置。

    只见龙兄少了信,然后闭目养神起来。

    合欢宗某处,“师傅,徒儿有罪。”苏沐雨拜倒在地。

    “何罪之有?”一个老人问道。

    “私人之托,殃及白琴,此琴已亡。”苏沐雨低着头说。

    只见老人手一招,白琴便飞到了他的手中。老人稍微抚摸了一下此琴,变说道:“此琴中残留的白琴老祖的一丝神力已然湮灭。且此琴琴心被神力完全摧毁,不知道谁哪位高手所为。”老者睁了睁眼。似乎此人引起了他的兴趣。

    苏沐雨想了想,道:“徒儿还不确定是不是此人,不过因为此次弹此琴也是受人所托,然后再此期间此琴不受我之控制,神力自动跑出并且消亡。当时当场之人只有龙家三少爷和一个叫向问天之人。但我自认为龙家三少爷没有此番功力,我就只能怀疑向问天。不过此男子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所以徒儿并不确定。”

    “我知道了。此琴琴心虽非万年精魄,但也是千年精魄,何来精魄,当须猎杀聚魄修为的精兽。千年聚魄精兽,其修为已然惊天。当今之世,能获得者寥寥啊。能毁灭此精魄之人神力之深当世罕见,况且白琴老祖的神力也非凡物,当年其修为已然达到化外,他的神力同他的琴声一样有摄人意识之力。看来此男子非得神力和精力双修达到极高的境界才可以做得到。恐怕非一般少年可为。”老人分析道。

    “师傅,您不是告诉徒儿不能进行双修吗?”苏沐雨问道。

    “恩,的确是如此,不过当修为达到一定境界,其实也可以兼修,只是主修哪一方面罢了。”老人解释道。

    “看来此番况可能是这样的。你弹琴之时外面已然有一高手,不过他不在乎你们的行为。不过白琴老祖的神力可能暗藏玄机,陡然想要侵占此高手的体。不过不想此高手修为非凡,白琴反而被毁。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过去。”老者侃侃而谈。

    要是被我听到非得笑死。两个人装模作样的分析,其实都是错的。

    “这次你也下山去吧,百年之战很快要开始了,虽然为师不争名利,但你还年轻,同当世青年才俊比拼一番也可以增长修为。”老者护道。

    “是,师傅”苏沐雨起了来,很快便离开了。

    “哎。”老者深深的叹息中带着一丝无奈与不甘。

    我感觉到这样是睡不着的,于是干脆从宿舍跳了下来,迅速的奔向我的私人修炼场。不过所谓的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碰巧,就遇到了一个人。

    此人就是当和我没有分出胜负的岳雄。岳雄此次不是为了来跟我比试的,他刚好路过而已,门派长老吩咐下去要他去支援一下虎刃宗。谁聊到半路遇上了我,一股狭路相逢的感觉,于是门派的任务完全忘记到了一旁去了。

    “岳兄,我看你火急火燎的,一定是有事要办。我们下次再比试可好。”我猜测道。

    “别啰里吧唆了,我把你迅速打败了在去办我的事,一石二鸟,那不是更好。”岳雄嘿嘿道。

    看来我服软以为我好欺负,我说道:“既然岳兄一定要比过,哪我也就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于是我们便摆起了架势。因为上一次对双方都有所了解,于是两人诡异的防守了起来。互相瞧着对方。其实我并没有打算拼命的意思,哎,谁叫我天生懒命,只是用最舒服的办法解决问题。时间对于我完全就是用来打发的。

    可是岳雄可这么想。难道此小子看出我要办事,故意拖延时间的?他憨憨的想到。不行,我一定要速战速决,于是只见岳雄猛然发力。十成厚土之力加之于体如一座山岳一般跳了起来,然后一个下踢。此脚力压千钧。估摸着想一脚搞定我。

    我叹了叹气。莽汉。雪花步伐一个影错了开来,岳雄此人虽蛮却不傻,脚刚落地便一个回旋踢。此厚土宗没有任何奇招异术,只需要将厚土之力发挥到极限,一力降十会便可。可我这个人却是异数,力量也有,技巧也有。显然我同样的一个夯实的直拳,刺得一声,拳脚接触,我的精力迅速吸收掉此子精力,我此时一个寸拳,以其厚土之力反击于他,岳雄叫新出传来一股如此熟悉之力,但还没想通变如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到最后昏倒前一刻才发现自己是败在了自己的手下。

    看到这一壮汉,我脑门一黑。不可能跑尸野外吧,何况他还没死。于是路上变出现诡异的一幕,一个尸体在斜着走路,然后两脚不沾地。因为在此子面前我的确显得单薄。

    没走出多远。我眼内一缩,只见前面两个怪异之人如毒蛇一般盯着我,我打算转,前面人影一闪,两人完全封住了我的去路。

    这两个人让我感觉到异常的危险,因为我分明从此二人上感觉到毫无掩饰的杀气,我就好像**的站在这杀气的中央。

重要声明:小说《幻起幻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