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平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道祭天 书名:幻起幻灭
    老头子的死后几天来,没有任何人发现,也没有任何人报警。我稍微沉思了一下就明白了。老头子本来就是人道的人,估摸着人道已经有所发现,以为老头子暂时失踪,还无法判断是不是已经死了。所以还没有派新管理者来我们学校。不过瞒不了人道势力多久。我推开寝室的窗户,这是入冬来第一场雪。外面白皑皑的一片,雪不大,但估计已经下了一夜。我沉思着,怎么能够发挥出我的自然道的威力。现在我无时不刻的运行着我的神力精力循环。我的基础益稳固。现在离入世阶段也不远了。但目前我都不知道运用神力和精力的技巧。我望着外面的雪花,漫天遍野都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慢慢的我有所感触。雪花飘落轨迹无形无迹,无可捉摸。飘落到地面也无痕无迹,如若我的步伐形也能如雪花一样那么我对敌就可以首先立于不败之地。慢慢的,腿部和脚步精力小循环逐渐加快。我感觉自己浑变轻,化形如雪花,借自然气流为动力,自然滑动,开始很是别扭,有些动作还违背了我的认识。但随着我的熟练,我逐渐慢慢融入到自然气流当中,我整个人如雪花一般无迹可寻。当我停下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在了外面冰天雪地中,但雪地上缺没有留下我的任何脚印。在雪天雪地创造出我的第一门外功,以后对敌起码可以有一门保命和逃命的功法了。完了完了,我记起来今天轮到我有卫生,我内心暗叹。到教室去领了扫把,迎着风走在校道上。一股香味迎风而来,在着寒冷的冬季充满了温暖。我知道一定是宋老师,全校就她是这个味道。我扭了扭头,慢慢的走了过去。心中一片平静。以前我是那么慕宋老师,但自从觉醒后,我感觉到我的内心越来越平淡,平淡到看到宋老师都能够如此淡定。“咦,这个向问天那天眼神不是很精神的,今天怎么又变得懒散了。难道那天是我看错了?”宋老师想了想,忽然摇头道,暗叹什么时候变得对自己一个小学生这么感兴趣。其实不是宋老师记错了,只是因为我练习了自然道,我现在看起来越来越普通,比之以前更为普通,对于这一现象我还是很满意的。原来还打算找个影藏我的神力和精力的功法。现在不在烦这个事了。我背上扫把,下雪天的卫生任务就是扫雪。虽然路面很滑,不过刚好我刚刚练成了步法。在雪地上可以巩固熟练。边练步伐边扫地,何乐而不为。并且我应承了跟我一起的值生,说我会把他的卫生任务也完成,那个同学当然一口气就答应了。雪天里场上基本没有人。我毫无顾忌的练着步伐。很快就能把任务完成率。闲着没事,我决定练一练基本拳法,我一直认为作为男人不需要武器,拳头就已经够了。如果精力够的话,一拳的力量推山断流,精力到了极致,可以无限加强**和力量。这样我慢慢的出拳,先练力量。手臂没有附着精力。赤手练力。然后附加精力,出拳的速度和力量成倍增强,一强一弱锻炼我的控制力。这样我慢慢的练了快一个小时。突然我迅速停了下来。因为我已经听到有人来了。这是一个女孩子,我开始没有注意,让我惊讶的是女孩子拿出一根笛子。她来干什么?天气这么冷,手都冻红了,少女亭亭玉立,然后不紧不慢的拿着笛子开始吹奏。我突然感觉有点小兴趣了。笛声婉转,尤其动人。声如其人,人如其声啊,我看这个少女应该也是一个美女。我慢慢转正打算走掉的,突然少女清脆的声音道:“你这个人真没礼貌哦。听了我的笛声难道想不告而别吗?”我挥了挥手,然后懒懒道:“无意听笛,不过是打扫卫生路过而已,”然后我加紧了步伐,没有给少女在问的机会。"呵呵,能够抵抗住我的笛声,真是个奇怪的家伙,这个学校也蛮有意思的嘛”少女莞尔道。回到教室我就靠在了窗户边,把玩着钢笔,我突发奇想,用手指慢慢的将体力的神力凝聚在手指,手指慢慢的变化出一个黄豆大小的神力球。然后尝试着外放神力球,神力球脱离开我的手指向窗外飘去,并在我体外一米处就散成神力粒子,并且脱离了我的控制。我没有气馁。经过我多次试验我发现这个技巧最重要的是两点。第一是凝聚的神力球的凝聚度,第二个是控制力来决定外放神力的远近。我决定先试验我目前凝聚神力球的凝聚度。第一次神力球还没有触碰到物体就已经散开了。第二次。第三次。。。。。第一百次。神力球终于可以能够稳定的保持形状。我决定尝试这个神力球的威力。我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凝聚出一个神力球然后慢慢的按到墙面上。神力球不可思议的融化掉墙面并慢慢的陷入到墙内。在神力球进去大约5厘米左右处消散掉。我对此威力十分满意。近距离我可以出其不意。现在第二个关键点是神力的控制力。这非一朝一夕能够练成的。现在我能够将体内的神力外放五米就已经是极限了。目前只有继续增强我的神力循环速度和循环量,这样才能增强我的神力外放范围。一步步来,基础锻炼不能懈怠,其次是加快神力球的凝聚速度和压缩密度。以后我就决定在卫生大扫除时候练拳,那个地方很是偏僻,在上课的时候加强神力和精力的循环,晚上跑到宿舍外河道边练习凝法自然。这样我就可以最大速度的增加我的实力。这一阵子我都在不断的琢磨怎么增强自己的实力,马上有一个月假,我决定把功法练习先放一放,我应该出去走一走,逛一逛看一看,放松下自己,这样更符合我的自然道,并且我也好出去调查一下,既然学校有管理者,那么外面是不是也有管理者,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要从人道的根本开始了解。某一个暗的房间。“鬼爪老祖已经二周没有向组织报到了,我估计他已经遭遇不测了。”一个冷的声音传了出来。原来那个老头子叫鬼爪老祖“那个老头子看的太紧,底下造反的人多了去了。并且他仇家很多,他被干掉我没有半点意外。”一个胖子说道。“影子,你先去调查一下那个学校,凡事反抗的格杀。如果鬼爪老祖没有死,如果讲不出个为什么,那么就按规矩办事。”冷的声音又说道“现在我们谈下一个话题,据说最近有一起无头公案,据说是他们异道所为,食人精力。大家最近小心一点,上面已经排出人员去谈判去了。”“呵呵,如果打起来最好了,我喜欢”不知道是谁在说话。“好了,先讨论到这里,记得我说的话,最近的道世很是诡异,我们这里要确保不出大事,大家都回去把”,房间又归于平静。

    在一片红色的荒芜的土地上,风带着沙吹过一道道沙痕。不远处走来一个妖艳的女人,就是我噩梦中的魔女。魔女吸了自己带血的手指,她的脸上泛出一阵妖异的光芒,背后是一片寂静的死尸,一副虐杀的场面。

重要声明:小说《幻起幻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