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赌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弦断北城 书名:空海渊谨
    雨渐渐的停了,韩衍一个人躺在场上,风不断的从上划过,就这样一夜过去了。

    天空渐渐的亮了起来,韩衍迅速的洗了个澡。就往学堂赶去了,只见学堂里围了一大圈的人、只见在人群的中央站着两个人一个就是马博而另一个就是赵宣。

    只见赵宣看了韩衍一眼整个脸色都变了,前几天还是无阶、今天既然就是一阶巅峰了、自己也不过刚刚突破一阶还是因为用了至宝悟果镯

    名词解释:悟果镯、能让人提高对武学方面的悟。整个八荒大陆至多50个。

    赵宣暗想着看来韩家果真是练武的奇才,看来靠马博是打不过韩衍的、但这时只听见边的马博叫道:“韩衍,想不到你小子还感来看本少爷把你打的落花流水。”赵宣听完汗了,你不过刚突破学徒到勇者,就跟一阶巅峰、只有希望这个韩衍招式不强、只管境界不练招式、再加上是游侠吧。

    老天的确对赵宣很厚、完成了他一个愿望,目前韩衍的确是游侠,但是韩衍的招式虽然没有于晗和殷天那么变态也绝对算强的了。

    只见马博冲了出去,人群自动散成一个圆,马博手里拿着一把巨大的狂刀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像韩衍劈去,但韩衍却轻轻地闪开,迅速的转,跃起将马博踢到在地,踩着马博的背说:“你输了。”

    赵宣此时也没想到马博竟然在韩衍手里一招都没过、这时赵宣也迅速已经冲了出去,只见一只箭从远方出,擦过赵宣的肩膀,一道血痕在赵宣手上出现,只见远方一个穿白色儒衫,黑色的长发披了下来,一双勾人的狐狸眼,白净的脸庞整个人显得异常的清秀这便是殷天。殷天大声说道:“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

    赵宣反击道:“你还不是一样。”殷天将手上的弓,背在背上。后突然出现栗子色长发,一米四左右的女子,大大的眼睛,无时无刻不把女子的可显露出来,这女子便是于晗,于晗走到殷天边笑着说:“那是因为你要偷袭阿衍啊、不是吗?”

    赵宣一时无话可说,而韩衍对着殷天和于晗笑着说:“不用担心我,我当初说好和他们赌斗,就不会怕他们偷袭,你们看着吧。”

    于晗鼓着嘴指着韩衍说:“你、你、你,我和小天好心好意帮你结果你竟然....”于晗还没说完就被殷天拉住了,退到了一边。但是手上还是搭在背后的弓上,而于晗手里也拿着一把短刀不停地转悠,韩衍感激的看了他们一眼,他知道他们是关心他,只要赵宣他们乱来便会毫不犹豫的出手,而赵宣也看出来了,今天殷天不会像往常那样忍住了,他要为韩衍提供保护,而赵宣虽然不知道站在殷天对面的小姑娘是谁,但是看起来才12岁左右便有一阶巅峰的实力,而也许别人不知道,但他有次有幸见到当今帝皇最疼的清柔公主、就见过清柔公主手上戴着和这个小姑娘一样的链子,他回去问过他的父亲,他父亲说那是莲心锁,全世界只有12块,能够提前感觉到危险。除了这个莲心锁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修炼加倍,修炼一天抵过别人五天。

    其实赵宣猜对了一部分,的确于晗的份是非常显贵,但是于晗手上并不是莲心锁,而是另一件其宝,比莲心锁要高级的多。

    赵宣想玩,只见他眼前韩衍正看着他说:“打架的时候还分心,如果我想杀你很容易的。”

    赵宣后退了两步,从后拿出了两个大锤子,大锤子一下一下的像韩衍挥舞着,韩衍总是轻松的躲开,突然后的马博不知道何时起来了,拿着手里的大砍刀像韩衍抡去,只见锤子和砍刀像两面同时进攻,韩衍已经没有躲的地方,看见风吹过天空都会论过虚空,突然韩衍如同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空间,风吹破了虚空从另一个地方继续出来,在场只有两个人看见了韩衍的异常,那就是殷天和于晗,他们看见韩衍的的血管一寸一寸的爆开愈合,一团青色的光芒从心脏处传出,流向全

    远方正在占卜的女子,站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天空,虽然是白天但是她天生便有占卜的天赋所以她看见天上的七星连成了一把巨斧,女子美丽的眼眸里写满了不敢置信。随即又一道黑色光芒和白色的光芒从青色光芒面前涌入天空,黑色光芒涌入天空时显出一座宝塔,而白色光芒则是一块石头,而女子发现自己的上也涌入了柔和的蓝色光芒涌入天空一块刻印着五个男子并有并有金玉龙盘绕其上的玉牌。

    天空中又出现一面精致的镜子,五个图形迅速排成了一个如同阵法一样的东西,没有人看到见,只有原来正在占卜的女子的看见了,突然女子感觉全无力,不止是她,还有于晗和殷天也感觉全的力量仿佛都被抽干一般,而韩衍全感觉力量在增加。

    女子抬起头,看见除了斧子外其他的图形都在减少,而女子眼睛突然变成了蓝色眸子,看着那面精致的镜子,但是女子却只能模模糊糊的看着一个图案,一个穿青色纱衣的女子,上正抚着琴,突然琴弦一声就断了,等女子想看其他人的时候图形全部都消失,女子感觉全的力量都消失,她感觉有什么在吞噬她的记忆一般,一道蓝色的光芒从脖子上传了出来,将那力量给消灭,同时她感觉她看着那把斧子,心里不住的难过,而同样的事也发生在其他人上,于晗手上的手链散发出白色的光芒将那力量给排出,而殷天则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只是上感觉没有力量。

    而这一切只是发生了一两个呼吸之间,之间当砍刀和锤子快要攻到韩衍只是之间韩衍迅速的消失了,出现在马博的后,不屑的说到:“失败者,还像参与战斗。”说完一脚踢向马博的头,之间马博一个激灵砍刀砍向赵宣的发带,随即赵宣反腿将马博踢在地上,抱了抱拳对韩衍说:“我输了。”

重要声明:小说《空海渊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