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对练(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弦断北城 书名:空海渊谨
    在广阔的场上,一个穿绿衫的女子挥舞着长鞭,整个人的影显得异常的飘渺。而另一个男子,则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他明明就站在那里,女子一鞭抽了过去,当鞭子打中男子的时候,男子的微微的向后一移,诡异的消失了。

    女子闭上眼睛,感受边的空间,转过,鞭子上充满着绿光向前方抽去,只见男子影突然出现在前,肩膀上还留有一道痕迹,男子口里说着:“盈盈姐真强,竟然能发现我在哪里。”这两个人赫然就是韩衍和于盈盈。

    盈盈捂着嘴笑这说:“那是,我总不能看着你们都比我强吧。”

    “盈盈姐,接下来我要使出绝招了噢。”韩衍手里拿着一把长刀对盈盈说道。

    “早该如此。”盈盈说的同时影也不知道消失到了哪里。

    只见一阵风快速的刮过,韩衍拿着刀早以不知所踪,只留下一排残影。随后从外场传出影:“不错,第一式还没领悟竟然领悟了最后一式。最后一式用来突围还是很强的。”

    “恩,感觉还不错,啊衍这家伙真的很适合练武。”只见一个穿青色儒衫的男子和一个穿粉边白色衣衫的女子。在哪里说着,这不是殷天和于晗还会是谁?

    当韩衍冲到盈盈的面前,韩衍后还留着一排青色的残影,将盈盈整个围在中间,只见盈盈踮起脚,跃了起来,在空中轻轻一翻,鞭子绑住韩衍的手,后跳下轻轻的笑这说:“啊衍,你又输了。”

    “啊!我又输了。”韩衍倒在地上,无力的说。

    殷天和于晗看见迅速的跑过来,殷天扶起韩衍说:“输了,又没关系,你等下看我和盈盈姐战斗,从中观察经验吧,毕竟盈盈姐的经验比你强那么多。”

    盈盈转过头轻轻的“哼”了一声,拿起鞭子说:“要战便战。”

    只见殷天站在场的另一边,手上没有如同方士一般拿着杖,手上而是手上那着一张弓,只见殷天口里默念着咒语,手上不停的对着盈盈拉着弓,只见弓里迅速出现又元素组成的箭像盈盈去,第一支箭飞到天空中,盈盈用长鞭用力一抽,只见元素箭立马就散了,只见第二支,第三支立马就过来了。盈盈拿起长鞭,像四周打去,只见元素箭一一降落,盈盈跳上天空,只见箭随着盈盈上了天空而上去,盈盈如同燕子般轻巧的躲开,但还是有一支箭插到了边,箭在消失的一刻一团黑气将盈盈包裹住,殷天嘴角勾起了一道弧线,说:“你输了。”

    盈盈落在地上笑盈盈的说:“我哪里输了,不过是一箭我还有报仇的机会。”

    “不,你没有了,我箭上附带的是空,你从现在开始不可以跳跃,知道一个时辰后。”殷天说完,转过头,盈盈满脸不开心,只见在两人的中间一只大雁“碰”的一声掉了下来。殷天满脸黑线,盈盈捂住嘴轻笑道:“果然是空。”这时于晗跑了上来兴奋说:“啊衍,去准备火来,今天晚上有野味吃了,殷天你真厉害。”

    殷天尴尬的“咳”了一声,而管家很快就把烤具拿来过来,众人把大雁洗了洗,就放在火上烤着,只见盈盈熟练的翻滚着烤架,一阵阵香味从烤架蔓延出来,这时天也渐渐的黑了,大家都嘴里都吃着野味,还拿了一点酒来尽,在不知不觉中月亮就出来了,殷天抬起头看着月亮若有所感的问:“你们以后有什么特别想做的?”韩衍抬起头,也静静的看着月亮,月亮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脸,黑色的长发,精致的脸孔,雪白的皮肤。韩衍低低的喃着:“我想能守护我的人一世无忧。”这时于晗大大咧咧的灌下一杯酒说着:“我想和我的人,把整个八荒大陆都给踏遍,然后再去把所有好吃的都吃了,然后再做一些劫富济贫的事。”韩衍看向于晗,只见于晗喝了点酒,脸红红的,但说的话韩衍听出话里的认真,盈盈用袖子拦着口,喝着酒,当喝完之后,说着:“我想找一个威武强壮的男子,他会呵护我,照顾我,保护我,疼我。”盈盈说的很动,若是一般时候也许大家还会笑她两句,但是现在没有一个人笑他,盈盈转过问殷天:“那你呢?”殷天沉吟了一下,苦笑着,没有说出一句话,这时于晗倒在殷天的大腿上迷迷糊糊的叫着:“再来一杯,本小姐还能喝。”之类的话,殷天看了看天色将于晗轻轻的抱起说:“宫里有门,我把小晗送去客房,就先回去了。”说完殷天抱着于晗走了出去,盈盈稍后也告辞了。

    殷天抱着于晗在路上走着,于晗现在还没发育的体,一米五多的高对殷天来说并不重,于晗不停的扭动着,在月色的空中,韩衍一个倒在地上,静静的看着月亮,眼角慢慢的留着眼泪,满脸的悲伤。

    盈盈一个人坐在树上,一双脚在晃着,望着月亮,像在想着什么,又很快的低下了头。

    于晗在梦里看着一个黑色的影,牵着自己的手说要陪自己到老,但当黑衣人转过头却什么都没有剩下,一切都如同虚无。

    殷天抱着于晗,低着头看着于晗,轻轻的说着:“我多么希望能够保护你,但是我没有那个能力,希望你能完成你的梦想,找一个能陪你玩到老的人。”说完低下头轻轻的吻着于晗的额头,当殷天抬起头时,眼角已经有一滴泪打在于晗的唇边。

    而远在城市另一边,一个穿蓝衫的少女,头发随着风飞舞,旁流动着数不清的符,突然风停了,少女口里喃喃的念着什么便离开了。

    还有一个少年从梦中惊醒过来,一双眼眸充满着沧桑于仇恨,愤怒的说着:“我要报仇,我还要帮阿天报仇。”

    几个人的线就这样的绕着,最后便仿佛成了一个谁也解不开的节。

    谁也没有想到,多年后,他们六个都脱离了自己的轨道,走上了于当初完全不同的道路。

重要声明:小说《空海渊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