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回到过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弦断北城 书名:空海渊谨
    “衍儿,快醒来”“谁?是谁在叫我?”

    

    一个穿紫衫的男子在一个黑暗的隧道里不停的奔跑着,却怎么也找不到出口,当男子趴下来不想再走的时候,那个温柔的声音又再度传了过来

    

    “衍儿,衍儿”“好耳熟的声音?你究竟是谁?”

    

    男子一边向前奔跑一边大声的叫唤这,远方骤然出现了一个狭小的光点,男子向着光点走过去,却好像永远也走不到光点那,男子的眼睛里开始充斥着害怕,空洞,绝望开始交错在了一起,另男子趴在地上不住的抱着头滚动。

    

    男子的脑海里,出现了很多零碎的画面,有一个穿白衫的清秀男子转过越走越远,有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走在烛花前缝衣,有一个高大而又模糊的影,可惜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他们了,这时记忆里出现了两个黑衣人不断的追着他,这时突然出现两人一个穿白衫的黑发女子勇敢的推开他叫他快逃,慢慢的男子不再滚动,静静的坐在地上,眼泪不自觉的从眼眸里留出,男子的记忆停留在白衫女子,女子有一双耀眼的黑色眸子,如同水晶一般,转过头看着男子,眸子里充满着无尽意于温暖,那是他的妻子。

    

    他的记忆仿佛一直停留在这一刻,这时他的妻子全沾染这蓝色光芒,一边回过头温柔的说说着:“韩衍,若是来生我们不能够在一起,那么请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为了我,也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我们的未来,更为了我们永远能够在一起。”

    

    韩衍的眼神开始清明了起来,眸子里还带着丝丝点点的温柔,自言自语又或是宣誓般说着,“云萝,为了你,我一定要突破这黑暗,这样我才能争取到我们的永远。”

    

    这时远方光点慢慢的变大,移动到了韩衍的前,韩衍走进了光点,在柔和的烛光中,韩衍睁开了双眼,他的旁躺这一个妇人,妇人紧紧的抓住韩衍的手,牢牢的却又使韩衍感觉不到疼,口里喃喃这“衍儿,快点醒来。”

    

    韩衍看着妇人,妇人穿这华丽的袍子,简单的一个玉钗插在头上,紧紧握住韩衍的手上戴着一个玉镯,妇人的脸不经意的转过,韩衍看见女子的脸,眸子里迅速的布满欣喜、害怕等等交织着,妇人长的很平凡但是却如同他记忆里的母亲一般,韩衍如同梦呓般的轻呼了一声,“娘....”,妇人似是听见声音,看着韩衍醒来快速的坐起来紧紧的抱住韩衍说:“衍儿你终于醒过来了。”

    

    韩衍也想要紧紧的抱住妇人,却突然感觉到头疼,他用手摸了摸头,才发现自己的手变短了。妇人拉下韩衍的手,紧张的问着:“怎么了,不会是头又疼了吧?”这时一个仆人走了进来说:“夫人,七下前来拜见。”

    

    妇人看了看韩衍,对仆人说:“去请七下进来吧。”过了一会,一个长的眉清目秀穿黄裳的男子走了进来,不,不能用走应该用冲。韩衍看见男子就知道自己多半是重生了,这天应该是自己14岁那年,被两个侯爷的庶子打伤昏迷吧那么,既然上天给了我这个机会,那么我要练习真气,来以后保护云萝

    

    进来的男子可以说除了家人外他寥寥无几的几个好友之中关系最耀好的一个,这时男子后还跟了两个侍卫,两个侍卫手里各自如同提小鸡一般,提了一个小孩。

    

    男子走到了韩衍边,左看看右瞧瞧,神经兮兮的说:“傻了没?”“殷天,你才傻了吧你。”韩衍看着殷天佯装生气的说。殷天顿时乐了,说:“唉,好在你没事,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你知道的我不受待见,他们把你打傻了,我不能不报仇,好在你没事,我就放心了。”韩衍知道殷天是关心自己,和自己从小玩到的,殷天是商国的七下,但不知为何,他并不受待见,而那两个侍卫说是保护其实是种另类的监视。

    

    突然韩衍脑海里灵光一闪,想起了重生前殷天的结局,因为参军去了八荒之一的荒,被困在山谷里被抛弃,被荒里的鬼魂发现而被吞噬,后来又被那大帅下令用弓箭向殷天,当时云萝还整整呆了三天,殷天不止是他的好友更是云萝的好友,后来韩衍偶然听别人说道是,仁皇想借刀把殷天除掉,韩衍当时听到这个消息都呆住了,虎毒还尚且不食子,但是仁皇却连自己的亲子也想除掉,可见仁皇多么的不仁。

    

    韩衍还在回忆的时候,旁边的殷天突然拍了拍韩衍的肩膀说:“对了,我帮你把两个人抓来了,你自己处置吧,但是要打也要打看不见的地方.”只看见殷天背后跟着两个侍卫,两个侍卫的手上都抓着一个穿锦袍的少年,口里还叫着“民,刁民”等等难听的话。

    

    殷天脸色一变,旋即,嘴上又勾勒出一个弧度,眼睛微眯的看着两个少年说:“是在骂我么?”其中一个看起来较胖的开口就骂:“骂的就是你,种,不过是个受排斥的皇子,还敢来找本少爷麻烦。”

    

    殷天的眼睛眯的更重了,眼神里还带着几丝嘲笑,转过看了看妇人说:“显阳夫人,不知道辱骂皇室,应该处以什么刑呢?”

    

    “回下,按大商律令应该是诛九族。”显阳夫人向殷天行了一个礼回答说。

    

    “哦”殷天笑了笑,回过头看着两个侍卫怒骂道:“那你们还留在这做什么,还不快去禀报大理寺,难道你们也想被抄家了.”殷天说着,他上不知为何产生出了一种另人害怕的气场,让两个侍卫不寒而栗。“是,下。”两个侍卫也不敢耽误,虽然他们是派来监视的,但是不代表他们有资格顶撞殷天。

    

    这时那个顶撞殷天的急忙跪了下来说:“下,对不起我们错了,不要报告给大理寺。”“马博我还以为你很有骨气呢?原来也不过如此。”殷天挑了挑眉,嘴角上弧度更深了。

    

    “你要杀便杀,马博起来不要说这么多,他不敢杀我们的,即使报告到大理寺也不用怕。”这时旁边的少年开始说了一句

    

    “哦,对了都忘了你了,赵宣了,你是嫡子没错,但你可知道侮辱皇族即使不灭了你的九族,你父亲的侯爷份也该做到头了,也就是说你家的好子给我到头了。”赵宣听了变了变色,说:“你究竟要怎么样。”

    

    “我想怎么样,不过我想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你得向我的好友阿衍道歉。”殷天依旧轻轻的笑着,“我们像他道歉这件事,你就不会报告给大理寺。”马博依旧跪在地上对殷天说:

    

    “当然,只要他肯原谅你们,我犯得着做坏人么?”殷天还是笑着。这时韩衍一脸坚毅的说:“起来,我不需要这样的道歉,我要和你们赌斗。我要靠自己的力量打败你们。就在三个月后”“好,这可是你说的,要是你输了怎么办。”马博站起来看着韩衍说,“那么这次的事一笔勾销,并且我看见你们绕道走。”韩衍一字一句的说着。殷天几次言又止。

    

    “那好,那我们一个月后,学宫见,我们一言为定。”马博兴奋的说着,这时赵宣也明显的松了口气。“但是你输了又怎样。”这时韩衍的上突然爆出一股学者的风味。在压力下,马博一字一句的说着:“我输了,我便答应你任何一件事,但是我是不可能输。”“张伯送客。”韩衍背过头说。张伯带着马博于赵宣下去马博脸上还勾勒这嘲笑。

    

    

    出了平北侯府,赵宣看着马博说:“你有把握胜他吗?”

    

    马博听了哈哈大笑了起来,说着:“他可是从来都没修炼过真气,就算现在开始修炼又怎么打得过我呢?而且我们前两天不是还把他打的落花流水么?”

    

    赵宣皱了皱眉说:“但是我看韩衍好像很有信心的样子。”

    

    马博听了不以为然的说着:“即使他有什么底牌,我也不怕,你看。”

    

    这时,马博把手伸到赵宣面前,赵宣用手帮马博量了量开始惊讶了起来,“你,你就到学徒巅峰了?马上就可以去转职。”

    

    马博得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当然,等过几天我就去勇者公会去转职,一旦转了职之后,那个韩衍怎么都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赵宣点了点头,同样也对马博说道:“转职也不是那么容易转的,不然每代都有那么多人过不去那个坎。”

重要声明:小说《空海渊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