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妖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单片 书名:九重天外寒
    第二章妖狐

    又是一天清晨,杨靖习惯的冲进杨元的房间,一脚把还在习惯做梦的杨元踢下了,扯着杨元耳朵大声叫道:“做早课的时间到了!”说罢回自己屋一个鱼跃向上飞去,却见上欧阳芷伸出一只脚,可怜的杨靖刚踢完杨元自己也被一脚踢出窗外。

    欧阳芷冲窗外喊道:“我起前看不见早饭把你手剁了!”

    杨元迷迷糊糊穿好衣服来到院中,却见杨靖从窗户中飞出来,“彭”的一声贴在墙上,,四脚分开,回头朝下。杨元见状哈哈大笑。

    杨靖骂道:“不孝逆子,还不快帮老爹下来,哎呦,可怜我的小蛮腰。”

    杨元倒转周天玄功,周精气聚于掌中,向杨元打去,光华一现,正中杨靖,可怜杨靖这次彻底嵌进了墙里。

    杨靖叫道:“坏儿子,敢对老爹落井下石,看我怎么收拾你。”

    杨元一脸坏笑道:“老爹,你不是要我帮你出来嘛,我把你从墙中打穿过去,下次你从窗户里飞出来也不会镶在墙上了,哈哈。”说罢,举掌又要打。

    杨靖慌忙拧腰从墙中抽出来,杨元早已坐在石坛上,闭上眼又眯开条缝,杨靖气呼呼对着杨元做个掐脖子的手势,拍拍股向厨房走去。

    做完早课,太阳刚露出头,杨元匆匆吃完早饭,从欧阳芷左手中接过今天的糖块,又从欧阳芷右手中拿过杨靖的那份,漠视横眉冷对的杨靖,兴冲冲跑去武场。

    出了院门,杨元先跑去李渐家里。李渐和杨元一般大,是杨元最好的伙伴。说来也怪,杨元活泼好动,一刻不得闲,而这李渐却为人老实木讷,两人却偏能玩在一起。

    李渐父母不在家,大清早上山采药去了,杨元到时,李渐刚吃完早饭,正收拾碗筷。

    杨元看李渐收拾碗筷好生无聊,一个人道院中跟黑子玩去了,黑子是条一尺高的小狗,通体黝黑,一根杂毛也无。这狗平常慵懒的很,常人无论如何逗弄它,它只是不理,却跟杨元李渐要好,每天跟在俩人后面寸步不离。杨元曾问过这狗的来历,李却之说这狗是条修行千年的神兽,被他从昆仑山骗来。杨元李渐无论如何试探也看不出这神兽有什么特殊的本事,试探多次后俩人确信李却之说谎,这狗除了黑一些懒一些没什么特点。

    李渐收拾完毕,俩人一狗跑去武场,却见一个孩子没有,只有那李大力在那等候。李大力看了杨元一眼,道:“给老子老实点,不然今天老子砍你。”说完有对李渐道:“李渐,体好些了吗?不行可别硬撑。”

    李渐行礼道:“谢师父关心,我没事了。”

    李大力道:“没事就好,今天继续考核,每人采一斤草药,也算给村里做点好事,不许偷懒,最常见的猪笼草、杏皮这些遍地都是的一点不要,明白了吗?”

    杨元不屑道:“我要采人参也要一斤吗?”

    李大力瞪他一眼道:“好药材一株也算你过关,其他人都走了,要是没问题你们赶紧滚!”

    李渐忙拉着杨元向村外跑去,后传来李大力的吼声:“不许到没人的山上去!”

    杨元李渐一会便跑到了一个野山上,山腰正有村民在伺弄庄稼,杨元举目望去,绵绵长长四面八方全是山,高的直耸云间,白云在山腰飘来飘去;险的峭壁悬崖,飞瀑高悬。

    杨元道:“要是咱们采些寻常草药浪费一天光,真是太无聊了,不如我们去没人去过的山上采些珍贵药材,要李大力没话说,也给你采些药,让叔叔婶婶少辛苦些。”

    李渐犹豫道:“可是,师父说不能去没有人的山上,爹娘也说不能去没人的山上。”

    杨元一撇嘴道:“那又怎么了,我爹娘也说过,说那有野兽,可咱们还怕老虎豹子不成。再说,咱们又不去很远,快去快回,大白天没事的”说罢看了一眼脚下的黑子笑道:“咱不还有一只千年神兽嘛。”

    李渐还在犹豫,杨元一把拉起他往远处跑去。

    两人一狗飞奔了半天,穿过了几个小山丘,淌过了几条溪水,来到一处较为平坦的地方。

    杨元还要往前跑,李渐气喘吁吁的忙拉住他道:“咱们已经离村子很远了,就在这找吧。”

    杨元无奈只得停下,却见平时跑几步就要蹲下的休息的黑子此时竟有些古怪,从来半睡半醒的眼睛此时睁的圆杏一般,耳朵也竖了起来,四处张望,好像在警戒什么。

    杨元平静下呼吸,忽然觉得这地方古怪的很,周围树林中都是参天古树,林子却静悄悄的,骄阳如火的夏季中午,一声虫叫也无。李渐也觉这林子透着神秘可怕,汗毛都根根倒立起来,弯腰抚摸下黑子道:“小元子,这林子好古怪,咱们还是去别去吧。”

    杨元从地上搓点土闻一闻道:“我看这里顶多有只老虎,吓得小动物都跑掉了,我们正好打只老虎,回去给我娘和你娘做条披肩。”说罢往前走去。

    李渐望着前面看不到头的树木,只觉风阵阵,不住打了个冷战,忙拉住杨元道:“就算有老虎也不会连声虫叫都没有,只怕这林子里有什么怪物。”

    杨元刚要答话,后传来咯咯的笑声:“小弟弟,你看我像怪物吗?”

    杨元李渐回头看去,却见一棵松树后走来一个女子,这女子量苗条,月眉樱口,长的怕于欧阳芷不遑多让,却浑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妖媚之气。

    黑子冲到杨元李渐前,两眼露出骇人的眼光紧紧盯着女子。

    这女子来到黑子前停下脚步,咯咯笑道:“好可的小狗,让我吃了你好不好,也不枉你修行千年。”说罢又对杨元李渐笑道:“两个小弟弟白白嫩嫩也很好吃的样子呢,让姐姐吃了好不好?”

    杨元死死盯着眼前女子,只觉这女子可怕的很,不住两腿发颤。李渐却傻笑着道:“姐姐真会开玩笑,姐姐怎么一个人在这林子里,这林子怕真的有怪物呢,不如跟我们一块走吧”

    女子哈哈笑道:“好一个傻小子,你呢,两腿发颤的小子,姐姐舍不得吃他,姐姐吃你好不好,小小年纪便修出了金丹,天下罕见的天才哦,可惜体内制太过厉害,可惜了呢。”

    这女子一举一动都透着说不出的妖媚,杨元心道这女子说不定就是欧阳芷说的狐狸精,狐狸至少要五百年才能修成人形,而且大多数勾引男子,吸人精华,专事祸害人间。眼前的这只狐妖已修成人,修为定然高深,只盼我能拖住她,让小渐先逃走喊人帮忙。

    杨元打定主意,立刻默运玄功,全精气倒转,尽皆聚于右掌,随时准备击出,脸上却笑道:“姐姐好漂亮,笑起来比花都美呢。”

    那女子笑道:“你倒是油嘴滑舌,姐姐都舍不得吃你了呢。”

    杨元慢慢走到黑子旁边,一脸关切道:“姐姐是不是饿了,我这里有几个油饼,姐姐先填饱肚子。”

    李渐正想问杨元哪来的油饼,杨元已经一掌挥出,那女子咯咯笑着,形一动,只留一个残影向黑子扑来。

    黑子纵起一跃迎上女子,一尺高的小狗忽的变为六尺,比杨元李渐还高出许多,浑黑毛尽竖,上闪耀着团团黄色光华,呲着的嘴里露出两颗骇人的獠牙。

    黑子半空中怒吼一声从嘴中出一道黄光。女子拧腰闪过黄光,笑道:“原来是大地之犬,不过你可比大地之熊差远了。”

    杨元见黑子一击不中,从旁又挥出一掌,那女子轻掐纤指,看也不看杨元笑道:“小弟弟别急嘛,人家一会再吃你。”说罢纤指轻弹,杨元倒飞五六丈撞在一棵大树上,眼前冒出几颗金星。

    黑子咆哮连连转张开大口向女子扑去,那女子轻轻躲过,反掌成爪抓向黑子,白净的纤指霎时化为三寸多长的白骨爪,黑子拼命躲过上也留下了五道见血的抓痕。

    李渐张着嘴楞在原地,杨元急道:“小渐,你还不快跑!”

    李渐这才缓过神来,忙跑向杨元道:“你怎么样了?那姐姐怎么跟黑子打起来了?黑子怎么变这么大了?”

    杨元呸一口道:“什么姐姐,她就是一个狐狸精。我们打不过她,你快跑。”

    李渐道:“我跑了你和黑子怎么办?”

    杨元浑酸痛,真想一脚把李渐踹到天上去,此时却只好道:“黑子还能坚持一会,你跑去叫人啊。快走,不然都得死!”

    李渐犹犹豫豫,看看杨元,又看看激斗的黑子,忽然张口“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杨元无奈的摇头苦笑,眼中闪过坚毅的光芒。

    黑子显然不是那狐妖的对手,女子轻飘飘躲过黑子重击,又在黑子上留下几道抓痕,黑子显然已是强弩之末,只是吼叫连连,苦苦坚持着。

    那女子躲过黑子漂在半空,咯咯笑道:“我还纳闷呢,千年神兽怎如此不堪,原来你元神受伤了,呵呵,姐姐这下不怕你自爆元神了,姐姐这就吃了你,下辈子再陪你玩。”说罢两指并拢,指上现出一把匕首,这匕首为元气所化,竟然闪着实质化的光芒,女子咯咯笑着两指指向黑子,匕首“嗖”的一声破空向黑子飞去。

    杨元早已等候多时,待女子控制匕首之时,猛然解开体内制,顿时丹田内一股浩瀚真气汹涌扑向周经脉,杨元只觉体内像是有一桶火药炸开,心脾肝胃无一不难受,鼻孔嘴角都渗出了血,杨元咬牙努力用周天玄功控真气倒转,尽量把真气聚于掌中,等那女子出匕首,立刻全力一掌挥出。

    那女子早有察觉杨元有异,却不妨这一掌如此雄浑,想躲开已是不及,只得提起真气迎上,匕首没了女子控速度锐减,黑子纵向旁边扑去,还是被匕首击中后腿,腿上被击出一个大洞,鲜血炯炯流出。

    女子被杨元一掌打中,摇摇晃晃竟在空中又定住了形,只是衣衫破破烂烂。

    杨元对李渐说声“快跑”便昏了过去。

    女子冲杨元怒哼一声,转过头去,又化出一只匕首,向黑子。

重要声明:小说《九重天外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