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平凡的一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单片 书名:九重天外寒
    在没有英雄的时代里,我只想做一个人

    “先考蹲马步,半柱香及格。所有人准备,开始!”一个精壮的汉子冲着前面三十多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吼道,并随手两指一搓落下一星火,点燃了一根松香。这群孩子马上扎好马步,谁也不敢偷懒。这汉子虽然终年冰着脸难得一笑,但脾气却火爆,半年一次的体质考核不通过顶多被骂一顿,偷懒被发现说不定就是一顿暴揍。不过并不是所有孩子都怕他,站在最后一排的杨元嘴里嚼着东西,小眼珠咕噜乱转,这汉子一转,杨元就赶紧活动一下腿脚,并随手从衣服里摸出点什么东西塞进嘴里。

    好半天松香燃了一半,这精壮汉子瞟了杨元一眼,道:“除杨元外全及格,现在测另一项,半柱香跑到落天山再跑回来。马师傅,麻烦你监督一下。”话音刚落,这群孩子顾不得揉揉发麻的双腿,拔脚狂奔。那位马师傅跨上一匹白马扭头看了一眼杨元,嘴角一笑,扬鞭纵马追去。

    杨元一听被留下,心知不妙。只见这精壮汉子虎目圆瞪,一步步向杨元走来,杨元心里发怵,左右顾看,喊道:“你……你欺负小孩子,不算好汉。”杨元是看到不远处有几个大人在磨盘处磨米,故此大喊,使那汉子不好下手。

    汉子哈哈一笑:“哼,跟我耍心眼,好,今天我就光明正大的受你欺负。我就站在这由你打,我若动一步皱下眉头算我输,考核算你过。不过要是你输了,一个月内每天蹲马步两个时辰。”

    杨元心中一喜,心道:“你也太自大了,站着不动倘若我在打不动你一步,岂不是没天理了.”“好,一言为定,反悔是小狗.”杨元说罢一拳打在汉子膛上。

    “哎呦”杨元只觉这拳好似打在石头上,痛的杨元倒吸几口冷气。

    这汉子冷笑道:“认输吗?”杨元忍着痛道:“刚才不算,你趁我没准备好暗算我。”“哈哈.”汉子笑道“明明是你趁我没准备好想暗算我,好,我让你输的心服口服,你可以随便用任何东西打我。”杨元道:“这可是你说的。”说着从武器架上取下一把大刀“伤了可别怨我。”汉子哼道:“你要能伤到我,我也白活几十年了。”

    杨元双手举刀,心道:“就算你体再硬还能硬过刀不成,哼,还算你不是恶人,只是要我好好学武,爹娘也要我好好尊重你,不然这刀非要你命不可。”

    杨元打定主意,轻轻往汉子肩上砍去。“蹦”刀却似与坚石相碰,直弹开来。

    汉子道“哼,小子还有些良心,怕砍伤我。”杨元瞪着眼睛又举刀道:“我不过试一下,这次可不留了。”

    这汉子看都不看他一眼,道:“混小子,你砍便是。”杨元右手举刀,左手划过一个圆放在刀柄上,刀竟透出耀眼光芒,汉子瞥了一眼,现出讶色,双目精光迸出。

    “呀!”杨元一声暴啸举刀向那汉子砍去。

    “小元子,你个欺师灭祖的臭小子,还不给我跪下!”远处一青衣男子边跑边喊.

    杨元放下刀,冲那男子道:“爹你怎么来了?”来人正是杨元的父亲杨靖。

    “扑通”杨靖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摔倒在地,而且是以最难看的姿势——狗啃屎。

    杨靖终于跑过来一脚踢到杨元小腿,杨元一下跪倒在地。

    “李师傅,真是对不住,这个逆子净给您添麻烦。”杨靖对那汉子作揖到。

    “哈哈,不麻烦,这孩子体质极佳,只是格太过淘气,只要好好管教,后定有作为。”

    杨元心道,就是天皇老子也别想管我。

    杨靖笑道:“李师傅说的是,我现在就把逆子带回家好好惩戒,还望李师傅后严教逆子。”

    “哈哈,好说,只是在下的皮毛功夫恐不入杨先生法眼,杨先生请便。”

    杨靖作揖道:“哪里哪里,李师傅为将军之位却一朝弃之如草芥,仅这度量便让在下钦佩不已,更别提李师傅以武入圣的修为。李师傅忙着,在下告辞。”说罢,两人行礼作别。

    走出武场,杨元甩开杨靖的手道:“老爹,你一脚踢的我好痛,意思一下就行了嘛。”

    杨靖一把揪住杨元耳朵道:“你这孩子,总是给老爹我惹事,考核这么不认真,忘了咱们的约定了?”

    “哎呦,老爹您轻点,我哪有忘,我要尊师重道,好好习文习武,可那考核太没意思,蹲马步半柱香,再跑上几十里,我可是辟谷中期的修为哎,一只脚都行。”

    杨元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个东西塞进嘴里,杨靖松开耳朵一手往杨元怀里掏出一把糖块,叫道:“好啊,我说我今天的糖块怎么没了,原来是你偷了。”

    杨元却一副你奈我何的坏笑:“老爹,这可不是偷的,这是老娘给我的,她说这是对你昨晚的惩罚。”杨靖一听低下了头,杨元哈哈笑道:“老爹,你昨晚怎么得罪老娘了。”杨靖脸竟有些红:“大人的事小孩子少打听!言归正传,老爹救你一次,以后不许对李师傅调皮。”

    杨元一把抢过糖道:“老爹,那李大力好像很厉害。”杨靖道:“当然厉害,他是成名多年的武道家,你拿把刀随你砍也不会伤他分毫。呃,老爹养你不容易,糖块分我一半。”

    “背我回家就给。”

    “不行,最多背到那颗松树。’

    “不行,至少到杨树那。”

    ……

    暮色降临,夕阳给小山村染上一层金色,一缕缕炊烟飘起,鸟儿鸣叫着飞回巢,村民们结束了一天的劳作,此刻正冲茶倒酒,惬意的享受美好的生活。

    一处房舍中。

    一个着白色长裙的美貌女子凤眼含怒,冲着前面一小孩一男子道:“听说今天某个小英雄挥刀砍向李师傅,还有一个大英雄勇救小英雄。”这小孩、男子正是杨靖杨元父子,美貌女子正是杨元母亲欧阳芷。

    “那个,尊敬的夫人大人,我是怕小元子胡闹个没完,才把他拉出来。”杨靖一脸正色道。

    “那个,尊敬的母亲大人,我是在和李师傅切磋武艺。”杨元也是一脸正色。

    “哼!”欧阳芷双手叉腰,沉着脸,眼角却有一丝笑意:“你们两个一个为老不尊,纵容逆子;一个玩劣无状,欺师犯上。今天晚饭谁也不准吃。”

    杨元杨靖早就看到欧阳芷眼中笑意,两个人忙一个扶着她坐下,锤肩捏背,一个沏茶倒水,双手奉上。

    “母亲大人,我正长体,不吃饭会饿坏的,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原谅儿子这次。”

    “老婆大人,我最近头重脚轻,正是营养不良之状,不吃饭怕会生病,生病还要老婆大人照顾,心中着实不忍,我保证,绝不会再纵容小元子。”

    欧阳芷怒容早去,笑道:“两个滑头,且饶你们这次,呃,其实当时我也在旁边,靖哥要是不出现,我就……”

    “哦……”杨元杨靖恍然大悟状。

    太阳终于收起最后一丝余光,夜色把小山村笼罩了起来,星光点点,树影婆娑,这天地都黑了。

    吃罢晚饭,杨元放下碗筷拔腿向门外跑去,边跑边喊:“爹,娘,我去看看李渐病好了没。”欧阳芷笑道:“看李渐是假,逃懒是真。”说罢纤指轻捻,只见法诀一闪,杨元倒飞而回。

    欧阳芷敲他一下道:“做完功课再去不迟。”杨元搂住欧阳芷脖子撒道:“母亲大人,我回来再练也不迟嘛。”边说边冲杨靖眨眼,杨靖慢悠悠饮口茶,看着屋顶道:“今天天气不错。”杨元一耷眼皮:“是呀,太阳真圆。”

    欧阳芷笑骂道:“两个不正经的东西,老东西收拾碗筷,小东西快去做功课,真气运转八周天,一点不能少,否则让你知道我的手段。”

    杨元自知逃不过,忙道:“最最漂亮的娘亲,我怎敢在您面前偷懒,您最聪明孝顺的儿子这就去。”说罢自去屋外院中石坛之上打坐。

    这石坛呈正六边形,内封八卦对应八方,中间坐台含阳二石。杨元一旦入定便觉天地寂静,无尽天地精气环绕石坛运转。

    杨元运起杨靖所传周天玄功,凝神内视,体内真气运转,外天地精气随之循环,化阳,阳化。杨元只觉周经脉愈来愈,大有沸腾之色,虽然痛苦十分,但杨元知道运功完毕之后周毛孔无一不畅快,此时却只好忍受痛苦,全力凝神内视,控真气运转。外渐有风声围绕杨元越旋越快,杨元只是不问。

    欧阳芷倚门望着杨元努力忍痛练功,绝色面庞竟露出忧郁神色。杨靖放下碗筷拥欧阳芷入怀,平嬉皮笑脸此时无比庄重,一双剑眉微拢,叹口气道:“小元子根骨奇佳,百年也难寻一个,芷儿不用担心,这一劫小元子定能平安度过。”

    欧阳芷看他一眼,忧色不减,道:“这孩子怎如此命苦,刚出生被亲生父母抛弃不说,还被人注入浩瀚元气,形成封丹制,这制慢慢破开,小元子无法驾驭解真气便会爆体而亡。”仿佛想到了小元子爆体之痛,泪珠雨滴似的落下。

    杨靖宽慰道:“前面两劫小元子都顺利度过,现在他周天玄功小有所成,又有你我李兄青妹护持,定能度过此劫。”

    欧阳芷盯着杨元,道:“度过此劫又怎样,下一劫呢,以我二人分神期修为竟不能看透小元子体内的制,那造之人定然功参造化,真不知修为如此的人怎会对一个孩子下毒手。”

    杨靖无奈道:“天下修为高深,却祸害人间的修真之人多去了,不然这世界也不会如此混乱不堪。我们等小元子度过此劫便动出山,遍访天下能人异士,定能寻到解之法。”

    欧阳芷看着杨靖道:“不如我们即刻动会峨眉山,求我师父灭绝师太救治。”

    杨靖笑道:“我把你从峨眉山抢来,灭绝老尼恨不能生吃了我,怎会救我们的孩子。”

    欧阳芷道:“只要说明这孩子不是我们所生,想来我师父虽脾气古怪,但心中更有慈悲,必会相救,只是这事不能让小元子知道,他还太小,以后在告诉他。”

    欧阳芷话音刚落,一白一黑两个人影倏而出现在院中,黑衣男子道:“杨兄,你若再回峨眉,只怕灭绝老尼当真灭你个断子绝孙,哈哈,杨兄如此风度男儿竟成太监,想来必定有趣。”说罢大笑。

    白衣女子白他一眼道:“没个正经,靖哥哥芷姐姐莫要伤心,天下制逆天而行,无不破。只要找到修为高深之人,打破制易如反掌。”

    欧阳芷挽着白衣女子的手道:“话虽如此,可是小元子体内制如此雄浑,破高人哪找去啊,我们这十万里山区说不定就有,可这种高人哪那么容易找到。”

    李却之笑道:“小元子吉人天佑,我刚得到消息,百年一开的昆仑门明年就要提前开门,我们等小元子度过此劫便动去昆仑,我师父一定会不吝出手。”

    欧阳芷讶道:“真的吗?昆仑门竟提前打开,果真如此,小元子便有救了。”

    杨靖皱眉道:“昆仑提前五百年开山门,怕是有大事发生。”

    李青笑道:“管他什么大事,这天下已经乱成这样,我们在这十万里山中才找到清净之地,再乱也乱不到这山里来,我们去昆仑帮小元子破之后便回,才不管天下是谁的,还有什么正道邪道。”

    欧阳芷道:“李兄,到时还望引见。”

    李却之道:“咱们的交还说这话,芷妹妹可见外了,杨兄,我带了坛好酒,十年的女儿红,今晚喝个痛快。”说着拉着杨靖径直去屋后小亭饮酒去了。

    李青笑道:“两个老东西就知道喝酒。芷姐姐开心些嘛,明年小元子就好了,我带李却之发誓”

    欧阳芷破涕道:“就你会哄人开心,对了,小渐好些了吗?”

    李青道:“不过是伤风感冒,服过药睡下了。想来奇怪,以我和李却之这个粗鲁汉子的修为生出的儿子竟体弱如此,三天小病,五天大病,哎。”

    欧阳芷捂嘴笑道:“还不是你的错。”

    李青诧道:“我有何错?”

    欧阳芷笑道:“当时你定在李兄之上,以制阳,生出小渐男儿,定然盛阳衰,体弱多病。倘若当时李兄在上……"

    李青恼道:”你个不正行,今天看我来个我上你下。“说罢二人闹在一起。

    院中杨元外风声更紧,团团七彩光华变幻不定。

    夜更深了,天空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弯月牙,淡淡的光辉普撒人间,似要努力驱尽人间暗色。

重要声明:小说《九重天外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