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虎胆 第五章 狼嚎四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光宅天下 书名:龙珠阁下
    张必先哈哈一笑道:“哪里不愿意?是我想起一个我已经结拜过了的大哥,他比你我两个人大两岁。我现在把你拜成了大哥,那他又往哪里放呢?是以有点为难。”

    陈友谅道:“哦?咱们还有一个结拜大哥?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张必先道:“咱们这大哥,可了不得。知天文,识地理,习兵法,练武功,精拳艺,擅岐黄。为人更是急公好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三弟我对他真的是佩服得不得了。”

    陈友谅不太相信地道:“不会吧?他顶多就是比咱们大两岁,能有这么厉害的本事?”

    张必先道:“二哥你还真别不信。刚才那种治疗创伤出血的草药,就是他教我认识的。还有,你刚才也见到我的箭术了吧?那也是他教我的。哈哈,等你以后见到他了,自然就会相信我说的是真的了。”说着,他不自地对着虚空发出一阵崇敬的表来,仿佛那大哥就在眼前一般,令人肃然起敬。

    陈友谅见了他的表,回想起这三弟的箭术和那草药的功效,心想:“这大哥可能还真的不简单,不但能够教出百步穿杨的三弟,还让三弟认识草药的功效。其他的本事不好说,但这箭之术和岐黄之术,肯定是造诣非凡了。哈哈,我陈友谅想不到还有机会能结识这样一个了不得的人物,真是三生有幸。”这样想着,心中也不由对那大哥有点神往起来,只是心中忽然有了一个疑惑,问道:“三弟,你把他说得这么厉害,不知道他怎么称呼?怎么没有和他在一起?难道他已经……?”

    张必先道:“呸呸,你可别乱想。他叫张定边,和我原来是一个村的,而且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光股的好兄弟,那时我们羡慕戏文里的刘关张三结义,在六七的时候就结拜了。那时侯还为缺了一个而觉得不太完美呢。现在有了二哥你,可就真的完美了。哈哈。”停了一下,接着道:“我们本来一直是在一起的,连吃饭上厕所也要在一起。可是一年多以前,他跟着他父亲走了。他走了以后的这一年多,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所以这回就没有在一起。”

    陈友谅听到那大哥叫张定边,心里咯噔了一下,但是随即想到,世上重名的人多了去了,怎么会偏偏是他?所以就没打断张必先的讲述,一直听到了最后,明白了事的原由,不由羞惭一笑,道:“原来这样,对不起,是愚兄多想了。”

    张必先道:“没有关系,换了是我,我也会这样猜的。”

    陈友谅道:“既然他跟他父亲走了,你们又都没有再见过面,你可知道他去了哪里?”

    张必先道:“应该是在‘天完国’的国都,但具体位置还不太清楚,但是我想,只要我去找他,应该还是很容易找到的。”

    陈友谅惊道:“天完国?”心里又觉得应该是他了,但是没有太多依据的事,还是不要妄下结论的好。

    张必先见他吃惊,道:“对,是去了天完国,怎么了?”

    陈友谅道:“没有什么,愚兄只是听得有点耳熟而已。”

    张必先道:“那是在蕲水那边农民起义军建立起来的小国。他就跟他父亲去了那里。”

    陈友谅道:“哦,原来这样。好,到时你找到了他,可千万不要忘了向他提起我。因为被你一说,我都恨不能马上见到他了。至于咱们结拜以后怎么称呼他,这有什么为难的?咱们现在就把他一起结拜进来好了。他既然是你的大哥,也就是我的兄长,以后我叫他大哥,你叫我二哥就是。”

    张必先欣喜道:“恩,这样也不错。我既然和你结拜了,那么他也自然和咱们一起结拜了,呵呵,以后咱们就是三个兄弟了。昔有刘关张,今有张陈张。呵呵。”

    陈友谅道:“对,张陈张。哈哈,来,咱们继续完礼。”

    张必先道:“好。咱们继续完礼。”

    当下二人撮土为炉,插草为香地拜了起来。

    一拜,二拜,三拜。

    礼成,二人站起。

    陈友谅深而激动地道:“三弟。”

    张必先也是开心地道:“二哥。”

    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过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才分了开来,在火堆边坐下后,陈友谅问道:“三弟,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张必先道:“事还得从咱们那位结拜大哥的父亲讲起。其实他以前也是我们湖弦口村的人。早年间,他就出家做了道士,后来到江西三清山那边去学法,在那里结识了当今天完国的太师邹普胜。这邹普胜跟徐寿辉起兵造反以后,当了徐寿辉的太师。他就推荐咱们结拜大哥的父亲做天完国的国师。咱们那结拜大哥的父亲自然不愿意,但是经不住邹普胜苦苦相劝,最后还是答应了,投到了天完国中,做起了国师。”

    张必先说到这里,陈友谅忽然打断他的话,道:“等等,三弟,你说咱们大哥的父亲是天完国的国师?”

    张必先奇怪地看了一眼陈友谅,道:“对啊,二哥。怎么了?”

    陈友谅微微一笑,拨旺了一点篝火,道:“没有什么,你继续讲。”

    张必先道:“本来一切都好好的。谁知道他昨天晚上叫人给杀了,今天早上,他的头就被挂在沔阳府的南城门口上示众。有人认出他就是我们村的人,而且据传,他这次来这里,是带了什么宝贝来的。现在他死了,宝贝却没有找到,连沔阳的达鲁花赤大人、总管、总捕头及一名千总都失了踪,听说还死了两个京里来的大官,一个兵营的总兵,搞得整个沔阳城里是人心惶惶。留守的沔阳府副总管就悬赏白银一万两,务必要找到那些失踪了的人以及那宝物的下落。凡是能够提供线索者,都有巨额的奖励。

    “有人贪图悬赏和奖励,认出了他的人头后,就向官府报告了他是我们湖弦口村的人,认为他肯定和我们村还有关联。其实他去天完国当国师的时候,已经把他的家眷也带去了,包括咱们那个结拜大哥,自然也随他去了天完国内。哪里还和我们村有什么联系?官府到这时也是狗急跳墙,就相信了他的报告,马上派人来到我们村里,把我们村里的人全都抓了起来,逐一盘查了一番后,自然什么也没有发现。那些官兵恼羞成怒,居然开始屠村。我们村里的人跟他们拼命。有的就趁乱逃了出来。当然也包括我在内。我出来以后,就往这边乱走。也没有再见过我的父母,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估计他们恐怕已经……。”说到这里,神黯然,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陈友谅心道:“这么说来,昨天晚上如果我不和弟弟及时出来,那么我们村的况也许会跟湖弦口村差不多。幸亏那个达鲁花赤急于要拿到那东西,被我抓住了他的弱点,侥幸骗过了他们,把他们带到了东山地去。现在也不知道那个达鲁花赤和沔阳府总管死了没有?不过按照大禹神仙的说法,他们在山河万里图里呆过,恐怕不死也会疯掉。哼。”这样想着,他心里倒是宽慰了不少,当下安慰张必先道:“事已经这样,三弟就不必多想了,相信大叔大婶会没事的。”

    张必先摸了把眼睛,道:“希望是这样吧。不管怎么样,反正这些蒙古鞑子,我跟他们是没完了。”

    停了会儿,他稳定了下绪,接着道:“这吴大姐是我们村的。而且就在我家的隔壁,没有想到她带着个孩子也跑了出来,可惜,到了这里,她的孩子还是……都怪我来晚了一步。”

    “原来这样。”陈友谅也叹了口气,安慰他道:“你也不用自责。你来这里之前,也不知道她们母子会刚逃出虎口,又落到了狼窝里,叫那些狼咬死了她的孩子。”

    张必先难过地看了看那边依然在哭泣的妇女,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张必先忽然问道:“不知道二哥何以到此?”

    陈友谅就把昨天傍晚见到张无为的事说了一遍,当然他把在东山地里的事说得比较简单,只是说自己把那些人带到东山以后,趁那些人没有注意,就逃跑了,跑了后,因为要取张无为的东西,所以耽搁了,而没有跟着亲人们一起进山,直到现在才进山,后来听到了哭声,才循声来到了这里。他不敢提地里的事,尤其是和大禹在一起时说过的话,一来怕说出来太过惊世骇俗,二来也许没有人会信,自己竟然是条被改命成了假龙的人。

    张必先听他说完,吃惊地看着陈友谅,一时间怔怔地说不出话来。因为他觉得两个人原来竟是这么有缘分:都是因为那个张无为,而遭到了飞来横祸,又都因为这吴大姐的哭声而来到了这附近,然后又因为杀狼,而互相生出了敬慕。尤其是这二哥陈友谅,他怎么能在刚才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杀了五头恶狼呢?而且他还去了东山地,还能够安然无恙地甩开那些押着他的官兵,单独逃了出来,他的上一定有什么特殊的能耐,看来我这个二哥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人。

    不然怎么这会儿又不见了那个黑乎乎的铲子呢?他把它收到哪里去了?

    这样想着,他对陈友谅油然地生出一股崇敬之,激动地道:“二哥,想不到咱们在这见面,竟然有着这么大的机缘,真应该感激张大伯。”

    陈友谅道:“的确应该感谢他。希望咱们以后能够找到他的儿子,咱们的大哥,和他一起,咱们三兄弟将来能够完成他的遗愿,把那些压在咱们头上的蒙古鞑子,赶出中原去。”

    张必先道:“二哥说的对。把这些鞑子赶出中原。”停了一会儿,道:“不知道二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陈友谅道:“我的打算是,先进山里找到我的家里人和那些乡亲们,让他们知道我没有死,好放下心来,在老虎岩安心渡,然后我再把张伯父的东西送到天完国主的手里。到了那里,顺便打听一下咱们大哥张定边的况,因为张伯父临终时,嘱咐过我,以后如果遇到了他,要我转告大哥,张大伯希望他好好做人。而且张大伯说,他这一生走得无怨无悔。而且无论以后有什么况,都要我俩象弟兄一样,亲密无间。而且我也答应了他老人家,我一定要好好待他,如手足。我想要待他如手足,总须得先认识他吧?”

    张必先点了点头。

    陈友谅问道:“不知道三弟以后有什么打算?”

    张必先道:“我现在是丧家之犬,能有什么打算呢?我也想找到大哥。如果在那边还可以的话,我想就和他一起留在天完国里,共同驱除鞑虏,复我山河。”

    陈友谅呵呵一笑,道:“想不到三弟和我的想法一样。”

    张必先道:“逢此乱世,好男儿当报效国家,为万民请命。”

    陈友谅道:“对,当为民请命。”停了一下,道:“三弟,眼下还有一个难题,就是这位吴大姐,你看该怎么办?”

    张必先道:“二哥可有主意?”

    陈友谅道:“我看咱们不如带着她,和我们一起到老虎岩我们村里人他们那儿去,把她安顿在那里,咱们再一起去天完国找大哥。怎么样?”

    张必先思考了一会儿,道:“只能这样了。不过得等她的绪稳定了点,再和她商量一下,毕竟她也许有她的打算。”

    陈友谅点了点头。

    “嗷呜……”

    “嗷呜……”

    “嗷呜……”

    就在这时,数声狼嚎忽然在四周响了起来。

    陈友谅和张必先两个人的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连那边的吴大姐也停止了哭泣和念叨,恐惧地四下里张望起来。

    因为这回,恶狼们的嚎叫,完全跟刚才不一样了。

重要声明:小说《龙珠阁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