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虎胆 第二章 半夜女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光宅天下 书名:龙珠阁下
    陈友谅来到那棵歪脖子枣树的下面,查看了一下附近及那些大而乱的石头,确定没有人在附近以及这些石头确实没有人动过,才放了心下来,然后打算弯下腰来搬开那些石头。

    忽然,他脑子闪过一道灵光,意念一动,一把黑乎乎的铲子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他凝神一用力,那铲子劈在了那些大乱石头上,哧地一声,那些石头象豆腐一样,齐刷刷地都向两边爆飞了开去,散落在了周围,连下面的土也劈飞了不少。

    陈友谅吃惊于这铲子的威力,俯捡起一块半边石头,只见那石头被铲子劈过的地方,仿佛被刀削过一样,整齐,平滑,几乎连崩口都没有,再看一眼那铲子的边缘,仍旧是黑乎乎的,连用过的痕迹也似乎没有,心中赞了一句:“果然好铲。”转念又想:“不知道它除了能开山劈石挖土之外,能不能当武器?那样的话,一般的刀剑岂不是一碰就碎?恩,有机会一定要试试。”当下运铲如飞,刨开石头下面的泥土,露出了下面的那块石板来。

    陈友谅看了一遍四周,又树耳听了一下附近的动静,觉得确实没有人了,才收了大禹神铲,跳下坑去,翻开石板,取了那包裹出来,拍净了上面的尘土,隔着包袱摸了摸,觉得里面的东西确实一样都没有少,才将那石板放了回去,再用土盖上,然后用那些乱石压好。

    做完这一切,陈友谅觉得虽然出了一点汗,但是比起以前来,不知道好了多少。以前要是干完这么多活以后,一定是累得全湿透,可是现在只是出了点轻微的汗而已,这说明自己的体质明显比以前好了很多。

    这还是完全没有使用龙珠的状态下发生的改变,如果以后懂得使用龙珠了,那体质肯定没得说。

    而且到了那时,使用起大禹神铲来,威力会更大吧?

    这样想着,陈友谅不由心里感到一阵激动。因为这样意味着自己实力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自己一定要尽快学会这包袱里,张无为的东西。一旦学会,能和大禹请教了,自己实力肯定会大增,到那时,谁还敢再随便欺负自己?

    这样想着,陈友谅心愉快地抬起手来,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看了一眼天色,此时夕阳已经落山,眼看天就要黑了。

    “我还是赶紧进山吧,这样好早点追上我的那些乡亲和父母弟弟。”

    当下便迈开脚步,向南边走了下去。

    经过他自己的家及黄蓬山村的遗址时,陈友谅看着那些灰烬,以及四周游的野狗,他着实伤感了一阵子,“乡亲们,对不起,都是我害得。”但是随着他走进了南边山路的入口,他的心又好了起来。

    因为毕竟今时不同往了。

    他真的很想对着乡亲们喊:“我陈友谅一定会成为有权有势的人。到那时,乡亲们,我陈友谅一定会赔给你们一个更加好的黄蓬山村。”

    对于老虎岩,陈友谅知道得并不多,只是知道:“它在村子南边的深山里,自古就人迹罕至,而且充满了危险,要不是在这里实在无法再呆下去了,村里人怎么会舍得逃到那里去生活呢?不过,我会尽快在外面闯出一番事业,早点把你们接出来的。”

    这样想着,他走进了山麓的入口,沿着山间的那条小路往南走了进去。

    这后山是村里人平常打柴做饭的所在。以前陈友谅帮家里打柴时,就来过,只是知道越往里面去就越危险,所以没有太敢深入过。

    村里其他人也差不多。

    所以这条进山的小路只往里延伸了大约两里,就到了尽头,要再往前走,就得披荆斩棘,钻林而过了。

    陈友谅猜测,村里人比自己早进山也就是半夜一天,加上他们不惯山路,又是老幼俱全,行动难以快捷,以自己现在的速度,如果加劲赶的话,应该不出三四个更次,就可以赶上他们的。

    当下也顾不得天气越来越黑,摸索着就往林子里钻了进去。

    钻行了一段距离,天变得更加黑了。各种野兽和鸟的怪叫此起彼伏,甚是骇人。

    站在比较空阔的地方,陈友谅抬头望天,只能依稀看见天空有云,有淡淡的星星,月亮还没有升起来,树林里黑得更是几乎不见五指。

    饶是陈友谅胆大,也觉得林子里有点森恐怖了。

    他勉强又走了一段距离后,想到:也许此刻林子里正是猛兽出没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开始害怕起来。

    “要不要继续往前走呢?万一真的碰上猛兽,我能对付得了么?我现在虽然觉得浑都是力气,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应用这些力气啊。到时打不过猛兽,我岂不是要死在这里?这可太冤了。不如找棵大树,在上面休息一晚上,明天天亮了,再追赶乡亲们吧。我想天都黑了,他们也不会继续前进,而是找个地方安顿休息下来了吧?”

    这样想着,他就真的找了个比较大的树,爬了上去,然后在一根粗大的枝桠上躺着休息起来。

    他在傍晚的时候,已经和大禹在太虚之境里喝了几杯美酒,自然不感觉到饿,但是头却有点晕晕的,的确想睡一觉,可是在和大禹谈话之前,他已经昏睡过一阵子,而且这两天之内,发生的事实在太多,这些事一幕幕涌上心头,令他一时之间思绪飞扬,难以平静,更加难以入睡。。

    “自己本是一个平凡的乡下孩子,虽然在遭受了一点委屈之后,对所谓的平凡生活,产生了不满,从而向往有权有势的生活,这样就可以让家里人过得好起来,而自己又可以不再受人欺负。没有想到的是,一切都在昨天傍晚时分发生了改变。尤其是遇到了那个叫张无为的人,自己的命运就被别人安排了。虽然安排的人是很多人都敬畏信仰的太上老君。可是自己却觉得有点难以接受。尤其是后来被大禹改了命。连大禹自己都不知道对我有没有好处。那么自己就变成一个命运不定的人了。唯一可以确定一点的是,自己是一条假龙。就象评话里的假李逵。啊。我是假李逵,一旦遇到真李逵,岂不是要命散当场?”想到这里,他的上不由出了一冷汗。

    “记得大禹已经明确对那个道士刘伯温说过,真龙已经出世,那么我们迟早要相遇,到时死的绝对是我这个假龙。我该怎么办?”

    他腾地坐了起来,感觉仿佛天地间都充满了冷空气,上止不住一阵瑟瑟发抖。

    “那么我一定会进入太虚之境,去接受阎王的审判了。听张无为仙长说,我‘双眼垂瞳,鬓角白翳,眉钩鼻直,只怕心有牵碍,将来惹得煞气盈天,不得善终。’那么这是真的了。而我煞气盈天,那么德业一定属于下品,将来肯定会被贬入地狱中去。到了地狱里,按照大禹的说法,只有修炼魂魄,把它们炼成了实质,才能解脱。这么说我真的得提前修炼魂魄,而且在我要死之前,一定要把魂魄炼成实质才行。否则我会成为永沦地狱的冤魂。那么我明天趁天一亮,就要赶紧看看张无为给我留下的东西,希望里面真的有那些修炼方法。”这样想着,他的心稍微安定了一点,瑟瑟发抖的体也稍微舒展了一点。

    他这一放松,才感到上原来已经叫汗水打湿,粘粘腻腻的,甚是不舒服。可是这里是山上,哪里有梳洗的地方?当下只得强忍了难受,重新在枝桠上躺了下来。

    此时,从星斗的方位上来看,也许已近子时。

    在以前打渔的时候,这个时间,他早已经睡熟了,可是现在,他的脑子思考了那么多的问题,反而更加清醒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在风吹木叶的萧萧声中,似乎听到了空气中传来一阵属于女人的模糊的哭泣声。

重要声明:小说《龙珠阁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